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欲轮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乱了情

神欲轮回 冷邪情 4051 2003.08.16 01:18

    玛莉安说故事,那方法虽然幼稚可笑,然而却非常符合这几个女孩的口味,弄得她们前仰后伏,笑成一团,很普通的话在她嘴里说出来时,似乎也拥有了点石成金的效果,就是很逗人.

  玛莉安忽然静了下来: “那一夜,我们连夜赶到比齐,在城外遇上了半兽统领和雪人王领着大队找我们报仇,直到这时,那家伙这才展示实力,可是实在搞不懂他是干什么的,有时侯他一拳就干掉了一个半兽人,有时却放一个大火球,被他搞昏头了.”

  黑梅问道: “那么说来,他是个魔武士吗?魔武士也只能用一种魔法而已,而且战斗力也不可能太强了,不是没什么用吗?”想当然尔.

  玛莉安歪头想想,立即放弃: “你们不要说他了,他的力量很强的,而且不止一个魔法,总之乱七八糟的就是.”笑寒苦着脸闷声抗议,却也只能投诉无门.

  玛莉安表情变化极快,极吸引人,只见她苦恼立即过去,换成了甜笑: “就在这时,我们竟然遇见了一个有趣的小援兵哟,我来隆重介绍!那就是思齐小公主!”

  笑寒再次叹口气,当女孩们成为朋友时,就别指望她们长大了,虽然上到战场时她们都能算巾帼不让须眉,绝对战场上的猛将,可是战场上多了,心智却似乎小了,一旦有人领头,便立即雀跃不已,五个女的怎么能那么快相熟呢?不得而知,笑寒只知自己活该无语问苍天哪.

  忽然玛莉安对思齐问道: “对了!我们走的那天你把他拉到一边到底说了些什么?为什么我们从失落森林回来后,你居然让我们见到他的时候告诉他,你爱他呢?”玛莉安用手在空中做了个假动作,微笑着说: “你知不知道当时我们有多吃惊?你快招了吧,那家伙怎么会骗得你抛弃下半辈子幸福的?”

  此言一出,另外三女同时瞪大了眼,看了看笑寒,若是这样,那么当时骗小姑娘感情的家伙不就是……那就是说,原来玛莉安传说中的战友竟然是他?

  笑寒浅浅一笑: “这位大姐呀,听你的说法,你那战友不就是运气不好,乱七八糟,又专骗小姑娘纯洁无暇的感情的人喽?那么说来,是否和他接触的人都得小心了,免得一不小心被他给骗了.”

  玛莉安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对笑寒瞪起了杏眼,好一会,她才说: “不许这么说他.”小心注意的话,会发现她身上甚至发出了杀气!

  玛莉安一字一顿地说道: “你也许不知道,他对我和阿烨还有小猛的影响有多大,只要在我面前,说我可以,骂我也行,可是说他,不行!”包括思齐在内,都没想到玛莉安怒起来时会给人如此可怕的感觉,她的形象一下子从温柔大姐变成了千人屠的女战士.

  笑寒很高兴发现玛莉安的成长,虽然她还无法去到对自己有威胁的地步,笑寒淡淡地笑了笑: “是吗?”他给了他模棱两可的回答,却不知是问是答.

  玛莉安却没有再注意笑寒的表情,自己陷入了那一段不愿提起的记忆: “没错,在我一生中,对我来说影响最大的人是阿烨,可是对我们影响最深的片断却是他留下的.当时,失落chun宫的袄玛教主出现了,我清楚记得,我被吓得动弹不得,因为那根本不是人类所能抵抗的力量,只有他和阿烨还有一战之力……”

  “也许他们也比不上袄玛教主,可是他们的心却没有认输,即使明知会输,他们也会拼了全力一战吧……”

  “在最后,我看到他笑了,他最后出的那一拳已经不带任何力量,甚至连风也带动不了,可是,他还是出拳了,然后教主最强的一招就压了下来,就在我们面前,我们眼睁睁地看着他突冗地,消失了……”

  停顿了一回,玛莉安恨声道: “为什么我当时会被压得动弹不得?为什么我不能像他们那样做一些抵抗?即使……即使是微弱的,甚至是无力的……”

  说到这里,刚才还杀气凌人的女道士已经泣不成声,笑寒和思齐等人完全可以感受到她有多么的伤心悔恨,可以想见,那一幕对玛莉安的影响有多么深远.

  笑寒也叹了口气,记得教主发招时,自己只顾去打,哪里管得了那么多?他心中忽然一动,又起了捉弄之心: “那就是说,他已经死了吗?”

  “……我想没有,如果那种家伙也会死的话……”做了短暂的沉默之后,玛莉安皱着眉头说出了这个她自己也很不确定的答案,虽然亲眼所见,可是就是不敢相信,因此她的结论是: “虽然亲眼看见,可是谁也不敢确定他死了,连阿烨也不信,所以屠龙三军团第三军团的总将位置就是给他留的.”

  笑寒感受着来自伙伴的信任,这样的信任真叫人心中既温暖又好笑: “天哪,你们又是凭什么确定他仍然活着的呢?”

  玛莉安忽然盯紧了笑寒: “如果他死了,人间会又少了一个祸害,不是吗?”竟然遭到如此评价,笑寒泪眼汪汪小白菜呀,多大一个人了,还让人这么损呀,真是叫人愁断肠呀,气断肠.

  忽然见玛莉安坏坏一笑: “你别装神弄鬼了,我刚才细细一想,才发现你不该知道那么多的,你就是那个祸害吧!”

  笑寒苦笑: “你怎么认得我的?”说实话,他笑得满得意的.

