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邪王别太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八章:配合,机智纪宁

邪王别太拽 半筠 3101 2019.02.12 01:28

  处在这样的包围圈里却丝毫不知的沐连城仍旧在认真寻找他的玉佩,站在他旁边的许梦诺无意间在房内扫视一眼,却恰好看见一个熟悉的锦盒。

  在阁楼里找了许久终于找到了玉佩的沐连城长吁一口气,将玉佩规规矩矩的系在腰间,却不想一抬头就看见许梦诺朝着那个盒子走去。

  就在许梦诺快要伸手的时候,沐连城本欲开口阻拦,却顿了片刻后冷哼一声没再说话。

  就让许梦诺就瞎拿去吧!反正也不是他动的手,到时候许莲雅怪人也怪不到他头上!

  堂堂一国皇侍,却将奸妇的东西收在自己的宫中,真是不知廉耻!

  他以前一直不知道这承恩阁是用来干嘛的,可现在他知道了,知道的不能再清楚了!许莲雅求了沐瑾宣特地建造的承恩阁,竟然是用来会见许忠义的!真是讽刺!

  许梦诺拿着手里的盒子把玩片刻,越看越觉得眼熟。他转眼看了看一副无所谓态度的沐连城,语态温驯开口问道:

  “八皇子,这锦盒精巧得紧,臣子可否看看里面是些什么物什?”

  沐连城嗤笑一声,满脸嫌恶的朝着许梦诺开口道:

  “想看就看啊,随你便!”

  真不知道你要是打开之后看到了你娘的贴身物品,会是个什么样的精彩反应。

  许梦诺哂笑一声,深吸一口气忽略了沐连城那满脸的厌恶不屑,随后缓缓打开了那个锦盒。

  锦盒里,一枚做工顶级的玉佩安静的躺在那,让许许梦诺瞪大了双眼。

  这是……这是母亲以前收在书房严禁碰动的玉佩!可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许莲雅这里?有什么事情是许莲雅能知道,而他的父亲不能知道的?

  沐连城见许梦诺这样的反应,脸上的嘲笑意味更深了。而就在他们两人心思各异的时候,纪宁也收回了和电霁之间的手势交流。

  许梦诺心绪复杂的关上了锦盒,正准备放回原处的时候,却听见沐连城开口道:

  “既然你能认出这是谁的东西,那你就拿走吧!本皇子可不希望父侍的宫里留着这么多垃圾!”

  若是一不小心被沐瑾宣找到了,他这个八皇子也得跟着他们玩完!

  听了沐连城的话,许梦诺一时间拿着锦盒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思索半晌之后还是点了点头。

  他也想知道这块玉佩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是不是还牵扯着什么更大的事情。

  至于拿回去之后怎么给母亲交代?直说是沐连城让他拿回来的不就行了。反正是沐连城下的命令,不管该不该拿回来都和他没有半点关系。

  沐连城见许梦诺收下了盒子,这才心情好了点,一挥袖准备离开这里。

  而暗处躲在房梁上的电霁也朝着纪宁使了个眼色,随后蒙上面罩直接闪身跳了下来,对着纪宁伸手就是一手刀。

  还没走出门的沐连城和许梦诺慌忙转头,却只看到了凭空出现的黑衣人和已经倒地不起的纪宁。

  他们两人下意识的就准备大声呼救,可还不等他们开口叫出声,几名再次凭空出现的黑衣人眼疾手快的直接把他们劈晕了。

  电霁看着瘫倒在地的许梦诺,直接伸手把他手里的锦盒拿过来,确认里面的玉佩就是她们此行要找的东西之后朝着其余人点点头。

  电祀再扫视一眼阁楼,为求保险还是让人把阁楼大概搜了一遍,确认没有遗漏之后才收手。

  当然了,为了避免许忠义的怀疑,她们还极其猥琐的把整个雅莲宫里值钱的、便携的物品都搜刮了一遍。

  这样的话,在外人看来就是遭盗了,没有那么快怀疑到她们主子身上。

  而在二次搜索的这一小段时间里,悄咪咪睁眼的纪宁瘫在地上朝着电霁挥挥手,把袖子里的小瓷瓶抛给她。

  电霁当然知道这是要干嘛,二话不说就把瓷瓶里的小药丸子倒出来塞到许梦诺两人嘴里,末了还直接揣走了小瓷瓶。

  嗯,这样大公子就彻底没嫌疑了。

  纪宁瘫在地上朝着她们竖了个拇指,然后挥挥手示意她们快遛。

  电霁几人朝着暗中保护纪宁的几人使了个手势,随后立刻叫上外边看守的三人,一行九人直接撤离了雅莲宫。

  任务完成的其余八人迅速撤离皇宫准备领鸡腿,只留下一身劲装的沐引涧在心里大声哔哔她们不讲义气。

  然后在心里为自己愤愤不平的沐引涧也快速回到了自己的宫苑,换回华服之后又回到了绎桐宫参加宴席,顺便向纪凰禀报任务进程。

  而此刻,在雅莲宫承恩阁里,装晕的纪宁瘫在地上眯着眼,心里一直想着怎么还没人发现他们。

  对,然后纪大公子就这么想啊想想啊想,想到真的睡着了。

  暗处保护纪宁的虹一、虹五几人见他就真的这么心宽的睡了过去,内心简直是:……

  不愧是未来主君(大公子),这人生态度真是没谁了。

  ……

  此刻,张灯结彩的绎桐宫里一片喧闹,宫侍把开席的通知传到每个人耳朵里,所有来宾皆是熙攘着涌向前院入席。

  和沐瑾宣一起端坐首位的纪宸竹一直蹙眉,一边哄着怀里闹腾的沐梓佑,一边朝身边宫侍吩咐道:

  “再多派些人去四处找找,找不到宁郡侯本君唯你们是问!”

