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邪王别太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交底,分赃巨款

邪王别太拽 半筠 3015 2018.08.20 13:45

  纪凰看着自家那不知道在想些啥玩意儿的母王,一把将御弈卿带进怀里,拉在桌边坐下。

  “这位公子,自然就是你女儿的夫君。”

  纪宸吟狠狠瞪了自家小兔崽子一眼,而后看向御弈卿的眼神那叫一个慈祥和蔼。

  “这小兔……这丫头,说话没个正经,公子不必介意。”

  哪有还未成婚就称呼人家男儿为夫君的?这不是让人家觉着轻浮吗?

  这小兔崽子,好不容易开了窍,不追着那许家梦诺了,还带了个男子回来见家中父母。她可不能让这好不容易带回来的女婿被吓跑了,否则她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抱上孙儿啊!

  纪凰无奈的揉揉眉心,看向自家母王道:“孩儿可没胡闹,待阿卿及冠之日,便是孩儿大婚之时。”

  纪宸吟听着她的话,转头看了看御弈卿,见他没有半点不愿的举动之后,才放下心来问道:

  “你二人的婚事,你们觉得可行就好。只是这位公子不知家在何处,凰王府也好早些上门提亲。”

  以凰儿现在的性子,倒是难得有看对眼的男儿。看凰儿这样子,对这男子是势在必得。也幸好人家男子应允她,否则必然会是一番悲情纠葛啊。

  御弈卿看着这比纪凰还要直接的纪凰母王,斗篷下清冷的眸子划过狐疑:纪家娶夫这么随意的吗?什么门当户对之类的都不管了么?上来就直接提亲了就?

  “晚辈御弈卿,御天帝国十三皇子。”

  若是放在平常,御弈卿绝对不会这样介绍自己。

  但是纪凰身为一国王爷,他自然也要有一个适宜的身份与之匹配。

  纪凰撇了撇嘴,轻轻扯了扯他的袖口。

  她纪凰认定的夫君,不需要受这些身份的约束。她要的,不是御天十三皇子,只是她的阿卿。

  纪宸吟愣了愣,仔仔细细的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御弈卿。

  御天帝国十二皇子御萦雪、十三皇子御弈卿,这两人是经常被拿来做对比的。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身份尊贵才貌俱佳;另一个双腿残废容貌尽毁、皇子身份可有可无。

  不过传闻终究是传闻,至少现在看来,这孩子这双腿还是很健康的。只是这脸……罢了罢了,凰儿喜欢便是好的。

  由于御弈卿的斗篷遮住了大半张脸,纪宸吟也只当他是不愿意将脸露出来。

  纪凰看着自家母王的表情,从震惊到怀疑、再到思索、到确认、最后全部化为怜惜,就差没在脸上写着“这孩子可怜啊”六个大字。

  “母王,婚事我与阿卿回处理好的,你还是好好操心这场战事吧。”

  纪凰看着有些无奈地揉揉眉心。她和阿卿都还没急成这样呢,自家母王这么急干啥?

  “那好吧,母王就不管你们小两口的事了。”

  纪宸吟走到餐桌边坐下,连忙让人通知厨房做几个男儿家喜欢的菜式上来,暗暗瞪了纪凰一眼,开口道:

  “北霄那边的使者不出七日便可抵达边界,将徐西风等人放回去之后、她们的戒备必然会森严许多,到时候可就没有这么容易擒来了。”

  纪凰闻言坐在椅子上向后一靠,语气轻缓道:“下一战,孩儿请母王看场大戏。”

  纪宸吟听着她这运筹帷幄的语气,原本绷紧的神经也舒缓了许多,对这小兔崽子口中的大戏有几分期待。

  御弈卿安静的坐在纪凰身边听着,慢慢转动着左手上的戒指,不经意间看到纪凰右手上那抹光泽,斗篷下的星眸波光涟涟。

  ……

  这几日时间,纪凰带着自家夫君将边关几座城池玩了个遍,北霄那边的送金使者也匆匆忙忙的赶到了黎城。

  北霄来使握紧手中的盒子,不敢有丝毫懈怠。毕竟这一盒里边,可是装了半个北霄国库的金银啊!

  纪宸吟在大厅端坐着,看到北霄来使桌上的茶换了不下三次,在心中默默地念叨着自家小兔崽子。

  那小兔崽子不过来,谁敢调动她的破晓军放人?

  北霄的送金使者灌下第四杯茶,已经有点不耐烦了。

  西玖邪王年纪小,架子倒摆得大!

  “北霄来使终于到了,再不来本王可就准备给北霄诸位将领断粮来着。”

  门口银光潋滟,只见一名少女牵着一名斗篷男子逆光走进来,可不正是被纪宸吟召唤着的邪王殿下和血宫宫主?

