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欲轮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误会

神欲轮回 冷邪情 4317 2003.07.17 16:20

    青龙问道:“那么阿亮当时逃出来了吗?”

  说到正题了,所有人都集中了精神去听,却听兴元一笑: “至于这个嘛,这也算是本人今生撼事之中的最大得意了。”

  “你们可能不知,在徐魂兄弟的纸条上强调让我注意一点,便是定要杀了他的独子徐亮,他说若不杀他,有一天徐亮必要了我的性命。可我偏偏不杀他。在看完纸条之后我就发誓,徐亮就是能取我性命的第二个人,若他要杀我,我决不反抗。”

  裂纹和青龙总算明白了前事,他们两人心中各有想法,可阿亮已经泪流满面。笑寒虽然对前事完全不明,可是听到这里也能猜出个大概了。不过他知道,事情到此已经解决了。

  在人们形容快乐的感觉时一般会有到的词语其实很简单,而且任何民族文化都不约而相同,因此,当大家得知笑寒和阿代没事时,他们是这么说地: “呀!哈哈哈哈哈。”

  他们冲上去准备拥抱阿代,忽然发现她是女人,于是大伙尴尬一笑,还是和笑寒亲近亲近比较实在的。既然阿代已经有了防备了,为了不被人认成色鬼,还是把阿代交给那四个女人吧。

  于是众人向笑寒张开了双臂,正欲起步,忽见两道人影以极迅急的速度冲上,于是众人全都急刹车!仔细一看,天哪,是她们俩?笑寒呀,祝你平安了。原来正是这四天来一直死气沉沉的黑梅和利娜来找麻烦来了!哎,笑寒真是倒霉,刚回来危险就出现了。

  这二位女大王的行为果然过于激烈,她们是用扑的!众人闭上了眼,心中摇了摇头。可为了亲眼证明笑寒的惨状,便于今后在法*作证,他们还是睁开了眼睛,可是眼睛睁开之后,每个人都张大了嘴,又揉了揉眼,没看错吧?原来那两个大虫变成了两只乳燕,就在她们父亲面前,将乳燕投林这一招施展得淋漓尽致!果然激烈呀。

  大概因为发现笑寒僵硬了,这两个女人一起弹出,在众目睽睽之下红着脸回头找思齐说话去了。她们的父亲们也只能跟着众人流汗。

  ……好厉害!

  “大家看什么呀?快点上去呀。”白虎咋呼道。

  于是众人终于分三份聚起了,笑寒一下子接受了多家记者的采访,实在忙得焦头烂额。而女士们这才知道阿代的真名叫做思齐,在女生这一边,朱雀和绝心还能全心和思齐说话,那利娜和黑梅的心却早飞到笑寒那儿去了,说实话,思齐之意同样不在酒。

  笑寒忽然发现兴元朝这边走来,裂纹,青龙和阿亮也发现了,这几个人沉默了下来,因为他们都知道兴元找的是阿亮,可是他会怎么处理呢?裂纹和青龙惊得几乎要发抖,笑寒知道多一些,也为他们捏了把汗。

  众人也感觉到了不对,都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这里。当然,看着兴元走到阿亮面前站定,即使大咧咧如白虎焚金样人,也知道定有事发生。

  兴元站在阿亮面前,由腰间抽出了一把刀,双手举过头顶,以国王之尊居然单膝跪地: “徐贤侄,若要我命,必不反抗。”利西等人也没敢有所动静,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是一种自承礼,是贵族间交割异常贵重物品时一种很正式的礼仪。看兴元这副模样,想来他是愿意献出生命了。

  * * * * * * 到达了圣奥都城门口,利恩已经站到了门口,他居然亲自迎接来了!

  兴元大笑道: “利恩主教大人,您怎么有空来亲自接人呀?”

