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邪王别太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零一章:弈凰帝国(4)

邪王别太拽 半筠 4135 2019.04.16 02:30

  纪宸吟一声令下,后面的禁卫军如同执行女皇的命令一样,立刻就冲上前,把许多面如死灰的使臣押了下去。

  而在这中间,就出现那么几个明显的意外。

  原本底气十足、一点都不觉得严宇华敢让西玖处置自己的向风陇,看着几名禁卫军目标明确的朝她走来,脸色顿时就青了。

  “西玖邪王!你做什么?!本王就算再不济,也是北霄帝国的摄政王!岂容你们这般欺辱?!”

  到了现在,向风陇身上那一身文雅的气质终于绷不住了,朝着纪凰一阵吼叫质问。

  反观一旁的纪凰,正和御弈卿、纪宁暗搓搓的比掷骰子,听到向风陇的吼叫声后才不紧不慢的掸了掸衣袖,仿佛才记起来有这么个人似的,揉了揉眉心懊恼道:

  “哦!本王忘了说了……”

  纪凰懒懒的语调拉的老长,御弈卿听着无奈的摇摇头,笑的一脸纵容。

  这个女人,又在使坏了。

  就在向风陇满脸倨傲的等着纪凰下令放人道歉的时候,却没注意到押她的禁卫军依旧一脸看傻叉的怜悯眼神看着她,手都没松一下。

  “北霄帝国……覆灭了!”

  纪凰慢悠悠的接上刚刚的话,前后两句之间的信息跨度太大,震得人喘不过气来。

  ……

  什……什么?!

  北霄帝国覆灭?!

  这怎么可能?!那可是帝国啊!

  即使北霄帝国如今衰落了些许,但那也是天下五大帝国之一啊!

  慢慢被这条消息雷回神的满园使臣瞬间脸色格外精彩,青的白的紫的全都有,脸上简直就像调色盘一样。

  其实别说是她们了,这条消息最初传开时,哪怕是沐瑾宣和纪宸吟都完全不信,只当是谁异想天开说的一句玩笑话。

  可到最后,北霄帝国那边的公文传来时,用的是弈凰帝国的名号。直到那一刻,这两人才算是真真正正的相信了。

  等到彻底确认这件事情的真实性之后,两人心里皆是一阵复杂。

  想想前几个月西玖还在和北霄大战,可这一转眼才短短三个月不到的时间,北霄帝国居然就这样覆灭了?

  而且北霄帝国是有隐世家族暗中相助的啊!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悄无声息的就改朝换代了,是如今天下势力变更的太快了还是她们已经老了?

  想当初她们打下西玖帝国,前前后后耗费了多少年、折损了多少将士?可如今,一个偌大的北霄帝国,被人就像换盘菜一样的换下去了?

  虽然北霄的覆灭于西玖而言确实不是个坏消息,但那弈凰帝国即将上任的新帝,可不是个善茬啊!

  恐怕如今不止她们忌惮,整个天下的格局都在绕着弈凰此人变动吧?这样一个能无声无息夺了北霄帝国的人,谁能保证她下一次会不会就又看哪个帝国不爽了呢?

  果然!两年内就打造出商界霸主和杀手界无冕之皇的人,还真是个危险分子啊!

  纪宸吟和沐瑾宣齐齐在心里感叹了一箩筐的话,心里不停的猜测着弈凰的下一步动作。虽然对那传言中的弈凰没有什么敌意,但也没有放下过警惕。

  此刻恐吓这些使臣的纪凰绝对想象不到在她身后,她家母王和舅母已经给她贴上了“危险分子”的标签,甚至围着她展开了一系列的猜测。

  在纪凰对面,被禁卫军押得死死的向风陇终于慢慢接受了这个对她而言如同五雷轰顶一样的事实,一时间心里被愤恼和恐惧压迫,愣是忘了反抗就被押下去了。

  纪凰双手环胸挑了挑眉,饶有兴致的盯着向风陇被押下去的背影。眼眸中闪烁着猎人打量猎物价值时那赤裸裸的光芒,让人脊背一阵凉意。

  到现在还不搬出向氏家族么……果然,要让隐世家族暴露出来,还是需要暗中推一把啊!

  见该被押下去的差不多都被押下去了,沐瑾宣立马又收敛了所有思绪,脸上挂着让人极其眼熟的和蔼笑容,笑眯眯开口道:

  “这半月来西玖帝都治安混乱,诸位使臣依旧愿意在此滞留至今,与西玖共享邪王及笄之喜,朕心甚慰。”

  众使臣眼角抽搐,嘴上:“西玖女皇客气!我等对西玖邪王甚是崇拜,女皇陛下同意我等滞留至今,我等感激不尽啊!”

