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欲轮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神圣的小闹

神欲轮回 冷邪情 4328 2003.07.20 16:21

    话说兴元身为国王,居然为老不尊,当众调戏老板,笑寒惊讶万分,可是为什么贵族们都没多少过激的反应呢?都木头了?老板却拉开了个架式:“干什么?你这个老色鬼,当年我年幼无知,才让你占了便宜,本来以为你英雄无敌,谁知道你连自己的儿子都保不住!我再不会上你的当了!呜呜,我的儿子呀.”说到最后,老板竟然拉开嗓子哭开了,看来她还是年幼无知中.

  闹了半天,花落这位当家老板便是玩失踪的王妃了,呵呵,作为王妃却失踪了到圣魔去当老板,她也真够绝的了.

  听王妃这么一说,贵族们都只能选择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提醒他们:这儿是公众场合,不要这样.可是人家是国王和王妃,他自己都不管礼仪,谁管你?兴元听到王妃这么一说,他的老脸就有些挂不住了,惶论英雄?就连自己的儿子也保不住,惶论英雄?他呆呆看着哭泣的王妃,一时无语.

  笑寒见状,忙在中间打圆场:“我说老板呀,呃,这个嘛(他还尴尬了一声)冤家宜解不宜结嘛,这俗话说的多好?反正这件事已经过去那么久了,还是让一切都过去吧.”嘿!想不到这家伙还是灌输到了一些常识的,起码还知道圣子事件,也知道联想了,他也知道老板原来是王妃了.(作者真想高兴的说:恭喜你,你都会抢答了!)

  兴元心想:儿子的事情可以从长计议,可是王妃可不能再丢了,她失踪那么多年,不就是因为我当年过于强硬吗?算了,男子汉大丈夫低一低头有什么大不了?等把你弄回来我们再从------长计议.

  可是王妃那是吃了秤驼,铁了心.不但认定不回去,还坚决声称当年是自己看错人了才嫁给他,是自己年幼无知.现在连儿子都没了,要是儿子找不回来,绝对不要想自己回去.她说:“绝对不行!”

  于是笑寒一边扔石头就一边为兴元穿针引线,一边劝老板回心转意.至于贵族们和利恩大爷,他们早已经被忘记了.

  其实笑寒是这么想地:开玩笑!这一次若不成功就一定成仁了,虽说仁者无敌,可是老板若不回皇宫享清福,却去当老板的话,第一个首当其冲的就是英明的笑寒我!因为这回自己已经摆明车马帮定了国王,若日后老板记恨,那“无敌使唤大法”可不是开玩笑的.

  不过说实话,似乎不需要这次问题,老板的大法也定会针对笑寒了,相通此节,笑寒感到无比沉重.

  一场庄严的圣礼,却成为了讨论家庭内部纠纷的民事诉讼庭.

  利恩咬咬牙,这个忽然出现的家伙和国王他们居然那么起劲的聊上了,这明显是在使用一个“拖”字决,现在是紧要关头,千万不能等!利恩决定不再保持沉默:“速!快将这个人给我拿下!”就在这时他才显示了身为主教的权力-------即使在国王骂街时也能出动手下抓人.

  听见“速”之大名,阿亮等人大惊,居然是速?那曾经是圣魔排第二十的家伙,然而即使在他之前的高手也不敢惹他,因为他太残忍了,与他交手的对手只要败了,有不少都是死得很难看的.对于他的手段,值得一提的就是他超越常人的速度,即使巴里也赶不上他,他最终因为杀了人被逐出了圣魔.

  速的刀很薄,是特别容易砍入肉的那种,以这种薄片刀的运用再加上神鬼莫测的速度,他的刀法在一种程度上堪称完美,而完美只代表无破绽.

  笑寒没有还击,只是不停的躲闪,任由速施展他的快速刀,在外人看来当真凶险无比,似乎笑寒下一秒就可能饮恨当场.

  可是速却越打越心惊,这家伙的速度看起来不快,事实上,他只是在一个小圈里运动着.

