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邪王别太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开战,夜擒烧粮

邪王别太拽 半筠 3215 2018.08.17 21:24

  “两位王爷,可否需要先随下官至城主府休整一番,再做打算?”

  尹如虎话落,纪宸吟转头望向纪凰。

  一连大半月都在风尘仆仆地赶路,她倒还习惯,就是怕凰儿这小兔崽子吃不消。

  “不必了,先去城墙看看。”

  纪凰凤眸扫向远处,那边的压抑氛围在这里都能感受得到。

  “是!两位王爷请随下官来。”

  尹如虎此刻才带上了些许赞赏,认真审视起纪凰来。

  一般若是同她一样从小便锦衣玉食的女孩,怕是从帝都赶路前来边关的路上,就早已心生不耐。而这邪王却如此淡然的要求先观战事,这般韧力才能当王位。

  ……

  “你们西玖到底敢不敢战啊?!要战便战,要降便降!每日挂个免战牌算什么女子做派!一群龟孙儿!”

  敌军领头的将领在马上大声叫阵,城中但凡能够听到声音的士兵,皆是面红耳赤无可奈何。

  纪凰跨步登上城墙,站在城墙边静静看着城墙下声势浩大的庞大军队。

  果然,单拼起军力,西玖国建国年浅,现在确实难敌北霄。

  这样看来,就算是在战场上,她也免不了要去背后阴人一把啊。

  敌军首领定睛一看,对面城墙上居然站了个小娃娃。看着随后而至的西玖凰王站到女孩旁边,那透露着关怀的眼神,无疑是在昭示女孩的身份——西玖邪王。

  “哈哈哈哈!早听闻西玖派了个未及笄的黄毛丫头领军打仗,本将军还以为是说笑,不曾想竟然真的派了个娇娇女娃前来!哈哈!你们西玖这是当真无可用之人了吗?!”

  敌军首领在城墙下吼得欢快,也带起了后面大军的嘲笑声。

  风啸风鸣站在纪凰身后,小心脏都颤了两下,后背发寒小心翼翼地望向自家主子脸上愈发妖冶的笑。

  那是笑吗?

  去你妈的笑!那是明晃晃的杀意啊!

  只见笑得愈发妖冶的纪凰,随手抢过一旁士兵的长枪,一枪挑起城墙上挂着的免战牌,将手中长枪一把掷出。

  顿时,长枪以刺破苍穹、无可阻挡之势破牌穿过,向那敌军首领射去。

  全程动作流畅一气呵成,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长枪封喉夺命。

  漫天的免战牌木屑随风飘洒,尸体被长枪钉到地上的声响混杂着纪凰冷冽的话语响起:

  “开战!”

  纪凰的声音如往常一般的大小,可这两个字却清晰的响彻了夷城,传入敌军所有人耳中。

  看着自己这边被长枪钉在地上、出师未捷身先死的将领,北霄士兵军心大乱。在敌城内闻声赶出来的其她将领迅速下令撤回城内,明日再战。

  敌军像龟孙儿一样缩回敌城的举动,让西玖士兵狠狠的出了一口气,个个都欢喜乐呵着。

  一个照面就秒杀了敌军将领,还把敌军吓得像乌龟一样缩回壳里。这位邪王殿下当真是好狠厉的手段,好狂拽的作风!

  破晓屠生听着这些夸自家主子的话,皆是一脸骄傲,好像被夸的是自个儿一样。

  别人出马,一个抵俩;咱主子出马,一人秒杀全场!

  敌军撤退之后,尹如虎对纪凰的态度也越来越恭谨,连忙屁颠屁颠将她们母女二人迎进了城主府。

  ……

  “嘭!”

  夷城城主府内,木桌四分五裂的惨烈声音响起。纪凰用小眼神瞥了一眼自家暴躁母王拍桌子的手,撇了撇嘴道:

  “母王你悠着点,这桌子可不便宜。”

  纪宸吟本来就正在气头上,现在被纪凰一盆子凉水哗啦浇下来,又不好当着尹如虎的面教训这小兔崽子,气呼呼灌了杯茶就坐回原位去了。

  “凰王息怒,不值得为两个懦妇气坏了身子。”

  尹如虎被纪宸吟那一掌吓得一个哆嗦,等到纪凰开口之后,才敢擦了擦汗小心翼翼地宽慰着。

  “好个李宛、陈择!竟敢卖国求荣,不战而降!此战若是能擒了她们,必定要将她们押回帝都游行告罪!”

