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欲轮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心与地的深处

神欲轮回 冷邪情 4319 2003.07.12 22:28

    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气势漫天飞舞,没有想象中两边发出类似李小龙的尖叫,因为两边的斗气被肉盾挡在了身后。

  等五个爹发现时,他们的儿女们已经挡到了他们身前,他们张开双臂护住了自己的父亲,对笑寒说道: “阿寒,不要这样,如果你一定要教训他们,就让我来替爹担着吧!”五个老辈微微楞住,却发现自己已经被冷汗浇湿!看到儿女们这样维护自己,他们不胜唏嘘,在不知不觉中,儿女们都长大了。

  胖大海和先承等没有沾亲带故的人也来求情: “阿寒,大家反正都没事,又都是咱们的前辈,算了吧。”在大家求情时,身为外交大臣的阿亮却在发呆。

  笑寒没有说话,只是加重了杀气: “你们真愿意替父亲顶罪?”当他的杀气放开时,黑梅等人终于有机会体会到了利娜所说的 “变成尸体的感觉。”在笑寒的杀气面前,失去抵抗方向甚至是一般情况而已!

  即使已经手脚冰凉,可他们还是坚定的点着头,为了心中守护的人,虽死而无悔!

  兴元一把将青龙和朱雀拉开: “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们别理我们!我们既然也为了此事后悔,就一定不怕惩罚!”堂堂国王,此时却变成了世之真豪雄,这也无怪他的权力会被利恩钻了空子了。

  “哇呀呀!儿子你让开!让儿子护着老子那算什么呀,你还想让你老子我见人吗!”海明男爵吼叫道,他可真没想过除了兴元和利西以外,他海明男爵还会如此怕一个人,那还是个孩子!

  其他三人当然也依样画葫芦,刚才是儿子女儿护老爹,现在又变成护定儿女了,一来一去,变化真也让人想不到。

  “好吧,既然你们抢着要罚,”笑寒杀意: “那么罚你们回去一人请大家吃一顿饭!奶奶的,真是便宜你们了!”令人绝倒的惩罚。

  “呱!”正在众人消化着这句话时,变生肘腋!那该死未死的邪恶钳虫又立了起来,奋尽最后的力量扑了过来!

  “笑寒小心!”阿代抢上拦住笑寒,钳虫的巨大钳角抵住了阿代的背部。带着这柔弱的身子,钳虫撞上笑寒,并带着两人一起落入了黄泉悬崖中!

  众人大吃一惊,听到崖下传来笑寒越来越远的声音: “不!思齐!”

  “阿寒!阿代!”利西和米克心至发现不对,死命抓住差点儿跟着跳下去的女儿,不知到底怎么了,这两个女人在笑寒二人落下时发了狂,如果不是老爹和众人拦住,她们也许真的跳了。其实笑寒两人第一次掉落时如果不是有虫子拦住,她们也许当时就跳了。

  不得不再说一次,祸不单行,在这已经够乱了的时候,众人忽然感到地面一阵颤动,这是……

  只在一瞬间,所有人都感到死亡的压迫感迫近了,那是如此之近!怎么回事?一时之间,饶是兴元等老资格的战士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不过这种情况,似乎遇到过?这五个长辈忽然想到了一个不敢去想的可能性,那个封印在猪人洞的巨大魔头……

  兴元终于抽出了别在腰间的武器,那是一根粗棍似的怪兵器,可是识货的人都明白,那是只有圣奥的君主才配拥有的恐怖武器------裁决之杖!

  “真的是它?邪恶蜈蚣!”彭天涛眼中同时出现了害怕和狂热两种神情,就是在对着笑寒的杀气时也没有让他这么兴奋呀,邪恶蜈蚣?

  “奶奶的,居然是这个怪物,别开玩笑了。”海明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一战,那天昏地暗的一战。

  利西赶紧做出处理: “所有法师不要上前!赶快退后!魔法对它无效!”