  然而心里:我去你丫的愿意!我去你丫的共享及笄之喜!

  沐瑾宣压根不会去管她们心里在想什么,毕竟猜都能猜到肯定不是什么好话,干脆自顾自的笑眯眯继续道:

  “如今西玖帝都内的动乱已经平息,若是各位使臣想继续留下游玩参观,朕必然盛情款待。若是各位使臣事务繁忙急于归程,朕也只能不舍相送了。”

  盛情款待?我也就客套客套两句。

  不舍相送?我顶多送你出驿馆门。

  沐瑾宣内心哼哼唧唧,面上依旧笑的一脸和蔼可亲。

  众使臣长吁口气,嘴上:“西玖女皇好客仁善,我等承此大恩诚惶诚恐啊!只是我等还有职务在身,只能忍痛拒绝西玖女皇的盛情邀请了!”

  然而心里:踏马的!这终于肯放人了!

  接下来的一小段时间里,沐瑾宣和一大群使臣开启了极其虚伪的相亲相爱模式,聊得那叫一个声泪俱下难舍难分。

  直到一大群使臣恭送沐瑾宣走到驿馆门口,双方还在依依不舍的聊着。这情义,看得纪凰恨不得让沐瑾宣住这儿。

  双方一次次念着感人肺腑的告别语,终于,在纪凰脑仁一阵抽疼的时候,驿馆的大门终于关上了。

  此刻,漆红的大门内,众多使臣狠狠地舒了口气,各回各院收拾行李。

  踏马的!终于把这西玖女皇给送走了!

  而同时,漆红的大门外,沐瑾宣立马收了一脸的弥勒佛式笑容,和纪宸吟一起前往大理寺。

  至于纪凰、御弈卿、纪宁这三个娃?

  有胳膊有腿的又走不丢,一边儿玩去!

  有胳膊有腿走不丢的三个娃:……

  ……

  帝都,揽月楼。

  二楼的某间包厢里,骰子掷在桌上滚动的咕噜声不停响起,除此之外,一道咋咋呼呼的声音似乎更加清晰。

  ……

  “我就不信了,这个绝对是二!”

  “啊?!真的是三啊……”

  ……

  “不服!是五!绝对是五!”

  “天!四!又差一点!”

  ……

  “绝对是六!再错凰儿是猪!”

  纪宁趴在桌前兴致勃勃,看着被御弈卿白皙手指倒扣住的茶杯,完全没有意识到刚刚自己顺口说了啥。

  嗯……嗯?嗯?!

  “等等阿卿,你先别开。”

  坐在御弈卿身旁的处理暗报的纪凰突然侧身,从背后环住他的腰身,把头搁在他肩膀上,伸手按在他准备开杯子的手上,转而抬头望向纪宁问道:

  “哥,你刚刚说啥?”

  瞧瞧这被简墨离惯的,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被纪凰这么一问,纪宁伸手挠了挠后脑勺,响起自己说了啥之后讨好一笑,机智的回了句:

  “凰儿这么聪明,肯定不会是猪猪,所以这个点数肯定是六!”

  纪凰:……这是什么鬼畜逻辑,她居然跟不上了。

  御弈卿听着这兄妹俩日常互掐,星瞳染上几分笑意。懒懒的向后靠去,被纪凰自然的顺手抱进怀里。

  手里的杯子在桌上轻轻摩擦一瞬,随后慢慢打开。

  “哇!我就说嘛!凰儿这么聪明,这个肯定是六!”

  纪宁激动的在包厢里上蹿下跳,看得纪凰和御弈卿一阵无奈。

  当御弈卿正准备伸手把骰子收起来的时候,他背后抱着他的纪凰却突然勒紧了手臂,把人箍进怀里,唇瓣在他耳尖擦过。

  “干什么?”

  御弈卿低声问了一句,却没听到纪凰回答。

  看了眼完全沉浸在“成为赌神”的欢悦里、没心思看他们的纪宁,淡淡的瞥了纪凰一眼,最后还是屈服在了纪凰撩拨的眼神下。

  快速扭过腰身搂上她的脖子,在她薄唇上啃咬几口,见纪宁快要蹦回来了才松手转过身去,一副“我什么都没干”的清冷模样。

  纪凰揽着他的腰,趴在他肩上轻笑两声,压低声音诱惑道:

  “阿卿吃了就不认账了?”

  刚刚她家楞头哥哥没注意到阿卿的小动作,可她还能注意不到吗?

