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邪王别太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二章:允婚,风啸弑月

邪王别太拽 半筠 3327 2018.10.03 20:37

  西玖帝国,帝都,凰王府,忆夜轩。

  纪凰缩在软榻上惬意的打个哈欠,挥笔继续处理新人集训的相关事宜。风鸣在一旁站得笔直,等待着她主子的每一条命令。

  只听见吱呀一声门被打开,纪凰家失踪一个清晨的御弈卿淡笑着走进来,身后还跟着风尘仆仆赶回来的弑云、弑月和风啸。

  纪凰展颜一笑,朝御弈卿伸出手,牵引着他坐在自己对面。

  自家阿卿看起来心情不错啊。

  “主子,属下有事禀报!”

  风啸上前一步半跪在纪凰面前,语气严肃而认真。

  “你说。”

  纪凰被风啸这举动弄得有些好奇。她向来不喜欢古代礼仪里动不动就跪下这一套,这一点风啸自然是知道的。

  一般除非是有什么比较重要的事情,否则风啸不会这么严肃的行礼。她敢肯定,风啸接下来说的事,应该与她下达的剿灭收魂所任务无关。

  “属下想求娶弑月,请主子应允!”

  话音刚落……

  “咳咳!咳!”

  纪凰还没什么反应呢,一旁的风鸣先被自个儿的口水呛得不轻。

  风啸冷嗖嗖一个眼神飘过去,风鸣立刻捂嘴,脸都憋了个通红。

  拜托!又不是我想咳来着,是你的话太突然,我没忍住好吗?!

  纪凰无语的瞥了一眼委屈巴巴捂嘴的风鸣,随后继续把视线挪移到风啸身上。伸手轻扣着案几,在风啸紧张的视线中开口喊道:

  “弑月啊……”

  “属下在!”

  弑月跟着风啸半跪在纪凰和御弈卿面前,由于不知道纪凰是什么打算,所以心里也是和风啸一样的打着鼓。

  两人抿唇对视一眼,相视一笑过后眼中满是坚定。

  主子的命令不可违抗。如果主子不同意,大不了她们两人以后不娶不嫁,也算是给彼此一个交代了!

  纪凰把两人的互动尽收眼底,凤眸里闪过一抹狡黠,转头朝御弈卿问道:

  “弑月是阿卿的人,阿卿当真舍得?”

  御弈卿不痛不痒的捏了纪凰一下,面上却还是配合着她状似无奈的感叹道:

  “舍不得又如何,他既已动了心,我也强留不得。”

  刚刚她眼中的逗弄他可是看得真切,她啊,总是把这小孩子的一面深藏着。罢了,她既然想逗弄一下这两人,那便随了她吧。

  “主子!属下早就立誓,誓死追随吾主,永不食言!”

  由于御弈卿很少开玩笑,所以弑月很单纯的将他的话当真了,连忙开口表明立场。

  风啸当然是见不得弑月为难,也没想过两个主子会联合起来开玩笑逗她们,弑月话音刚落她就立刻解释道:

  “主君,属下并无让弑月金盆洗手相妻教女之意,只是希望能与弑月定下关系,给他一个正经名分而已。”

  御弈卿在心里叹了口气。弑月和风啸,这俩人都是思维有些一板一眼的人,哪里经得起他和她一起开玩笑?

  “罢了!你二人之间的事,我不便插手,自己酌情而定吧。”

  若是弑月选定之人是风啸,他是不会反对的。毕竟风啸的心性摆在那里,是个可以托付终生的女儿家。弑月能和她走到一起,也算是这两人之间的缘分。

  纪凰接收到自家夫君为两人求放过的小眼神,安抚的递过去一杯茶,而后望向风啸开口问道:

  “风啸,你可知弑月对主君而言有多重要?”

  风啸愣了片刻,随即认真道:“属下知道。”

  弑月和主君的关系,可以用八个字来形容:表面主仆,实则兄弟。

  “很好!那今天本王就把话放在这儿:一旦你确定了要对弑月负责,那么若有一天你负了弑月,主君要宰了你本王都只能在一旁递刀。”

  风啸是她的左膀右臂,她也相信风啸不会是始乱终弃的人,但有些话必须挑明了说,有些态度也必须摆明了看。

  弑月对阿卿有多重要,她都看在眼里。在曾经没有她的艰难岁月里,是弑月弑云两人陪着他一路浴血前行,杀出了一条康庄大道。

  她刚刚说的话可不只是做做排面的,若是风啸此刻动摇了,那她一定直接下令否决。但若是风啸此刻决定了,有朝一日却真负了弑月,那她爱莫能助。

  纪凰的话太过决绝,让御弈卿和弑月弑云都懵了。

  虽然弑月对御弈卿而言很重要,但风啸对纪凰来说也不是可有可无啊!那是她一路亲自培训、寄予厚望的屠生首领啊!

  风啸震惊地抬头,见纪凰似笑非笑的凝视着她,突然笑了起来慎重道:

  “若真有那一日,无需主子主君动手,风啸自裁!”

