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欲轮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凝聚力

神欲轮回 冷邪情 4893 2003.07.03 19:27

    

  狂风卷过,台上再无攻击死角,笑寒在风中稳稳站立,他也知道这招避无可避。

  狂风水龙破!一个精通高级魔法的法师倾力的一击!

  没有盲点?青龙大惊!他和水龙之力一起撞了过来,光是那水力就硬将结实的场地砸出了无数的小坑洞,若看官没有忘记,便该知道这场地曾经被阿亮的金系魔法 “点石成金”

  加持过表面,在水龙的面前这种特质的地面却也无力抵挡!

  青龙闭上眼,尽管此招绝对厉害,绝对完美,但他也知道下一刻等待自己的就将是失败的命运,自己太大意了,但做梦都没想到过这个憋脚道武居然在斗气的防御上不存在任何盲点?道武真的做得到吗?

  回头想想,似乎也没有哪个道武能将斗气练到白虎那种水平了,谁规定道武在斗气防御上就一定没有盲点?罢了,罢了,是为自己的大意付出失败的代价的时候了。

  等了一会,青龙却发现没有预想中的遭到重击,自己吐血,然后对手走上领奖台,热情地阐述自己今天的成就首先应该感谢谁,估计是先感谢父母,人民……呸呸,什么费话。可到底怎么了?

  青龙先回头看看自己的一方看台,白虎一行人瞪着眼,木头似的看着场中,估计这些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转了一圈,发现就连笑寒也是这种眼神看着自己……于是他赶紧站起身来,后跳一步,魔杖紧紧抓在手上,盯着笑寒发呆,他真的不知道怎么了。

  原来,自这毁灭天地般的一招全力击出之后,大家都发现笑寒似乎没受多重的伤。而那青龙更是闭上了眼,很酷的蹲着,他们哪里知道青龙在等着那一击,人们都搞不清刚才那一瞬究竟发生了什么。

  青龙最为奇怪,对方防御并没有盲点,而且在水龙破之后仍然站得住。那么就很明显,他已经挺过了这一击,可是为什么?

  笑寒忽然摆出一个动作,大喊: “你在干什么?来呀!”

  “呀!真搞不懂你呀!”在第一怪笑寒面前,即使稳如青龙也终于崩溃了,可是作为高手,他在第一时间作出了反应。

  风刃!这是最快的魔法!

  低级魔法在青龙这种高手的手上发出那也是威势凛冽,风力透骨。但青龙早作好了准备,因为这风刃是一定没用的,赶紧加上冰矛!水旋涡!龙卷风术!

  “冰……”青龙在放第二个魔法冰矛的时候楞住了,那个连狂风水龙破也挡得住的笑寒被这一招风刃竟然就击飞出了场!怎么搞的?

  “啊----啊-----啊”笑寒发出了类似人猿泰山的惨叫,那声音拖得长长的,在众目睽睽之下不偏不倚地落回了已方看台……

  笑寒躺在地上,用颤抖的手,遥指着台上摆着冰矛的姿势那不愿意相信事实的青龙,说道: “裂裂裂纹,那个帮我报报报仇呀。”说完自己一歪头,死了。

  “呀!”裂纹跳上了看台,有十二个人扑过去喊: “笑寒,你不能死!”除了阿亮六人,阿如阿代,那美女堆中跳出来的白芍,焚金,居然最后两个是黑梅和紫樱。

  海棠则闪了腰,他和其他人一样,当看到笑寒歪头倒下之后虎目中流出了泪水,奇怪了,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为什么如此悲伤?

  朱雀楞住了,他第一次看到绝愁眼中那种浓浓的悲伤和矛盾,她的心都碎了,为什么?为什么大哥在这种时刻会闹出人命?而他们一方对那个人似乎都有着浓浓的情感,以绝愁的冷情也发自内心的悲伤,却因自己的存在而矛盾。

  什么乱七八糟的?青龙才是最想不通的人,不是吧?水龙破也受下来了,不过是个风刃,竟然……可是裂纹满脸的泪也绝不是假的,青龙欲哭无泪,这到底怎么回事呀?

  这一切发生都是说时迟,那时快的情况,因此当笑寒抬起头来说: “谁说我死了?我只是叫裂纹上去拿下他,再加上些悲愤的戏剧效果而已呀?”之时,已经上台了的裂纹也义不容辞的响应了: “打死他。”的号召回到了北看台。原因不明。

  然后白虎走上擂台拍拍首次如此失态,并且到现在仍张大嘴发呆的青龙,并说道: “一起?”

