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欲轮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劳力史和校园战 (修)

神欲轮回 冷邪情 7749 2003.06.21 15:05

    不等笑寒恶计出炉,阿代便迎了上去,两人的聊天很快进入了状态。那聊天时的兴奋劲,完全是两个小孩!笑寒经过了短暂沉默之后只好苦笑,想不到两人那么要好,想让他们窝里反,真是想想还可以呀。

  既然只能想,不能做到,干脆考虑一下现在该干什么别的,有意义的比较实在。于是笑寒不去管那两个人,独自出了病房,在走廊上信步走着。谁知有人见了笑寒,立即唇齿发白,脸色发青,然后转身就跑,有几名女生甚至当场昏倒!笑寒奇怪了,自己何时那么魅力了?

  仔细自我审视之后,笑寒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全身是血,衣服只剩了罩住重要部位的几条,卖相实在吓人,虽然血已经凝固,却骇人非常。这卖相可说三分不像人,完全像个鬼。

  笑寒赶紧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施展水之魔法准备洗个澡来冲掉那些凝固的血。谁知道一吸之下才发现,自己魔法引来的水过于多了,又是一阵骚动………对于现在的实力,笑寒又需要重新审视一下了。

  洗完之后,便进入了异空间,将残破的劳力服换下拿在手上,换上昨日穿过的新校服,然后由空间口直接到医院门口,便朝学校去了。

  感觉真好,好象整个换了张脸孔,黑眼珠却配着白头发,似乎苍老的发下却是张娃娃脸,这张脸不能说不帅,可是真要说帅还真要商量一下了,因为很少有人管十四以下小孩叫帅的。他手上还拿了件怪衣服,仔细看时还会发现那正是传说中的劳力服。

  虽然笑寒个子并不显眼,但仍令看他一眼的人忍不住多看几眼,这卖相确实够怪。

  “这位大哥,请问一下,如果校服坏了,能去找谁?”笑寒随便拉住个挺气派的大个子劈头就问。

  大个子却没在意他的礼貌问题,甚至没去看他,只回答: “校务处吧。”笑寒却发现了问题,原来他 “随便”就拉到的家伙居然就是裂纹?是什么令他如此专心?

  笑寒离开几步,却看到绝愁也正朝这方向赶,背上还背了斩愁刀,笑寒回想到裂纹身后似乎有部分规则的隆起,那分明就是裂纹剑呀?难道他们要打?可看样子不像他们俩动手,因为他们碰头了并没有任何过多的动作,只是互相打了个招呼。

  笑寒发现似乎很多人都正朝这方向赶,有些甚至是带着伤来的,笑寒又随便拉了个匆匆而来的家伙,然后劈头就问: “校务处在哪?”(这就是最必要的正事呢!)

  那同学很合作,但也就是指了个方向,然后话也不说,转身离去,看来他很忙。不过似乎一路上很多仁兄仁姐都像他一样忙。笑寒知道一定有热闹可凑了,不过他并不着急,因为现在大家都在赶去的路上,也就说明自己还有时间去换劳力服,那当然是换了再说喽。

  一路上,果然有很多人嘈嘈嚷嚷着朝校门口赶,有些人看到笑寒的校服还好心对他打招呼,让他去校门口,有大事发生。笑寒知道那一定很精彩,于是加紧了步伐朝校务处赶,热闹不容错过呀。

  “我衣服坏了,想来换一件。”笑寒心中当然也有些着急,自然开门见山。

  “校服坏了不能换,只能买,男服半个银币,女服四十八银分。”校务处的老头只抬了抬眼睛,连头都没抬。

  笑寒将劳力服递了上去,说道: “对不起,可院长和导师告诉我,我的衣服不需要用钱,如果坏了,拿过来就行。”

  “哪有这种……”老头念着,抬起了头,对那衣服抬了抬眼镜,聚了聚焦: “劳力服?原来是劳力服?这劳力服是你在穿?可这种衣服怎么可能穿坏?”他可是一脸惊讶。

  笑寒问: “怎么了?”

