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欲轮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大闹女生寝室 (修)

神欲轮回 冷邪情 4392 2003.08.18 00:44

    计划是天衣无缝的,方案是完美无缺的,执行者是志在必得的。

  当时,笑寒一脚就踹开了房门,以极令人胆寒的架子出现,那架式真可谓势若猛虎下山,威如力士拔山啊。谁知计划却没有变化快,当看清楚屋中目瞪口呆的六个人时,笑寒一下子失重,摔倒在地。

  原来在女生寝室之中,阳光肌肉男阿亮,阳光高个,对口相声之大明,阳光瘦子,对口相声之小文都在!见到笑寒出现时,有人还将嘴里的瓜子皮也一起吞了下去。

  笑寒僵住……不是吧?这儿可是女生寝室呀,是自己花了一整个下午和半个晚上准备,准备了精密的装备,然后翻过了两座高山,淌过了一条河,用壁虎游墙术穿越了防火墙,真可谓是历尽千辛万苦才到的地方呀!

  “你你你你……你们!”笑寒急得直口吃: “你们怎么会在这儿的?”

  “咳咳咳……”第一个回答的阿亮因为误吞瓜子皮,正在剧烈咳嗽,秋秋忙过去帮他轻拍后背,这二位倒是郎情妾意无处不在。

  “我们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大明抓抓头,问道。小文在旁边也赞同的直点头。

  “可是……这里可是女生寝室呀!”笑寒憋了一张大红脸,幸亏罩在头罩之中,也没人知道就是了。

  小芳甜甜的女声在旁响起: “大哥,为什么是女生寝室他们就不该来呀?”

  “……”这倒是把笑寒给问住了。

  大佩佩的脆声适时接上: “这里虽然也分男女宿舍,可是宿舍不像圣魔,它是开放的,大哥,你不知道吗?”

  开放的?咋闻这一消息,犹如五雷轰顶,笑寒感到后脊背有一股冷风吹过,想起自己一下午,外加半晚上的努力,悲!想起翻越两座山,淌过一条河,费尽了力气穿越防火墙,惨!那么今天一天不就是 “悲惨”两个字形容吗?

  “慢着”笑寒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你们是怎么知道本人是你们敬爱的大哥我的?”虽然给自己安上的名字很长,不过这倒是个实在问题,笑寒可是曾为这一身自己也认不出自己的装备得意万分的。

  “咳咳,这还不简单吗?”阿亮在秋秋温柔的照顾下停止了咳嗽: “会搞出这种古怪卖相,又什么规矩也不知道的人,不是你,还有谁吗?”

  说完,阿亮还对秋秋递了一个秋波: “是吧?秋秋。”

  秋秋柔声回答: “是啊。”然后对笑寒嘻嘻一笑,说道: “大哥,你忘了吗,以前你的劳力服也是这么个样子的,而且我们还听了你说话来着,其实不用你说话,我们也认得你的。”闹了半天,问题出在那件已经人间蒸发的劳力服上。

  阿亮说道: “秋秋好懂事耶,来,亲一个。啵。”

  秋秋被逗得直笑骂: “你讨厌的啦,不好的啦,你个死人的啦,大哥还在的啦。”眼见他们这么 “的啦”下去怕是没完了,笑寒连忙阻止: “停!”

  他们倒真给面子,真停了下来,笑寒这才松了一口气,一边想要取下头套,一边说道: “今天我来这里是要……哎呀,我的头罩怎么取不下来?”

  就在这时,忽听身后有女人尖叫: “啊!有贼!”原来笑寒一身衣服过于惹眼,虽然特训处的女生寝室允许男生进入,可是穿成这个样子进来不是贼是什么?笑寒险些被气昏,竟然被发现,今天似乎刑克之命,诸事不利呀。

  于是笑寒给六人留下一句话: “我逃到外面XX处等你们,有正经事商量!快些出来会合!”这句话是以传音完成的,说完就立即朝刚才那女人尖叫的方向掠去,必须先塞住她的嘴!见眼前竟有两个女人,没办法,制住一个就是。

  那女孩没有半点抵抗,便被笑寒制住了下巴。即使被制住,她的双目亦无神彩,似如行尸走肉,没有对这攻击采取半点反应。待她被笑寒制住,两人目光对碰时,两人却同时僵住,原来笑寒制住的竟就是黑梅,而在她身边大呼小叫的却是玛莉安!

