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欲轮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玛莉安的故事

神欲轮回 冷邪情 4520 2003.08.15 15:09

    阿如缓过神来,发现刚才自己真是收益良多,阿如冲那女道士鞠了一个躬: “多谢大姐指点,小妹受教了.”

  那女道士娇俏一笑: “其实有好的武器也不是什么坏事了,可能是我碰上的打斗场面太多了些,才觉得真正的力量才是重要些吧,其实大姐我那里有不少好武器,平常也会用的.”

  阿如心中解开个结,心情大好,肯定地点了点头.谁知那位大姐聊兴更是上来了,问道: “对了,和你打听一个人,你知道笑寒吗?”

  笑寒?阿如吃惊得合不拢嘴,落在女道士的眼里,却像是不解的模样,她只觉阿如一定不知,是自己问得忽冗了: “没关系,那我打听一下另一个人吧,她叫思齐来着,好像和你一样也是圣魔的学生.”

  他连思齐也知道?阿如吃惊中,却又发现另一吃惊事件,思齐忽然来了!她似乎很兴奋,才冲了上来,就双手一张抱住了那女道士,可是当听到思齐的声音,知道了此道女的身份时,阿如才真的吃惊了.只听思齐兴奋道: “玛莉安大姐,怎么是你!再见你太好了!”

  玛莉安,外号灵道女,将军的妻子,人称将夫人,是屠龙三军团第二团的总将,她的身影总是活跃在对抗魔物的第一线,曾缔造无数传说,甚至有人说她本人就是传说,是女性永远的明星.

  笑寒作为最闲的人,被批准在众人的特训区放假几天,直到修克烨练成魔法之剑为止.各位如果没忘记,应该知道在上一章里笑寒曾将欧冶弄得很没面子.笑寒不知,欧冶竟然公报私仇,悄悄将连通的空间之门向上挪了五米,可怜笑寒并没有发现欧冶眼中的得意.

  青衫赤木长老却注意到了: “塔主,何事让你如此高兴?”

  欧冶双眼已经眯成了U字,口中却忙不迭的回答: “没事,没事.”听他这么一说,众人也不好再问什么了,最多歪了头想一想,也不知道原因,便就此作罢,不了了之.

  “哇!”刚出空间门,就一脚踏空,才五米的距离,根本来不及反应,笑寒像一个大门板一样,面朝土地掉在地上,将旁边的人吓了个半死.

  “怎么会这么倒霉?”笑寒保持着青蛙趴式没有怎么动弹,借说话将满嘴的土灰请了出来: “这该死的空间门真该修修了,幸亏地也不是那么硬.”笑寒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被欧冶摆了一道,他还在考虑,下次要运上御风术之后再过这该死的门.

  笑寒也真是知命份子,既趴之,则安之,他趴在地上喃喃自语道: “慢着,据那几个老头说,这儿应该是特训区了,那不就是说,那四个母大魔也在?嗯……不好处理.”

  “你说谁是母大魔?”忽然有人这么问.

  笑寒听到有人问话,意识还没完全恢复,就这么坐起来,实话实说: “还有谁呀?那阿如和思齐虽然也算同流合污了,不过总还好些,利娜和黑梅那两位简直就是吃……吃……”笑寒抬起头时感觉自己想哭,所谓衰到了极点原来是这么解释的呀?现在的笑寒只后悔刚才说话之前为什么没有让逻辑思维经过大脑?

  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位不正是利娜和黑梅吗?每次见到她们如花的笑颜,笑寒总会觉得非常危险,特别是她们都没笑,以一种不知原因的眼光对自己猛瞧的时候,就更是让人心惊胆寒了.

  一个思想彻底觉悟的人赶紧苦笑着改口: “啊,简直就不知是吃什么长大的,长得都那么水灵,真是天上少有,人间所无,我说两位更是红颜丽人,为人得体,堪称贤良淑德的典范哪!”

  哭丧着脸,笑寒不断以肉麻的话抒发着仰慕之情,可是那自知就快死掉的表情却叫人对他实在不敢恭维,引得旁边的人纷纷侧目,这也是和我们一起参加特训的人吗?

  其实笑寒自知无幸,现在只求在不久的将来能死的痛快些,在这种心态下,说出的话和表情自然不太配合了.

