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邪王别太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再遇,黑袍女子

邪王别太拽 半筠 3366 2018.08.30 11:02

  “住持竟记得这般清楚,我那时年幼,只依稀记得是寺中人将我送了回去,还不曾亲自来谢过呢!”

  纪宁腼腆的挠挠头,抬头时恰好撞进一双桃花眼,黑袍女子就这么不温不淡的静静凝视着他。

  两人一时间忘了反应,就这么呆呆的互相望着。

  纪凰眨巴眨巴凤眸,长腿一迈站到两人中间,面对着黑袍女子,将自家哥哥挡在身后。

  “兄长幼时顽皮,有劳住持照顾。”

  阻隔两人对视的纪凰眯了眯眼,虽然是和扶风在说话,眼睛的余光却并没有忽视黑袍女子。

  直觉告诉她,这个女子对她家呆了吧唧的哥哥有图谋。

  黑袍女子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兀自找个地方坐下。

  纪宁愣在原地片刻,直到被纪凰拽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不过索性纪宁是个大大咧咧的性子,完全不似其他闺中公子一样羞涩规矩。对于刚刚的对视,他也只是尴尬了一瞬,立马就抛到脑后了。

  四人围坐在石桌边,东扯西拉的聊着。当然,大多数时候都是纪宁和扶风在聊,纪凰和黑袍女子在一旁坐着听。

  直到寺中尼姑来通知扶风有客来访时,扶风才不得已起身离开,嘱托黑袍女子带纪家兄妹二人好好逛逛。

  这气氛突然间微妙起来的三人行,只有纪宁一人在努力找话题聊,纪凰偶尔搭上话了就聊几句。

  然而一路上,黑袍女子开口的次数绝不超过十次,每次回话绝不超过五个字。

  “前面那个是什么?”

  纪宁噌噌噌的窜过去,将地上的一坨灰色物体提起来,兴冲冲转身朝后面两人挥手道:

  “快看!是只受伤的兔子诶!”

  灰兔子被纪宁提在手上,没受伤的兔腿蹬啊蹬……

  “纪公子想养?”黑袍女子难得主动开口询问。

  毕竟男子们看到受伤的小动物,都会选择带回家养着。哪怕不是如此,也多数会包扎过后喂食一番再放走,留下一个善良温婉的名声。

  “哥哥想吃什么口味?”纪凰几乎是和黑袍女子同时开口询问。

  自家哥哥养这么一坨兔子肉?那是不存在的。顶多下刀处理的时候利落一点,这已经是自家哥哥对肉食最后的善良了。

  很明显,还是纪凰这个做妹妹的比较懂纪宁。

  纪大公子毫不犹豫的将手里蹬着腿的兔子递了过去,目露期待一而再再而三的叮嘱道:

  “要烤的,要微辣。”

  在府中就经常看到风啸风鸣在厨房做饭,有时还会叫上他一起品尝味道。

  反正他尝过之后是觉得味道挺好的,比府里厨子做的好吃多了。但风啸风鸣一直叹气,说做不出她们主子做的那么美味。

  所以啊,没试过自家妹妹厨艺的纪大公子,对这只兔子的烤制品抱有很浓厚的期待啊!

  黑袍女子怔住片刻,见纪凰已经接过兔子去河边清理,看向纪宁的眼中藏了几分笑意。

  “纪公子很是豪爽。”

  “哦?还以为你会说粗鲁呢!别一口一个纪公子了,我不喜欢那些虚的,叫我纪宁就好。”

  纪宁找了块干净点的草地,简单粗暴的一屁股坐下。

  “纪宁……”

  黑袍女子将这两个字酝酿半晌才喊出来,而后望着纪宁认真道:

  “简墨离。”

  “什么?”

  “我的名字。”

  “简墨离?”

  “嗯。”

  ……

  等到纪凰在河边杀生、提着兔肉回来之后,看到的便是这极其和谐的一幕——自家哥哥和那黑袍女子坐在地上、有说有笑,虽然那黑袍女子话少,但纪宁的每句话她都会回应一声。

  纪凰歪着脑袋眯了眯眼。

  她才一会儿不在,这俩货就勾肩搭背称姐道妹相谈甚欢了?

  如果是在平时,这么怨念满满的邪王殿下,一定能让纪大公子凑过来关心探问一番。但现在很显然,纪大公子压根没注意到她。

  得,她现在只能堕落到用食物吸引自家哥哥的注意力了。

  生火、预热、切片、串烤、刷料……

  动作比揽月大厨更加流畅娴熟的邪王殿下,在心里为自己抹了一把泪。

  要是自家哥哥在她的监护下就这么被人拱了,回府之后她家那暴躁母王铁定要暴走。

  ……

  “在帝都啊反正就只有那么几个去处,那些世家小姐公子也无趣的很……”

  纪宁正和简墨离聊着,一阵奇香飘进鼻子,直接唤醒了他沉睡的五脏庙神,让他当场大脑死机。

  简墨离有些想笑的咳两声,才让他暂时回神。

  “呃……我说到哪了?”

  纪宁迷迷糊糊拿手肘捅了捅身旁的简墨离,不过还没等简墨离回话,纪宁便一本正经的拍拍她的肩膀,神情严肃道:

  “墨离啊,我现在有要事,咱们一会儿再聊。”

  语罢,纪大公子以练武时都没有的速度,直线冲到邪王殿下身边。

  “凰儿,你厨艺不错啊!”