  一瞬间,两人各由对方眼中读到了失意与憔悴,古来有言,若两个人彼此牵挂,是可以由对方眼中读懂他(她)的意思的,这交望的一眼,竟带来了两人短暂的迷失。

  “破贼!放开她!”两人心灵的失神,那大惊小敝的玛莉安可不答应,她多年纵横战场的出色反映在此立即被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降魔出鞘,灵魂火符同时出囊,不及召唤,便先以刀背狠狠砍来,在这时候还能考虑不过分伤敌,玛莉安确有两下子。

  按道理,即使笑寒集中精神对付玛莉安也需要费一番手脚,可是计划是相对的,变化才是绝对的,发现自己制住的人是黑梅后,经过了短暂的失神,笑寒吓得立即放手,向后跳开,就像被开水烫到一般。

  谁知这一跳倒是跳对了,正好让过了玛莉安的降魔,笑寒见玛莉安整个人就这么摆在眼前,条件反射性地出指轻点,很顺利地点中了玛莉安的麻穴。

  “哇!大家快来看,那里有贼呀!”屠龙军团的女战士和女道士们如是说。

  “呀?这里也会有人来抢?是同行?”女强盗喃喃轻声。

  “耶!那不是情圣回来了吗!他穿以前衣服来做贼了,一定是个偷心贼!”熟悉笑寒劳力服的圣魔女生高声惊叫道: “好浪漫哦!”

  “是吗?这个人就是传说中的情圣?”各式各样的男青年由女生寝室大摇大摆地走出来,很佩服地点点头: “中门大开的地方他还穿成这样来偷心,了不起,不愧 ‘情圣’二字。”

  老天哪!到了现在,还想什么呀,闪人呀!

  笑寒觉得自己做人很失败,居然搞出那么多波折来,简直不知所谓,早知道就大摇大摆进来就是,也不到现在这么出彩丢脸!

  烈焰纵横步最快一式------爆焰疾冲!

  如今的爆焰疾冲更具有火的爆裂属性,有了元素之助,更是成为了打家劫舍,风紧开溜的绝佳助力。说时迟,那时快,没等女生寝室形形色色众人话音落下,动不了的玛莉安就觉一阵风过,笑寒已经溜出老远。

  “是……是他?”黑梅由失神中惊醒,大叫一声: “真的是他!”拔腿就追。

  一时间,场上似乎静了下来,夜风将落叶吹到眼前时,玛莉安叫苦道: “喂,不要走呀,笑寒你个该死的家伙居然用让小猛不能动的那一招对付我,来个人哪,救我呀!”

  当玛莉安被赶来的思齐,阿如和利娜抬到门口时,便见黑梅软跪在门口,双眼无神望着天空,阿如走到她身边,温柔地将她抱在怀里,一句话也没说。黑梅使劲反搂住阿如,泪水已经无法阻止: “他走了,我没追上。”

  阿如轻轻拍着黑梅的背脊: “别哭了,放心吧,会没事的。”

  思齐也蹲了下来,轻声劝道: “放心吧,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而已,其实他也是很温柔的。”

  ※※※

  在XX处,阿亮等六人发现笑寒正在与头上的破头罩对抗着: “奶奶的,这头罩怎么套得那么紧?”话说回来,这也是他自己套的呀。

  在大家帮忙下,他好不容易取下了头罩,笑寒贪婪地吸了一口空气: “还以为会被憋死……呼------呼”

  大明问道: “大哥啊,大晚上的,你叫我们来?”

  小文接道: “究竟要干什么呀?”

  大明不待任何人有所反应,又接道: “还说是正经事呢。”

  小文接道: “正经事为什么又要偷偷摸摸的?”

