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欲轮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斗硕鼠

神欲轮回 冷邪情 5146 2003.07.12 22:28

    “你果然就是笑寒。”

  “笑寒……笑寒……”

  我是笑寒?笑寒记忆的钥匙在这女孩款款深情的话语中终于开始转动了,因为他听到阿代说:“笑寒,我等了你六年,我终于找到你了。”越来越低的声音让人听得心惊,这个女孩……在六年前……樱花……一个扎了两个大辫子的小姑娘……思齐?

  当笑寒沉入了记忆,阿代紧紧搂住他,即使在死前一刹,她也要最后一次感受这男人的安全感,这个让自己朝思暮想的男人,这个让自己痴等了六年的男人……两人跌落黄泉深崖中。

  “阿寒!阿代!”众人圆睁泪目,看着自己的兄弟,战友,知己落入深崖却无力支援,众人只知道加紧了几分力气对付虫子,含怒之下,众人将虫子杀得溃不成军。

  终于解决了其他虫子,只剩下邪恶钳虫在反抗时,青龙和玄武接到了行动信号,为了战友,他们杀红了眼,不以为意地将各自的两包夏荷粉朝空中一洒,便又加入了对付邪恶钳虫的杀局之中。

  既然其他的A级小虫全部解决了,众人也接触了战位,对那唯一剩下的强大对手展开了围攻。

  白虎性急,虎杀九环刀大力劈下,一片刺杀刀锋随势而下! “哐!”刀气与钳虫银甲接触时居然发出了金属的鸣呜,九环刀与邪恶钳虫头顶的一双巨钳狠狠撞在了一处,那钳子随势便将刀狠狠夹住!一虫一虎就开始使出吃奶的劲去夺刀了,那老虎嗬嗬出声,却又憋得满脸通红。

  “自天地开时就存在了的兽!你是神的仆人,神给你人的身体,兽的强蛮,神给你的名——巴里!”白芍与朱雀召唤出了巴里,并分别为其注入了 “修罗之矛”和 “贤者之盾”。

  “由远古便威凌天下的神龙呀,听吾之召唤,出!”绝心,胖大海,先承,海棠四人的实力都是召唤神龙一级的。单体神龙不能飞,移动速度尚可,攻击可是强过巴里,但防御与速度与巴里兽那是全没法比较的。到了这个时候,谁都不必再留力,对于道武来说,这时就是召出实力最强的魔物来斗的时候。

  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一般有喜的时候,那喜事就只来一个,很难一下来两个以上的,对于这一点很好解释,只要比较一下双胞胎的出生率就明白。而一般人走悖运的时候可是会越来越命苦的,虽然说命苦不能怨政府,点子悖不能怨社会,但当一个人喝水也会呛着牙的时候,那就只能对他说: “祝你好运。”了。

  就在道武们刚召唤出魔物时,所有人都忽然感到了一阵酸软。法师只来得及再发出个闪电或冰矛就软脚了,围攻钳虫的战士们全被击飞了回来,当飞回来的白虎大呼没面子的时候,他发现所有人在这即将击杀邪恶钳虫的关键时刻都忽然地失去了体力,全身酸软失控!

  玫瑰吐了口鲜血说道: “我们中毒了。”

  形势急转而下,只是过去了一刹那,能挡在前方的只剩下了两个巴里和四只神龙!虽然刚刚加持了 “修罗之矛”和 “贤者之盾”,可那绝对撑不了多久,刚刚还意气风发,挥斥方酋的众人现在可是连生命都岌岌可危。

  又在同时,死亡棺材洞口有人发了声喊: “冲进去!”众人便看到洞口有五个人冲了进来,可他们这才发现,两批人之间隔了一道黄泉之路!那五个人完全没想到,他们只凭了二十个人就能杀过黄泉之路!

  “今年的这批新人真厉害,居然可以毫发无伤就过了黄泉之路。”此人刚才没有露面,他就是上一章兴元提到的心至,他全名 “米克心至”,而他手上那传统击剑士的击剑正能证明他的身份。没错,他就是传说中的 “夕阳剑士”。(作者被殴打送入医院,理由是错字。不过他坚持认为夕阳是对的。于是他被加了一条理由殴打,那就是大话西游看多了。)

  兴元一眼看到众人倒在地上,唯一能移动的巴里和神龙所阻挡的竟然是邪恶钳虫!真没想到过来时居然会看到这种情景,兴元可没想过要害死这些人,他心中着急,忙指挥大家硬闯黄泉路!

  他不是不知道这条路的厉害,在多少年前,自己亲率圣奥联军攻入此处,一路均有死伤,后来真正闯过黄泉之路的更是少之又少,起码有百余人葬身于此。

  可少之又少的人便是他手下的精英,他清楚记得当时米克心至,彭天涛,海明,利西等人都在,如今再闯黄泉时,却免去了撕杀,只用踏过魔虫的尸体!

