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邪王别太1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四章:婚礼,预谋而来

邪王别太1 半筠 4160 2019.01.31 01:38

  西玖帝国,帝都,皇宫,凰栖宫。

  “梓佑,来母皇这儿!”

  “梓佑,皇姐这儿有糖人儿哦!”

  “皇兄最喜欢梓佑了,快过来!”

  “……”

  对于女皇陛下、太女殿下、九皇子这三人日常争夺十八皇女的戏码,凰栖宫的众多宫侍表示早就习以为常。

  虽然这三位大佬每天争的热火朝天的,但每次小皇女都会略带嫌弃的给这三人一个肉乎乎的屁股,就像现在。

  沐瑾宣、沐梓泫、沐梓昕三人团团围坐在地上坐着玩摇铃的小娃娃旁边,手里拿着各式各样的哄小孩道具,试图吸引沐梓佑的注意力。

  然而坐在地上的沐梓佑撇了撇嘴,把手里的小摇铃丢到一边,手脚并用的开始在地上爬动,留给这三人一个肉乎乎的小屁股。

  小小一团的沐梓佑在地上爬啊爬,终于爬到了一抹月白身影旁边,笑眯眯的伸手抱住那条大长腿。

  坐在椅子上安静看书的纪宸竹动作一顿,放下手中的书本,低头看了看坐在他鞋上抱着他小腿的女儿,叹了口气伸手把这闹腾的奶娃娃抱起来。

  泫儿和昕儿小时候除了吃便是睡,可不似佑儿这般调皮好动。而且佑儿好像越长大越认人,竟然对她哥哥姐姐还有母亲这般的嫌弃……还真是不知随了谁的性子啊!

  坐在纪宸竹对面核对宫中开支的苏品映抬头,看了看小小一团的十八皇妹,再看看努力逗孩子的沐梓泫,不自觉的抚上小腹。

  成婚这么久了,他何时才能有属于他和她的孩子……虽然母皇和父君未曾催促,但久未有所出,他总归是不太配太女君之位。

  “凰王殿下、凰王君、邪王殿下、邪王君、宁郡侯驾到!”

  殿外的宫女高声禀报,殿内的宫侍也连忙弯腰行礼。

  然而等到纪宸吟一行人迈步进殿之后,地上巴拉小孩玩具的三个大孩子才连忙起身,拍拍衣袍装作啥事没有的样子。

  沐瑾宣傻呵呵的笑两声,屁颠屁颠朝着殿内的宫侍吩咐道:

  “还不快去为诸位殿下、王君、郡侯斟茶!傻愣着干什么?快快快!再上几份糕点!”

  “是。”

  殿内的宫侍齐齐弯腰退下,偌大的宫殿退了一大半的人。

  刚进殿的纪宸吟几人嘴角一抽,装作没看到英明神武的女皇陛下坐地上玩摇铃的样子,正儿八经的走到位置上坐下。

  纪凰牵着御弈卿入座,被牵的御弈卿视线从殿中每个人脸上扫过,一一颔首算是见礼。

  苏品映虽然有些惊讶于御弈卿面对沐瑾宣和纪宸竹时不行礼的随性,但看到其余人都习以为常之后,他也学着御弈卿的样子颔首回礼。

  梓泫说虽然这邪王君外表看着冷淡了些,但却是个好相与的。而且能被邪王殿下爱怜、能被纪家与皇家接纳,应该是个品行极好的男子。

  “梓佑啊!表哥想死你了!”

  纪宁欢脱的一蹦三丈高,窜到纪宸竹面前,直接在他怀里的沐梓佑脸上吧唧一口。

  啪嗒……!

  只见沐梓佑的小脸蛋瞬间僵住了,随后“哇”的一声嚎了出来,眼泪鼻涕一起流,手脚并用的朝着纪宸竹怀里拱去。

  本来沐梓佑嚎的那是很壮烈很悲伤的,但不知道为啥,旁边站着一脸懵圈的纪宁之后,竟然有种莫名的喜感。

  就在其余几人手忙脚乱的哄奶娃娃的时候,一道笑声显得分外欢快。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能捂着肚子笑成这样的,也就只有纪凰这个亲妹了。

  哭的抽抽搭搭的沐梓佑任纪宁几人怎么哄都没用,但听到笑声之后却眨了眨眼,拱在纪宸竹怀里翻了个身,还挂着泪珠的漆黑眼睛就那么滴溜溜的盯着纪凰。

  “……抱……抱……”

  沐梓佑肉乎乎的胳膊伸向纪凰的方向,挂着泪痕的小脸蛋可怜兮兮。

  正笑的欢快的纪凰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着,顺了顺气之后才挑挑眉盯着这个朝她伸手要抱抱的小屁娃,似笑非笑的凤眸里浮上几分趣味。

  “得嘞!你皇姐我哄了这么久也不见你让抱一下,现在倒是你凰表姐一来你就黏上了是吧?”

