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欲轮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死亡的邀请

神欲轮回 冷邪情 4178 2003.08.24 01:02

    当发现这一带矿藏丰富时,一场淘金热潮悄悄掀起,无数金钱的狂热者纷纷涌向这个地方,特别是听说有人挖到金矿时,一双双yu望的眼更是火热.

  笑寒一行六人终于到达了有人居住的地方,或者只能说这里曾经有人居住.随便推开一扇门,一层灰就落了下来,似乎形成了缓缓下落的另一扇灰门,把人挡在外面.街上全是杂草,在小碎石路上冒出来了老高,静如死巷应该是对这里最贴切的形容吧.

  有人获得了上好的矿石而高高兴兴地回去了,在半路上,他却失手被其他的淘金者杀死,杀死他的淘金者将他的金矿抢到手里,忘乎所以.可是没等他手将金子捂热,他便被不知哪里劈出的闪电杀死,于是金矿易手.

  小镇的小酒馆是最热闹的地方,可是经营了好几代的店主却只能将它匆匆转手,重新觅地谋生,短短三月的辉煌,他的店中已经有十数人被当场打死,死者临死前不甘的表情夜夜纠缠着老实本份的店主.为了家人,老实的店主只能选择将店转手,而那时,他的小店正是当红,他获得了丰厚的转让金.

  贵昆从一间房屋中走出来,对笑寒摇摇头: “这家酒馆里什么都没有.”笑寒可以估计到这个答案,因为他刚刚检查过一间残旧的铁匠铺.不久,众人都带回了自己的答案------死镇.

  半年之后,店主在某一大城重开了一家酒馆,重操旧业,那里是著名的商业中心,店主的生意获得了城主的支持,并获准得到一定程度的免税,让他得以安置家人.

  等安置了家人之后,他却开始日夜思念小镇来,毕竟是生于斯,长于斯.终于,半年后,他的女儿嫁给了从小镇就跟随着店主的厨师,那是一个老实本份的小伙子,就是喜欢在业余时间研究武者的道武术,可是于他的人品无损.店主索性将店交给了女儿和女婿,自己踏上了回镇的小路,他的初步计划是回镇修养半个月再回来,权当度假.

  “大家快来!”玛莉安的声音从酒馆二楼传来,众人忙疾步聚集起来,冲上了二楼那个房间,那是个很干净的房间,可是,此时众人只能感到一种沉沉的压力.玛莉安手里拿着一张纸,她很认真地说: “这是一封血书,不知道是谁写的,也许这是小镇中剩下的唯一证明了.”

  以抑挫的声音,玛莉安将纸上的内容缓缓地读了出来: “魔王来了,人都疯狂了,所有人都死了,我也活不了多久了,请读到信的人赶快回头,如果可能,请到沙城告诉我女儿娜娜,千万不要回来了.”

  玛莉安读毕,对大家说道: “从血的风干程度上看,这是几天前留下的.”可是众人也不清楚小镇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这里一定发生了什么大事,大到谁也无法逃脱的地步.

  那一天,店主回到了小镇,进入了自己的店里.应该说,那里曾经是自己的店.入目全是那些熟悉的家伙,新店主叼着高烟袋接待了他,并为他安排了一个房间,价钱很优惠.

  大家兴高采烈地喝着酒,讨论着越挖越深的矿区哪儿才能挖到高品质的好矿石,大谈着有人祖上烧高香,一锄头挖出两快金矿的事来,又谈起最近闹得很凶的四十大盗,据说他们个个长得剽捍高大,为首者使用锁链,其他的都有锁链套着.

  最后他们开始抱怨起自己的悖运来,所谓采矿正当午,汗滴矿下土,挖了几下午,品质惨得哭.简单的挖矿也被他们弄出了打油诗,说完,大家大声喝彩,说这个****的真有些文采,一边大口吃肉一边模糊地说: “好诗呀,好吃.”

