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邪王别太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六十四章:现身,战报传回

邪王别太拽 半筠 3647 2019.02.22 00:48

  北霄帝国,樊城,揽月楼。

  完全没有生意做的的偌大楼阁里,电昙一群人围凑在一团,看着窗外街道上那些巡查士兵,展开了一系列探讨。

  “单倾颜派人搜的这么严,主子一定还在樊城里!”

  “居然敢传主子的死讯!那什么严洛光,看我不迟早削了她!”

  “别说了,现在巡查这么严,还是先想想怎么找主子。而且主子坠落山谷一事确实不假,我就怕主子现在受了伤。”

  “若不是受了伤,想必主子早就回柑城了,这区区樊城也不可能困住主子。”

  “对,还是先找主子要紧。哦还有,谁去隔壁揽月殿找俩屠生成员过来,让他们先潜出去给破晓那边报个信。”

  “……”

  这一大帮子凑在前堂说得热火朝天,却没人注意到在揽月楼的后院里,一口枯井上的灰尘突然被震落几层。

  月弓率先从枯井里钻了出来,长吁一口气,立马又转身去拉后面的纪凰。

  没错,和前堂里那几个货猜的一样,纪凰确实没死没残。但从那么高的山谷摔下去,还是免不了皮肤刮伤啊、内脏震荡啊、骨骼错位啊等等一系列的身体创伤。

  不过幸好纪凰是懂医的、再加上自身功底深厚、又有月浮生在谷底搭藤蔓网辅助,虽然伤的也挺多,但好在伤的均匀,没有特别严重的致命致残伤。

  月弓扶纪凰在一旁坐好之后,又立刻去把月浮生拉了上来。三人灰头土脸的坐在枯井边上,幸好此时是白天,否则真不知能吓晕多少胆子小的。

  纪凰摊开白布,看着从那老妇人家附近直通揽月楼后院的这条地道,在心里庆幸着幸好这条地道没有封死。

  冯纶说当初这条道本来是打算封死的,但那时揽月楼还没有搭建,这处地方还只是座废旧的弃院,想着也没什么好偷的,就干脆没封。

  后来揽月楼搭建开张了,她们也就把这事给忘了。

  不过也幸好这一条道没封死,否则以她现在这种半废人的状态,不知道还要辗转几天才能到这里。

  正当纪凰三人围在一起抱着地道图切磋交流战术的时候,一阵脚步声和谈话声由远及近传来。

  “……”

  “你说我们要不要派人去谷底找找?说不定主子还在那儿。”

  “不用了,单倾颜绝对派人找过了,不然怎么会这么急着封锁樊城?”

  “那你说主子究竟跑哪儿……主子?!”

  “嘶啊!萧潇你掐我干嘛?!”

  “电昙疼不疼……?”

  “废话,当然……主子?!萧潇,你你你……再掐我一下……”

  “疼吗?”

  “……挺疼……”

  在前堂哔哔完之后准备回吃完饭电昙一群人,迈进后院却看到了偏僻角落里坐在枯井上的某主子。

  深度怀疑自己想主子想出幻觉的一群人傻呆呆的一阵互掐之后,终于在某主子的一个白眼下爆发出一阵惨烈的狼嚎。

  “主子啊!得亏你没死啊!你要是死了……呜呜呜!你要是死了……咱们的工钱找谁发去啊?!”

  狼嚎过后一阵虎扑,以电昙为首的一群人以一副穷汉扑钱的似火热情朝着纪凰扑了上去,狠狠就是一个大熊抱。

  “……主子!”

  一阵沉默过后,接二连三的抽噎响起。

  刚刚还欢脱到蹦蹦跳跳的一群人现在立刻就像找到爹妈的走失儿童,一个个委屈巴巴可怜兮兮。

  等到她们抱了一阵过后,纪凰才收了心绪,哭笑不得的开口道:

  “都把眼泪擦了!本王还没死,哭什么丧?”

