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邪王别太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伪装,潜伏救人

邪王别太拽 半筠 3436 2018.07.22 18:10

  “主子,你当真要去天命门救衡风?属下觉得,就算你亲自去了,天命门也不会那么轻易放人。”

  弑云守在御弈卿身边,看着他已经开始布局,有些不放心的说到。

  “弑云所言有理。主子,天命门向来以阴狠著称,这么多天可能衡风在她们手上早已……你此去非但救不了衡风,还可能将自己搭上,若是衡风知晓也一定不愿你去救她。”

  弑月跟在御弈卿身侧不死心的开口劝道,并不赞同他亲自去天命门救人。

  “天命门这次是狠了心一定要见到我,既然如此,与其处处躲着给她们可趁之机,倒不如我亲自去天命门走一趟。”

  御弈卿擦着匕首,淡淡的看了两人一眼,继续道:

  “你们抑或是衡风,都是我精心培养出来的人,此时不管是谁在天命门手上,不管是生是死,我都要走这一趟。”

  御弈卿语气里充斥着不容置喙的意味,哪怕衡风真的已经遭遇不测,他也不该让她的尸体留在天命门任人践踏。

  “报!启禀宫主、左执事、右执事,衡风舵主回来了!”血宫主殿外,一名杀手疾步走了进来,对着三人恭敬俯首。

  “什么?”弑云闪身到那杀手面前,盯着她问道:“你确定是衡风舵主回来了?”

  以天命门的那些手段,衡风被擒之后能活着被御弈卿救回来都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怎么可能自己逃回来?而且天命门向来手段阴险,若是找个人易容成衡风的样子打入血宫内部,那就真是很麻烦了。

  被弑云追问的杀手思索片刻,想到刚刚衡风舵主那满身伤痕的样子,继而语气笃定答道:“属下确定是衡风舵主本人!”

  ……

  至于衡风为什么还能完整的回血宫,还要从五天前纪凰抵达浮生城说起。

  以纪凰对御弈卿的了解,一听到衡风被捕的消息,便知御弈卿肯定是要亲自去天命门走一趟的。所以啊,为了御弈卿的安全,她就只好先去把那衡风救出来咯。

  于是那晚的天命门,折损了一个顶级杀手和无数品种优良的幼蛊。为此单倾颜和天命门少主向今豪勃然大怒,调出了所有顶级杀手的任务去向。

  然而他们两人没有想过的是,折损的那个顶级杀手,居然是在天命门的大本营被一个十三岁的女孩悄无声息地抹了。

  换上顶级杀手装扮的纪凰为了不暴露身份,忍着心中的万分嫌弃,给自己喝下了与腐毒效果极为相似的药剂。

  当然她是不会傻到伤了自己的,这药剂喝下去只是会短时间改变她身上的气味、肤质和对蛊虫的亲和力,让她看起来与死去的那个天命门杀手无异而已。最后再稍微易容一点,就可以以假乱真了。

  趁着天命门因为顶级杀手的折损而发生骚动的时候,纪凰面无表情地找到地牢的方位,板着一张脸气势冷漠地走了进去。

  “见过大人!”守在地牢各处的灰衣杀手、布衣杀手见到纪凰机械的行礼。因为天命门的服饰完全按等级划分,白衣服饰对应初级杀手、灰衣服饰对应中级杀手、布衣服饰对应高级杀手,而纪凰身上的黑衣服饰则对应顶级杀手。

  在天命门这个完全靠实力等级说话的地方,高一级的杀手对低一级的杀手有绝对的的命令权。

  “带我去血宫俘虏那里。”纪凰嘶哑着声音下令,旁边立刻走出来一个灰衣杀手,在她前面为她领路。

  天命门的地牢里面充斥着的全是血腥味与腐尸味,甚至还有排泄物的气味。纪凰面上端的依旧是一派冷漠死板,然而心里已经开始做呕,她现在可以明显感觉到自己胃里的翻涌。

  等到灰衣杀手带她到关押衡风的牢房时,纪凰看了看四肢被铁链锁死的女子,此刻饶是见过各种刑罚的她也觉得有些看不下去。

  女子四肢被铁链锁在木桩上,十指皆插入了长针,身上的鞭痕数不胜数。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甚至不少地方的伤口已经开始腐烂。嘴角残存着血迹,看样子是为了防止她自杀,所以把下巴也卸了。

  衡风听到有人进来的声音,艰难的睁开双眼,目光中的恨意直直的扫向纪凰。

  “解开她。”纪凰无视掉她那充满恨意的眼神,反倒有些欣赏她对御弈卿的忠诚。

  “是。”灰衣杀手听到纪凰的命令之后,只当她是奉命要将衡风带走行刑,马上在众多钥匙中找到锁链的钥匙,将衡风解了下来。

  而就在衡风被解开倒在地上的同时,灰衣杀手也直挺挺地倒下,脸上的神情都没有丝毫变化,可见纪凰下手之狠厉。

  衡风倒在地上,看着这一幕张了张嘴,但因为下巴被卸了,导致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纪凰收回手中的银丝,走到衡风面前蹲下,将她被卸的下巴扭回原位。然后在她不明所以的目光中,扒光了灰衣杀手的衣饰。

  纪凰掏出药包,在她伤口上洒了些止血消炎的药粉,简单的包扎过后将灰衣杀手的衣袍抛给了她。

  “换上,带你出去。”