  “半月来多谢邪王款待,如今五百万两黄金已带到,烦请邪王放了诸位将军。”

  北霄来使瞥了一眼那传闻中有飞天遁地之术、一人堪比千军万马的邪王,心中不屑道:不过是个年幼骄纵、沉迷男色的黄毛丫头罢了!

  “使者放心,徐将军等人的饭量之大,着实让本王不愿囚养。”

  纪凰牵着御弈卿在厅内坐下之后,朝身后随意的挥挥手,风鸣立刻点头退下。

  两国正处在交战之时,北霄、西玖两国之臣亦是互看不爽,自然话不投机半句多。

  破晓办事速率一向很快,一炷香时间不到,厅外就响起了铁链拖动的声音。

  御弈卿漫不经心的抬起头,目光从那一条条铁链上扫过,在心里同情徐西风等人半秒之后、有些不厚道的勾了勾唇。

  这么奇葩又大胆的事,恐怕只有她的下属能干出来。

  “诸位将军乃是我北霄帝国重臣,西玖邪王怎可如此羞辱她们?!”

  那使臣在这瞬间也是被刺激到了,西玖邪王这种行为、完全就是一巴掌把北霄的脸面都打没了!

  “若是有朝一日,有人上门欲杀使臣父母夫儿,结果被使臣生擒,莫非使臣还千依百顺的供着她?”

  纪凰一边说着,一边拉过身侧御弈卿骨节分明的手,抓在自己手中把玩。

  而那使臣,也是被问得满脸通红。

  北霄国力强于西玖,此番胡乱寻个理由出兵征讨已经算是恃强凌弱。自己上门欺负人不成、反被人家活捉关了起来,人家没杀人抛尸都算是理智的了,还有什么面子好争?

  北霄来使冷静下来,想起来自己现在是在西玖的地盘,也不敢再多言。将手中的盒子递给纪凰,开口道:

  “五百万两黄金现交予邪王,本使这就带徐将军等人离开。”

  纪凰伸手拿过她递来的盒子,打开将里面整整齐齐的一摞印金符票拿了出来,随手测了一下厚度,向风啸挥了挥手。

  风啸立刻上前,将徐西风等人身上的锁链解开。

  黎城中的士兵也都没有阻拦之意,按照约定将北霄众人放走了。

  御弈卿小眼神瞥向纪凰手上那一摞金票、准确的说是金票右下角的揽月庄徽标,在心里默默计算着:

  一两黄金等同百两白银,五百万两黄金等同五亿白银。揽月庄跨国钱票的手续费是所存金额的千分之一,就是说五亿白银需要缴纳五十万两白银手续费。哪怕有贵宾卡享受九折优待,那也要缴纳四十五万两白银。

  如此细算起来,她的吸金手段,当真是天下一绝。

  “凰儿,这五百万两黄金你打算如何处理?”

  纪宸吟看北霄众人离开后,将目光转向了纪凰。

  这五百万两黄金是凰儿以一人之力得来的,应该属于她的私人财产。但在这两国交战期间,这么一大笔横财在众目睽睽下收回自己的口袋,终究是有点说不过去。

  “当日冒险夜潜黎城的士兵,均分一百万两黄金;孩儿自留一百万两;至于剩下的三百万两,便派人送回帝都充入国库吧。”

  纪宸吟欣慰的点点头。这几年来西玖被御天、北霄两国压制着,难以发展,正是缺钱之际。

  三百万两黄金不说别的,为国家几十万大军发放粮饷、征兵买马一两年是绝对足够的,能让沐瑾宣那缺心眼的轻松好一阵子了。

  御弈卿扯了扯纪凰的袖子,对她的安排有些不太自在。

  那晚随她夜潜黎城的士兵,大多数都是影刹堂的人,这一百万两黄金和给了他有什么区别?

  纪凰抓着他的手捏了捏,一脸宠溺的勾勾唇。

  血宫影刹堂的精英杀手,随便接一单都不下万两白银,有事甚至一场任务就酬劳百万。影刹堂五千精英杀手跟了自己这么久,一百万两黄金只少不多。

  她可不希望自家夫君为了帮自己,而与他的下属生了间隙。

  纪宸吟正给将领们安排好一些琐事,一转头就恰好看到纪凰对御弈卿动手动脚的,当下那个无奈啊!

  “你这小兔崽子,别老对弈卿小子动手动脚的,让人说了闲话去。”

  “哦?说闲话?”

  纪凰挑了挑眉,邪肆的目光在下方扫视一圈。

  顿时,厅内众人该低头的低头看地板、该望天的抬头看天花板。总之上望下看东瞄西瞟,就是不看上方虐狗的两人。

  邪王殿下,谁敢说您闲话啊?!您别看咱,您继续、继续……

  纪宸吟这些时日来,当真是脾气都慢慢磨没了,看着自己这些对那小兔崽子各种狗腿的部下,不知该气还是该笑。

  “两国战事将起,都回去准备去!”

  “末将告退!”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