  电昙重重的“哼”了一声,随后带头站起来,扯起袖子在脸上胡乱抹一顿。

  “咱们这不是怕你拖欠工钱嘛……”

  萧潇别开头嘟囔一句,随后又还是把视线转回来,在纪凰身上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的打量一遍,然后开口道:

  “主子你咋搞成这土样了?就问你寒掺不?来来来,让咱们给你看看残哪儿了。”

  话落,萧潇直接上前扯着纪凰的胳膊和腿,一副雨绝附身的医疗状态。

  但是当看到纪凰身上那些密密麻麻的刮口之后,她也不敢再瞎动了,连忙叫上俩人直接给纪凰抬到房间里去了。

  纪凰:……我发誓,我没残,真没残。

  ……

  月浮生有些惊讶的看着被几人抬走的纪凰,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主子和下属之间的相处模式。

  这一点都不像是主从关系,倒更像是伙伴,更像是家人。

  “表公子也累了一路,属下带你去沐浴更衣吧!”

  留在原地的剩下几人里,唯一的一名男子走了出来,朝着月浮生斯文一笑。

  月浮生点点头,道了句“有劳”,随后跟着男子进了院。

  在他之后,月弓自然也被带到了房间休息。

  ……

  揽月楼里原本凝重的氛围因为纪凰的归来变得温馨,等到纪凰沐浴完之后,一群人一桌菜聚在一起吃得格外满足。

  ……

  一连近十天过去,樊城里巡查的士兵虽然还没有撤,但多多少少巡查时都已经厌了倦了,也没有查的那么认真了。

  估计她们怎么都想不到,她们天天累死累活做梦都想逮着的人,却悠闲地坐在揽月二楼包厢里,时不时打开窗户看她们一眼,满脸玩味。

  ……

  就在纪凰躺在揽月楼静养的第十天,日子还是一样的吃喝睡,然而西玖邪王身死的消息却传得沸沸扬扬,引起一阵热议。

  由于纪凰的消息早就暗搓搓的传回了柑城,所以破晓大军也乖了许多,继续一如既往的认真训练着。

  纪宸吟和苏桓接到消息时直接是满眼的雾气,但还没有亲眼见到纪凰的人,她们是怎么都不能彻底放心的。

  ……

  纪凰躺在揽月楼,看着窗外第十次夜幕降临,无奈叹了口气。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一人一张嘴,那消息的传递速度比八百里加急都快。十天时间,她的死讯怕是都快传到帝都了吧?

  阿卿啊阿卿,我好想你。

  突然,满脸思夫痴样的纪凰猛的掀开被子,披上外袍走到院子里,仰头望向天空。

  “终于来了。”

  漆黑的夜空里,渺小的一颗白点却格外显眼。纪凰勾了勾唇,伸手放到嘴边,一声尖锐的哨声再次响起。

  只见夜空里的白点不断放大、放大、再放大,一只白色巨鹰直直朝着纪凰的方向俯冲下来。

  某只不知道野了多久的肉团子一如往常乖乖的在靠近纪凰时就猛的压转翅膀,绕着纪凰盘旋两圈后在她伸出的胳膊上站好。

  “咕咕!咕咕!”娘亲!娘亲!

  肉团子站在纪凰胳膊上欢快的扑棱翅膀,又整整大了半圈的体型真是越来越有万鹰之神的雏形了。

  “再长肥点,咱们餐桌见。”

  纪凰伸手在肉团子脑袋上揉了一阵,顿时肉团子那黑漆漆的鹰眸闪着亮光,随后惬意的眯起,一脸享受。

  “咕咕……”坏娘亲我好想你呀……

  纪凰抱着这一大坨回了房间,把它搁在床边,一脸认真的盯着黑漆漆的鹰眸,严肃问道:

  “你猜爹爹现在是不是在想娘亲?”

