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邪王别太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审讯,扑朔迷离

邪王别太拽 半筠 3240 2018.08.26 08:55

  “啾!”

  一声鹰啸在空中响起,所有人齐齐抬头,望向天空中那展翅足有半米之宽的白色巨鹰。

  纪宸吟目光向巨鹰飞来的方向延伸。肉团子在这里,那小兔崽子必然也在附近。

  胡天仰头看着那只在天空盘旋的雪白流光,神色有些崇敬的呢喃道:“邪王来了……”

  胡笛在她身边有些错愕,这只雪种海东青……是邪王的?

  纪宁看着天上那一坨,盯了好久才认出来是自家妹妹的肉团子,顿时就腰不酸了腿不麻了。凰儿回来也不来个信,若早知道她回来了,自己也不会来参加这什么游湖会了。

  沐瑾宣身边的禁卫军见那巨鹰朝这边振翅飞来,下意识拔剑道:“护驾!”

  纪宸吟回过神来,连忙喝道:“退下!”

  这肉团子可是被凰儿和弈卿小子当娃在养啊,这简直就是……就是她半个孙儿啊!

  不过其实纪宸吟也是白操心,战场都上过的肉团子,不完虐这几个禁卫军就算好的了,怎么可能会被她们伤到呢?

  “咕咕……咕!”娘亲的娘亲,你也在这里玩哟!

  肉团子在纪宸吟头顶上绕了两圈,然后又飞向了天空。

  纪宁站在下边有些郁卒。

  团子这是没看到他?是的吧……?

  沐瑾宣双目放光,那是万鹰之神啊!宸吟什么时候和这么牛叉哄哄的鹰混熟了?!

  “再不听话就扣晚膳!”

  远处一道邪肆的声音响起,在空中撒欢的肉团子一个激灵。

  坏娘亲!只会趁爹爹不在欺负自己!

  内心很抗拒,身体却很乖巧。堂堂万鹰之神,就这么为了一顿晚膳抛下了节操。

  看见那雪白巨鹰朝人群后方掠去,围观百姓回头一看,纷纷避让出一条道。期间因为太过拥挤,发生的踩踏事件也不少。

  “你干嘛?!没长眼啊!”

  “快闭嘴!邪王来了!”

  “……”

  用一句话来形容人名群众对纪凰的态度,那便是:爱并惧怕着。

  阳光下,三名女子策马而来。为首女子肩膀上的巨大白色生物,可不正是某团子?

  “邪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平身吧。”

  纪凰翻身下马,提步移到纪宸吟身边,搬个小板凳一屁股坐下。

  “舅母,母王。”

  沐瑾宣紧盯着纪凰三秒,而后一蹦三丈高蹿到纪凰跟前,上来就是一个熊抱。

  “真的是凰丫头!凰丫头回来了!”

  纪凰被抱得喘不过气来,嘴角噙着一抹友好的微笑,伸手扯、扯、再扯……以前没发现,这舅母力气挺大的哈。

  突然之间,沐瑾宣只觉得后领有一股力量,在控制着她坐回去。

  没错,正是看不下去的凰王,一把扯住了抽风女皇的后衣领,将人提回了座椅上。

  纪凰坐在小板凳上,看着下方站的黑压压的一群公子小姐、皇子皇女,自己依旧无比淡定的捻起风啸买来的板栗糕。

  吃、再吃、继续吃……

  嗯……嗯?嗯?!

  看邪王这架势……您不是来帮忙调查的吗?

  纪凰抬头扫了一眼,终于在众人“邪王殿下要办正事了”注视下,走到纪宁身边,略带不舍的伸手递上那袋板栗糕。

  “哥你饿不饿?”

  咳咳!纪宸吟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看了看自家你一块我一块蹲在地上啃糕的一双儿女,她深深的怀疑是不是自己虐待她俩了?怎么跟饿牢里放出来似的?

  沐梓泫感觉到周围各个方向、各位公子投向这边那如狼似虎的目光,生平头一次往自己弟弟身后躲了躲。

  凰儿表妹的桃花,开得有些泛滥成灾了。

  沐梓昕挡在自家皇姐面前,时不时侧目看地上蹲着的人一眼。哪怕这么蹲在地上,依旧掩不住她一身风华……

  在调查工作有条不紊进行着的时候,众多公子看了那个一心吃东西的女子许久,这才确定她真的只是来找纪宁的。

  完全不知自己日后会被多少公子拉着称兄道弟的纪宁,此刻蹲在地上吃得无比满足。

  “凰儿这糕挺好吃的,你在哪买的?”

  “不知道,等会儿问问风啸去……”

  “……”

  “……”

  等两人吃完,这桩案子也审问得差不多了。

  大多数公子小姐都没有嫌疑,在女皇挥挥手之后就各自散了。有些舍不得走的,就退到围观群众的行列中,继续盯着纪凰看。

  纪宁三人压根和死者见都没见过,自然是没有嫌疑的。由于沐梓泫姐弟俩要回宫去陪纪宸竹,只能依依不舍和纪凰挥手道别。临走时还不忘再嘱咐纪凰一遍,一定一定要记得进宫玩。

  最后整个审讯场上留下的人,就只有和胡帷同乘一艘画舫的许梦诺、许梦忆、许佑临兄妹三人;八皇子沐连城;户部尚书江海涌家的长女江斯清、三子江允安;兵部尚书李连华家的幺儿李默书;杨鹰将军家的长子杨思言、次子杨思卿。

  此外还有各家公子小姐的侍女、小厮、以及画舫上的侍者也留了下来,共计七十六人。

  吃饱喝足的纪凰领着自家没有嫌疑哥哥,两人一人抱个小板凳走到主事的两位家长身边,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下。

  邪王殿下这老神在在的模样,成功让凰王殿下开始磨牙:这小兔崽子!