  骰子刚掷完的时候,听敲击的空点声音,点数绝对是五。就在阿卿动手打开的前一瞬,她清楚的听到了骰子转面的声音。

  哥哥不过是随口一句玩笑罢了,她早就已经习惯了,不过她家阿卿还真是护她护得可爱。

  御弈卿本来也没指望自己的小动作能在这女人眼皮子底下逃过去,所以压根没把自己那个小动作放在心上。

  伸手在纪凰腰间掐了掐,语气淡淡问道:

  “到底谁吃的比较多?”

  他现在才亲了她几口而已,比起她的食量来,真是小巫见大巫。

  纪凰一双眼眸忽闪忽闪的,单纯无害的目光很好的盖过凤眸深处的幽深漩涡,凑到御弈卿耳边委屈巴巴软软糯糯的轻声道:

  “阿卿,其实我昨晚……没吃饱。”

  御弈卿:……

  得!

  这女人!

  给点颜色她就敢开染坊了!

  看着纪宁蹦哒回来乖乖坐在桌边等着开餐了,御弈卿深吸一口气,伸手在纪凰腰间再次掐了一把。

  这一下的力道,可比刚刚要重了不少。

  不过御弈卿再怎么用力,也舍不得真的掐伤了纪凰。这加重版的力道,对纪凰来说还是跟挠痒痒似的,挠得她心痒。

  伸手抓住在腰间胡作非为的微凉手指,一点一点穿插扣拢,用自己的温度去温暖他。

  御弈卿低头看了看十指相扣的两只手后别过头去,倒也没有再在纪凰怀里闹腾。

  如果仔细看的话,还可以发现他嘴角那几不可见的弧度,刹那芳华。

  纪宁坐在两人对面,玩闹够了之后摸了摸干瘪的肚子,傻了吧唧的趴在桌上不停嘟囔着:

  “委屈你了再忍忍啊马上就有好吃的了……”

  对面,纪凰和御弈卿满头黑线,无力吐槽。

  不过为了拯救纪宁那委屈的肚子,纪凰还是派人先上了几碟糕点和小菜压压肚子,其余的再慢慢上。

  一盘盘的菜肴先后端上来,纪大郡侯始终保持着秋风扫落叶般的无情,风卷残云一样扫荡餐桌。

  嗯,很强势。

  “弈卿啊……嗝!嘿嘿!吃多了……”

  纪宁四仰八叉的扒拉在靠椅上,若是让晨泽语看到他这坐姿,估计能气得一魂出窍二魂升天。

  不过现在晨泽语不在,又有他家妹妹和妹夫罩着,他自然是满帝都到处浪了。

  “弈卿,骰子也没意思了,我们明天再换个玩的吧?”

  这些天来御弈卿被纪宁带着玩了不少那些大家闺儿被严厉禁止的娱乐项目,比如斗蛐蛐、打弹弓、抖空竹等等。哦,对了,还有今天的掷骰子。

  总之,纪宁就是立志要把谪仙一样的妹夫给带歪了。

  纪宁在帝都里玩伴极少,沐梓昕又经常待在宫里难得出来。纪凰身边的下属倒是和他也很玩得来,但又多半是女子,被旁人看到了乱嚼舌根总是烦心的。

  这么一个没有小伙伴一起玩耍的纪大可怜,就理所当然的盯上了他家妹夫。所以御弈卿这些天被纪宁带着四处野,连血宫的事情都只能先交给纪凰打理一下。

  没办法,现在沐梓昕也到了适嫁年纪了,也暗搓搓的有对象了,也到了见色忘义的时候了。

  而简墨离又离开了好几个月了,没人护着纪宁到处浪到处野。再加上纪宁拐走了御弈卿,所以纪凰这个护兄老妹被强制上线了。

  强制上线的结果就是——每天早上都被纪宁咋呼醒、和自家夫君酿酿酱酱还要注意这只高瓦特电灯泡、还要处理纪大郡侯随时见义勇为惩恶扬善所牵连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关系线……

  总之一句话,纪凰这辈子都没有这么想念过简墨离。

  “弈卿!不如我们明天去逛醉夜街吧!那条街有家揽月居,里面的小哥哥们长得老正了!”

  纪宁一本正经的开口提议,御弈卿刚好顺道要去揽月调一点资料,所以也没有拒绝。

  然而纪凰:……哥你拽着我去揽月居还不够你居然还要带着我夫君去?

  她纪凰这辈子,都没有这么想念过简墨离。

  嗯,真的想。

  或许是感受到了纪凰内心浓烈的殷切思念,就在此刻,餐桌上只有纪凰一人还在与残羹剩饭拼命挣扎的时候,一道墨色身影伫立在包厢门外,轻轻敲了敲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