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邪王别太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六十一章:信息,就是双标

邪王别太拽 半筠 3200 2019.02.21 01:39

  纪凰揉揉眉心,神色略微有些倦怠,淡笑着朝月浮生、月浮屠两人开口道:

  “表哥表弟,随便坐吧。”

  听到纪凰的称呼之后,药圣子和毒圣子虽然有些吃惊于她这突然冒出来的表兄弟,但心里的警惕还是卸下不少。

  “表妹看样子有些烦闷,是为不死蛊一事?”

  月浮生坐在纪凰对面,端起茶杯抿了两口,见纪凰点点头之后才继续道:

  “关于不死蛊我倒是从族中长辈那里了解了一点,可能有些夸大或者有些省略,但还是先说与你听听吧。”

  “不死蛊是单氏家族的最后一任族主、也就是北霄督军单倾颜的母亲首个培育出来的,被种入不死蛊的人,称为不死人。”

  “不死人愈伤能力超出常人千倍万倍,甚至已经无法用人这个字来形容不死人。不死人就像单氏家族用人体铸造的武器,极端繁荣背后也隐藏着人性的泯灭。”

  “当时单氏族主试验完不死蛊之后,就用在了许多家奴和旁系族人身上,差遣她们去完成一些难度极高的任务。”

  “慢慢的,她发现了不死蛊越来越多强大之处,野心也随之膨胀,甚至想到不死蛊可以用来征服天下。”

  “单氏家族因为这样的野心,开始大批培育不死蛊,创造不死人,组建不死神兵。”

  “但每一件完成品的背后,必然埋着无数为之铺路的失败品,不死人亦是如此。”

  “不死蛊成活的概率很低,需要鲜活的人来喂养,尤其是身子最纯净少年男子,是喂养不死蛊的上佳容器。”

  “单氏家族因此大肆购买绑架处子之身的男子,只为给不死蛊提供脏器和鲜血,选取最后成活的蛊虫制造不死人。”

  “而不死人的制造过程也极为困难。不死蛊是食千百毒蛊而成的一种蛊,其习性可想而知。被种入不死蛊的人大都因为承受不了蛊毒的蚕食,而成为了不死蛊的食物。”

  “所以说,从养蛊到种蛊,一个制造成功的不死人,背后可能是堆积成山的残尸烂骸。”

  “也正因为打探到了这些消息,简氏、欧阳氏、月氏三族才联手而攻。三族合力倾覆了单氏家族,药杀了所有不死蛊和不死人,以免天下大乱。”

  “当初单氏家族覆灭后,欧阳家族的四张老说,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建议三族合力追杀所有单氏余孽。”

  “然而其余两族不忍心做这种灭人后代断人香火之事,便一念之仁就此作罢。估计两族长辈们也没想过,这一念之仁,便让不死人又有了面世的机会。”

  月浮生末了喟叹一句,随后转向纪凰,神色严肃的开口道:

  “表妹,你能确定你今天见到的是不死人吗?此事事关重大,若是真有此事,恐怕我得禀报祖母。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暴露你的。”

  纪凰苦笑一声,从月浮屠的小荷包里捻了块方糖放到嘴里,沉重的心情才被甜味驱散了些。

  月浮屠噔的一下蹦到地上,抱紧装糖的小荷包,吭哧吭哧坐到离纪凰老远的位置。

  纪凰哭笑不得的看他一样,随后收回实现,用手撑着脑袋,目光飘忽开口道:

  “我倒希望不是,但都一刀爆头了那些人还满血复活,我也很无奈的好吗?”

  说到刚刚的那些人,纪凰一整反胃的感觉突然袭来,再次开口道:

  “对了,不死人的愈合能力是和衰老速度对等的是吗?我发现把她们砍成面如枯槁的老太太,她们就彻底没有恢复能力了。”

  听了纪凰这话,月浮生也跟着苦笑一声,学着她无奈至极的语气开口道:

  “我也希望你遇到的不是,但听你这描述,十有八九就是不死人了。”

  “刚刚忘了,经你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愈合能力是和衰老速度对等,这确实是不死人最大的特征。”

  “所以在欧阳家族没有研制出对抗不死蛊的药物之前,遇到不死蛊的人都只能和她们硬抗。要么把不死人彻底砍死,要么就只能被不死人耗死。”

  “以正常的人来算,不死人大概有以一敌百的能力,这绝对不是跟你夸大。”

  纪凰听了更加郁卒,不雅的翻了个白眼,冲着月浮生有些咬牙切齿道:

  “我当然知道,今日一战,是破晓有史以来伤员最多的一次!”

  月浮生也曾经远观过破晓军的战斗,对她们的实力还是很崇拜的。

  现在听到纪凰说起伤员,他还以为是死伤惨重的那个意思,瞬间深情凝重,带着几分安慰开口道:

  “节哀。”

  不远处破晓驻营里昏睡的伤员:……节……节哀?

  纪凰也被月浮生的误解也逗笑了,连忙拦住他接下来要说的话,抢先开口道:

  “死倒是没死,就是伤的很重。哎!说到底,又是一笔巨额医药费啊!”