  正当四人刚冲到中央时,忽然一声断喝由右方深崖下传来: “喝!”在五人震惊之际,所有人再一次听到了断喝声: “喝!”而这第二声沉喝离崖顶的黄泉又近了!

  “是阿寒!”利娜众人惊叫出声。

  兴元等五人不可思议地看着一人如游墙壁虎一般由垂直的崖面下纵跃了上来,他们看的清楚,那人不但以这种闻所未闻的方式攀上,而且在他手上还抱了个人!这是什么功夫?

  中国功夫?YES这就是轻功!

  笑寒确定了阿代正是当年的小姑娘思齐公主,不过以前抱着她时她还没那么让人难过。

  那一段记忆也恢复了,他记起了当时自己要去袄玛森林,因为和这小姑娘混熟了,所以对她来了句戏言,说等思齐22岁的时候会去娶她。

  修克烨回去之后,便带过去了消息,笑寒已经死于教主的 “地狱暴雷压”。可是她却执意相信猛玛的梦,在梦中,笑寒说他没死,有一天会回来。其实修克烨和玛莉安也有过这样的梦,可他们不会告诉思齐,他们可没有猛玛那么混蛋,给一个小女孩一个几乎不可能的梦。

  她固执的相信着笑寒会回来,不但如此,她还到处对人说: “见到了他请告诉他,我爱他。”

  当想起的那一刻,一股沉重的感觉由笑寒心底深处涌起,那就是责任。

  笑寒闻到了空气中的夏荷粉,皱了皱眉,可众位伙伴的状态让他不能再迟疑了,在回忆成功的同时,笑寒使用了御风术到了崖壁,然后便施展壁虎游墙术很快爬了上来,在后半段不使用御风术,也有掩饰的意思。

  “云散心凝!”不及放下阿代,笑寒对着邪恶钳虫背部就是一记猛招,八成斗气将邪恶打得趴到了地上。

  笑寒顺势跳到了地面,将阿代放到了地下,正欲杀回去对付邪恶钳虫,却被阿代一把抓住。回头看时,看到的是阿代柔软欲泪: “不要再离开我。”

  笑寒自信一笑: “放心。”可他习惯性地那个健美姿势实在让人放心不下,因为他的肉全被劳力服挡住,那姿势看上去只像一个扭曲的 “魔”字。

  那黑魔滑稽是滑稽,动起手来可一点也不含糊,一招红云透日步法便穿插入钳虫的八足之间,未出手。第二招黑云遮天便即用出,一下就跳到了钳虫背上,动作一气呵成,让兴元等人也不由得叫了声好!当然了,不是吹牛,在玛法哪里有如此灵活的战士技巧呀?在玛法哪里有如此倒霉的作者呀?

  邪恶钳虫失去了笑寒的踪影,勃然大怒,用大钳子将贤者之盾已经失效后剩下的最后一个巴里送回了魔域,随后它就感到背部一沉,明显受到了攻击,原来那人在自己背上!

  它气得四处乱走,上窜下跳却总无法将笑寒甩下来。云散心凝讲究的就是心中云不散,火云不外显。此招的重点就在 “散”和 “显”二字之中,心凝自然化万相,不论那老硕虫学猴子是如何之像,上窜下跳如何之努力,它总之无法让笑寒 “显”下去了。始终是硕鼠一类的傻动物,就该关到动物园去,专门表演上窜下跳,说不定那样它还比当这虫子头头要有搞头得多。

  笑寒就这么站定在它背上,一拳接一拳的朝目标物捶打着,次次将它击沉在地,狼狈不堪。

  兴元发现自己五个人都在发楞,大感丢脸,虽然这一战确实很精彩,可自己也不能看得流口水呀!自己和随行人员怎么说也是王国精英,怎么能做发呆流口水这种没面子的工作?

  他忙出声提醒: “那位小兄弟,你那样打是没用的,它的弱点在钳子下面的腮帮子上!”

  说完他又招呼手下: “看什么!还不上去帮忙?”众人如梦方醒,各操家伙就欲冲上,笑寒却高喊道: “你们都别过来!这个畜牲有我来对付!”他却不去听从兴元的话攻击邪恶钳虫的腮下弱点,而是依然在背上猛捶着。

  兴元焦急道: “你那样……不行的……”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他发现钳虫发出了极痛的号叫,四处瞎窜起来,兴元忙发令: “保护他们!”原来地上还倒着一地手脚酸软的祖国花朵呢,毛主席不是说过吗?他们是早辰八九点钟的太阳……啊?不是毛主席说的?

  是*同志说的?什么?这个世界没有*?对呢,不是一个世界呀?

