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欲轮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心的召唤

神欲轮回 冷邪情 4153 2003.09.03 02:42

    众人一路猛冲,将怪物们杀得七零八落.忽然,在他们身后有个怪物发出尖叫疾步冲来,难道刚才一路杀过来却还有漏网的不成?可别那么肯定,因为确实有一个漏网的,在刚才,巴里为了轰轰烈烈的摔跤事业,拉了一个倒霉的石像当陪练,而那个石像正是漏网之鱼!

  当时,巴里将石像彻底压制,令他动弹不得,心中正得意,忽然发现四下变得静悄悄的,忽有一股冷空气带着魔物们尸体的腥味吹过……

  巴里逃走之后,幸存的石像沉默了,他忍住了真想大哭一场的冲动,悄悄站起来,在黑暗的角落又变成了石头,这就是沉默的石头.

  没错,在众人身后发出尖叫跟上的正是笑寒那个不成器的巴里.

  进入第六层的入口是一个小房间,也有不少弓箭手把守,然而铁飞钻们抱着打了小的,大的一定出来的心理时,弓箭手就变成了箭靶.

  众人忽见巴里雄纠纠地站到了众人前方,很酷地一抱手,对大家打了个手势,那意思是:我是猛男.

  ……不知道刚才大呼小叫的追上来时,他有没有注意猛男的面子.

  在大家冷汗直流时,猛男巴里冲入了那小房间,房间之中的石像立即复活了围攻而来,这次巴里终于发扬了猛男风格,认真作战起来,飞行擒拿手让石像歪七倒八,动感回旋踢让巴里雄风再现,三式撩阴腿……真是尽显猛男风格.

  想不到巴里真的如此厉害,大家并不是不知道巴里厉害,而是不知道笑寒的巴里厉害……

  “他还会踢人小弟?”贵昆觉得不可思议.

  看着每个人都是那不可思议的呆滞表情,笑寒着实尴尬了一回: “这个……应该会的吧?”他的意思是,这不是我教的.

  就在这时,异变产生,一个长矛石像面无表情地接近,其他七零八落的石像似乎很怕他,全都纷纷退开.一时间,场面似乎静了下来,巴里和那长矛石像似乎是两个在草原之中对视的武士,一阵风吹来,野草发出沙沙声响,似是两怪相斗的前奏.

  一矛!只是一矛巴里就败了.

  可是不甘心的巴里却在最后给了那石像回旋一脚,被踢飞之前,那长矛石像也补了巴里一脚,巴里被那一矛当胸穿过,回旋一踢时已是强驽之末,待那长矛石像挨了一脚,又一脚踢还时,巴里已经无力还招,被一脚踢飞,正巧飞出了门口,重重撞在了墙壁上.

  “啊!巴里!”众人见过无数次召唤物被干掉,却第一次感到了伤心不舍,笑寒的召唤虽然让人无奈,却能牵动大家的心.

  贵昆没说什么,他提起八荒走上前去,再次遇上如此劲敌,他是不能错过了.先承也很想请战,可是想起自己的能力,自己只能召出神龙,可巴里都不是对手,神龙怎么会有把握?另外……先承看了看又缺口了的燎原,心中无声苦笑.

  长矛石像很强,很沉稳,即使被巴里踢了一脚也没有见到他有任何情绪波动,这样的敌人绝对值得一战!

  长矛石像握紧了长矛,他能感觉到贵昆的不凡,特别是那把不起眼的刀让他泛起阵阵凉意,长矛石像知道这一战绝对很辛苦,双方只在同一水平线上,鹿死谁手很难说.对持的两人的精神在看不见的草原上,似乎又吹过了一阵风.

  “哐!”八荒与长矛相交,石像与贵昆正面相碰,刀与矛在第一招就架在了一起,刚劲卸劲柔劲,只是一刹间,双方已经交换了几十种劲道,最后双方各退一步,谁也奈何不了谁.

