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邪王别太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六十三章:搜查,确认合作

邪王别太拽 半筠 3007 2019.02.21 01:41

  壮年女子听了这话之后连连点头,一路跑着到小屋里去,搬开破旧的桌子,把下面的地板打开。

  地板下面,赫然是一个地窖。

  “城主大人,那些士兵已经走了,你们快上来吧!”

  壮年女子的声音传到地窖里,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传来,紧接着便是脚步踏在梯子上的声音。

  地窖里,一名中年女子领着两女一男先后从出口爬出来。

  这时候,屋外的老妇人和老公公也相互搀扶着走进来,看到中年女子后直接激动的跪下,满脸感怀的喊道“城主大人”。

  一旁,月浮生看了看昨晚被摔的鼻青脸肿的中年女子,再将视线转到纪凰身上,那意思:

  表妹你咋还救了个城主?

  被月弓扶着的纪凰耸耸肩,一脸的懵圈,无声的表达着:

  我压根不知道她是谁,随手拎的。

  中年女子连忙把跪地的两位老人扶起来,也没注意到身后纪凰和月浮生的眼神交流。

  等到两位老人不停说着这段时间北霄士兵在城中的所作所为之后,中年女子才叹了口气,无奈开口道:

  “我现在也早已不是城主,纵使气愤,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气氛一时间变得无比低沉,纪凰和月浮生也不知道身在西玖阵营的她们在这儿能说些什么,所以干脆一拱手道:

  “承蒙各位相助,叨扰一晚,我们也该告辞了。”

  话落,月浮生还随手从荷包里掏出来一张金票,对着老公公道:

  “今天的事说来也是因我们而起,这点钱老人家拿去买药吧,再买些粮食,也权当是我们一点小小谢礼。”

  月浮生说完把金票递给老两口,但人家老人说什么也不肯收这钱,他只能把求助的眼神抛向纪凰。

  纪凰扫了一眼那金票,无奈的揉了揉眉心。她家这表哥手上的金票数额都太大了,老两口又是本分人,也难怪不敢收。

  正想着,纪凰看了眼一旁的中年女子,淡淡开口道:

  “追兵已经查过,这里也暂时安全了。城主如今身上有伤,若是两位老人家愿意的话,就再收留你们城主几天,这些钱也权当是留给你们城主的生活费。”

  两位老人家看了眼中年女子,见她点头后才肯收下,连忙朝着纪凰和月浮生道谢。

  正当纪凰打算离开的时候,中年女子看着屋内被抢劫一空的样子,似乎下定什么决心一般,大喊一声:

  “邪王留步!”

  两位老人和壮年女子愣在屋里,看了看已经走到门口那风姿绰约的少女,心里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还是老妇人先反应过来,连忙拉着眼冒星光的壮年女子离开这间屋子。

  对于西玖邪王,她们这些北霄百姓应该是要恨的。但是西玖军队却从未干过欺压敌国百姓的事,反倒是她们北霄的军队,对自己国家的百姓……哎!

  ……

  屋内,纪凰挑了挑眉,转身看着叫住她的中年女子,语气淡漠开口道:

  “城主有话请直说,本王赶时间。”

  她昨晚和风啸一起营救苏桓时,刚进死牢就被眼前尸山尸海的一幕震到了。在死相恐怖狰狞的尸体堆里找到了还完整活着的苏桓,也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就在她们准备离开时,一旁被绑在木柱上的中年女子开口向她们求救。看这女子身形与苏桓很是相似,她想着若是被发现了还能借这女子遮掩一二,心思一动便把人救了。

  之后她们四人离开时,却因为粘上了死牢的血腥味被不死人察觉了,这也才有了之后和风啸分头逃的那一幕。

  但她真的没想到随手救的人竟然是这樊城的城主,这手气也真是没谁了。

  不过既然这人被单倾颜关到了死牢里,那即使和她们算不上朋友,至少也应该不是敌人。

  中年女子听了纪凰的话之后愣了片刻,随后笑着开口道:

  “邪王殿下确如传言般年少可畏,闯敌城劫死牢救人,冯纶佩服。”

  纪凰听到这番夸奖后并没有热情多少,而是缓缓开口道:

  “若城主只为说这个,本王觉得没必要继续聊了。”

  冯纶没想到纪凰小小年纪这么雷厉风行,见她转身就准备离开,连忙开口道:

  “在下想与邪王合作,助西玖攻下樊城!”

  “哦?”

  纪凰饶有兴致的望向冯纶,嘴角邪肆勾起,似笑非笑的开口道:

  “给本王一个相信你的理由。”

  北霄的城主找她谈合作,这感觉,身为西玖王爷的她表示真酸爽,不敢相信。

  投资有风险,合作需谨慎啊,要是再碰到胡天那样的货色怎么破?