  说着指了指乱成一团的北看台,那意思再明白不过,就是说本人手痒想揍那小子两下,一起去吗?

  笑寒高声叫道: “我知识想研究一下这种表情时人的心态!感受一下人死之前对世界的看法而已呀!干什么这样打我?”

  黑梅可一点不给面子,打照打: “混蛋!你只是个白痴劳力白头!竟敢学人做学问!找打!”

  裂纹狠狠道: “竟敢吓我!找死!”

  笑寒辩解: “我只是不知不觉太入戏了一点而已呀!”

  “嘿嘿,不要理他,这小子就是欠揍。”大家回头一看,天,居然是白虎?

  笑寒躺在地上抱着头悲愤地喊: “救命呀!哎呀,你你你你们不要太过分!我……哎呀”

  最后笑寒被倒吊在屋顶,要求他在比赛结束前老实点,可他还在碎碎念着: “你们这些暴力份子,我只是被青龙打得重伤不治,不是打不过你们!哎哟!饶命呀。”

  看来和他们人多,和他们作对是没有好下场的了,笑寒干脆改个论调,他振振有辞地说: “不要以为我真的被你们吊住了,我只是换了个角度,以改变我对这世界的……哎呀!为什么你们一定要对一个年轻有为的劳力如此……哎呀!”虽然不再是暴打,不过当上了沙袋。

  裂纹和青龙由同一看台上得台时,已经亲密得像一对朋友,看看吊了一个人的北看台,白虎正和白芍阿亮等人畅谈,不时大笑,七骑那几个也加入了这阵容,不时发出高笑。

  朱雀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这边,她红着脸和另一个红着脸的汉子手牵手坐到了一起,青龙皱皱眉,真想不到自己妹子那么厉害,那么快呀?

  青龙看着如虎般气势的裂纹,心底忽然涌出一股抑制不住的快意。

  “哈哈哈”青龙在台上抱拳说道: “裂纹兄,我看此战我们不必打了。”

  裂纹迎风而立,直似风中之虎,他问道: “你我皆有一战之力,为什么不战了?”

  青龙似乎从来没有那么高兴过: “裂纹兄,实话说来,与你一战我也是期待以久的了,但此战已经大可不必,因为就在刚才,我已经输了。”

  裂纹反而听不懂了: “你是说与阿寒那一战吗?可是他明明被你一招打出了场外。”在所有人眼中,青龙的胜利都是没有问题的,笑寒胜了才奇怪呢。

  青龙一笑: “我也是看到他落出之后才知道的,你们的反应告诉我,他是故意的,他只是不愿获得这第一的位置罢了。”

  裂纹诧异道: “这怎么会?”

  青龙说道: “天有四时春为领,月有圆缺中秋最。我认为他也许并不是领导的将者,却是个凝聚者,裂纹兄,你何曾想过我俩竟会如此和颜悦色的站在擂台上说话呢?”

  裂纹沉吟一回,忽然反问: “青龙大哥,你是否已经把我们当成朋友了?”

  青龙肯定地点点头: “男子汉大丈夫,当然只交真朋友。依我今日所见,各位都是性情中人,就算你不说,我也交定你们这些朋友了。”

  青龙看了一眼说得起劲的玄武和白虎,说道: “何况我兄弟也都到你们一边了,呵呵,我妹妹更是女大不中留喽,哈哈。”说着,他竟然摇头笑了起来,裂纹清楚知道他这一笑是多么的发自内心。太久了,大家都是单独的寻找着力量孤客,即使知道世界上有那么多的好手,也绝对不知道他们也是知己呀,如今方知自己原来不孤独。

  于是裂纹走上前伸出了手: “现在我相信你的话了,是一个凝聚者让我们走在了一起,以后我裂纹有一口汤喝就有大家一口肉吃!”他性格朴实,生在猎村,想到的就是有难同当。

  青龙用力握住了裂纹,却还是感受到他手上的力量,法师和战士的区别就是大,他诚意的说: “照你这么说,以后大家不止是朋友,还是兄弟了,若未来我能坐高官,大家必享厚禄。”青龙自小受人大恩,耳渲目染,想到的是有福同享。

  没想到的是,这次的誓言,将着几十人牢牢绑在了一起,这股力量会在不久后显示出巨大的力量,并得载史册。

  忽然响起秋秋的高音: “阿寒跑了!”众人去摸那吊着的笑寒,却发现那只是一团符纸……是幻术!

