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邪王别太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八十章:忠诚,追随一人

邪王别太拽 半筠 3102 2019.03.17 00:36

  众多将领你一句我一句的抢着开口,说到激动的时候连手里的酒杯都差点给甩出去,仿佛她们此刻所在的地方不是皇宫,而是点燃篝火的边关。

  在这群将领的带动下,宴场的氛围莫名的沸腾起来。台上柔美温婉的歌舞也没人去看了,都听着这群将领争先恐后的讲着边关的事。

  原本对于这些打打杀杀不感兴趣的文臣、皇商、世家公子小姐夫郎等等斯文人,此刻也都竖起耳朵旁听着,气息随着将领们口中的故事起伏。时而提心吊胆,时而长吁慨叹。

  而身为故事主角、在宴会上备受关注的纪凰,此刻依旧一本正经的吃着豆腐,对着她家夫君说些骚里骚气的话,丝毫没有半点被崇拜敬仰的觉悟。

  御弈卿感觉到四周投向这边的火热视线,再看看某个手像粘在了他腰上一样的女人,心里已经翻了无数次白眼。

  终于,邪王君大人忍无可忍的第三十九次伸手,又在邪王殿下腰间掐了一把。

  纪凰依旧扬着一脸地痞流氓般的笑,伸手握住她腰间那只手。揉捏了好一阵之后,在御弈卿快要炸毛的时候才肯放开。

  “阿卿是不是困了?”

  他从进了宴场之后就没怎么说话,对着许多美食也提不起胃口。这没精打采还要硬撑着陪她的蔫巴模样,真是让她心疼得一阵软绵。

  纪凰脸上的笑意收敛了些,动作温柔的抚上他的眉眼,揽他入怀继续道:

  “困了就靠着睡会儿,别担心,我在呢。”

  他从来都不喜欢宫宴一类的场合,所以她对于这些交际场合自然能免则免。只是今天这宴会不来不合适,否则她们两人此刻都差不多该上床歇息了。

  御弈卿早已习惯了她无微不至的细腻关怀,顺着力道温驯的靠在她肩膀上。慵懒的眯了眯眼,开始打起瞌睡来。

  近在两人身旁,好不容易脱单了还要被扣一脑门狗粮的纪宁、沐梓昕:……呵!呵呵!我好酸,但我不说。

  高坐上位唠嗑,微微一抬头就难以避免的看到这一幕的纪宸吟、晨泽语、沐瑾宣、纪宸竹四位家长:……真……真好!年轻真好!

  聊得激动沸腾的众位将领,还有听得兴致勃勃的众多宾客,此刻:……咱们……对!没看见!咱们啥都没看见!邪王殿下您继续,继续。

  场面寂静了片刻之后,不知道是谁的杯子“咣当”一声掉在地上,这次让满场众人回了神。

  紧接着,以苏桓为首的众多将领尴尬一瞬后继续讲着,尽量把场内的视线从纪凰身上吸走。

  嗯,然而结果很明显,作用不大。

  上座向来粗枝大叶的沐瑾宣难得感受到了这略带微妙的气氛,干脆直接把所有人的视线聚焦到纪凰身上,满含赞赏的开口道:

  “凰丫头,你不喜欢担任官位就算了,你麾下这么多勇将保家卫国,应当封官加爵啊!”

  破晓军里所有将士都实力超群,确实但得起朝堂官职。

  听了沐瑾宣这话之后,别说是满场文武百官皇商达贵,就连纪宸吟几人都有些吃惊。

  破晓军明显是纪凰的私人军队,若是让破晓军的将士入朝为官,那岂不是相当于将半个朝堂都交到了纪凰手里吗?

  虽然一直以来纪家在西玖帝国的地位都是毋庸置疑的,但也未曾到可以在明面上统治帝国的地步。

  沐瑾宣今天这话的意思,岂不是想要让纪凰和沐梓泫将来一起平分这西玖江山?!

  这权利……确实给的太大了啊!

  纪宸吟蹙了蹙眉,在纪凰开口回答之前朝着沐瑾宣道:

  “凰儿年纪尚小,她喜欢领着破晓军胡闹就算了,你个做舅母的还这么惯着她?”

  她并不是不知道沐瑾宣的意思,只是觉得不必做的如此生分罢了。

  当初她们二人义结金兰,虽说的是一起打下西玖江山,但出力更多的却是她和她积攒已久的势力。

  原本西玖帝国成立后,瑾宣是说什么都不肯当这个女皇的,只求当个闲散王爷就好了。可她担忧纪氏之人登基为皇会引来隐世家族的窥探,所以不由分说的把女皇之位给了瑾宣。

  这么多年来,虽然她明面上只是个王爷,但暗地里却决定着西玖大大小小的事宜。

  再说的过分一点,说她是西玖暗中的女皇其实也不为过。

  虽然她想要以西玖为起点复兴纪氏家族,但却也从未想过要从瑾宣手上拿走皇位。复兴纪氏这件事真正实施起来却很有难度,远不是一个西玖帝国就能做到的。

  如今陵藏钥匙已经被她丢失多年,十大家族仅存九族、动乱不休,天下局势错综复杂难以摸清。她难得有一个可以真心交付的挚友姐妹,委实不愿意因为一点皇权就做得生分。

  她知道瑾宣当了多年女皇心中有愧,但她也从未在意那个虚位,瑾宣确实不必弥补到小兔崽子身上。

  更何况在她看来,她家这小兔崽子是个更不愿意被身份使命束缚的。

  纪凰的目光从她家母王和舅母两人之间扫过,漫不经心的转头,朝着旁边席位上的风啸、风鸣、雨弦几人问道:

  “你们几人可想封官拜爵?”