  衡风拿着衣袍忍着痛开始换,就算面前这人绝非善类,但落在她手上总比落在天命门手上好。

  纪凰将腐蚀性的药粉撒到灰衣杀手身上,再把衡风的血衣给她套上,最后将那面目全非的灰衣杀手尸体锁在木桩上。

  衡风看着这一幕,眼底没有丝毫同情。她在这里被关押的这些天,死对她来说都成了最奢侈最轻松的解脱。对于天命门的所有人,她不会有丝毫怜悯。

  “还能自己动吗?”纪凰将她打量一番,看这伤势现在要让她自己离开天命门恐怕很困难。

  “可以。”衡风咬牙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将衣袍上宽大的斗篷戴上,整个人都被灰色遮盖住。

  “跟上。”纪凰勾了勾唇,真不愧是他培养的人,性子都一样的倔。

  ……

  “见过大人!”

  纪凰带着衡风走到地牢门口,俯瞰着弯腰行礼的一群杀手,不带半点情绪道:“血宫俘虏正按命种蛊,任何人不得私自查看用刑。”

  “是!”杀手们的语气慢慢变得恭敬,能接触到种蛊的大人,在天命门内地位一定极高。

  纪凰依旧冷着脸,沙哑着声音望向一身灰衣的衡风,下令道:“你随我回去禀报。”

  衡风垂首,恭敬的跟在纪凰后面。两人就这么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地牢,走到了顶级杀手休息的区域。

  纪凰带着血宫的舵主衡风,找到了被她处理了的那名顶级杀手的住处,两人就这么嚣张至极的在天命门的总部住了三天。

  三天内衡风的伤口也被纪凰处理得比较干净,虽然伤势依旧很重,但已经不至于说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而就在这三天,天命门内部也传来了血宫宫主要亲自过来换人的消息。纪凰担心地牢那边瞒不了多久,更担心御弈卿真的冒险前来天命门,所以思索一番只能连夜将衡风送出天命门。

  至于她?既然已经蛰伏进来了,她当然是要从内部给天命门制造一点小麻烦咯。

  是夜,一声声乌鸦的啼叫为天命门增添了几分冷然森意。一身顶级杀手黑袍的纪凰,带着一身灰衣的衡风,准备送她离开天命门。

  “站住!何人?”

  纪凰闻声停在原地,缓缓转身望向朝她这边走来的布衣杀手。

  “奉命外出,执行任务。”纪凰声线冷硬,朝这边走来的布衣杀手也被她慑住了。

  “不知是大人外出,多有冒犯。”布衣杀手低头赔罪,顶级杀手不是她惹得起的,连忙朝一旁守门的杀手道:“放人!”

  “等等!本公子倒是不知,近日门内何时有任务需要这时执行?”妖娆男子领着几名布衣杀手朝纪凰这边走来,在场所有杀手皆是齐齐低头道:“见过单公子!”

  纪凰看着朝这边走来的男子,面上依旧没有展露丝毫情绪,但心里已经调出了许多这些天收集的资料。

  天命门如今只有两位主子,天命门少门主和她的男宠。天命门的门主是谁门内没人知道,只知道如今掌控天命门的是门主的女儿,向今豪。而向今豪有个男宠叫单倾颜,精通毒术,担任天命门内的毒师,天命门杀手身上的蛊毒和腐毒全是出自他的手中。

  “见过单公子。”纪凰看着走到她面前的单倾颜,淡声开口。

  “你去执行什么任务,要这时离开?”单倾颜在纪凰身边踱步绕了两圈,感觉到腐毒的气息之后才放下心来。

  “少主密令。”纪凰面色淡然的任他打量,以四个最简短的字回答了单倾颜的问题。

  “呵?密令?”单倾颜鄙夷的笑笑,对纪凰的身份已经没有丝毫怀疑。这些天他懒得和那废物虚与委蛇,只好谎称自己来了月事,结果那废物一天都耐不住,竟然连着三次派人去掳些姿色好看的少男回来玩弄,真是不知她是如何坐稳这向氏少族主的位置的。

  “你下去吧,多带些回来,省得三天两头派人往外跑。”

  “是。”纪凰开口应了一声,虽然不知道单倾颜这话是什么意思,但与她何干?她只需要将衡风送到血宫界内就好。

  纪凰转身离开天命门,衡风紧随其后,斗篷下的额头早就开始冒起了冷汗。此刻她都有点怀疑走在她前面的少女该不会是个侏儒之类的人吧?刚刚那种情景,她都有一瞬间慌张到脑袋发热,而这个少女居然全程一副面色坦淡的样子,连气息都丝毫未变!

  单倾颜看着纪凰两人离开的身影,也没了散步的心情,一拂袖带着人回了自己的院子。

  另一边将衡风送到血宫领域边界的纪凰正准备转身离开,却被衡风一把拦住。

  “请阁下留下姓名,衡风日后定当报答。”

  纪凰侧头看她说得一脸诚恳,邪肆道:“我叫御弈卿。”

  她救她可不是为了她的报答,只是不愿意他去天命门冒险而已,如果这衡风真要报答的话,就好好效忠她主子吧。

  “什么?阁下你……”衡风听纪凰报上自己主子的名字,正准备追问两句时纪凰已经运功离开了,无奈之下她也只好撑着满身伤痕尽快赶回血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