  当邪恶蜈蚣大半身体钻出泥土时,人们才知道它有多可怕,多巨大。十多米的身子几乎撞上了洞顶,若拿邪恶钳虫与它相比也实在一只小虫而已。直到这时,众人才终于找到封印所提到的那股不知名的力量,只有邪恶蜈蚣,才配称做魔虫之首!

  大家知道,一场恶战即将开始。

  ※※※

  下落,下落,不断地下落,思齐的心也跟着沉沉落下。后背的伤有多深,只能从偶尔传来的巨痛中感觉到,可更多的感觉却是由笑寒身上传来的温暖和安全,有一股不同于医疗术的力量柔和地处理着背上的伤。思齐将头靠上那人肩膀,满意地搂着他,忽然发现背上的疼痛实在不算什么,只要能这样靠着他,即使现在就死去也心甘情愿。

  笑寒什么也不想,只知道拼命地运着真气为思齐注入,他情急关心竟忘了去验查思齐的伤势去到了什么程度,只知道一个劲地输入输入。

  老笑寒曾经说过,他的功法就是为了治疗而创的,功能生死人,肉白骨,那简直是夺天地之造化,采日月之精华,抢世间之灵气,倾人界之……之……

  奶奶的,想不起来了!只知道那老头吹牛的时候可是把这功法吹得天花乱坠,日月无光。

  可就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有那么神了。算了,现在能做的就是用身体护住她,那样的话,在落地是就是自己先着地了,然后能做的就是相信那个人,那个在自己眼中毫无信义可言的老头了。

  空中,思齐抱紧怀中人,轻声说道: “笑寒,你知道为什么我要改名阿代吗?”她想再抱紧几分,生怕把人给丢了,但那已经是她最大的力量了: “因为没有你消息的日子,好象没有了灵魂,只有躯体代替我活下来似的,因为,我爱你。”

  “轰!”一声巨响,两人终于着陆了。在没有任何力量护身的情况下,笑寒估计自己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定会粉身碎骨,骨肉分离,然后血肉横飞,简直就是五马分尸。这些感觉只是在脑中一晃而过,他没有分出半点力气护体,而是更加快了输出功力的速度,抱紧了思齐,只要她活下来就行。

  谁知笑寒却并没有那种感觉,只好像摔在了某样软物上,一弹之下,两人打了个滚,这才碰到实地。

  笑寒仔细一看,原来是钳虫先他们一步落地,他们是落到了邪恶钳虫的身上才幸免于死,那钳虫身体结构也实在结实,这一狠摔加两人一狠砸居然没让它七零八落,骨肉分离,然后血肉横飞,五马分尸!看来要五马分尸还真不容易。

  笑寒暗自庆幸,如果刚才身上带上了护身之气的话,估计下来就砸毁了钳虫的尸体,然后给地上砸出个坑来,那样的话肯定会受伤。而现在却一点伤都没有,看来自己还是做对了,也许这就叫做置之死地而后生吧。

  不知过去了多久,笑寒将功力全部输出完了,他只感到难得的混身乏力,两只手再也无法使上力气。那思齐也不知是好是坏,她就这样死死抱住笑寒,仔细一看,原来她只是昏过去了。不过也不知道她的伤势究竟如何了,笑寒这才想到去检查她的伤势。

  三指搭脉,片刻之后笑寒终于确诊,原来这小妮子早好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昏倒了而已,奇怪的是,她还是带着甜死人的笑昏过去的。是幸福的昏倒,还是纯粹被吓昏了?不得而知。

  笑寒略为感到奇怪,虽然老头说的话也许可信,,可他也很难相信自己的功力竟然有如此明显的效果。虽然不得不承认,自己拥有太多诸如谦虚之类的优点了,可自己可真的没有谦虚到认为老头的东西确实可信的地步!至于那什么什么造化,加上什么什么的精华,还又采又夺的,他不累我还累了呢,太难相信了呀!