  沐梓泫摆出一副“你今儿个不给我个交代我就不和你玩”的吃醋模样,然而撇着小嘴向纪凰求抱抱的沐梓佑当然是看都没看她一眼。

  见纪凰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半点要起身抱她的意思都没有,沐梓佑小嘴一撇,呲溜着哈喇子继续念叨着:

  “抱……抱……”

  这固执的小模样,瞧得纪宁心都化了,恨不得化身他家冷脸妹妹,抱着小表妹一阵狂亲。

  御弈卿看了看纪宸竹怀里那小小的一团,再看了看一身慵懒肆意的纪凰,内心涌出殿内所有人心中都有的疑问:

  这女人,会带孩子吗?

  纪凰侧目看了看,恰好捕捉到御弈卿望向沐梓佑时那略带担忧的小眼神,内心一阵想笑。

  前世为了执行任务,还有什么职业是她没有伪装过的?她当初好歹是当过婴孩看护员的人,至于让他这么担忧吗?

  于是乎,为了向邪王君证明她真的会带娃,邪王殿下一掀衣袍站起身,走向挥舞着肉胳膊的十八皇女,以一种极其专业的动作把这个嘴角还沾着口水的奶娃娃抱了起来。

  嗯,很强势了。

  纪宸竹、晨泽语等一众男眷,目光深沉的盯了纪凰几秒,随后再扫视殿中沐瑾宣、纪宸吟等一众女眷,脸上的小嫌弃已经不用解释了。

  倒是御弈卿,看到纪凰抱小孩这温馨的一幕只是云淡风轻的笑笑,面对纪凰投来的骄傲眼神不做评论,然而心底却有了一丝落寞。

  她……该是喜欢孩子的吧?

  可惜……他身中寒毒。

  “启禀女皇,接亲的队伍已经进宫,雅皇侍方才差人询问陛下何时能到。”

  门外的宫侍踩着小碎步一溜烟跑进来禀报,沐瑾宣蹙眉随意道:

  “知道了,下去准备吧!”

  “是!”

  ……

  西玖帝国,帝都,皇宫,绎桐宫。

  一身浅色华服的许莲雅坐在宫苑正殿,高傲的眼神扫过在场所有宾客,最后还是略显焦急的停留在了门口。

  前些日子那纪家的纪凰大婚,沐瑾宣不仅赐下了王室府邸,还亲自到场主婚,甚至那晚还住在了邪王府里。

  今日是嫣桐的大婚之日,若是沐瑾宣今日不在场,嫣桐日后在这帝都还怎么抬得起头来?到时候别说是在人们心中地位被拉低,恐怕支持她的大臣也都会动摇。

  跟许莲雅同样的,到场闲谈的众多宾客也在等着,看女皇陛下今儿个来还是不来。

  表面上她们都是端着来祝贺的幌子,但实际上究竟是来看戏的还是来权衡局势的,恐怕也只有她们自己心里清楚。

  “女皇陛下、皇君、太女殿下、太女君、九皇子、十八皇女驾到!”

  “凰王殿下、凰王君、邪王殿下、邪王君、宁郡侯驾到!”

  门口守着的两名宫侍尖声通禀,许莲雅心中那块石头也算是落下了,连忙领着满殿宾客上前行礼,跪下高呼千岁万岁。

  “平身。”

  沐瑾宣话音刚落,下一秒门口再次传来一声:

  “四皇女、四皇婿驾到!”

  已经半起身的宾客们眉心一跳,连忙又规规矩矩的弯下腰行礼。

  纪凰侧眸斜睨一眼不停朝她和御弈卿猥琐微笑的沐引涧,幽深的凤眸开始疯狂打量。

  正迎面走来的沐引涧自认为朝着主子主母笑如春风拂面,然而心里却还是止不住的想着:

  大婚过后三天,主子不曾迈出房门一步;大婚后这半个月里,主子不曾迈出府门一步。那么问题来了,主母究竟是有多饥……饿?

  正想着,她突然觉得后背一阵寒风扫过,一抬眸恰好看到她家主母眼中毫不掩饰的算计。

  有阴谋!绝对有阴谋!

  主子啊!主母要谋害属下了!