  纪凰看着这压根没看自己一眼、眼中所有焦距都集中在兔肉上、不停咽口水的自家哥哥,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简墨离跟着纪宁走过来,闻着烤兔肉那诱人的香味,开口朝纪凰道:

  “邪王殿下,好厨艺。”

  十三岁的小女孩,身上流淌着王室血脉。以一人之力扭转两国战局,将西玖帝国从第三帝国拽上第二帝国,硬生生把稳居第二的北霄帝国踢到后边,可谓是名震天下。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要样貌有样貌、要身份有身份、要实力有实力的女孩,居然还有一手不亚于那小子的厨艺。这兔肉烤的,让向来不注重口腹之欲的她都觉得有些饿了。

  “若早知凰儿你有这般厨艺,我都不必去外面酒楼小肆找美味了!”

  纪宁双目放光的盯着兔肉,就等它一熟,他就立马将这兔子毁尸灭迹。

  不管是王府还是皇宫,也不管那些厨子选材多好、做工多精细,做来做去也就那些菜式口味。他虽不说讨厌,但也早就吃得有些腻味了,所以才时不时就去各处找些新鲜口味换着吃。

  上到皇宫御膳,下到街边小摊,也就揽月楼的菜式还算多,能让他一直换着口味吃。

  “哥,我自己想吃都懒得做呢。”

  纪凰耸耸肩,她哪有那么勤快啊?而且现在还培养出了揽月楼,她就更加懒得亲自动手做了。

  揽月楼厨师的火候比起她来虽然还差点,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啊,比起御膳房那些皇家御厨也不遑多让,做出来的吃食已经非常凑合了。

  “啊?!凰儿,厨艺此等高深荣耀的技艺,你万不可荒废啊!”

  纪宁哭丧着一张脸。他要是能有这么好的厨艺,绝对要霸占王府厨房!

  只可惜,在他第一次学习下厨的时候,王府厨房就经历了一场毁灭性的火灾。从那以后,为了他的安全起见,母王下令严禁厨子教他做菜,他也就断了用厨艺征服天下的想法。

  “哥,你再不吃我就吃完了。”

  纪凰烤兔肉中比较嫩滑可口的几串递了过去,不再看自家哥哥吃一口就嗷嗷叫好几声的浮夸举动。

  纪宁一个人解决了大半只兔子之后,才反应过来除了他们兄妹二人之外、还有一人在旁边干看着呢。

  犹豫纠结许久之后,他还是将手中剩余的两串递了过去,努力别开头不看那两串肉。

  “快吃,我快稳不住了。”

  “……”纪凰抚了抚额,默默转过身去,真是没眼看啊没眼看。

  不过话说回来,她家暴躁母王好像并不嗜吃,晨泽语父君那么温婉,就更加不可能会是自家哥哥这呆了吧唧的样子。

  她的嗜吃性格是前世就有的,那么自家哥哥为什么也这么嗜吃呢?

  这个问题困扰了纪凰许久,直到某天她遇见了自家哥哥的外祖母……

  “一人一半。”

  简墨离又是感动又是无奈的从纪宁手里抽走一串,非常仗义的给他留了一串肉多的。

  纪宁心满意足的拿着剩下一串开始啃,简墨离这识趣的行为很明显的让纪宁对她加了不少好感值。

  ……

  小寺院里,扶风在禅房中煮水泡茶,依旧是方才宁和的样子。

  而坐在她对面、与简墨离有几分相像的中年女子,心里的急躁已经浮现在脸上了,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族长,上次之事你确实做过了,少族主有自己的想法,并不是任人摆布之人。”

  扶风斟满一杯茶,一边说着一边将茶慢慢推到中年女子面前。

  “她一直不肯娶夫,甚至连个夫侍都没纳,本主担心简家血脉能否延续,这也有错?!”

  中年女子似乎对扶风刚才提及的话题很是敏感,火气翻涌的灌了杯茶,继续接着刚才的话道:

  “而且欧阳家族的四公子样貌清秀,论身份也不差,学识也说过得去。她当着简氏家族和欧阳家族那么多人的面拒绝联姻,完全就没把本主这个母亲放在眼里!”

  扶风慢慢等着中年女子说完,而后才不缓不急开口道:

  “族长准备为少族主订婚之前,也未曾询问过少族主的意见。况且少族主命定之人紧绕帝星旁侧,必是帝星血脉至亲,又岂是那欧阳氏族的四公子可以相较?”

  “况且欧阳氏族四公子——欧阳涟雨的母亲是何人,族主难道心中不知?欧阳氏族八长老欧阳鸾辛奸佞成性、奢靡好色,族主敢保证那备受她宠爱的欧阳涟雨心地干净?”

  “且抛开这些全部不提,就论少族主的心性之高,也决计不会允许自己只为简氏家族传宗接代而活!这些年来少族主鲜少回族,每次回族后族主都为后嗣之事紧咬不放,还责怪她心中无母。”

  “试问族主,在这样的逼迫下,你与少族主怎么可能做到母慈女孝?”

  扶风说完,继续泡着壶中的茶水,不去管对面闭目皱眉的中年女子。

  良久之后,中年女子松缓眉头叹了口气,眼中夹杂着落寞与悔意。

  “告诉她,本主不会再管她的私事,让她有空回族看看。就说……墨分很想她。”

  听着这微微颤抖的沙哑声音,扶风也找不到拒绝的话,开口答道:

  “你的话,贫尼会转告给少族主。”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