  速知道自己能非常清楚对手的位置,可是他却怎么也摸不清他的动作,怎么也抓不住他的人!速风速的刀只能与他不断的擦身而过,尽管凶险,可就是没有一丝奏效.

  打着打着,速的脑中忽然冒出了一个恐怖的念头------我是否和一个幻影在打?其实笑寒只是运用了移动的法门,运用着与半兽战士打斗时悟通的方式,观风而动而已.当时是刚悟的法门,由现在使来愈加流畅,流畅到笑寒还有时间丢石头的地步.

  “哎呀!”笑寒并没打算反击,可是速却在几乎疯狂时感到脑门上挨了不知哪里飞来的一脚,虽然速发出了一声惨叫倒在了地上,可是他却有解脱的感觉,刚才那几下就差点没把他吓死,打死也不想再尝试了.

  速并没看见是谁踢的自己,他只知道自己被打倒之后又遭到一顿揍,然后就晕过去了.可是其余所有人却都瞪大了眼,原来刚才飞起一脚,然后再把速打昏的居然是文静的圣女阿如!天哪,文静的女人发起飙来真可怕.

  只见阿如踢打了速一顿,把他的刀抢了过来,然后一把将圣礼白裙撕去下半截,变成短裙,对笑寒说道:“我们并肩作战!”笑寒仔细看看她的腿,呆住了:原来她真是个女的?真的没有腿毛耶?利恩气得直咬牙:“反了反了!神圣的圣礼绝不允许你来践踏!”他转向青龙等十九人卫队说道:“圣女身后的勇士们哪,现在是你们担起保护圣女的重任的时候了,快把她拉回去!”使用第三方动手,这样一来既能成事,又能保全自己的实力.

  谁想到那第三方的十九个人互相打了打眼色,由阿亮这外交大臣说话了:“相当抱歉主教大人,我们只是护卫而已,对圣女的行为不负责.”

  利恩大怒:“那你们还不上去抓住那劫持圣女的小子!”

  阿亮调侃道:“是吗?有人劫持圣女吗?我们怎么没看到?你看到了吗?”他转身去问别人,于是焚金对他摆了摆手:“我没看到,我想一定是咱们猪角大人看错了吧.呵呵.”

  他痞子出身,常常能够在暗地里把人骂了,即使市井之中颇也有些能人能不读书也达到骂人不带脏字的地步.

  “你们……”猪角还没意识过来,可他气得脸都绿了,这些人居然也帮着这忽然出现的小子?难道计划真的有变?笑寒才是真的想不到,本以为这一次是破釜沉舟之举,定要力站一番才有机会狼狈逃窜,可没想到那些扑克贵族都是中看不中用,皇上陛下却大有支持自己的意思,唯一气极败坏的就只有利恩主教那大肚子老头了.

  可是利恩主教大肚子偏偏想保存实力,那唯一的第三方又都是笑寒的同党,到了现在,就连圣女也临阵倒戈了,真是无怪利恩气极了却没辙.利恩预计在圣礼之后会有一场大的火拼,因此现在他根本不想过早的透露实力,免得出了岔子,但如今的情况……

  正在此时,山下忽然一阵喧哗,圣魔的学生们开始疯狂喝彩,士兵们却在哭爹喊娘.怎么回事?还记得笑寒当时为了找人而召唤出来的巴里兽吗?因为笑寒嫌它太慢,将它丢到身后去了,随后发现那地方是曾经去过的方向,只要曾经去过的地方就能使用空间魔法.

  笑寒本想利用空间魔法到达稍近一些的地方而已,谁知一下就到达了山顶,而且正好在阿如与利恩中间,这就一下子成为了万人注目的对象了,其实笑寒本也不想的.而且笑寒见一下子冒出了那么多人,是有些尴尬的,可是忽然想起自己本就是来捣乱的,本就是来抢劫的,既然不是来植树造林的,那么人多人少的唯一区别就是打多打少而已了.

  既然要干,就干潇洒些呗.笑寒想到:有道是,强龙不压地头蛇,我一上来就用上这个世界没有的经典台词,强调一下此山是我看的理论性,先在理论上站住脚.虽然这也是歪理,但反正是为了拖延时间嘛,管它那么多呢.