  不就歪歪了一下你们的婚后生活嘛,至于这么欺负咱一个当下属的吗……

  沐引涧面上苦哈哈,心里却还在不依不饶倔强的想着:主母和主子还有可能打破三天的记录吗?四天?五天?嘿嘿嘿……

  纪凰看着沐引涧这魂都不知道飞哪儿去了的样子,略带嫌弃的收回了视线,内心已经为这货定了一张密密麻麻的任务安排表。

  然而身为恒涧舵主的主子的邪王君大人,只在这货进场的时候扫了一眼,之后就再没注意过她。甚至连打量四周时也反射性的略过这货,可以说是很赤裸直白的嫌弃了。

  这三人虽然互动内容很是熟稔,但一切无声的交流只在瞬息间完成,快到旁人来不及注意就已经结束。

  “陛下能亲自前来,实属是臣侍与嫣桐的荣幸。陛下快请上座,嫣桐、胡家公子、还有傧娘都已经在准备了。”

  许莲雅脸上的笑都快溢出来了,对着沐瑾宣激动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一副才看到其余人的样子,连忙继续道:

  “都怪臣侍太激动了,竟一下子没注意到皇君和纪家的诸位贵客。来来来!都请入席吧!”

  纪宸吟打量四周一眼,不紧不慢的开口回道:

  “雅皇侍客气。”

  若非为了来这找点东西,她本来是打算推掉这场酒宴的。毕竟双方不和已久,没必要再做这么多表面功夫。

  纪宸吟说完,朝沐瑾宣微微颔首,转身与纪凰对视一眼,不动声色的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后带着晨泽语和纪宁入席。

  在纪宸吟入席之后,纪凰也牵着御弈卿转身走向了自己的席位。而她的席位,好巧不巧的就在丞相府的席位对面。

  在纪凰牵着御弈卿入席之后,对面坐着的许梦诺就一直凝视着两人,似乎想要找出两人恩爱外表下的破绽。

  然而纵使他再不愿相信摆在面前的事实,但他还是失望了。大婚当天时那一场闹剧,并没有撼动这两人之间的关系,反而似乎让她们之间的联系更为紧密了。

  可一般的男子不管如何,面对自己妻主曾经爱的死去活来的人,虽然面上不说,但心里总归是会嫉妒的吧?为何这二人能完全不被他影响?

  现在只要一想起纪凰那率领神兵银袍猎猎策马扬鞭的模样,再思及她当初对自己的痴迷,他心里就是一阵烦躁。

  明明当初……她是那么痴迷于他的啊!

  都怪这个男子!御弈卿!是他!就是他抢走了本属于自己的高贵身份与无上宠爱!

  许梦诺这毫不掩饰的敌意,自是惊动了对面的纪凰和御弈卿。然而御弈卿半点情绪波动都没有,依旧神色自若的吃着纪凰喂过来的葡萄。

  若是不知道她前世今生这场神乎其神的穿越,或许那许梦诺还能让他糟心。但如今他已经知晓那人于她而言不过一个政敌之子,那再瞎吃醋也就真没必要了,而且他吃醋还会让这女人嘚瑟。

  在御弈卿身边,纪凰仔细的剥着葡萄皮,把晶莹剔透的果肉喂到御弈卿嘴边。那模样,真是惧内二字都不足以形容她碎落一地的形象了。

  至于对面虎视眈眈的许家人?

  呵,要不了多久,就该动手处置了。

  另一边,被许莲雅一不小心忽略了的纪宸竹正准备抱着沐梓佑找个位置坐下,而走向上座的沐瑾宣直接长臂一勾,把一大一小带到怀里。

  凰丫头那个宠夫程度太吓人了,对比之下,她们平时确实相处的太过拘谨了啊!反正都拘谨了这么多年了,也该好好释放感情了。

  宠夫怎么了?她乐意!

  刹那间,满殿宾客的表情五彩纷呈,最为精彩的还是许莲雅。

  他本以为今日他是主东家,虽然地位没有纪宸竹高,但总归是该坐在沐瑾宣身边,与她一起受两位新人的礼。纪宸竹哪怕是正宫皇君,今儿个在这里也得低他一头。

  可没想到,沐瑾宣竟然如此不顾他的颜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纪宸竹和她一起坐首座。那他的女儿,岂不是还要对着纪宸竹这个男人拜高堂?!

  其实不止许莲雅心里波涛翻涌,纪宸竹心里也不平静。

  这还是婚后二十五年来,她第一次带给他如此这般的安稳。

  对比许莲雅的嫉恨和纪宸竹的震惊,目送女皇陛下和皇君大人入座的太女殿下、太女君、九皇子的神情也很是精彩,甚至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目瞪狗呆。

  他们从来不知道,原来向来在外人面前沉稳庄重的父君,居然也有和母皇一起撒狗粮的时候?!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