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欲轮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无声证据

神欲轮回 冷邪情 4252 2003.08.30 02:09

    “看来这只大虫是狼群的敌人,我们干掉了它,所以他们在感谢我们呢.”玛莉安也算见多识广,一言中的.

  笑寒看了看身旁的银狼,疑惑地问道: “可是这只狼为什么对我特别一点似的呢?”

  先承拍了拍笑寒,走上了那条银色的路: “你肩膀上的铁飞钻才是元凶呢,狼是对召唤兽的主人表示一下罢了.”

  在月光下,六人终于来到了亡者之林中心的雄伟建筑之前,这就是凶名远播的三大恶魔巨窟之中以攻击性著城的祖玛教派的基地------祖玛阁.

  巨大的建筑似乎低声诉说着人类当时的文明,建筑内部那早已长满了杂草的残垣,枯死了很久的古树仿佛还在回忆着这巨大建筑伦为恶魔之手的那一日,并无声地警告人们,内有恶狗,开门危险.

  修克烨看着气喘吁吁的其他人,说道: “今晚休息一下,明天再走吧.”便拿出了火把,在隐蔽的断壁下生起了一堆小小的篝火.多年征战,也让修克烨本能地学会了首领之道,疲兵是不利上阵的.

  玛莉安蜷在修克烨的大披风中,先承和贵昆两人没心没肺,吃饱了就睡.剩下笑寒和黑梅……也许笑寒心中说:早知道我也带个披风来.

  当然,心里想想而已,嘴上是不能这么说的: “这个……小梅,你还不睡吗?”

  黑梅微笑着摇摇头,被篝火映红了的俏脸为她更加了几分艳色: “你给我说个故事吧.”

  “什么?”笑寒表面冷静,心中大惊,这是什么要求?

  黑梅又是一笑,歪着头玩着手中的剑: “小时候爸爸哄我睡觉的时候都给我讲故事的.”

  “啊?”笑寒又是大惊,说不出故事也就算了,可是她玩剑的模样实在很危险,笑寒当然不知这是黑梅的习惯.心想还是答应了吧.就在这时,却听到应该睡了的贵昆说梦话: “嗯,回忆童年可真好,嘿,教主,哪里跑!”

  他说说也就算了,可是另一个同样应该睡了的角色,先承也翻了个身,还打着呼噜说道: “嗯,听说小孩子听不到故事会拿剑追杀大人的,哈,祖玛教主,拿命来吧!”

  虽然搞不清楚他们睡了没有,笑寒总之是听懂了: “好的,没问题,说故事是吧?我在行!”管他说不说得下来,为了生命,先打个保票,免得被小孩子追杀.可是打这种没有把握的保票,可真叫人冷汗直流.

  在月色篝火中,笑寒真的说起了故事: “从前,有一个人知道上天给他安排了富贵和一生的幸福,于是他就成天待在家里懒得动,他等呀,等呀,后来他就饿死了.死后,他上天质问天神,为什么安排自己富贵,自己却一点也没有享受到……”

  篝火火光点点跳闪,似在诉说着另一个故事,修克烨忽然问道: “睡着了吗?”

  却听黑梅小声地回答: “他睡着了.”

  结果,他的故事吵醒了应该睡了的每一个人,他自己却睡着了.

  在各自的位置,每个人脑中都盘桓着这个故事,天神叹了口气,回答: “哎,我以为你要做官,给你安排好了官运亨通,财源滚滚,谁知你没去做官,又以为你要经商,为你准备了一帆风顺,商机无限,谁知你连家门都不出.没办法,我把财富埋在了你家后院和你的床下,只要去挖就是了,谁知你连锄头也懒得动,发不了财又怪得了谁?”

  清晨,六人小心翼翼地将巨大的祖玛阁搜查了一遍,却惊奇地发现这规模宏大的建筑中什么魔物都没有,忽听笑寒惊叫了一声,待众人凑过来时他说了一句: “嗯,这个蜘蛛网长得很帅嘛.”

