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欲轮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四十之期

神欲轮回 冷邪情 3868 2007.08.02 01:32

    老天尊捋袖子就过来了,看样子他大有可能当众教训孙女一顿。

  笑寒苦笑道:“等等,如果你现在动手,她可又失控了。”

  老天尊立即停下,倒像是一直就等着这话似的:“是吗?好吧,一会我再收拾她,看她还调皮。”天尊老了,果然多了些诙谐。

  笑寒点头说道:“你放心吧,我们只说红胡子的事了,那些劳什子的秘密我不会说了。”笑寒对艾莉问道:“艾莉,你老爹说你发过愿,第一个打败你的适龄男子就是你要嫁的人,如果我没有猜错,一直以来,你一直在挑战各路高手,以求一败,但是你身上有刻苦锻炼的痕迹,因此,你觉得你未来的丈夫会是个英雄,对吧。”

  虽然所有人都相信了笑寒可以通过帮助控制精神力来探知对方的想法,但是现在却只能一个人独角戏,这样唱法,初时还有些新鲜,久了可就很无聊了,不过,笑寒的提问总是让大家欲罢不能,即使是独角戏,也只好听下去。

  “传说圣子来了,于是你就做好了输掉的心理准备来挑战,那时,第一个让你看得上的人,就是红胡子。既然你做好了输的准备,又第一时间看上了红胡子,那我大胆猜测,你当时就芳心暗许了,应该没错吧。”

  老是笑寒这么乱来,红胡子可急了:“笑寒啊!圣子啊!你可别瞎说,老是你一个人说完,万一她没有回答,你就说出来了,那不是故意整人吗!”看来他真的急了眼了。

  笑寒却完全没理他,还一副明了的表情点点头:“哦,原来那时只是欣赏,后来他一再相让,你在抱住他的手时,醒了,可刚才的事情全知道了,于是发现触摸他时,心乱了没法控制……”说到这里,笑寒这才抬起头,对红胡子问道:“啊?刚才你说什么来着?”

  红胡子觉得后脑被重物击中一般,发出“嗡”的一声巨响,当场险些就要抓狂,自己刚才的抗议那么大声,震得房间现在还在发抖,他居然说他没听见?

  红胡子吹胡子瞪眼道:“我看出来了!你说的话半真半假!你知道她在想什么,可是扯到我这里,你就开始乱说了!说不定,刚才那些小时侯的事情也是玛莉安告诉你的!”

  修克烨忽然插话:“这些事我也不知道。”

  ……沉默。众所周知,玛莉安常常对沉默的修克烨天南地北的乱说,而且什么都说。

  玛莉安也噘噘嘴:“这些事情,姐姐也从来没告诉过我,她很懂事,从小就知道给父亲和爷爷面子。”此话一出,新老天尊极端无奈的低下了头,这个玛莉安怎么说话的,好象自己做过很多丢脸的事似的。

  笑寒点了点头,对红胡子问道:“如果我能证明我一直没说假话,你就听我的,接受她,如何?”

  红胡子哑口了一阵,终于叹了口气,说道:“圣子,不是我不愿意,哎,本来我不打算说,打算打完这一仗就一个人失踪了去等死的,现在只有说了。”

  “其实我活不过四十岁,因此不愿找女人,只怕误了她,现在我跟着你,就是想豁出最后的命来做一些对得起自己的事而已……还有,我曾经有一个女人,她死了,我的心也没位置了。”在红胡子说话时,笑寒再次感到艾莉的颤抖。

  笑寒对艾莉传去一个放心的信息,接着皱了皱眉道:“奇怪啊,我也和师傅学过卜算,我看你天庭饱满,目有流光,大福之命,根本不是短命的模样,谁说的你只能到四十岁啊?”

  红胡子也叹了口气:“其实也有很多知道的人说我不像早死之人,烈白那家伙就是一个,可是,替我推测的人是谁,你们知道吗?”

  “谁?”

  红胡子凝重的说道:“是星辰长老,在玛法,如果说只有一个先知,那绝对是他。”

  ……众人无言,如果真的是他,那就没办法了。

  笑寒却又问道:“有这回事?那是什么时候的事?那星辰长老具体又是怎么说的?”

  红胡子深深地看了看笑寒,发现了他眼中的诚恳,只好叹了口气,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来:“我心爱的女人为我而死,当时我不知何去何从,于是花重金找到星辰长老帮我卜算,结果……结果就写在这张小纸片上,他只对我说‘世事难料,却有因果,因果循环,终归黄土。’那话,现在我还记得,这纸片我现在还保存着,正是星辰长老的字迹。”

  “既然这就是我的命运,无论如何因果循环都终归黄土,那我还循规蹈矩的干什么?所以从那天起,我就做了盗贼,后来兄弟越来越多,就成了红胡子大盗团。”

  那张纸片传了一圈,人人见之色变,最后终于到了笑寒手里,笑寒一看,也是大惊失色,原来纸条上正是星辰长老写的八个字“无好因缘,四十而亡。”

  “无好因缘,四十而亡?”笑寒凝重的看着纸条,陷入了沉思:“世事难料,却有因果,因果循环,终归黄土。奇怪啊?”笑寒知道一般测算命数,必有一线生路,即使自己这样死劫一大堆的家伙,也还有一个生路可走,星辰长老在通灵时所得到的启示不可能这么不留余地的,可是……这个绝到了极点的预言的确是星辰长老,的确是大陆公认的先知的笔迹。

