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欲轮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意外之战与意外之乱 修

神欲轮回 冷邪情 5896 2003.06.21 15:05

    变态白头?北区众学生纷纷交头接耳,此人虽然承担极重的杂务,可是据大家所知,他却开朗阳光,虽说常被欺负却总是精力十足,怎么会变态?难道说他精力变态?如果说他精力变态,那就是说……不是吧?那是校园第四校花呢!难道他们真有一腿……。不可能。

  那为什么说他变态白头呢?对了!那另外一个怪人,直到他脱下劳力服之后大家才发现他长得居然如此漂亮的男人?(他们的用词是男人)也就是阿如,阿如不正是他的同房室友吗?难道……同室操戈?

  ……冷场。

  很多同学对望一眼,有些发现了旁人也和自己一样突起的鸡皮疙瘩,自认为了解地点点头,然后惋惜地又摇摇头。错了,那紫樱与笑寒本是有过节的。

  阿亮对疑惑回头看自己的笑寒大声喊道: “阿寒呀!你那天出现在学校时就是她不管你死活用大火球把你从树上砸下来的!揍她呀!”他似乎忘了笑寒并没表现任何真正实力,刚才那招若是换个幻术召唤师也一样厉害,笑寒只是占了海棠轻敌的便宜而已。

  而阿亮说完立即后悔了,因为北区众人的眼光刷地全扫过来了,那意思便是:那么漂亮的美女你也忍心打?还不自己动手,是叫别人上!明显借刀的杀人呀……阿亮果然高手!

  关于此事,笑寒是有所了解的,一个女人因为嫌自己没穿衣服挂在树上碍了她的贵眼,就用大火球直接把人烧了下来。虽然自己毫不知情,但心中总会不满,不知为何,昏迷的自己被火球踹了一脚却一点伤也没有。

  “那次是你运气好,一定是火球快碰到时树断了,那哈克撒亮抢得也快,不过这次你可没这种好运了,你还是要栽在我手上,受死吧。”紫樱说话时神态被笑寒看清了,笑寒发现,那罔顾人命的口吻中并没有对自己的多少恨,更多的是自傲。

  笑寒在紫樱以强大魔力催动起的压迫力中站得很稳,他面无表情,熟悉他的人都该知道,他很快会抓狂: “不理别人生死吗?你觉得只要自己高兴就能杀人,是吗?”此话说出极为平缓,但几乎同时,所有人都能清楚听到这句话,换个时候,所有人都会被他的实力吓住,可此时人们却忽略了,因为紫樱的魔力压迫实在很强。

  面无表情了!阿亮,大明和小文互相看看,点点头,上次院长似乎就是这样被这小子暗算的,虽然此时双方对持,估计暗算不了紫樱,不过有一点很确定,笑寒要发飙了。

  笑寒淡淡的说: “你叫利娜,对吧。”

  紫樱本不想回答,可不知怎么,却木然地点了点头,心中也忽然泛起一种难明的危机感,奇怪,自己明明占尽上风,却………

  笑寒沉下了脸,说道: “娇纵成性,恃势胡为,只因为小事就能罔顾旁人性命,是否从来没人管教过你。”虽然是疑问句,他用的却是陈述语气,说话间脸色也在下沉。然而利娜心中也是一跳。

  管教?没人管教过我?

  似乎被揭开伤疤,利娜莫名气恼: “闭嘴!今天你死定了!”手挥魔杖就要攻上,火焰在杖上吞吐不定。可笑寒却单手一递,大吼了一声: “慢!”

  战前叫停?在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时,利娜却停下来了。本来她也不打算停,可不知怎么,身体忽然不受控制,当时似乎惊得一震。一震之后,利娜立即收敛心神,看他到底有什么花招。

  任何人都认为笑寒有足够的理由叫停,不料笑寒却说: “我刚打过一场,明显气力不支,换人!阿亮,大明!上来帮我收拾她!”众人绝倒。

  “站住!”同时出自利娜,阿亮,大明和小文四人之口,不过小文说完便没气力了,由随军家属小芳一旁照顾着。

  “你那一场。”大明。

  “没消耗体力的!”阿亮。

  “所以你,”大明。

  “你就再打了才能下的!”想不到阿亮小文不支时竟然表现出了在相声这一很有前途的行当上能替代大明和小文的潜质。

  “是呀!我们同意!你刚才那种打法不算!”七骑低下了头,输就输了,怎么还有算不算的?但这句话却是出自北区所有糊涂拥护者之口,他们到底哪边的呀?自己人赢了似乎还不满意?