  只一退,双方又猛地冲上,两个战士各施其能战在一处,小房间之中顿时刮起了一道斗气的龙卷,众人早知贵昆很强,可是他平时总喜欢吹牛抬扛,总会给人华而不实的感觉,可是这一战,众人彻底改变了这一印象,贵昆不愧为大陆有数的后起高手,只看他强横的斗气,绝对当得起高手二字.

  这一战精彩是精彩,只可惜双方实力过于接近,打了太长时间,众人等不及了,进去解决了其他石像,便在一旁观起战来.

  这一战刀来矛往,确实是谁也奈何不了谁.正打着,长矛石像忽然虚晃了一招,贵昆忙回刀去挡,那却是虚招,出招之后,长矛石像后退了两步就钻入了第六层的入口中,在最后,贵昆看见了他眼中的那一丝不甘心.

  “呀?巴里刚才不是死了吗?”转过身时,贵昆惊讶中又带着惊喜,这就是又惊又喜.

  先承啧啧两声: “你可真够笨的,召唤物只是灵魂通过虚空的凭借而已,死了一个马上可以再召一个出来,连这个你都不知道,你一头撞死好了.”其实先承的嘴原没有那么毒,可是为了在笑寒和贵昆两大毒蛇(舌)之中求生,不得已,只好脱了闷乌龟的马甲,装了一条毒蛇来混世.

  可怜的闷龟,脱了马甲还有人认识他吗?

  贵昆可是脸皮极厚,听了之后,居然开心一笑: “你放心吧,老哥你还没挂呢,我怎么舍得撞死呢?”

  先承大吓一个,混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喂!你离我远点,我怎么觉得你笑得那么暧mei呢?”

  贵昆大是叫屈: “怎么可能?即使那样我也是一片真心呀,你知道,我对你的景仰向来可昭日月,崇敬素来可表苍天呀,简直犹如人民对圣子的景仰,你知道崇拜往往是盲目的呀.”

  先承想后一跳,度到笑寒身后: “你可别软刀子杀人哈,我告诉你,我可不是被吓大的!”不怕吓你躲什么?

  笑寒长叹了一口气: “说实话,你们俩说笑话的潜力真是不如大明和小文,这是天赋,努力不来的,你们死心吧.”这位看似一语道破两人的勾当,实际上也是个惟恐天下不乱的主.

  修克烨做和事佬时向来都只有一句话,那句话的马力简直可以力举高山而倒江水,甚至震古烁今,那句话并不长,可是杀伤力确实巨大,那就是: “走吧.”

  于是那三个家伙相互瞪了一眼,大声说道: “看什么,走啦!”然后争先恐后地表示自己多么思想健康,作风优良,就好像刚才完全没有自己的问题,全是那两个家伙在瞎绞和一般.

  修克烨一进门,一个大锤两柄长矛不待招呼就朝他袭来,修克烨知道不能躲,因为后面还有同伴.于是一横屠龙刀,全身斗气立即为一,挡下了这三样兵器,三样兵器同时发出爆声,四件兵器一触即分,虽是仓促应战,修克烨竟没让他们占到一丝便宜.

  间不容发地,三个石像又各挺矛和锤,分击修克烨上中下三路,修克烨将巨刀由下往上一挑,由于刀过于巨大,竟挡住了一支矛和大锤,可是最后一矛无法可躲,修克烨为了身后伙伴,也势不能躲.

  这一矛捅入了修克烨的肌肉之中时,那个长矛石像同时悲叫一声,仰天栽倒.原来刚才那一刀带着强大的无形有质的刺杀刀气,而刀气正是冲着最后一个长矛石像去的.

  也就是说,从一开始,修克烨就作好了受他一招的准备,而招到时,修克烨肌肉巧妙运动,使自己能将伤势减至最小.

  这一刀之后,众人也基本稳住了脚根,真是好漂亮的一刀!