  大明: “……”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太危险了,所以他的嘴已被阿亮以暴力封住。说白了就是从后面扭住他的脖子,不让他的脑袋扭动,然后另一只手捂住他的嘴,让他的声音被堵在嘴里,到了这里,任务就完成了。

  阿亮轻叹一声: “等你们哥俩说完,只怕太阳也能起来了,大哥,我们这样的做法是绝对正确的,不用给我面子。”

  原来在另一方面,笑寒也以相同手法封住了小文的嘴,四个男生的内讧惹得三个女生轻笑不已。笑寒忙对小芳和大佩佩表示: “放心,他们俩暂时是安全的,等我的事情问完之后就放人质。”

  笑过之后,阿亮问道: “大哥,大半夜了,你又弄了这么黑社会的一身行头过来,究竟想做什么呀?有什么事快说吧,我们真很好奇呢。”

  “是这样的,今天下午我挨了一顿打……”笑寒如此说,可是他立即后悔这句话的切入角度了。

  “什么?有人敢打你?他吃了豹子胆了?在哪里?在哪里?说出来我们帮你报仇!”果然,他们理解错误。

  “……”当时笑寒是这么说地,然后他想到了一句绝妙的回答: “实际上,打我的人是黑梅。”回答方法就是索性实话实说,而结果也在笑寒意料之中。

  ……冷场。

  终于,笑寒把握住了冷场的机会,将下午发生的事情一一道来,再将心中的疑惑一一道出,最后再将晚上的事干脆地带过了一下。原来做夜行裤子时,笑寒仔细翻过空间袋中老娘老板给自己留下的东西,发现只有两条裤子是符合条件的黑色,而王麻子的只是堪堪能穿上,另一条却是条儿童裤,不清楚老板为什么给自己包上。

  这就是削下好裤子的布,去补王麻子的原因。

  笑寒叹了口气: “我就知道一下子四个会整死我,不说四个,即使一个我也会全身不听使唤,这下可好,弄得她们成了这样了,这下真的麻烦了。”

  阿亮怪叫一声: “不是吧,大哥!你怎么会为这种事头痛呀?你不知道呀,其实现在的玛法的情况呢,它是……”

  “停!”笑寒叫住了他: “你又想告诉我那些什么一个男人又娶回来多少多少老婆的事吧?你给我停住,因为我不认为那种乱七八糟的家庭会有什么感情可言,女人已经没有地位的家庭不提也罢。”

  秋秋嘻嘻一笑,对阿亮说道: “被大哥批评了吧,那么多老婆可是没有家庭温馨的地方哦。”

  笑寒忙点头说道: “没错,可是不知为什么我和她们四个又总是纠缠不休,教教我,该怎么办呀。”

  大佩佩眨眨眼,理所当然地说道: “当然是送巧克力,四个人一人一盒!”

  小芳却不同意道: “送什么巧克力呀,鲜花才是女人的最爱。”

  大佩佩顿时不同意了: “鲜花有什么用呀,巧克力还可以吃。”

  小芳顶道: “你就知道吃!”

  “就是巧克力好嘛!”

  “就是鲜花好!”

  ……

  “停!”笑寒感到很头痛,好好的问个问题,怎么给他们弄出那么多奇题怪论来呀?弄了半天,似乎一句有用的话也没有,笑寒直气得双眼喷火,我真是遇人不淑呀。

  就在笑寒搜肠刮肚寻找表达方式时,忽见被自己制住的小文举起了一只手,意思是他有话要说,阿亮忙道: “说清楚,几句!”对于这个危险份子,说多少也是需要硬性规定的。

  小文伸出了一根手指,表示只有一句,笑寒瞪了抢自己台词的阿亮一眼,放开了小文。

  鱼归大海,虎入深山,被放出的小文会说些什么呢?笑寒会如何处理接下来的情况呢?欲知后事如何,请……(话没写完,千万鸡蛋砸来,堵住了作者的嘴,只听观众说道:完了就完了,还搞那么多关子干什么?不就是想说什么下回分解吗?散了散了……当天,小野球医院又多了一个满身鸡蛋的伤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