  冯纶看到纪凰眼底蛰伏的危险之后身子一僵,随后反应过来苦笑道:

  “我若说只是不想让这樊城百姓再受战乱之苦,邪王可信?”

  纪凰笑容不改,但那冷淡的眼神,却很明显的表达着三个字——你说呢?

  看这家三口人的种种表现,不难知道冯纶确实在她们心里算个好城主。

  但仅仅因为爱护城民这个理由,她确实很难对冯纶产生信任,哪怕只是短暂合作的信任。

  因为她看得到,冯纶眼里深藏的一抹恨意。那是背负着血海深仇的人,才能有的食肉喝血的恨。

  冯纶看了眼纪凰,随后叹了口气,拖开几条长凳摆到纪凰三人面前。

  见纪凰三人依旧不动,她才率先坐下,双手捂紧眼睛开口道:

  “邪王殿下还记得昨晚在死牢里看到的那场景吗?”

  纪凰心思一动,心里突然有了猜测。

  而在这时,冯纶也抬头看她一眼,继续开口道:

  “对,没错,邪王殿下看到的那些堆积如山的断肢残骸里,有的属于我的儿女、有的属于我的父母、有的属于我的夫郎……不知这个理由,够不够?”

  “在北霄大军撤退到樊城的第二天,我的幼子就被端康郡侯的人请了去。我当时并未多想,直到夫郎到我面前哭着求我去救我们的儿子。”

  “可等我赶到时,只看到了一具残尸。”

  “我疯了一样的去找严洛光理论,可你知道她说什么吗?她竟然说能被单公子看上,是我那孩儿的福气!”

  “看着周围满满的北霄士兵,我的心沉到了谷底。早已承受不住丧子之痛的夫郎拔出发簪刺向那端康郡侯,可却被一剑刺穿心口。”

  “我当时看着他在我面前倒下,愤懑暴怒的召集城主府所有侍卫,但自然是敌不过那些人的。若不是那端康郡侯说我的体质适合种什么不死蛊,恐怕我也早就是一缕怨魂了。”

  “之后也不知道那些人给我们冯家扣了怎样不忠不义的名头,冯家所有人都接连被带到死牢,女子当着我的面被处决,而男子……男子……”凌辱致死。

  最后四个字她咬牙没有说出口,一旁的纪凰三人也多少猜到了一点,转了话题开口道:

  “你打算如何合作?”

  她们早猜到制造不死人代价惨重,但没想到单倾颜竟然已经到了完全丧心病狂的地步。活生生毫无牵连的人,说杀就杀了,这……

  月浮生攥紧拳头,似乎想起了单氏家族和月氏家族之间的灭族深仇,一时间有些担忧。

  只希望月锋能早点把他的信交到祖母手上,单倾颜如今暗中做了这么多,必然一朝得势向三族复仇,单氏余孽……当真留不得了!

  冯纶听到纪凰愿意合作之后心里也好受许多,仿佛看到了复仇的希望。

  但她还是不敢在纪凰面前太放肆,所以只是找来白布和木炭,当着纪凰的面开始绘制樊城的地道图。

  越靠近北部的地区冬季越严寒,基本上每家每户都会挖一两个地窖储备食物。所以北部的流寇盗窃时都不需要撬门翻窗,直接找准地窖的位置,挖一条地道就能拿走许多东西。

  曾经樊城就被不少流寇光顾过,也因此留下了许多地道。虽然后来被官府下令用石土填满了,但还是有几条有战略意义的地道留了下来。

  这些地道的位置交由历任城主把守,方便在天灾或者战乱时快速疏遣百姓。

  只是冯纶没想到,这些地道不仅没有用来在战乱中保护百姓,反而是用来助西玖士兵攻城,真不知道历任城主知道她的做法之后会不会气活。

  纪凰认真看着那些地道的位置和出入口,大脑飞速运转着,很快脑中就出现了一个改良版的计划。

  冯纶画完后把布叠起来交给纪凰,最后还是觉得出卖了满城百姓,有些愧疚的朝着纪凰请求道:

  “还请邪王殿下善待樊城百姓,冯纶先在此谢过!”

  纪凰接过图布收起来,深深看了冯纶一眼,淡淡开口说道:

  “两国交战,与百姓何干?若樊城成为西玖领土,樊城百姓自当也受西玖庇佑。”

  冯纶心头一震,猛然抬头看向纪凰,深深地知道了北霄究竟为何会输给西玖。

  因为北霄,没有一个像西玖邪王这样的掌权者。

  此刻的她无比确定,只有樊城被西玖攻陷,樊城百姓才能生活得更好。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