  笑寒首先看看自己的手,感觉自己还是人类,没错。然后他才忽然发现一根断成两截的魔杖。这下笑寒明白了,彻底明白了,原来钳虫的尖角首先撞坏了思齐背上的魔杖呀,松口气,真是运气太好了。

  一口气松下来,笑寒开始检查周围的环境,这才发现了此处的不同寻常,刚才急切里还不觉得,现在才发觉到,这地下的深处居然是相当明亮的。而且这里的地面没有半点地底阴湿的感觉,一阵风吹过,笑寒惊讶地发现这里居然有树有花有湖有草!

  这一片湖光山色的环境并不是最重要的,原来这里的空气中充满了各种魔法元素,如果不是那地底之风浓厚的土味,笑寒真怀疑这里是地上的某一美景圣境。

  算了,快恢复功力再说吧。待运用之时,笑寒才发觉体内没有一丝真气。糟糕,没有任何供循环的载体怎么恢复功力呀?

  忽然有一阵风吹过,笑寒心中一动,身上无气何不借气而用之?想到做到,运用精神冥想很快将魔法元素聚集到身边。说来也奇,这里居然也和圣奥山那样,聚集了各种魔法元素,种类居然也一样齐全,而这正合了笑寒心意。

  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元素很听话地进入着笑寒的经脉,在天下至尊的帮助下转动着,越来越强,直到各种元素搅动着风云直冲天际,思齐也被吹醒了。

  游荡在元素的海洋中,笑寒感觉无比畅快,很快功力就恢复了,可增长速度依然没有停止……上限在哪里?

  醒来时,眼前景色依旧,花还花,湖还湖,但在眼里这一切又似乎完全不同了。究竟是哪里不同,又实在说不出来,似乎一切都活了,那树在风中如何摆动,那草在别的小草轻搔下如何扭腰,发春的小虫如何疯狂的吼叫,无论哪里有些微的动静都一清二楚。

  如果换一个人,一定会为这种感觉大呼高兴过瘾,如果换一个地方,笑寒也会。可笑寒现在实在是笑不出来,因为他发现有个人盯着自己,他感觉自己就像被蛇盯住的青蛙。

  通常情况下,她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那是准没好事的,比较好的时候就是让自己干重活,记得比较糟糕的那一次她使劲地揪自己的头发,还问自己为什么要说: “又。”

  果然没好事,被泪流满面的思齐箍住,不解风情的笑寒根本没感受到半点软玉温香,只觉得自己全身僵硬,新陈代谢严重失控!天哪!上帝呀!作者呀!谁来教我怎么谈恋爱呀?于是有个熟悉的声音说: “他们都在洗澡。”

  ……冷场。

  有道是,最难消受美人恩,古人诚不欺人也。

  “是圣祭墓园吗?”看着远方冲入云霄的魔法元素,金色的白野猪贵族那暴戾的眼中闪过抑制不住的兴奋。

  “那么多年了,钥匙终于出现了吗?”另一个领地,巨大的骷髅精灵贵族那红色的眼珠终于动了,从它眼中看到的只有嗜血和兴奋。

  “呀哈哈哈!六千年了!六千年了!终于又可以尝到人肉可口的滋味了!”妖媚的蝎蛇贵族看到那冲入云霄的魔法元素骚动时,她疯狂得险些忘却了自我。

  在下棋时从来不会移动分毫的袄玛贵族和祖玛贵族同时站了起来,因为他们看到了冲入云宵的魔法元素波动由圣祭墓园卷起了。

  在这巨大世界得某一角落,巨大的暗之触龙神由地底窜出,将地面的光全部遮住了!可是这个比邪恶蜈蚣大上数倍的蜈蚣始祖贵族向来不喜欢在白日里现身的呀?它一双巨大的虫眼盯着圣祭墓园那冲如云霄的魔法元素,良久,它终于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号叫!

  “嗷!!”当整个巨大世界都听见了这声嘶吼之后,世界沸腾了,各种不同类型的叫声回应着这声号叫,久久不能平静,让它们如此兴奋的究竟是什么?

  不论如何,新的挑战出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