  利恩见到兴元,很明显一楞,忙摆出一张笑脸: “若知国王亲来,当三里之外设仪仗相迎。”

  兴元哈哈一笑: “如果没有我在,你也会出来迎接的吧,你还是说明白些吧,为什么到这儿来接人?是不是你又有什么企图?”国王对主教向来不假辞色,这是路人皆知的了。

  利恩赔笑一声: “那么,敢问国王又为什么和这一期的特训生走在一起呢?”那意思很明显,你国王不是要拉拢他们吗?

  兴元单脚踏在车上,让上身重量落在那只脚上,以压迫的姿势对利恩说道: “我们几个每天太闲了,所以一时手痒脚痒,就跑去加入他们,然后一起去那魔虫之洞探一探喽。”

  他这个样子像极了小痞子,一个国王却有这种奇怪的嗜好,真是让人惊叹之啊。

  利恩虽想不到这个答案,却能立即找出对策: “哈,是真的吗?皇上陛下果然宝刀未老,威风不减当年,只不知此次成绩如何?”因为特训生们进洞都是在洞口呆着消磨时间,只要三天之期一到就出来交差,年年如此。即使在百姓圈子里,这也已经不是秘密,其实这也是一种很出名的规矩,可利恩现在说出此言却明显是讽刺。

  兴元的反应确实出乎利恩意料,他笑得很自信: “也没做什么,只是清了清黄泉之路,顺便宰了一只邪恶钳虫,伤了一只邪恶蜈蚣而已。”此话说来真是震惊四方,兴元暗自得意。不过对于他来说,得意还是次要的,重要的是那二十人的实力经他兴元之口获得了肯定。

  这一期的特训生作为第三方被钦定为 “圣礼”的圣女近卫,因为政教斗争过于激烈,无论哪一方的人直接派人都会让另一方不满,若一方派一半的话,说不定大家能打起来。因此双方都倾向于在第三方找人。

  找佣兵吗?不稳,如果另一方暗地里花了更多的钱买通怎么办?找第二国家?不行!万一他们作为间谍来个里应外合就麻烦了。那么找盗贼工会?去死吧!圣奥请做贼的来做保镖的话,面子都丢没了!魔法师工会?近距离的法师碰上强的战士什么也干不了,何况圣奥山对魔法有抵消效果。

  于是找来找去,想到了圣魔。圣魔好呀,他是圣奥的学校,本身具有优势,力量也不弱,重要的是,他不需要佣金……至于佣金嘛,这不是大问题的。

  不过在此之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对由学校刚毕业的新人能力的考虑。当然,作为学校前二十的佼佼者,他们的实力确实大可以与大陆的高手较量一番,但他们毕竟是新人,因此他们的能力只能遭到质疑。

  所有人都清楚,一个身经百战却不甚强的老兵远比一个空有一身武艺的新丁有用的多。

  可是当他们杀掉了邪恶钳虫的消息传出来时,一切就不一样了,他们一下子成为了新一代的勇者,再没有人敢质疑他们的能力。

  至此,利恩再也无话可说,他对与国王斗嘴已经失去了兴趣,他必须对这期的特训生做一个重新的估计,因为今次的圣礼对他来说实在太重要了。

  可就在这时,众人却发现笑寒不见了!

  众人劝服了思齐,让她不要离开,因为那小子一定会回来的,阿亮更是大包大揽,他说,是笑寒说的,如何如何喜欢你之类的话。于是大伙就跟着接待的队伍进入了利恩教馆休息。

  这教馆嘛,就是教堂的旅馆,简称教馆。

  那么笑寒到底哪里去了呢?当然是溜掉了!那思齐太剌手了,笑寒自认没能力处理,怎么办呢?自然呀,既然到了城了,当然是赶紧回去圣魔找阿如商量对策呀!在笑寒的印象中,阿如在这方面是相当在行的了,能在思齐,利娜和黑梅面前呆上三十分钟以上的人有两个,一个是自愿的,另一个是被迫的。

  被迫的那位自然是大家所熟知的受害者,是一个长了张娃娃脸的白发成年男子。而自愿的那个就是阿如!