  利娜可不管了,她大喝一声: “别走!纳命来!”便不由分说,直冲而上,手中魔杖是可做刺杀用的上品骨刺之杖,此杖不但能提升使用者的魔法汇聚力,而且能做到少量的近身攻击,是不可多得之物。

  笑寒听完北区的 “群众意见”,终于认清了自己的处境,看来要多打上几招才能休息呀。幸亏这想法旁人不知,不然仅就其杀伤力就足够摔倒一片了。

  笑寒利落地一转身,躲过一杖,忽然问道: “你当真认为别人都是多余的,死不死没关系?”

  “你白痴呀!别人死不死关我什么事!你这下贱的变态白头,在我面前,你有资格活吗!”利娜抓紧撤出几步,同时口中念念有词: “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书中暗表,这其实是咒语,因为某位叫作者的家伙听不清楚,所以……)

  随着咒语,一团火焰在骨刺之杖上成型,越滚越大,利娜紧盯笑寒,他似乎无意阻止利娜完成咒语,只是低着头,不知道想什么。看到那团火焰越来越大,北区的众人着急万分。

  “哼哼,我不配活着?我知道了,你真是缺见识缺管教。”笑寒终于抬起了头,睁开了眼。一股粘稠的气势忽然占满全场,那利娜的魔力压迫已经很强,可在这股气势面前,它完全不够!那是………那是杀气!

  是谁发出如此强烈的杀气?

  “既然如此,好,我就来管教管教你,我要你------死!”一字一顿,所有人都惊奇的发现,笑寒居然是那股可怕杀气的始作埇者,那么他的实力?

  利娜楞住了,她的咒语已经完成,杖上已经形成了一团巨大旋转的火之旋涡,随时可以出手,但这忽然而来的杀气却令她一口气也缓不过来!这个时候丢出魔法?还是……怎么办?奇怪的是,现在根本生不出抵抗的念头呀?难道我会输?难道我会死?

  一步,一步,笑寒的杀气不断透出,逼近,利娜却无力使用魔法,为什么?

  “杀气,是真的杀气。”玫瑰也难得的面色凝重。

  被称为帅哥的白芍居然可以不为所动: “没错,那正是经历过战场或疯狂杀戮的人才拥有的杀气,以他的实力来说,不见得比紫樱小姐强,但这种必杀的决绝却令紫樱小姐非常害怕。”

  牡丹出声助威道: “利娜!别怕他,他并不比你强的!”牡丹是紫樱的追求者之一,这是众所周知的,不过他的长相不怎么样也是众所周知的,起码比起他大哥玫瑰那就是远有不及的。

  听见出声提醒,利娜总算蓦然转醒,大叫一声为自己壮行,终于以平生最成功的方式将那火的旋涡狠狠砸出!

  火云拳之烈云卸风!火云拳中没有守式,六式中有一式是描述卸力法门的,也许这也就是唯一的守式了吧。

  笑寒本意是使出一定的气劲将那火旋涡带到一边去,那样根本不用费多大的力气。可火球来时却临时起意,既然卸它的劲,为什么不干脆卸它个彻底?心念一起,精神将火旋涡完全锁住,将它的运行方法摸了个通透。

  同时,手上也布上了一层用作防御的斗气,当漩涡火焰攻至时双手便随火的漩涡转了起来,几圈之后竟然真的把这团火焰的力道卸了个彻底!

  全场目瞪口呆地看着笑寒就这么没用多大劲就将这大火球弄到了手上,火球竟然可以就这么被拿去了,就像变魔术一样。

  笑寒将火漩涡轻轻朝地上一放,那团火便慢慢熄灭了,熄灭后在地上留下好大个坑,众人咋舌不已,紫樱好厉害的魔法,那里可是水泥地面呀!