  在超大的大厅中,只有正路一张王座和座前的桌子,而笑寒身处的偏远角落,果然有一张巨大的蜘蛛网横在大厅的角落中.

  “切!”有些人是这样的反应,他们有上当的感觉.可是有一个人不同,修克烨!只见他也是若有所思地看着蜘蛛网,口中喃喃说道: “嗯,这个蜘蛛网长得的确很好.”

  玛莉安大惊,她悲哀地认为修克烨被笑寒这白痴传染了痴呆的细胞,心想:没关系,你傻了我也一样爱你.可是修克烨转身说的话才让她知道,谁比较聪明: “大家不用找了,这个城堡里没有魔物.”

  先承大惊: “什么?这里没有?那么祖玛阁在哪里?”

  “在这里.”修克烨面无表情,眼中却闪过了智慧的光.

  “这……这怎么回事呀?”也无怪他们迷糊,修克烨明白了,可是他不善表达,又惜言如金,每次只说一句话,无怪大家云里雾里.

  笑寒出来帮忙道: “还是我来告诉大家吧,修克烨的意思是这个城堡里面没有魔物,因为这里已经很长时间没人打扫了,可是这里就是祖玛阁,大家看这个蜘蛛网,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大厅主要的路上没有,这里却长的那么好吗?”

  众人还没明白过来时,修克烨已经知道了出口大大概方位: “我知道了,入口就是主路的尽头.”

  先承拍拍头,他明白了: “原来如此,你们的意思是,魔物不在城堡里,而是在城堡的下面!”

  玛莉安也恍然大悟: “对呀,魔物喜欢生活在黑暗的地方,他们虽然占据了城堡,但它们其实是无法生活在城堡中的,最后也只好住在城堡下面,所以上面才会无人打扫.”

  黑梅明白了一半: “那么下去的入口在哪儿呢?”

  玛莉安解释道: “因为祖玛不曾收拾这里,因此在这个城堡只有他们需要活动的是干净的,其他地方都是大蜘蛛网,这么一来,入口其实是很明显的.”

  黑梅终于明白了过来: “哦,我知道了,那就是说,入口就在那个王座前的桌子下?”她看见了王座上的大蜘蛛网.

  笑寒走上前仔细看了看四周,说道: “这个就说不定了,也许……”笑寒绕着王座转了一圈,忽然沉了一口气,劲运双膀,使力前推,那王座发出吱吱的声音,竟被推得不断后退,在王座下果然露出一条黝黑的道路,不知通往何方.

  贵昆张大了嘴: “寒大哥,你怎么知道入口在王座下?这个椅子看上去傻头傻脑的.”贵昆傻头傻脑地这样说道.

  笑寒拍拍手: “很简单,王座边沿有指印,一定有人推过,我绕到椅子后面看了看,发现有一部分地面特别干净,他们拉屎屁股没擦干净,让人闻到味道也是没法子的.”这个比喻够形象,可是……

  正义的铁脚!这是贵昆和先承抢在玛莉安发飙之前动手所留下的招数,这两位一边认为自己动手会比玛莉安为轻,一边朝死里下手,临到最后,还对笑寒轻声说道: “对不起,谁叫你在女人面前说让人翻脸的话,如果大姐来动手,你会更惨,安息吧.”

  ……笑寒不明白,他们怎么知道玛莉安会动手的?

  修克烨很酷地从三人身边经过: “走吧.”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进入了黝黑的入口.

  黑梅小声地对玛莉安说道: “你老公真的好酷.”

  却见巾帼英雄玛莉安露出了小家碧玉的幸福娇态: “嘻嘻,所以我喜欢.”她也没理会说话恶心的笑寒,叫了一声 “阿烨”,便一溜小跑跟了上去.她的态度很清楚,我选择,我喜欢.