  她懂了,主子从未想过要干预她的感情私事,只是需要她认清是否真正决定好了而已。

  若是决定好了,此后弑月便是她不可背弃的终生伴侣;若是未曾决定好,主子哪怕是背上戾主的名号,也会直接插手她的婚姻大事。

  “你知道就好。”

  纪凰轻呷一口茶水,眼中笑意渐浓。风啸表明了决心,她也能松口气。

  虽然说她可以直接决定风啸的终身大事,但她从未想过要这样毫无人性的控制风啸,毕竟她拿风啸当朋友、战友、甚至是姐妹。

  而且若是直接否决了这两人的婚姻大事,到时候弑月一个男儿家难免受些非议,她的阿卿也会很为难。

  御弈卿倚在纪凰肩膀上把玩着她用过的狼毫,笔杆上仿佛还残留着她指尖的余温。

  对于弑月和风啸之间的事情,他尊重他们二人的决定,不会提出任何意见。

  纪凰同意,御弈卿默认,风啸自然是欣喜不已。露出鲜少表现出来的莽撞,抓住弑月的手朝纪凰两人道:

  “谢主子、主君成全!”

  弑月斜睨她一眼,几不可见的翻个白眼,却也是认真朝御弈卿和纪凰道:

  “谢主子、主母成全!”

  纪凰从软榻上起身,挥挥手让两人站起来,随后牵着御弈卿走了出去。

  风啸和弑月此刻执手相望,完全没了平时屠生首领和血宫执事的雷厉风行,眼波流转间流露的尽是温情脉脉。

  弑云很为弑月感到欣慰,但欣慰之余又有些幽怨的瞄了风鸣两眼。

  只见虎了吧唧的风鸣首领就像完全感受不到弑云的视线一样,在一旁不停的祝贺好姐们脱单,自己愉快的吃着狗粮。

  弑云略带失落的收回视线,扯出一抹笑拉着弑月聊天。

  而他没注意的是,在他收回视线的下一秒,风鸣快速的看了他一眼,随后立即偏过头去,英气的脸庞泛起一抹粉色。

  ……

  不紧不慢晃悠到厅堂的纪凰和御弈卿两人,又以如胶似漆的出现方式给了餐桌边的众人会心一击。

  当然了,一切如胶似漆的举动都是邪王殿下开的头,邪王君只是夫随妻意罢了。

  狗粮吃习惯了的纪宁几人连忙笑嘻嘻的让两人入座,上来噼里啪啦就是一箩筐祝福语,直感叹着“明明感觉昨天还是个只会胡闹的娃娃,怎么今天就长这么大了,都要娶夫生女了”之类的话。

  纪凰在一旁边吃边听,无奈的勾起嘴角笑笑。随后动作很是自然的端了一盘鱼放在面前,细致的挑着鱼肉中的刺,然后体贴的放到御弈卿碗中。

  这旁若无人的秀恩爱,真是让沐梓泫几人感觉一口狗粮噎在喉咙,吞咽不得。

  纪宁夹了一片鱼肉,放到嘴里口动滤刺,难得思维复杂的想着:原来弈卿喜欢吃鱼啊……只不过为什么揽月楼会恰好送了这么多鱼?而且还不是河鱼而是海鱼?

  要知道,海鱼和河鱼完全就不是一个档次的。一般有钱人家家里吃的都只是河鱼,海鱼是只有皇商或者是大型商业组织才能供应得起的。

  虽然揽月楼平常也供应海鱼,但是价格极其昂贵。对他的荷包来说一餐下来点个一两盘都是高花销了,而揽月楼这次的活动居然送了半桌海鱼。

  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举行的、完全没有宣传的贵宾反馈活动,居然能下这么大的本钱吗?

  嗯,揽月还真是财大气粗呢……

  不得不说,呆呆楞楞的纪大公子能思索到前面几点真的已经不容易了。

  至于事实的真相,他压根就没往纪凰那方面想,而且也不指望傻愣愣的他能看透纪凰的身份了。

  一顿饭下来,纪凰收到了来自晨泽语几人不间断的美好祝愿,还有沐梓泫姐弟俩从宫里拖运出来的小山般的礼物。

  总之,很满足。

  ……

  纪凰生辰过后,还没能等到十八皇女沐梓佑过满月宴,御天帝国那边就一直传来密报,御天女皇御锦枭急召十三皇子回京。

  御弈卿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居然能让他那个所谓的母皇这么急着找他回去。但他现在好歹还顶着个皇子的身份,也不能太无视皇昭。

  无奈之下他只好将沐梓佑的满月礼交给纪凰,让纪凰代他一起送礼,再给纪家人道别之后匆匆离去。

  御弈卿和弑月弑云的离开,让凰王府冷清了不少。但十八皇女沐梓佑的满月宴悄然来临,恰到好处的冲散了这份冷清,让凰王府甚至整个帝都的权贵都忙了起来。

  在这西玖帝国里,虽然有权有势有背景的皇子皇女不少,但若要说背景最厚圣宠最浓的皇子皇女,那还当属皇君纪宸竹肚子里诞生的那三位。

  如今女皇和皇君期待已久的、纪家两位王爷罩着的、皇室最小的皇女沐梓佑的满月宴,哪怕是大放血也一定要好好准备贺礼啊!否则敷衍了事岂不是厕所里打灯,找那啥吗?

  再说了,万一咱送的礼物就被皇君和女皇看中了呢?万一咱送的礼物就得了小皇女的欢喜呢?那可不就一飞冲天了吗?!

  于是乎,抱着这种只有下限没有上限的择礼要求,帝都权贵们可谓是茶思饭想纠结了近一个月啊!

  终于,时间慢慢挪移到了八月六。

  在帝都各世家风云涌动筹备满月宴时,皇宫后院也掀起了一场又一场暗涌。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