  笑寒继续前进,是一步一震。利娜惊恐后退,却一步一跌,此战胜负不看可知。可利娜就连喊“认输”二字也忘了,因为她是唯一直面杀气的人,她完全被拉入恐惧之中。

  “呀!”大叫一声之后,这婆娘疯了,她开始毫无理智地发招,火球,爆弹,雷电,龙卷风,真空波……。而笑寒一直只是卸或躲,任何魔法都不能伤他分毫,场中所有人都震惊非常,作为一个武士,让法师如此攻击却能完全不败,笑寒的那个卸力的法子实在太厉害了!

  在一阵无理智的无差别攻击之后,利娜跌坐在地,一身魔力已经使用殆尽,利娜再无任何反击的本钱,无论在心理上还是在实力上,她输了个彻底。

  “救命……我不敢了……救命…。”只有笑寒听得到她在说什么。

  利娜感到笑寒那逼人的杀气似乎由全身各处刺进来,怎么也挡不住。他开口时,那声音威严得让人害怕: “当你毫不在乎的对别人下杀手时,你自己该有此所觉悟,有一天,你自己也会葬身刀剑之下。所以,今天……你—死—吧!”虽然别人听不清楚,但笑寒那狰狞的杀脸也让所有人打个冷战。

  “不要!我错了!我……”笑寒明显看到利娜说到一半时表情一顿,话锋也变了: “我知道错了,你杀了我吧。”

  笑寒手中捻劲,早在刚才就布好的四方鬼幻阵就在手中,只要一动便可发动,笑寒本打算让她彻底感受到恐惧和死亡,可听她后一句话之后,笑寒知道,她是知道自己彻底败了,在心理上也彻底败了,是否真可以就此悔悟呢?

  笑寒心中一念,还是放了她吧,终于没有发动四方鬼幻阵: “如果你知错了,没有人会逼你,生存是所有热爱生命的人都有资格拥有的。”

  忽然间,所有杀气化为乌有,笑寒的眼神也变得柔和起来: “其实每个人都曾经有错,但是,只要你知道 ‘回头是岸’,你就还有救。”这是笑寒十五岁前所生活的世界上流行的一句佛教禅语。

  利娜是由七骑中的另一个女性黑梅扶回去的,黑梅看到她在走神,虽然不知道利娜在想什么,不过作为好朋友,怎么能忍受她受此屈辱?所以将利娜扶回去后她就跳了出来。

  “哼!”这一声愤哼就是她的开场白,够酷吗?

  黑梅冲笑寒叫道: “别以为女人是好欺负的!那个死白头!你有种上来!”她叫笑寒上来,原来笑寒刚打败利娜,便顺着这机会逃回去了。

  笑寒在已方阵中,却并没意识到这里其实并没有多少“自己人”,还以为天高任鸟飞了: “我打累了,不打了!而且我可没种去惹你这种辣妹呀!”真是黑色幽默,这句话搞得北区大笑,另有午夜狼族更是发出了狼号,弄得黑梅脸上阵红阵白。

  “还是俺来会你!”粗豪的巨响,一个壮如铁塔的超高战士跳了出来,那身型………哇,真不是盖的呀。黑梅在他面前就像个小女孩,两人一起那十足就是美女与野兽。

  “你又是什么人?”黑梅心中也在嘀咕:好大的个子呀。

  “俺便是王马!外号马王神!今日就由我来会你这小辣妹!”笑寒刚才的挑衅语由他正经八百地说出来,实在叫人忍俊不禁,这王马真可算一个彻底的混人了,大概这马王神认为这小辣妹是她的一个没什么大不了的名字吧,刚才听笑寒说了,感觉在这里就应该这么叫,如此而已。