  见修克烨受伤,玛莉安忙施展治愈术为他疗伤,那么多年了,当修克烨受伤时,玛莉安总是在他的身边默默地为他疗伤,他们俩的感情也正是这样默默积累起来的.

  令人想不到的是,所谓的第六层其实只是一个小房间,这个房间四面开门,众人只是进入了其中的一个门洞,另外三个门不知通往何方,不过这些都是次要的,主要问题是这个屋子里充满了魔族,光是石像复生就是密密麻麻的一大片.

  角落中的角蝇也开始制造角蝠了,火把的光给山羊弓箭手的带来了短暂的不习惯,可是他们很快就适应了那柔弱的火光,纷纷搭箭射了过来.

  众人不敢怠慢,急忙摆阵,这么一来,总算挡住了石像们的攻击,可是角蝇却无人制止,竟在空中越飞越多,难以克制.

  笑寒忙集中劲气操纵魔法元素,在场中顿时掀起了火的风,火的风在区域内形成了一道道火墙,慢悠悠的飞着的角蝠一旦越界即被烧死.

  神兽,巴里和铁飞钻也冲了进来,局势发生了变化,这一次巴里摇身一变,成了空中蹦床少年,在一只倒霉的角蝇身上踩啊,跳啊,蹦啊……可怜的角蝇刚放出一只角蝠就被践踏一次,那防御力低得惊人的角蝠刚一出来也被压死了,想想真是欲哭无泪呀.

  神兽挡下了五六个不在话下,而铁飞钻当场就朝山羊弓箭手冲过去了,小子,以为你换了个地方出来我就不认识你了?你身上染了颜色我照样认识你!

  其实那只是几只毛色杂了一些的黑山羊.众人阵脚一稳,就轮到这一房间的魔族倒霉了.

  有话则长,无话则短,一屋子的魔族全都被砍倒,睡了一地,这下却轮到大伙犯愁了,共有三道门,该怎么走呀?

  “这样吧,不如大伙投票表决,看看去哪个门?”贵昆很伤脑筋地提议.

  这一次先承倒是没有反驳他,因为这个时候似乎这是最好的方法了: “好的,那么大家投票……啊!”先承话没说完,胸口忽然传来一阵巨热,似针刺一般的热流也不知是由胸口而出,还是由外而入的,在初入祖玛大殿时已经发作过一次,如今再次发作,比第一次还要热,还要痛,似欲破体而出.

  “先承,你怎么了?”见他忽然捂住胸口,痛苦蹲下,众人忙围了上去.贵昆心想:该不是刚才撞了我的牙,压了脑神经,造成了慢性支气管炎?(能撞出支气管炎吗?没听说过.)

  笑寒则想:会不会刚才撞了他的头,引起了急慢性阵发性肠炎的多种并发症……这位更是想象力丰富,他们真是两个白痴.(作者遭到CS恐怖袭击,四号匪告诉作者,因为你更白痴.)

  先承没有回答,这股能量越压越重,几乎让自己喘不过气来,终于忍无可忍,先承猛地站了起来,仰天大吼一声,太痛苦了,他只想通过这一吼将难忍的苦热吼出去!

  似乎真的有效,先承萎然蹲下,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刚才只是一阵子工夫,先承却似经历了连番的剧烈运动,全身都已经汗湿了,刚才撕裂的热似乎聚集在了胸口,先承觉得自己完全能够感受到,干脆拉开了一些衣服,却发现胸口并无异常.

  贵昆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他倒吸一口冷气,问道: “这个……老哥啊,你怎么忽然拉开衣服……看自己呀?”后面一句话他没说出来:原来你有自恋的取向呀.

  先承没理他,自己合上了衣甲,皱着眉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胸口有一股奇怪的热量总是压着,刚才忽然发作,压得我好痛,就好像一阵火烙下了一个印记,可是拉开一看却什么都没有.”

  笑寒打了个响指: “了解,如果你觉得痛,阿烨,脱衣服给他看看.”

  ……不知情者一阵无言的沉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