  谁知道,阿如那乖宝宝居然不在!笑寒想想大概他掉厕所或者浴室了吧?于是便去寻找,谁知还是不在。想起阿如平素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似乎阴人,却非要扮成男人的感觉,笑寒皱着眉分别看了看女厕所和女浴室,想想还是算了。

  他还能去哪里呢?对了,难道他在看星星?现在外面的星星确实也不错呢。

  想起没有女朋友而被吓得做恶梦的那天晚上,笑寒想到了那再见思齐的星夜,当时彼此之间都无法认出对方来,那么阿如会不会寂寞了所以一个人去了那儿呢?于是笑寒便去了那日回忆的草地,可是阿如同样不在。

  这下笑寒没辙了,干脆在草地上大字躺平了看看星星吧。今天的星星也实在很不错,上次来的时候也有这种感觉,可上次是为没有女朋友心烦,算是被阿亮那些家伙害的,而这次却是为女朋友怎么处理而烦心,真是太难了呀,恋爱。

  看着看着,笑寒只觉得那星星似乎渐渐沉下,离自己越来越近,压得眼皮也越来越沉……

  “阿寒!救我!”梦中。

  “阿寒!救我!”笑寒身体一振,回复了一些知觉。

  “阿寒!救我!”笑寒腾地坐起,又做梦了?可是他还清楚记得,在梦中的呼救声,虽然那是一定女人的声音,可笑寒仍能肯定那是阿如的声音!但是阿如的声音怎么会变成了那种甜甜的女声了呢?

  笑寒搔搔头,自语道: “一定是在做梦。”

  话虽如此,那声音却如此明白地在耳边萦绕不散。笑寒坐起身来运动一下,发现早就天亮了,想起那梦,自己都摇摇头:什么烂梦,还是去找海哥吧。

  一路走回,却没遇上任何一个学生与老师,笑寒认为现在太早了,也没去注意,径直回到寝室。在白天回来,这才发现床上已经落满了灰尘,难道阿如真的不在?笑寒忽然看见床头上放了一封信,昨天晚上晃了一眼就走了,对于这个,还真没注意到。

  上去看时,那信封上端正地写着 “阿寒亲启”,玛法大陆的字体和汉字其实是一个系统的,因此笑寒能够看懂。这个就是当然的了,因为服务器是中国的嘛,嘿嘿。(作者因为乱卖关子,被正义的鸡蛋打入嘴里。)

  拆开信看,上面正是阿如不同于男人的字体:阿寒:

  非常高兴认识你,一起的日子里,你的包容和给我自信的样子我一生也忘不了,这辈子只有你会为我打抱不平,只有你会像一个朋友一样的和我说笑话,只有你鼓励我追求梦想。

  这段时间是我一生最难忘和最快乐的日子,你一直当我是最好的朋友,可是有两件事,我一直没告诉你。第一件就是,我已经不可自拔的爱上了你……

  “妈呀!”笑寒吓得赶忙把信丢开,然后一屁股坐倒在地上。不是吧,海哥?怎么你也拿东方不败来吓我?笑寒恶狠狠地盯住地上的信纸,脑中响起了琵琶曲------十面埋伏!

  笑寒大喝一声,用尽力气检起信纸,告诉自己冷静,告诉自己阿如并没有练过需要 “挥剑自宫”的那种烂功夫,告诉自己一定别有隐情的!

  谁知映入眼帘的第一句却是 “我的心总是不由自主的追着你的脚步……”

  笑寒将眼一闭,使劲将头歪开,不过这次心理承受能力总算强了些,总算没有松开握着信纸的手。

  怎么办?对手启用东方不败时,那就已经处于不败的境界了,怎么处理之?

  对了!他不是说过吗?有两件事瞒着我,也就是说有两件事要告诉我,那我跳过东方不败直接去看那第二件不就是了吗?笑寒拍拍脑袋,有道理,既然打不过,躲还是躲得起的嘛,哈哈。

  当那书写着第二件事的字体映入眼帘时,笑寒却惊呆了,原来信上赫然写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