  笑寒楞楞地看着先承,刚才正是他施展幻术救了自己,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这几乎不相干的人会救自己,还是抱拳道: “多谢你了。”

  先承笑笑: “可别说是我干的,我也不敢当面救你的。”原来也是个怕死的。

  笑寒一楞: “可是使用了幻术,任谁都知道是你干的了呀。”

  先承没有回答,却反问: “你有女朋友吗?”

  “没有。”笑寒回答极快。

  “哈哈。”先承笑了: “这就是了呀,我也一样没有的,难道你没听过一句话 ‘光棍不吃眼前亏’吗?你我都是光棍一条,一人吃饱了全家不饿,走一步全家搬走,那还怕什么!”

  “说得对呀!”笑寒恍然大悟一拍手: “光棍不吃眼前亏嘛,我怕什么?不过……”笑寒忽然皱皱眉: “不过他们都是我朋友兄弟,我还是觉得就算吃亏也没关系。”

  “朋友?”倒是先承陷入了沉思: “朋友是什么?”

  奇怪的问题,想了想,笑寒忽然问道: “你为什么要救我下来?”

  先承也是一楞,对呀,为什么要救他?自己向来光棍精神,自己顾自己就行了,反正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可今天就莫名其妙的将这家伙救了下来,难道只是期待他能告诉自己些什么?是否自己也期待着换一种生活方式?

  笑寒愉快地拍拍他的肩头: “不管如何,你帮过我,以后你就是我朋友。”笑寒倒是很高兴认识个新朋友的。

  “朋友吗?”先承反复咀嚼着这句话,笑寒看到他眼里正有一种起义的情绪正在催生着,他知道,自己成为了他的第一个朋友。

  朋友吗?

  黑梅和紫樱无话不谈,阿如和阿代是话题真多,他们四位如果聚在一起呢?那就叫说个不停。

  笑寒是真不想饶了她们聊天的兴致呀,不是不想呀,根本有些不敢呀。可是有一种特殊情况时,他还是要说的: “为什么你们都挤到我和阿海的寝室了?”心中大叹:海哥可真厉害,居然能和三个女大王打成一片。回想阿如的片刻,他确实是个温柔有蛮吸引的男孩,一个男孩如果有了女孩的细心,他的女朋友无疑是幸运的。

  看着他们一致的笑容,笑寒打从心底里发毛: “我明白了!我马上就上去睡觉,你们完全可以别管我,你们继续!马上你们就会发现我是不存在的!”想起前天的招数,笑寒福灵心至,只要不要遭到相似做晚上那种疲劳轰炸就行。

  “站住。”拦住他的却是阿如,只听他说道: “你别着急,因为你也参加了特训,因此你要参加今天的派对!她们三个都是来等你的。”

  笑寒知道他说的是事实,因为不知何时,黑梅和紫樱又一次一左一右将自己挟持了。经验告诉自己,有事即将发生了。

  阿代对阿如有些不舍的说道: “我们走了,照顾好自己。等我们回来。”阿如对阿代肯定地一点头,笑寒总觉得他确实阴气太重。

  笑寒笑嘻嘻说: “阿海呀,一会我给你带吃的回来哈!反正有这派对,不拿白不拿了。”

  他根本不知道派对后就要上路了。

  阿如对笑寒开心一笑,又递给他一包东西: “知道了,我等你们回来。”那笑容如花般绽放的刹那,笑寒楞住了,他从没见过阿如这种笑容,那笑是那么的……美,除了这个,再找不到其他的词了,可是用来形容男生总觉得不伦不类。笑寒忽然感觉一定有什么事发生了。

  当笑寒被三人架走之后,阿如的笑脸却无可抑制地落下泪来,还能相见吗?当他彻底放开了哭的时候,一个秘密也昭然若揭,原来这阿如是一个女人哪,可她为什么要假扮这种身份呢?因为她的身份还隐藏了一个足以摇撼圣奥根基的秘密!

  阿如抬起头来,今夜的星空依然灿烂,她又想起了伟大先知对自己说的话: “你此生注定是他的人,他将在……”阿如无助地想到:我已经有了心上人了呀,神哪,作者呀,我该何去何从?

  于是有个声音又说:他们在洗澡。loading……中话音没落,那声音就被众酒瓶砸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