  利娜和黑梅无表情地打了个很酷的眼色,再次一左一右架住笑寒,再次将他拎起就走……笑寒和旁边看热闹的人都陷入了沉默.

  这次笑寒穿的是质量很好的宽松式试武服,因为时间仓促,就直接打劫了兴元的.这是一件纯白色的衣裳,虽然笑寒经过连续作战,可是因为料子上乘,竟然没怎么污了.这下可好了,一身白衣,配合笑寒那一头惊僳的白发,这次利娜和黑梅拎了个CS白鬼子.

  两人将笑寒扔在地上,笑寒仔细一看,眼前却又有三个女的,除了阿如和思齐以外,最后那个道女打扮的人好像是……

  黑梅对笑寒瞪了一眼,说道: “让你来听听大陆传奇人物的故事,好让你长长见识!”

  阿如见黑梅在身后处处为他着想,到了他面前就总是装得很恨他的样子,被逗得捂嘴嘻嘻一笑: “说得不错,这家伙确实一点常识也没有,可是你们怎么会把他弄来的呢?”

  利娜说道: “你们叫了我们过来听故事,半路上就见他从天上掉下来,还趴在地上说我们坏话,就把他给带来了,嘻嘻,这一次一定不饶他.”看到利娜雀跃的模样,笑寒倒吸了一口冷气,你们又什么时候饶过我了?

  最后却是思齐为笑寒解了围: “算了,别说他了,现在大家是过来听玛莉安大姐的故事的呀!”说着却对笑寒挤了挤眼睛.

  在场只有她知道玛莉安和笑寒是老相识,而其他人,包括阿如在内对笑寒的另一个身份也是一知半解.

  玛莉安疑惑地看了看笑寒,总觉得他很眼熟,可那一头白发却似将笑寒放入了雾里,玛莉安感觉就像与答案只隔了一层纱,可就是触摸不到另一边,感觉十分奇怪,她仔细想了想,实在想不起来,于是放弃.她洒脱地问了一句: “好吧!你们想听我说什么故事?”

  思齐立即接上话道: “其实大姐后来的传奇故事,整个大陆都知道,我们都听过好多遍了,就是不知道你怎么遇见修克烨将军的,还有那个神秘的战友的事,我们也想听!”

  她刚说完,五个女的却听见笑寒恍然大悟似的点头自语道: “哦,我知道了.”他已经想起来了玛莉安的片段了.

  见五人都略带奇怪的看着自己,笑寒心思转得极快,想到思齐刚才给自己那玩味的眼神,了解了思齐的用意,于是决定耍一耍玛莉安这个已经不是小丫头了的小丫头: “我知道,玛莉安就是屠龙三军团第二军团的女总将!”

  “切!才知道!”四个女孩抿嘴直笑.

  玛莉安却总觉得似乎错过了什么,想想觉得偏头痛,这家伙真是小丫头个性,很快就将这些抛诸脑后: “没错,我就是玛莉安,思齐说的不错,这六年来虽然我们屠龙三军团南征北战,做过一些事情,可是真正值得我回味的,却是三人初遇时.”

  玛莉安在一条矮凳上坐下,微笑着说: “记得那时我刚刚进入道武之旅,可是碰到什么都怕怕的,只敢去欺负一些C级魔物,现在想来,当时真的好搞笑.可是有一天,我教训了一个笨雪人之后,另一个大雪人来了,就把我打跑了.”

  笑寒听得险些笑出声来,忙一咳嗽掩饰,这小丫头,怎么说话还是这个调调?完全还是个小孩呀.

  玛莉安横了不认真听课的笑寒一眼,与此同时,笑寒发现四个女的都横了自己一眼,这才想起这些人似乎都是差不多的丫头片子,无怪她们如此投缘了,忙以夸张的表情表示无辜,并以此证明自己真的在咳嗽.

  玛莉安没理他,继续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阿烨他就出现了,当时他真的好帅哦,三两下就把雪人们打跑了,可是才打跑没多久,他们又追来了一大群,满山都是,结果又把我们给打跑了.”

  笑寒听得直忍笑,真是的,大家玩过家家呢,动不动就跑来跑去的,更可笑的是那四个女孩竟也听得一楞一楞的,这种程度的故事也真捧她的场.