  七准骑中也有人笑出了声来,却被玫瑰一下瞪了回去,谁知道玫瑰是不是在偷笑呢?而这句笑话的始作蛹者------笑寒也遭到了圆瞪怒眼的袭击,袭击者便是黑梅。

  “哇!接招!”王马说打就打,八十公斤的大铜人高高举起,重重落下,地上立即出现一条大裂缝!让人吃惊的超人力量呀。

  不过他再不会出招了,因为黑梅躲过了这一招,而她又在气头上……黑梅是个有名的击剑士,剑有护手,只有剑尖可伤敌,是正统的西洋剑(绝非夕阳剑)剑走轻灵之路,但她的强也是不容置疑的,也因此,素以蛮力著称的王马便失去了出第二招的机会,他败了。

  接着,排名第二十四的格林和败了,败得很快。黑梅的战术很简单,她拥有奇快的速度和又狠又准的击剑,而她也完美的完成了这些。这也说明,即使排名在三十以内,要对付她也难,说白了,到二十以内就完全是另外一种境界。

  “刚才那个白头你出来!叫你看看女人是不好惹的!”连胜两人的黑梅携此威势更加肆无忌惮。

  笑寒回头看了看北区那些亮晶晶的眼,为什么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呢………没办法,赖招第三式!

  笑寒忽然坐倒在地: “不干!不干!为什么要叫我?我们这边那么多帅哥都比我帅那么多!你为什么不逼他们?非要找我逼婚!”晕!什么话?

  本来看他样子可怜,阿亮也想自己上去替他算了,可一听这话,阿亮吓得缩回了脖子,危险!妈呀,秋秋可还在呢,我可还不想死呀,要死别人上,别算我!黑梅可是又被气了个俏脸阵红阵白。她可是排名第六的校花级美女,可曾想到有天,有人说她逼婚抢男人?

  笑寒也楞住了,他忽然发现自己不小心说错话了。

  北区参赛者们剩下的男人的脸也一下子全白了,全都惧内地回望一眼,危险呀!裂纹,绝愁和焚金对望一眼,意思当然再明显不过,这一阵说什么都不能上了!

  接下来的发展只能用一句力劈华山来形容。当然了,你只要想想那力劈华山之势,就可想象那四人是如何上前,然后如何分别拉住笑寒手脚,就这么把他扔上场的,这时说他像个垃圾袋也一点不为过。

  确切的说,笑寒不但是垃圾袋,而且是个危险的垃圾袋!虽然黑梅是全校第六的美女,可她同时也是送男人去医院记录的保持者,她一直没男朋友的原因显然就是她对男生过于暴力,又对女生过于 ‘仗义’了。

  “喂!”笑寒狼狈地爬起来回头骂: “你们这班家伙吃里扒外!为什么把我扔出来!”

  裂纹,绝愁和焚金将脸扭到一边,也不知道是不愿看他还是不敢面对他。只有阿亮高喊: “不好意思呀老大,我们都是有家眷的人了,你刚才那话说出来让我们感觉太危险了,为了我们的幸福,为了我们家庭的和睦,我们一致同意让你上!反正就你光棍呀!大不了找她做女朋友得了!有句话说的好呀,光棍不吃眼前亏呀!我们也觉得选你没错的!”阿亮还试图把歪理说正,不过事实就在眼前,估计他怎么说大家也都知道他的真正目的了,大家会体谅他的。

  “什么!你有没有搞错?叫这暴力女做女朋友?!”已经在场中了,可是笑寒还在不知死活地大叫,岂知这话竟就是所有男人想说的?他发现北区全场肃静,就连最八卦的男人,最花痴的女人也闭上了鸟嘴,不详的预感。

  心下奇怪,回头一看,黑梅俏脸生花,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那样子艳则艳矣,可她眼中不时发出的那即将抓狂的信号让笑寒知道,这笑容绝对不简单,那正是发飙前的回光返照呀………

  于是笑寒也笑了,笑得非常艰难,他说: “冤家宜解不宜结。”

  黑梅没有反应。

  于是笑寒又笑笑: “我有一个提议。”他再说话时已经带入了哭腔: “先说好,不许打脸。”真是的,这是哪里搞来的台词呀!话刚说完,观众席便摔倒了一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