  纪宸吟一想着众多将士好不容易打下的国土,就这么被这两人拱手送出去两座城池,一时间再次气得拍桌。

  当然,她面前的桌子已经四分五裂、在地上躺尸了,所以她这次拍的是纪凰面前的桌子。

  纪凰看着自己桌上的一盘糕点就那么颤啊颤、颤啊颤……最终连糕带盘一起吧嗒一声阵亡在地上。

  邪王殿下从容地抚了抚衣袖,收回自己不舍的视线,狠狠的在心里为不战而降的两人记上了一笔。

  如果让李宛、陈择两人知道,自己接下来之所以会被特殊招待,都仅仅只是因为这一盘五白糕,不知道会不会对五白糕留下此生难忘的阴影。

  ……

  是夜,月黑风高之时,一道身影从夷城城主府闪出,无声无息的掠向了驻扎城边的军营。

  成功窜进了破晓军的纪凰,二话不说带上磨刀霍霍的屠生众人就袭向了敌城。

  由于影刹堂的人强烈要求跟着主母来一场特训,风啸见她们意志坚定且实力不低,也就没有阻拦。

  编入屠生不过才短短二十天左右的时间,影刹堂成员的态度从原本的执行任务、到现在像个狗皮膏药一样甩都甩不掉,这些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

  而到底是为什么,也只有影刹堂成员自己心里知道了。

  主母对破晓屠生的训练,真的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那就是——变态!

  然而就是这变态的训练,让她们找到了杀手的感觉。一个隐在暗中收割生命的杀手,一个真正的杀手!

  而且主母这里各式各样的武器也是她们从未见过的,就如同她们现在随身携带的袖弩。杀伤力如此之大的这种弓箭,是她们从来不曾知晓的。

  虽然她们仅在曼城待了三五天,但时间长短并不能改变她们对曼城的看法。

  曼城就像是一个充满挑战和未知的新世界,又像是一处远离世俗纷扰的桃源。

  训练时有各种变态任务、各种机关陷阱、各种武器装备;闲暇时又有守归区耕种田地、放牛养鸡,还可以串门串户、蹭饭、逗小孩;还有暗甲区狩猎斗酒、划拳比武;如果有兴趣还可以去揽月区自己试着设计衣物饰品、帮着新厨试菜品……

  总之,主母是个很神奇的人。她培养的人,有思想有感情有血性,与那些皇权王贵全然不同。

  她,是一个配得上主子的女人。

  而此刻,被她们在心中夸得天上仅有地上绝无的主母大人,正在带领着她们翻墙……

  “此去阮、叠两城,正后方军营驻军十万,且皆为正规军队;左后方驻军五万余人,全为普通城兵;右后方驻军五万余人,两兵掺半。”

  “北霄此战的统兵元帅——徐西风,与其部下十七名将领全部暂居阮城城主府内。西玖叛官李宛、陈择两人齐住在叠城城主府内。”

  “行动开始后,还是老规矩:十人一组执行任务,以保证自身安全为首要前提;若情况有变,自行变通。两城城外分别留下五百人,在城外各点接应。明白?”

  纪凰摊开手中的敌军驻军图,有条不紊的再介绍一次,见所有人都点头之后,才让她们分散进城。

  而她自己,也领着风啸、雷棘、饮血等二十名隐匿功夫较强的人,径直朝阮城城主府掠去。

  跟在纪凰身后的二十人、尤其是影刹堂的人,原本都以为自己的隐匿功夫已经练得很不错了,谁知跟在主母身后却被打击的体无完肤。

  她们敢肯定,若不是她们一直跟在主母身后盯着,恐怕此刻早就察觉不到主母的半点踪影。

  前面纪凰的气息仿佛与环境融为一体,她就如同这里的一棵树、一片叶、一粒尘……完全没有半分突兀。

  此刻,纪凰身后的二十人才明白:原来真正炉火纯青的隐匿,不是与外界完全隔绝,而是与外界完全融合!

  纪凰掠至阮城城主府之后,将手背在身后,朝风啸等人比划着。

  屠生成员一见这手势,立刻就知道了自己下一步该干什么。随着纪凰手势的指引,每个人确定了自己需要解决的目标,悄无声息的抹灭了各院的暗卫。

  影刹堂的人看不懂屠生之间的手语,只能凝神候在原地。不过这也给她们开启了一种行动的新方式:原来杀手,不一定要独自执行任务。默契的配合,会有更快更稳的结果!

  等到暗中的护卫解决完之后,纪凰闪身到每座院落,将袖中早已准备好的药粉撒了下去。

  而纪凰每动一次手,身后就会有一人自觉地到房中去,将床上昏睡成死猪一样的敌军将领装袋打包扛走。

  将整个城主府扫劫一空的邪王殿下,望着那十八个大麻袋,挑眉一笑、雄赳赳气昂昂的带着众人原路返回。

  出了阮城、又在城外等了一个多时辰之后,望着阮、叠两城后方接连升起的灼灼大火,还有一个个干了坏事翻越城墙之后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的杀手们,邪王殿下有些无奈地抚了抚额。

  以最快的速度清点完人数,确认一个崽都不差之后,纪凰一挥手带着她们和二十个大麻袋立刻撤回夷城。

  黑夜与白昼交替之时、月未全落日未全升之际,熊熊烈火点亮了西玖国界的半边天。

  夷城城内士兵纷纷醒来,涌上城墙惊叹围观。

  驻军的营地里,所有被火势惊醒的士兵乱成一锅粥。即使之后大批士兵都被叫醒前来救火,但敌不过火势太旺,二十万大军的粮草一夜之间说没就没了。

  阮城、叠城内,城主府内所有侍女小厮正欲通报,可府中所有能主事的将领已经全部没了踪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