  说到后面,纪凰话里虽然满是嫌弃,但却掩不住那深藏的庆幸与后怕。

  战场之上英灵无数,但终究因为感情深浅,带来的感觉也不同。不管别人怎么说,自私也好冷血也罢,她纪凰就是这么一个双标的人。

  若是普通将士为国捐躯,她必然是感动甚至感激。或许还会有那么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惆怅与伤怀,但终究与破晓军是不同的。

  若是破晓成员有哪一个在战场上陨落,她绝对不会像面对众多战士那样心存感怀,而后在某些祭祀大典上略显怅然。

  她或许会在某个雨天到她们墓前狠狠地哭一场,灌一坛酒,提一把刀,杀到敌人门口,告诉她们血债血偿。

  这,应该就是差别吧。

  纪凰向后仰头,闭上双眼。修长的手指抵在额头,向后穿插在微微飘扬的长发里。

  黑夜前的的最后一缕橘红阳光透过帐篷的缝隙撒在她的侧脸上,投下斑驳阴影。

  此刻的纪凰,就像游走在深渊边缘的魔魅,危险至极,诱惑至极。

  “今天见到的的不死人大概有三千左右,破晓解决了半数,剩下还有一千多,终究是个隐患。”

  帐篷内的几人看愣了神,都没有说话。直到纪凰再次开口,这几人才集体尴尬的发现竟然看她看痴了。

  “与其说不死人是隐患,倒不如说单倾颜是隐患。恐怕只有解决了单倾颜,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了。”

  月浮生揉着太阳穴,突然想起刚刚纪凰上一句话说的什么来着……

  “三千?!不死人?!”

  一向温润如玉的浮生公子头一次如此失态的叫喊,然而他此刻还沉浸在这个数字的震撼中,表情诡异的盯着纪凰。

  “你知不知道,三千不死人,足以灭了西玖这二十万普通士兵?”

  她居然带着破晓军干掉了一半!还又是只伤不亡的战绩!他这表妹是要上天么?!

  “我就是因为不知道,才只带了一万人马。要是破晓军集体出动,苏桓将军也不会被抓了。”

  说到这里,纪凰一脸肾疼的扶额,随后叹了口气走出帐篷,准备去看看她那些一喝补药就鬼哭狼嚎的下属。

  ……

  帐篷内,清醒的四人一脸呆滞:

  因为不知道……?

  只带了一万人……?

  这……这……

  你直接说破晓军当初那两万对十万的战绩有点不符实不就行了?!

  你直接说其实一万破晓军就可以周旋二十万普通士兵不就行了?!

  你直接说其实整支破晓军就能干翻北霄那二十万大军不就行了?!

  拐什么弯抹什么角?!

  这种装13的人,真是敲她马!

  这么牛批的还有多少?!尽管来!来一个我……抱一个大腿!

  哼!看我不抱紧你!蹬都蹬不掉的那个紧!

  ……

  北霄帝国,樊城。

  终于打了一场胜仗、还活捉了西玖一名大将军的的北霄将士士气大增,就连严洛光再面对单倾颜时,也不敢有那么多小心思了。

  “吩咐下去,别让那什么苏桓死了,我还要等着西玖的战神王爷上钩呢!”

  单倾颜面色不善的坐在位置上,说到‘战神王爷’四个字时,明显有着强忍的怒意。

  区区一个苏桓,怎么值他那一千多个精品!

  今日一战他原本是冲着纪宸吟去的,谁知不仅没有抓到纪宸吟,反而被纪凰搅了局,平白损失了他那么多心血!

  不过纪凰被鬼殓咬了一口,应该没有那么容易解毒吧?他就暂且养着这个苏桓几日,若几日之后西玖那边还没动静的话,他可就没那么好的耐心了!

  还有那个胡天,估摸着也早就是颗被察觉的废子了,否则纪凰的动向怎么和她给的战略书不一样?!

  算了算了,索性那个废物也落不着好。

  现在他只能指望着苏桓在纪凰心里能有点分量了,不然就这中年老女人的身躯,连给他养那些小宝贝都不配!

  严洛光感觉到单倾颜的怒意后不明所以,却还是乖乖的让人把苏桓拖下去单独照看了。

  打了胜仗还不开心,这隐世家族的公子,脾气还真是奇怪。

  ……

  是夜,西玖柑城里,破晓军驻地上空飞掠出几道身影,在黑暗的包裹下无声无息的划向北霄境内。

  与此同时,柑城城主府里,一道玉骨风姿的身影轻手轻脚的从床上起来,衣衫都早已换得极为简便,穿上长靴后出了门。

  “月宗、月缆,你们保护好小公子!”

  空无一人的门外,只有男子刻意压低的温润声音。若是换了旁人见到这一幕,怕是要以为好好的一位公子就这么疯了。

  “是!”

  同样压低的回答不知道从哪响起,男子此刻也没时间管那么多,得到答复之后就迈步离开了。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