  “后来雪人战士也来了,谁知道阿烨他却不走了,他说强者来了,这样打起来才有价值!我就是那个时候下定了决心,以后一定要跟着他的,嗯!”一个小丫头片子当时的一个小小的梦想.

  “阿烨要战,我自然是要帮的,我们就这样和它们干了两天,还杀了两个雪人战士,只剩最后一个战士了,可是那个战士很卑鄙,只会躲在后面让其他雪人打,自己却不上来,气死我了.”多年之后,当时的这一点点小脾气去变得淡淡的如水一般,看到玛莉安淡淡的语气,笑寒知道,六年的征战确实让玛莉安长大了.

  “是不是这时候有人放电帮你们?”为了不被发现,笑寒以标准的课堂问卷式方法,以疑问句插嘴,果然躲过了女性派的那一瞪.

  “嗯!”玛莉安不但没有谴责,还大点其头: “那家伙来的很奇怪,和一道闪电一起就劈了过来,而且那闪电还一下子把雪人战士劈死了!雪人战士一死,雪人就全部散了,我和阿烨上前一看,在闪电劈出的坑里居然还有个人,那就是后来我们的伙伴,他名字叫……”

  笑寒打定主意要逗她,当然不能让她先把自己供出来.没等她把自己的名字报出来,便先插了一句: “是不是他后来又睡着了,还遇到了很多怪事?”

  玛莉安想到当时笑寒练功碰到的怪事,思绪也一下被领了过去: “是呀,本来他已经醒了的,可不知为什么,他一坐下就睡着了不起来,然后十多条虎蛇和一群半兽人过去抢他,因为他坐下发出了奇怪的能量,我们一不小心,叫一条虎蛇把他拖了去!”

  “啊!”这是四个女孩的大惊小怪.

  玛莉安故作神秘道: “这才是刚刚开始,有一个半兽战士上去一把揪住了虎蛇,两下砍翻,又将他抢了过去!可是当半兽战士准备吃他时,却被半兽勇士一大斧劈开了脑袋,想不到为了抢他,连半兽勇士也来了!”

  ……虽然不是第一次听,可是笑寒依然冷汗直流.

  玛莉安摆了个 “抢”的姿势,说道: “他掉在地上,半兽勇士没来得及抓住他,我们就把他抢走了!这一路真是惊险极了!”笑寒长出了一口气,心想:你讲故事的样子也是搞笑极了哈.当然,心里的想法是不能说出来的.

  玛莉安夸张地抖了抖手: “这路一走就是三天,他又没醒,我和阿烨只好做了个简易椅子让阿烨背着他四处跑,一路上尽是成批的蛇呀,半兽人呀,雪人呀,老虎呀,甚至还有长毛象什么的,成天吊在我们后面.有几次简直是百兽狂奔,我们险些失手,三人一起完蛋!”

  百兽狂奔?这种说法笑寒倒是没有听过,看来当时为了保护自己,他们渡过了非常辛苦的三天.

  玛莉安说道: “那家伙不但年纪小,而且其他方面也比阿烨逊得多了,我不小心打到他了,他竟然还会还手,我急了,我就跟他打,后来他又打我!阿烨对我好多了,他从来不打我的.”打来打去,也不知那四个女的听出个所以然了没有.

  笑寒冤,当时明明是玛莉安误会自己,先动的手,还下了死手呢,怎么到了她嘴里就全变了味了?他情不自禁地反驳道: “也不是啦,他常常给你们制造独处的机会吧!”

  话刚说完,立即发现自己失言,而且已经引来了四女疑惑的目光.也不全是,知道内情的思齐只是抿嘴诡笑而已.

  谁知,玛莉安这大马哈说故事进入了状态,竟尔借此一带而过: “讨厌啦,不过那家伙也是蛮懂事的,饶了他了.”

  “可你们知道吗?那笨蛋居然会掏出一本怪书自言自语,后来你猜怎么着,他的书居然当着他爆炸了!把他一张脸炸得黑漆漆的,你不知道当时多搞笑,特别是他两只眼睁开时,像个熊瞎子一样,当时想笑又不敢笑,真是憋死我了!”

  因为玛莉安说得精彩,四个女的笑成了一团,笑寒呢?他却只好表示沉默以抗议……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