  谁知道那老板居然就是王妃失踪体,兴元又肯帮忙,有他们俩大台柱帮忙,这时间就这么被一拖再拖.事到如今,时间也拖得差不多了,阵也布好了,那大猪角也气得差不多了,笑寒却发现形式似乎纯粹是朝自己一边倒的.我倒.

  利恩大声喝问:“传讯官!下面究竟怎么了!”

  传讯官这才上报:“主教大人,据山下士兵来报,下面来了个一身绿色皮肤,而且只穿草裙的奇丑怪野人,他二话不说就要往里面闯呀!士兵们拦不住他!”原来这巴里发怒时和人发怒是的丑脸有上几分相似,这些士兵见识不足,竟将它当成了绿皮野人.

  利恩大吼:“不论如何,拦住他!这儿可不是闲杂人等说来就来的地方!”他的此话亦是针对兴元与笑寒的,意指兴元应该赶紧清除笑寒这个“闲杂人等”.

  兴元还真给面子,他果然下令:“真是不成体统!居然硬闯圣礼?吕元,带了白芍军把他赶走!”他一下就派出了办事能力最强的吕元出去,并在“硬闯”二字上加入了强烈的重音,以表示他对那“硬闯”者的深恶痛绝和恨之入骨.可是对于利恩所说的“闲杂人等”呢?利恩果然指着笑寒问道:“那么他呢?”

  兴元无所谓地耸耸肩:“他又不是硬闯来的,我说过了的,硬闯的不成体统,别忘了,我兴元可是一字千金的.”看来兴元是护定笑寒了,他还故意强调了“硬闯”二字,这摆明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这还不算,说罢,兴元还拿斜眼挑了挑利恩,那意思是:我就不管,你要怎地?利恩气到了极点,国王这招厉害呀,先是谴人去驱赶硬闯的肇事者,再强调自己金口玉牙,说的只是驱赶硬闯者,那么面前这位因为不是硬闯的,而是飞来的,因此不抓.这要是说出去也是谁也抓不住国王的把柄.

  “国王派了吕元统率去驱赶硬闯者呢!吕元可是白芍的统率呢.”人人都会这么说.

  利恩不能等了,他咬咬牙:“既然国王不准备出手,想来不会阻止我出手吧.”此话一毕,没等兴元表示同意或不同意,他便下令:“疾风!拿下他!”他决定亮底牌了.

  十七个战士由贵族圈中跳了出来,他们的武器是清一色的“流风之刃”和速的刀相似,是一种集轻便和锋利为一的刀刃,只比速的重上了几分,可速度却不慢几分.

  “笑寒!”思齐欲冲上去了,黑梅忙拉住了她对她说道:“法师在圣奥山上发挥不开的,让我来吧.”

  “等等,”青龙皱眉道:“我们身为圣女护卫,这样做只怕出师无名.”

  “没错,我们是骑士世家,绝不能做对不起骑士声誉的事情出来.”玫瑰和牡丹也各有烦恼.

  见那“疾风”近了,白虎可急了:“说那么多干什么?人家小女生都冲了,我们还犹豫什么?我不管了……”

  白虎的急人浑话还没说完,焚金已经一抄魔杖,大喝着:“保护圣女呀!”就冲上去了.

  经他一提,众人这才恍然大悟,没想到焚金出身下九流,在关键时刻却如此有办法,真是痞子自有痞办法,有保护圣女这面大旗在,一切都解决了.

  “圣女临时护卫团”这十九人打着保护圣女的旗号将笑寒也给保护起来了,那理由正是:他不是硬闯者.

  于是“硬闯”二字也变成了一面旗帜,一个口号,只不知这种理论精神的缔造者巴里如今究竟如何,笑寒只知道那傻小子运气不错,还没挂掉呢.不管怎么样,经过大家认真深入学习那“硬闯”的精神,并将它发扬光大的结果就是将“疾风”杀了个措手不及.

  见这“圣女临时护卫团”居然临阵倒戈,利恩脸都绿了,不过今天他的脸本来就很绿,也不在乎再绿一次两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