  沐瑾宣坐在纪宸竹旁边,也看出了事情不对劲,连忙召动贴身宫侍去通知禁卫军找人。

  这个宁小子,真是一如既往的能闹腾。

  坐在上位的晨泽语也紧张着,攥紧了纪宸吟的袖子,一样的吩咐侍者四处寻找纪宁。

  而再反观纪凰和御弈卿,稳坐在席位上,端的那叫一个悠闲惬意。

  纪凰手上的筷子不停在为御弈卿夹菜,有时候还直接喂到她家夫君嘴里,简直不要太虐狗。

  不知道为啥,看着纪凰这完全不慌的样子,原本有些慌的纪宸吟都没那么慌了。直觉告诉她,她家小兔崽子都不急,那宁儿应该出不了事。

  一旁,坐在席位上浑然不觉自己在虐狗的纪凰、御弈卿俩人依旧紧挨在一起,一边吃着菜一边极快的跳转着话题。

  至于院中美轮美奂的歌舞琴瑟表演,好像和她们夫妻俩完全没有关系。好吧,事实上也确实关系不大,她们只是来顺走点东西的。

  “阿凰,我们年节之后是否直接动身回曼城?”

  御弈卿半靠在纪凰肩膀上,一双潋滟星瞳仔细盯着纪凰碗里,准确来说是盯着纪凰碗里正在拆骨剔刺的鱼肉,伸出舌尖舔了舔嘴角。

  纪凰垂眸看到他这贪食小猫儿的模样,不自觉的绷紧小腹,喉咙一紧。

  她的阿卿饿了呢……其实,她也饿了。

  “看情况吧,阿卿是想回曼城了吗?”

  此刻的纪凰虽然在外人看来是一副宠夫无度千依百顺的模样,可御弈卿却分明听出了她略微嘶哑的嗓音里隐藏的某些……

  正想着,身体也很诚实的坐直了,几不可见的朝着一旁挪了挪。

  然而还不等他挪开一点,纪凰就直接长臂一搂,强有力的将他又禁锢在怀里,动弹不得。

  “……阿凰!”

  御弈卿尽量保持着他的淡然缥缈,耳尖却还是染上了点点粉色。

  纪凰勾唇凑到他耳边,声线尽是暧昧的诱惑,启唇一字一句轻轻道:

  “阿卿现在最好别乱动,为妻不想将你就地正法。”

  独属于他的温热气息喷洒在耳畔颈边,御弈卿反射性的缩了缩脖子,却被纪凰锢的更紧。

  “阿卿别调皮,晚上随你怎么动可好?”

  纪凰在他耳边浅笑两声,一本正经的说着污话。

  御弈卿被撩拨的心里痒,却还是抿着唇傲娇的轻哼一声。之后就没再理会纪凰的话,专心的等着他的鲜美鱼肉。

  纪凰哑然失笑,手里筷子的动作频率却加快不少。很快,鲜嫩无刺的鱼肉就到了御弈卿嘴里。

  看着御弈卿吃得一脸餍足,纪凰心里自然也跟着他一起满足。

  毕竟不喂饱她家夫君大人,她怎么开吃呢?

  ……

  不知过了几炷香的时间,就在纪宸竹和晨泽语已经无心待在宴席上的时候,派去找纪宁的宫侍才匆匆前来禀报。

  “启禀女皇、皇君,雅莲宫遭盗,宁郡侯、八皇子、许公子昏迷不醒!”

  “什么?!”

  沐瑾宣躁动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大步流星的朝着雅莲宫的方向走去,纪宸竹、纪宸吟、晨泽语三人紧随其后。

  纪凰挑了挑眉,随后也站起身,一副紧张不已的模样,牵着御弈卿一起向雅莲宫的方向走去。

  当然了,同样紧张的还有被盗的许莲雅,以及现在正在和沐嫣桐闲聊的许忠义。

  对比一下纪凰,这两人可以说才是真正的紧张。然而他们两人最先紧张的不是沐连城、许梦诺这两个儿子,而是藏在雅莲宫的那样东西。

  雅莲宫,承恩阁。

  等沐瑾宣一行人赶到的时候,纪宁三人已经被宫侍扶到了一旁的软榻上,等着老太医一个一个掐人中掐醒。

  鼻子下面被老太医掐出指痕之后,沐连城和许梦诺才从电祀她们那一手刀的威力中悠悠转醒。

  而一旁,睡眼惺忪的纪宁还不等老太医下手掐,自己就很自觉的扶着额头,一脸虚弱头疼的醒了。

  暗处保护他的六人:……

  谁说咱大公子傻愣愣来着?脸疼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