  一切在当天晚上结束了,由矿洞深处集结的怨气冲天而上!那天,祖玛教主的灵魂由圣奥的圣礼归来,见门口欲念冲天,便回到自己的身体内,率祖玛众冲入了矿坑,冲入了小镇,杀光了所有人.

  圣礼那日正是神欲轮回之日,阴阳不融,日月交辉.加之四欲齐现人间又加重了死气和活气的剧斗,在欲念集中的小镇特别产生出了一种特殊的力量,当人被杀死之后片刻,竟然再次复活,却失去了他原有的意识,所有人都记得自己是淘金而来的,于是当僵尸杀光了人们后,他们纷纷涌入了矿洞.

  他们互相不攻击,一旦遇上了活人生气,便会一涌而上……

  那一夜,店主随几个人四处逃亡,可是却终于没有逃出小店的范围.他们都死了,擅长闪电的法师被削去了半个脑袋,道士被生啃而死,尸体的力量似乎更强大,战士也顶不住他们的撕扯,那时候,全世界似乎都疯狂了.

  店主躲在自己的房中,自知无幸,咬破手指留下血书,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当他完成了血书,用案石将纸张压住时,僵尸法师的闪电穿透了墙壁,穿透了他的前胸,击碎了窗户的玻璃.

  在残破的窗户房间中,玛莉安放下了手中的血书,在场的人都感到无话可说,血书也不知究竟代表了什么,但可以肯定,事态很严重,仅此而已.笑寒和修克烨忽然同声惊叫: “玛莉安,小心!”

  玛莉安不愧久经战阵,今非昔比,听得提醒时已经发现了危险的存在,只见他身形忽然一转,已经让过袭击之物,那却是一支劲箭,此箭射到墙上,入壁三分,威势惊人.众人忙聚于窗边去找那偷袭者,却见一个头上长角的山羊直立站在对面屋顶,手中还拿着一张弓.

  一箭不中,只见他双眼微突,嘴角一抽,似笑了出来一般,笑容放在一只山羊的脸上实在令人感觉十分忽冗.

  见他转身跳离屋顶,笑寒大喝一声: “别跑!”便以烈焰纵横步追了出去!只到中途,忽见又一支劲箭朝面门飞了过来!笑寒掌心运力,以烈云御风轻轻一卸,却是借箭之力又纵起了一尺来高,化解虽然极是精彩,却是缓了一线,让那只射箭的山羊跑掉了.

  跳回房间,发现修克烨已经将那只箭从墙上拔了下来,原来箭上带有留书,修克烨将留书拿下,却只是一张纸条,修克烨看了看,将纸条交给了笑寒,淡淡说道: “你的.”

  笑寒将纸条接过,大声念了出来: “圣子吗?没想到你真的敢来我祖玛阁,和你一起来的一定还有……将军吧.”

  修克烨沉静地说道: “你为什么不照实念,他写的是赤月魔收养的野小子修克烨吧.”

  笑寒尴尬地一笑,跳过这里继续念道: “欢迎你们的到来,可是我隐去了原来的路,若想过来,你们就进入矿洞吧,顺着地图可以找到联接亡者之林的空间之门,不过矿洞的那个地方名字已经改了,那里原来有人用空间法术弄出了一个隐藏矿坑,现在它有一个很有趣的名字哟.”

  笑寒不知道祖玛教主写信的时候是否心情大好,可是他念的时候可是一点感情也没有: “进入那里的方法是找到分散的三个钥匙,聚齐了之后再到那里念 ‘芝麻开门’就开了哟,到那里就可以找到去亡者之林的空间门,祝你们好运了,哈哈哈哈哈!”

  不知祖玛教主在书写这篇类似悼文的招呼信时,到了末尾是如何的高兴的,可是那几声“哈哈哈.”由笑寒笑出来时却别有味道,就像一台无表情的机器运算某种丰富的表情符号时所弄出来的效果,如果听过外国人学中国话就能了解.