  在作者再次被殴伤住院后,利西赶紧掏出解药为大伙服下,重新点起的火光下,利娜终于看清楚了利西的脸,惊讶地问道: “爸爸?是你?你怎么来了?”

  利西苦笑: “还不是为了你这个丫头。”因为自己太忙了,与女儿见面的机会也太少了,因此他还是认为应该常常给女儿予亲切感,以弥补自己无法经常给予的父爱。

  出乎利西的意料,利娜笑了: “爸爸,为了我,你辛苦了。”这可是真心的笑容呀!利西大讶,直惊得合不拢嘴,自己的女儿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有什么企图吗?糟糕了,自己女儿的笑容越来越可爱了,有一天自己真的上了她的当怎么办?

  也无怪利西这么想,利娜已经很长时间没给他爸爸好脸色了。

  真头大,这五个人全是在场年轻人的直系长辈,那米克心至正是暴力女郎黑梅的父亲,黑梅乖乖地叫了声爸爸。然后就是米克心至板下脸来教训她: “你不要又忘了,身为一个夕阳剑客,随时需要保持警惕。”又是错字,但这是心至的错!

  若在以前,逆反心理严重的黑梅一定听不进去,她的爸爸就是他的偶像,她不容许自己做不到爸爸的要求。可经历过战斗之后,认识了笑寒之后,她也变了: “爸爸,谢谢你。”以米克心至的定力,听了这话也差点当场手舞足蹈起来,幸亏黑暗中别人看不到他脸红了。

  海明正是海棠的父亲,这两个宁折不弯的父子感情却相当好,海明大力一拍儿子的肩膀: “儿子!你没有给爸爸丢脸!”

  “爸!我不会给你丢脸的!”海氏一门硬汉子,他心中想:被一朵梨花压住不算丢脸吧。在这一点上他又和他爸爸惊人相似,因为海明也不认为自己害怕利西是很丢脸的事。

  彭天涛便是玫瑰和牡丹的父亲,这爷仨更有趣,从头到尾都只是摇头摆手做着骑士的标准动作,一切尽在不言中,这骑士动作改成哑语估计会很好用。

  “呱!>_<”钳虫伤得太重了,原来笑寒每一拳所击均是同一处,同时使用了真气,外伤变内伤,它终于由钳嘴吐出了一大口浆糊一般的钳虫血,再受一拳后,它颤抖了几下,便倒地不动了。

  兴元看着笑寒由钳虫背上跳下来,忙带头鼓掌: “小兄弟实在高明,那么多攻击只击打一处,实在高招,我想,整个玛法靠赤手空拳就能打败邪恶钳虫的只有你一人了吧。”

  笑寒却不领情,走到他面前,硬生生地问: “是你指使的,对吧。”这种语调说得兴元一楞,这兴元乃世之豪雄,又是圣奥国王,实难有人对他使用如此生硬的语调的。

  青龙忙插话: “阿寒,不是的,这次中毒是我的错!和国王陛下还有玄武一点关系也没有!”玄武大声打断他: “不是的!这全是我的主意!和其他人无关,要罚就罚我吧!”

  “国王?”笑寒哼哼冷笑,全身邪气和杀意忽然飙升: “青龙你不要骗我了,我知道你和玄武并不清楚的。”

  裂纹大声问道: “慢着阿寒,青龙!你们说的我们中毒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怎么可能是青龙玄武他们?他们自己也中毒了呀!”

  笑寒邪气和杀气不曾降下半点: “青龙和玄武带了夏荷粉,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可是单独使用的时候,那不会有任何坏处,还能让空气好闻得多,不过如果夏荷粉加入了麝香,就会变成酥筋逍遥飘,各位刚才是不是有飘飘欲醉的感觉?”众人一想,确实是这样的呢。

  没等别人回答,笑寒就开始继续: “一开始我没注意到,直到刚才我才想到,魔虫死后总会发出一种淡淡的清香,而那居然就是麝香!青龙你不要骗我了,我知道你和玄武甚至不知道麝香是什么,更不会清楚夏荷粉和魔虫尸体发出的麝香会混合成为酥筋逍遥飘。”

  “而我知道是他们指使的理由是,他们怎么会来的这么巧,他们又为什么会有解药?我想,绝对不会是在家里呆烦了忽然想来这里逛逛,又正巧带了酥筋逍遥飘的解药吧。既然他们害得我的伙伴险些丧命,我就一定要教训教训他们,不管他们是谁!”

  笑寒说得很决绝,他身上的杀气和邪气也很决绝,同样来自修罗场的那五个人却发现五个人加在一起的杀气居然不如这个毛头小子?

  但不管怎么样,这五个人是来自修罗场的杀神,对于更大的压力,那只会激起他们的斗志!五个老辈全都紧握住了武器,巨大的斗志让他们额角见汗,随时准备反击!

  眼看他们就要拼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