  黑梅看着和那两位扭在一起的笑寒,忽然心情莫名的好了起来,我又何尝不是呢.

  点起了火把,大家惊奇地发现,这地下的祖玛阁之雄伟竟不亚于上面的城堡,空间极为宽阔不说,墙壁上刻着淡雅的装饰纹,地面也铺着一块块的方砖,经过了岁月的研磨,有些方砖已经贴不住地面,轻轻一踩便会发出掀动的轻响.

  看得出,这一切都是人为的,经过了难以想象的岁月,当人们再次踏足此处时,仍然可以感觉到当年的壮观,无数工人的血汗垒起的雄伟地下城,此时却由魔族占据着.

  修克烨说道: “我们这次的任务是探索,欧冶塔主说过,在圣礼当日,触龙神现世时,祖玛教主曾与你说过话,笑寒,他说的是什么?”实际上,他能够一次说出超过两句的话,已经很难得了.

  笑寒回忆道: “是的吧,当时那家伙好像是说什么东西在他祖玛阁的最深处,而且是人类留下的,而且他自己也没弄明白.”

  贵昆打了一个响指: “明白了,我们要找的就是这个.”

  笑寒皱皱眉,说道: “可是祖玛教主还说了,他说咱们一定不到一半就被他手下干掉了.”这句话的意思等同于:俺娘说了,贵昆是进不去祖玛的.

  贵昆哈哈一笑: “当然了,如果我也是祖玛教主,我也会这么说的,放心了,反正我们只是来找东西的.”虽然他说起来信心十足,可是实际上呢,他的最后一句话还是露出了马脚.

  修克烨在前面缓缓走着,忽然说了一句话: “祖玛魔教很强.”他的一句话,总能让大家都严肃起来,因为他从不多说,言必有中.

  玛莉安叹了口气,说道: “那是四年前的事了,当时屠龙军团只有屠龙团,规模不大,有一天,我们接到通知,有一个小村收到了恶魔攻击令,于是我们就赶去支援,谁想到,赶到时那里已经遍地尸体了,只是半夜时间,一个颇有防御力的村子只剩下了一个半死不活的人.”

  玛莉安回想着当时的情景,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那个人回答了我们几个问题就死了,他说,攻击令正是祖玛教派发来的,而敌人只有……只有三个.”玛莉安已经尽量注意用词了,可是在事实面前,无论怎么说,也无法掩盖祖玛的强和残暴.

  也就是说,只有三个祖玛的手下,只花了半个晚上就搞定了那个村子.

  贵昆吸了口凉气,问道: “等等,那个小村子有多少人能够抵抗?”

  “至少二百人.”玛莉安说话时一点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那是个以强悍出名的村子,如果算上老人妇女和小孩的话,这个村子有五百多人.”众人一阵沉默,五百多人的大村,相当于一个小镇的规模,竟挡不住三个祖玛?

  忽然,笑寒看见先承脸色有些不对劲,忙问道: “先承,你怎么了?”

  他这一问,先承再也支撑不住,呻吟了一声,手捂住胸口,单膝跪倒在地.先承只觉胸口忽然产生了一股热流,似欲破体而出,又似在近处有什么力量正在召唤着自己,不知这奇怪的热流是由内而外的还是由外而内的.

  “先承,你怎么了?”见他忽然就成了这副模样,众人都围了上来,不知在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先承紧紧喘了几口气,那阵灼人的热流阵发之后,已然退去,可是那奇怪的感觉已经深印心里,似乎有什么正在召唤着自己一般,先承站了起来,对大家说道: “我没事,只是刚才有一股奇怪的感觉,胸口好像被烫到了似的.”

  “烫到了?”贵昆疑惑道: “一定是超级大美女才能把你烫成这样,嗯,在哪呢?”

  先承怒道: “昆昆,你的笑话一点都不好笑!”也真是难为他们了,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开玩笑,幽默的功力可真不一般,大概这体现了一种生命力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