  “现在你们信了吧。”红胡子上前将纸条拿了回去:“说实在话,我也不知道我会怎么死,现在我已经三十五岁了,没病没灾,但我从二十五岁干上了大盗贼开始,就打定了主意,不找女人,夫妻是一辈子的事,不能陪她终生,何必耽误人家。”

  整个大厅寂静无声,原来红胡子并非恃宠矫情,他不愿意配合笑寒,原来还有如此隐衷,这时,笑寒却发现艾莉紊乱的心绪平静了下来,精神力也完全平稳了,虽然没弄清楚具体原因,却终于松了口气。

  忽然,笑寒听见艾莉心灵的声音:“不管你的命还有多久,我愿意。”笑寒一怔,却又听见心灵的声音:“圣子,还有多久才能完成?”笑寒感到艾莉的信念自动聚集了起来,推动着精神力的控制,大大加快了精神力稳定的速度。笑寒心想:不愧是玛莉安的姐姐,果然是女中豪杰。

  笑寒回了一道意念,告诉艾莉保持这种心态,很快就能将精神力完全控制住了。可是,笑寒的心中却还在思考着那纸条的事,这种情况在卜算里是根本不可能的,难道……在思考时,笑寒再次听见艾莉的声音:“不管他的命还有多久,我愿意和他一起承受。”

  笑寒咬了咬牙,忽然对红胡子说道:“红胡子!那张纸条再给我看看。”

  红胡子皱着眉,却还是将那纸条递了出去:“怎么了,难道你觉得有假不成?”

  笑寒接过纸条,细细观看:“不会有假,星辰长老的字大家都认得,天下只此一家。我只是觉得有古怪,所以要仔细想想,推算一下。”

  “对呀!”玛莉安刚才听说红胡子的事,还在发愁,这时却忽然双眼发亮起来:“笑寒,我记得你也会算的!上次去祖玛时,你不就给我算过吗!”这倒是,那一次,玛莉安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才相信笑寒的确有两下子的。

  “不必算了,星辰早已算过。”笑寒忽然笑了:“我懂了,原来是这样。”

  “怎么样?”众人迫不及待的追问。

  笑寒并未作答,只是微笑着对玛莉安说道:“小莉安,你还记得上次我替你算的时候,对你说过什么吗?”

  玛莉安想了想,回答道:“不记得了。”随后忽然怒道:“当时我根本不相信!怎么记得你说的什么啊,人家也是后来才相信你真的会推测未来的啊!你就别卖关子了好不好,红胡子这里到底怎么样,我都急死了!”

  这时,黑梅忽然笑着插嘴道:“玛莉安姐姐,你忘了吗,当时阿寒说过,算人命不是好事,还告诉你,叫你不要后悔。”说完,她看到笑寒回过头来,两人害羞的相视一笑。想到那时的事,贵昆和先承也忍俊不禁,差点笑出声来。

  玛莉安对贵昆和先承怒道:“不许笑!”又回过头对笑寒瞪眼道:“现在说这个做什么!你想揭我的短啊!”

  笑寒笑着摇摇头:“完全没有这个意思,只是,你可以想想,当时如果不是你叫我算,我们就不会在那逗留,你也不会被我说中第一个预言,那样的话,你也不会对第二个大肆嘲讽,反而中招,而我们也就不必为第三个预言烦恼,自然可以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反正后来也一直这样过来的,也不用瞻前顾后了,不是吗?”

  玛莉安无话可说了,只能瞪了先承他们一眼,再笑?再笑就穿帮了。

  笑寒冲着玛莉安一阵坏笑,笑得她心中直发毛,这才说道:“其实,我只想说,若是测算人相,一般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不管找我还是找星辰长老。总之,轻则当场丢脸,像玛莉安,重则误会终生,就像红胡子。”

  红胡子想了想,说道:“好象当时星辰长老也这么对我说,劝我别算来着。”

  “哎,又有什么关系?”红胡子认真的说:“男儿生于天地之间,生死何妨,既然当初的卜算是我自找的,那我也不想对命运说些什么,我想对抗命运,可是我必须自己来,不该累及他人。是否我会在四十岁死掉,我并不在意,我大盗红胡子,要跟着圣子好好干一场,证明我活过,打得魔族以后不敢出来,那我死都会笑。”

  笑寒眨了眨眼:“喂,胡子,可别这么说,弄得像是没我就打不了似的,你应该说,我们一起去打,而不是跟着我打。”

  这句话说得众人直点头,红胡子豪迈的大笑出声:“哈哈!笑寒说的对!圣子就是圣子,咱们一起打!总之,我红胡子半生豪放不羁,谁的都不听,就听你的,你叫我怎么打,我就怎么打!”

  笑寒心中一叹,惨了,被红胡子这一闹,这下怕是脱身都不行了,算了,走一步算一步。笑寒叹了口气,将纸条交还给红胡子:“你说你听我的是吗。”

  “没错!”

  笑寒笑了:“我已经弄清楚这纸条的含义了,你既然听我的,那好,放心去爱吧!爱在面前,没有任何理由放弃!”

  红胡子皱了皱眉:“圣子,还是别耍我了,人家没可能看上咱的。”笑寒昏倒。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