  “耶!我就知道,真的是你!”玛莉安冲上去将笑寒箍住,得意地抱着他就地转了三圈: “我就知道又是你这家伙,你头发白了有什么用?化成灰我也认得你!”

  如果不是处在特训之中,笑寒有十成机会被缠死,幸亏这些惹不起的人似乎对力量的追求要严肃得多,或说她们的态度都要认真些: “糟了!今天训练作业还没完成!死了!我先回去了!”

  也许是身为学生者的惯性吧,五个女人约定了再见的时间,就溜掉一个也不剩了.

  笑寒一个人留在原地沉默,他刚刚被转得头很昏: “……”头上忽然有一只乌鸦飞过,大叫傻瓜……

  真是奇怪,这次特训似乎没有我什么事,为什么会把我也给拉来了?放眼望去,众人都在忙,什么虎卧撑呀,练魔法凝神呀,蛙跳呀,负重引体向上呀,猛男铁砂掌什么的,看他们不断摧残着四周,笑寒想起了自己的老本行------杂务清理员!

  他的热心工作,竭诚服务立即迎来了不少叫好声,好几个大哥级人物还信誓旦旦地说要收笑寒做小弟,因为他勤快,还说只要到了他的一亩三分地会如何如何,美女会如何如何多,做自己的小弟会如何如何威风……

  做到一半,先承忽然问了一句: “你在引月塔有什么收获吗?”

  笑寒微惊,忽然想起了在第四层智力考验获得的一本书------战魔法!笑寒拍拍脑袋,怎么会忘了那么重要的东西呀?赶紧对先承说了声谢,将杂务全部放下,找清静的地方K书去也!

  只说了声谢就走了,还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呀.先承摇摇头,继续起自己的训练来.

  “力量本为一体无有分别.”

  很令人惊讶的开篇,这句话若由笑寒以外的人来看,定嗤之以鼻,可是到了笑寒眼里,那文字却叫他大喜,大有寻获知音的感觉,只见书中写道:

  人力有时而穷,只因脑力脆弱,故有魔武壁障,若能成功将能量灌入灵识球中,则可打破力量壁障兼学魔武,但灵识球于脑中识海无法可找,即使找到,亦不能灌入能量,不说突破壁障所需能量极大,只一丝力量即可令人变成痴呆智障.

  笑寒回忆起修炼<天下至尊>功法的情景,气行到了九百八十一转时,三气冲入了泥丸宫,险些将其撑破,可是老头一味让自己练习的各种奇怪训练的成果,却在此时显出了效果来,全身一百零八大穴另九十八旁隐诸穴均释放出一股起义的吸力,终于在最后一刻稳住了泥丸,不致成为痴呆,难道正是那时打破了魔武壁障?

  接着,书中便再也没有了任何这方面的说法了,剩下的全是魔武的运用.笑寒立即被书中的内容所吸引,如痴如醉,就似进入了一个一直追求的精神世界,里面的东西本都是似明非明,只差一步.

  就像一个人在登堂入室时,一只脚迈过了一个坎,另一只脚却不知道朝哪儿迈了,正犹豫间,后面有人伸脚一喘,就这么进去了.

  当笑寒合上书时,已是夕阳西下,笑寒打从内心生出了一种悟透的感动,自然有一股莫名的暖流充盈着全身,暖洋洋的,却没有一丝冲动,精神毫无波动,平淡如水.

  笑寒抬起头时,却发现利娜在自己面前俏然而立,一双眼看自己时露出的却是极为柔和的光.目光这一对触,两人都是一惊,笑寒还好,他体悟自生的暖流并未散去,仍在一种忘我的精神状态中.利娜可就慌了神了,只见她歪过一旁的一张脸已是热得发红,两只多生出来的手拼命地揪着衣角,不知是否跟它有仇.

  ……笑寒忽有古道西风瘦马的悲呛感,封尘的课题又被翻出来了,如何对付女人?

  只见利娜长长吸了口气,扭过头来狠狠盯着笑寒,笑寒不知,她只有鼓足了全力才敢如此看着自己,故而笑寒心中只能泛起不详的预感.

  忽然,利娜狠狠地闭上了眼,又叫笑寒大楞,却见她几个大跨步就走了过来,一屁股坐在笑寒身边,也不去看他,却低低说道: “我要借你肩膀靠一靠,好吗?”

  借肩膀?笑寒大大的不理解,也不必他理解,两只手已经挽住了笑寒手臂,接着利娜整个人就靠过来了!笑寒哪里受得起如此刺激,那一时间,心脏就差蹦到嗓子眼了,感觉自己有话想说,可就是说不出来,心中那个急呀,平时自己不是挺有语言的吗?怎么现在到了节骨眼了,就没词了?

  “你知道吗?”结果还是利娜先说话了: “我没法控制,我真的好喜欢你.”

  感觉紧抱住自己手臂的娇躯微微颤抖,笑寒心中也不知汹涌着什么情绪,是不知所措?是无可奈何?是惊?是喜?

  抬起头时,笑寒看到了一片晚霞,也不知当时是何想法,一句话忽然脱口而出: “霞光好美.”见利娜也抬起头,笑寒又一句话不经大脑而出: “像不像紫樱?”

  话已出口,无法挽回,忽然想起利娜在七准骑有个名字就叫紫樱……

  这一天,没有任何人打扰他们,就像早就商量好了似的,笑寒肩膀免费出租中,他也不敢乱动.虽然一个女人靠在身边,可也不知究竟是什么感觉,笑寒想起了思齐和阿如,叹了口气,难道自己一世英明,真的会葬送在这紫色的天空中?

  说实话,现在对利娜是什么感情,自己也不敢确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