  “……”

  咕都没咕一声的肉团子:……突然嫌弃。

  纪凰看它这样子磨了磨牙,随后哼哼唧唧的走到书桌边,拿起纸笔挥毫而书。

  肉团子跟着飞到桌上,歪着脑袋盯着纪凰。

  一人一鹰,如此可爱。

  ……

  西玖帝国,帝都,皇宫。

  近两天的金銮大殿上,气氛沉重得可怕。

  很明显,战报还没传来,流言已经蔓延过来了。

  沐瑾宣坐在上方皇椅上,沐梓泫在一旁辅助,两人都一言不发静的可怕。

  “启禀皇上,如今噩耗传的满城风雨,那便不是空穴来风。微臣认为应该再次派遣将军前往边关相助,抵御外敌入侵!”

  许忠义从一旁的位置里走出来,虽然姿态很是虔诚,但字里话间全是劝沐瑾宣承认现实的意思。

  沐瑾宣冷冷扫她一眼,开口道:

  “战报还没传来,丞相未免太操之过急了吧?!”

  可用的武将全都随着大军出征了,此刻金銮大殿上剩余的这些零零散散的武将,基本上都是这一年来渐渐偏向许忠义一派的人。

  若是派她们前去,不仅帮不了忙,反而还要随时费心提防,她傻了才会派她们去!

  “报!边关八百里加急!”

  许忠义听了沐瑾宣的话后憋着火,还没等她开口再哔哔两句,殿外就急急忙忙跑进来一名士兵。

  “启禀女皇,胡天反叛,西玖大军攻打樊城时被敌军伏击!胡天联手北霄督军,欲加害于凰王殿下,幸得邪王殿下相救!但……”

  小士兵顿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组织了一下语言坦诚道:

  “但苏桓将军为保护凰王身负重伤,被敌军生擒。邪王殿下当晚带人潜入樊城,苏桓将军虽救回来了,但……但邪王殿下坠谷身亡。”

  由于纪凰如今还身在樊城里,纪宸吟她们虽然知道了她安全逃脱的消息,但还是不敢宣扬出去。

  所以在这种沉默下,西玖大军都以为纪凰真的已经身亡,传回帝都的战报也是如此血淋淋的让人寒心。

  殿中,除了沐瑾宣和沐梓泫情绪沉重之外,不少大臣也不敢置信。

  容琮深吸一口气保持冷静,望向小士兵问道:

  “谁人告诉你们邪王坠谷身亡的?!”

  小士兵一愣,随后如实答道:

  “北霄太女传出的消息。”

  容琮听完后目光一冷,立刻追问道:

  “可曾有人亲眼见过邪王尸首?!”

  小士兵懵了,仔仔细细的回想一遍之后才开口答道:

  “未曾有人见到!”

  容琮闻言松了口气,上方的沐瑾宣和沐梓泫亦然。

  “大胆!既然没曾见到,仅凭北霄贼子的话就传出此等扰乱军心民心的消息,该当何罪?!”

  沐梓泫站在上方怒斥一声,吓得小士兵连忙跪下认错。

  “除非有人亲眼看见了邪王殿下的尸身,否则再胆敢传出此等谣言,满门抄斩!退朝!”

  沐瑾宣看了眼求饶的小士兵,说完这番话后拂袖离去。

  “臣等恭送女皇陛下!”

  满殿朝臣跪拜恭送,人群中,许忠义的脑袋贴近地面,眼中一片嘲讽。

  沐瑾宣啊沐瑾宣,这些话你就留着骗骗自己吧!

  反正纪凰死了,你们没多久也要去陪她了!

  ……

  皇宫,凰栖宫。

  几乎是在退朝后就立即收到消息的纪宸竹和沐梓昕,眼泪直接就啪嗒啪嗒的往下滴。

  一旁的苏品映或许是被纪凰的死因给惊到了,一时间满怀愧疚。正当他想要向纪宸竹道歉求罪的时候,却突然栽倒在地,吓晕了满宫的人。

  匆忙请了太医之后,却得到了怀有身孕不宜情绪激动的结果。

  原本这要是放在平常时候,必然是欢欢喜喜的大好事。可换成如今这形势,硬生生让人高兴不起来。

  纪宸竹也只能守在苏品映床边,等他醒后劝慰了一句“与苏家无关,你好生休息”,随后也回了自己房间。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