  不过纪宸吟现在可没有心思怼自家这崽,她还得去从胡帷落水前开始审问,然后录口供对比说辞。

  本来这种案子应该交由府衙管的,但帝都府衙怎么敢把这么多高官子女押起来审问?大理寺又是个毫不留情的地方,无缘无故让一众公子小姐去那儿待着更不合适。

  而胡天又是她和瑾宣的老部下了,这事于情于理她们两人都不能袖手旁观。

  一旁站着的胡天,在胡笛的劝慰下也冷静下来不少,规矩的等着审问结果。

  等了一会儿之后,宣召的仵作才连忙赶了过来。很巧的是,许忠义也恰好一同到达了伊珀湖。

  纪凰看着不远处面如菜色、朝自己这边走过来的许忠义。这老女人,估计在家气得恨不得将她剥皮抽筋吧?

  许忠义在看到纪凰的瞬间就咬紧了呀。这个乳臭未干的死丫头,究竟是着了什么魔?!竟然猛地变得这么难对付!

  现在北霄那边损失重大不说,向家那边也难以交代,简直是让她一个头两个大!

  “微臣参见女皇、凰王、邪王!”

  “平身吧,丞相来此所为何事?”

  看着沐瑾宣从死抱着自己的无尾熊、一秒变回高大上的女皇陛下,纪凰真的都有些佩服她的转换速度了。

  “听闻小儿举办的游湖会惹下大祸,微臣心中惶恐、特来探看。”

  游湖会一向是公子小姐们无聊时举办的活动,不仅可以提高名气,还可以拉拢许多官员富商。所以当大儿子说要举办游湖会的时候,她也并没有反对。

  可现在闹出人命不说,死的还是胡天的宝贝幺儿。凰王大军大胜此战班师回朝,此次出征的所有将军都正在得意之时,这事确实有些不好善了啊。

  “此事是有蹊跷,既然丞相府来了,就在一旁观审吧。”

  “臣遵旨。”

  纪凰看着许忠义站在自己旁边观审,一时间突然恶趣味的有些好奇:要是严宇华知道她被自己信任的皇妹绿了,不知心中是何想法……

  片刻之后,仵作的验尸结果和纪宸吟的审问供词都已经出来了。

  “启禀女皇,胡帷公子双唇青紫、四肢浮肿、且全身并无半点外伤,微臣判定死因为溺亡。”

  仵作的话无疑是对胡天的一大打击。她不信!自幼喜水善泳的儿子怎么可能会溺水而亡?!

  待审的人群中,许梦忆长吁一口气。站在他旁边的许梦诺无意间瞥见他这下意识的小动作,心里一突。

  该不会是自己这个不长脑子的弟弟……

  纪宸吟看着审问出来的一长条口供,有些头疼的递给沐瑾宣。

  纪凰坐在沐瑾宣旁边,看见自家母王不太明媚的脸色,有些狐疑的凑过去看了看供词。

  胡帷溺水前,最后见过的就只有许佑临、江允安、杨思卿、许梦忆四人,之后第一个发现他溺水的是画舫上一名侍者。

  那四人都说只是偶然遇见了胡帷,随意交谈几句之后就各自带着侍女小厮离开了,对于溺水的事情也是后来闻声赶过去才知晓的。

  而且四人都是差不多的时间遇见胡帷,相互为证,一时间纪宸吟也有些不确定是他杀还是真的溺亡。

  看着四周越来越多谴责不耐的眼神,胡天只感觉自己脑中都在充血。

  她追随女皇、凰王多年,此刻见她们二人的神情,便知此事已经快下定论。眼前一阵眩晕之时,脑中突然出现一抹身影,那样的惊才潋滟……

  只见胡天突然疯了一样冲向纪凰,胡笛来不及阻拦,只能冲上去扶着母亲一起跪下。

  “求邪王为小儿做主!”

  此话一出,四座皆惊。

  女皇、凰王你不求,跑去求邪王?这邪王到底是有怎样的能耐,让这个征战沙场多年的老将军如此跪求?

  纪凰漫不经心掀了掀眸。她自认自己可不是什么见义勇为的好人,相反,她骨子里有着极致的冷漠。

  胡天确实为她母王和舅母效力多年,但她母王和舅母也一样回报了胡天身份与荣华。她倒很想知道胡天为什么要求她,难不成她看上去很像爱管闲事的?

  而且恕她直言,西玖与北霄一战中,她并未看到这位沙场老将的勇毅,反而看到了一道经常领兵躲在破晓军后面的身影。

  也正因为看出了胡天藏在骨子里的怯懦,纪凰才选择在最后一战中把最简单的任务交给她,还派了较为勇猛的苏桓将军与她搭档,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