  可事实上,这一切并不好笑,虽然不知小镇上发生了什么,可是这一定与矿洞大有关联.换句话说,矿洞就是危险的集中地,因为旁边还有另一封血书循循善诱地告诉大家:这里是很危险地,快回火星去吧.

  忽然,所有人都不可抑制地想起了笑寒当时的话:危险来自幽冥,攻击来自死域,苍茫莫测的前路,寻找曾经的旅程.

  祖玛教主如此费心地隐去入口,却以空间之门将亡者之林和尸王殿连接起来,还让一只会射箭的山羊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众人,说白了,就是要引六人进入矿洞,是什么让祖玛教主如此处心积虑设计,让众人一探矿洞呢?

  还是修克烨,还是那句话: “走吧.”并不是认为自己是英雄,只是在面对命运时,大家选择了接受挑战.

  贵昆仍然一脸笑容地跟在众人身后,一点也没有大陆后起高手荒野大刀客的架子,可是无人看他时,他会有意无意扫一眼先承,眼中却总是透着若隐若现的杀机.

  矿洞之中很黑,众人举着火把进入,发现这里四面通风,虽是山中大洞,却一点儿也不觉气闷,一阵阵的干风将火把吹得烈烈作响,笑寒指着地图皱眉道: “想不到这个鬼山洞那么大,地图也没那么大呀?”

  玛莉安问道: “怎么了?管他大不大,到了不就是了,反正目标只有一个.”

  笑寒苦着脸说道: “是这样的,那该死的教主说了,他把进入空间之门的钥匙拆成了三份分放在三条路上了,本来我以为矿洞没那么大,所以就没有说……”

  将笑寒痛殴了一顿泄愤兼公报私仇之后,六人不得不离开了矿洞,到外边的日光下又依样画了两张地图,大家决定分成三拨各找一份,最后在尸王殿之口集合.笑寒还有些委屈: “玛莉安打我,我就不说了,可是你们俩为什么也打呀?”他问的是先承和贵昆.

  可是他的上诉立即被驳回,并为玛莉安美其名曰: “你有权保持沉默.”看着先承和贵昆那种嘿嘿诡笑,笑寒感到欲哭无泪.

  分配由先承完成,修克烨和玛莉安很自然地走在一起,剩下的四个人也好分配,当然是笑寒和黑梅走在一处,贵昆和先承走在一路.

  看着贵昆大模大样地搂着先承的肩,很是亲热的样子,笑寒无声地叹了口气,有什么办法,他们可是大有理由的: “我要和先承兄探讨一下光棍公会的原则呀.”

  先承呢?他也是装模作样地点头作揖道: “承让,承让,还请贤弟指点.”他倒是认起了大哥来,不过有一点笑寒还是没搞清楚,那个光棍公会是哪里弄出来的?

  玛莉安和修克烨自是喜滋滋的,多年征战机会不多,这次进了矿洞,黑灯瞎火的,孤男寡女独处,又是夫妻如密月,谁知道他们想干什么呀.

  进入了矿洞,黑梅一直低着头,不知她想些什么,笑寒举着火把却总觉得忐忑不安,中间只隔着火把的两个人却似隔了千山万水,虽是孤男寡女共处一洞,可是除了心跳声,就什么也没有了,两人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

  先承和贵昆兴致勃勃地朝矿洞之内走去,两人似乎颇为相得,大谈天南地北,中谈特训趣事,小谈光棍寡妇,只是两人小声说话的时间似乎要更多一些.贵昆腰间的刀颇似燎原,也没多少人知其底细,可这一段时间,贵昆倒是没有露出丁点杀机.

  修克烨和玛莉安内容不表.(作者空手入白刃中)

  “我真的那么讨厌吗?”

  “什么?”忽然听到黑梅说话了,笑寒因为一直在循机会找话说,却没听清楚: “你说什么?”

  却见黑梅狠狠转过脸来,两行清泪夺眶而出: “你告诉我,我真的那么讨厌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