  早在偶尔看到她家母王书房里那些奏折时,她就知道她家母王在西玖帝国的地位不一般。

  就问哪个国家的王爷,还有资格批改奏折的?

  如今很明显,她家舅母想要把她的地位蹭蹭蹭的升上去,然而她家母王又有点不太愿意这么客气。

  既然对她来说这个选择题这么难做,那不如就交给风啸风鸣好了。相信这些家伙跟了她这么久,应该知道她的答案吧?

  果然,风啸几人也没有辜负纪凰的信任。集体起身站到宴场中间,朝着沐瑾宣抱拳开口道:

  “属下此生只愿追随吾主一人,请女皇见谅!”

  她们几人这话不仅仅是为了回答现下的问题,更是她们心底早已确定的信念。

  她们此生只忠于一人,那人——姓纪名凰!

  风啸几人整齐划一的声音在场内回荡,不知震撼到多少人的心里。

  此生唯愿追随一人?……纪凰这厮究竟何德何能,能让这样一群虎狼之师抛下一切功名利禄俯首称臣?

  许多混迹名利场的人想秃了头也想不出个答案来,只能低下头默默腹诽两句,却不敢瞎哔哔些什么。

  纪凰慵懒的凤眸中涌上几分欣慰,慢吃浅喝不言不语。

  纪宸吟颇为满意的看了风啸几人一人,目光中有着有着毫不掩饰的赞许。

  看来自家这小兔崽子驯起人来自有一套,如今看她这些下属们如此忠心,自己也算是能放心许多了。

  沐瑾宣被风啸几人的回答噎了口气,简直是不知该生气还是该开心。

  当然了,且不论风啸几人是不是此战的功臣,就单说她们几人是纪凰麾下的得力助手,沐瑾宣也自然不会拿她们怎么样。

  她生气并不是为风啸几人不愿入朝为官,而是气她自己坐着结拜姐姐的皇位这么多年,如今想要还慢慢回去都不行。

  不过看到她家凰丫头能培养出这么多能力超群且忠心耿耿的下属,她还是打心眼里开心的。

  “罢了罢了,既然你们不愿顶着官衔,那朕自然也不会强求,继续用膳吧!”

  沐瑾宣笑着摇摇头,朝风啸几人挥挥手,转而朝着纪凰开口道:

  “那日许家逆党意图篡夺皇位时,多亏了弈卿小子带人相助。不过那晚前来营救的那队人马战力惊人,想必是凰丫头留下保底的精英吧?”

  嗯?精英?

  纪凰有那么一瞬间的怔愣,随即才想起来沐瑾宣所说的精英指的就是那坨绿到闪眼的王一辰,不禁哑然失笑。

  正当她准备开口解释的时候,却听到沐瑾宣继续噼里啪啦讲道:

  “凰丫头,你下次可别再这样了听到没?那么善战的一支队伍,你就该带着她们同去边关。否则要是你和你母王遇险无人相救,舅母还不得愧疚死?!”

  沐瑾宣又慢慢开始脱线,只当纪凰是担心帝都的局势才把王一辰那支队伍留下的,所以忍不住为纪凰和纪宸吟的安危疯狂考虑。

  然而事实总是惊人的哔狗,被沐瑾宣噼里啪啦一番话雷到的纪凰连忙开口道:

  “舅母,你真的……”多虑了。

  王一辰率领的只是一支新人队伍而已,这支队伍是破晓军的备用成员,也就是说还不是破晓军正式成员。

  至于到底什么时候能转正,还需要等这段时间过后她再带她们试炼一段时间,到时候再看具体试炼成绩而定。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这支新人队伍确实韧劲够大、拼劲也够足,应该离转正的那天不远了。

  但……再怎么进步迅猛,那也还不至于被自家舅母这么夸赞吧?

  破晓军里从来不存在什么精英队伍,每一支小队都有其长处与短处,每一个人都有独属于自己的能力。也正因如此,每个人相互合作,每支小队齐心协力,破晓军才能成为破晓军!

  在破晓军里,没有高下之分!与屠生的能力等级制不同,破晓军是一个整体,每个人都一样的重要,都一样的不可或缺!

  然而纪凰最后“多虑了”三个字还没说完,宴场外就响起一阵熙熙攘攘的声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