  老头叹了口气,说: “你不知道,劳力服在制作时就考虑他要给做事的人穿,因此他的一大特色就是耐磨,几十年了,这件衣服还是完好如初,而那件备用的也从来没使用过,我活那么久了,也只是头回看到劳力服被弄坏。”他抬了抬眼镜,看了看笑寒: “就是被魔法狠狠击中也没有坏过分毫。”那意思是:你小子怎么那么猛呀?

  “原来这样?”笑寒仔细一想,这倒真是实话,这衣服自己也穿了那么长时间了,这些好处还是知道一些的: “这件衣服也很耐脏对吧。”这才是他想说的,懒人最注意的东西。

  “是呀。”老头深深看了笑寒一眼,笑寒感到他的眼镜似乎闪起了一道光: “如果除去它是劳力服这低贱甚至耻辱标志的因素的话,这确实是一件好衣服,他冬暖夏凉,舒适耐穿,又不沾人味,结实保暖,魔法也难伤分毫,又有头罩罩住头脸,给人分外加入了些神秘感,这简直就是居家旅行,杀人放火不可多得的宝衣呀!”说着他将那备用的劳力服交给笑寒,笑寒看到他的眼镜上明显又闪出一道光,哇!真厉害。

  “世界上再没有第三件了。”虽然他的介绍很冗长,但这结论却浅显明快。想不到这种衣服居然很稀有?其实只看那些能将笑寒身体都冲个七零八落的气竟只能把这乱七八糟的衣服撕破毁去一半就可知其结实程度。(读完这句话一般该有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笑寒接过劳力服,正准备套上,却被那老头拉住,只见老头对笑寒挤挤眼: “今天不是放假吗,我看你今天也别穿劳力服了,就你现在这个样子出去逛逛吧。”说的也是,笑寒这才发现自己似乎还没脱开劳力服逛过学校呢。

  笑寒高兴地拍拍脑袋: “是呢!多亏你提醒呀!真是多谢呢!那我走喽!”笑寒兴奋地告别,今天是享受的一天呀!只是一挥手,那劳力服便放入了空间中,他向老头挥挥手,去看热闹去喽!

  老头揉揉眼睛,怎么这老大一件衣服,刚才明明在他手上,说不见就不见了?心中奇怪,不过想想也许他刚才放在身前自己看不到的地方了,也就过去了。

  好容易不必穿那松松蓬蓬的劳力服了,不过那劳力服倒也合身,这校服穿来虽然也合身,但还真有些不习惯。不管怎么说,心情好多了,于是一路走一路哼着不知哪里来的歌。反观其他同学,个个紧皱眉头,气氛凝重,也因此笑寒分外令人侧目,他的白发也分外引人注目。

  想不到人居然那么多,昨天那事件使道武暂时失去精神力,直到今天还没有恢复,但似乎没将影响扩散太远,至少其他两区的道武就没受什么影响的样子。不过笑寒注意到,身为道武的五虎中的两个,胖大海和绝心也在,看来今天的事情真有蹊跷。

  大明正和阿亮不知在说什么,阿亮频频摇头,而见到笑寒时他却双眼一亮,跑上去拉住笑寒: “阿寒幸亏你来了!”然后他居然回头大喊: “来了来了!他就是第七个了!他是我大哥!”他还故意将 “我大哥”三个字强调得非常突出,似乎生怕别人误会了。

  “咦?怎么回事?”笑寒一下被弄傻了,心中却没忘记分析:似乎这儿情形有些不一般,阿亮知道我而已,不过他就知道我干活厉害,可不知道我打架如何呀?可他似乎认为我比大明小文还厉害,怎么搞的?

  阿亮自然有他自己的打算,他当初救下被砸晕****出现的笑寒时,笑寒曾在他面前吃了利娜的大火球,利娜就是七骑之紫樱,以紫樱的实力,就算是高手也是威胁,而笑寒只是被震了下来,其间相去直不可道里计。

  阿亮估计笑寒应该是个失去记忆的强大战士,而且昨天他曾告诉自己风的某些原理,照他说的,自己经过一番研究,今天已经有所收获。

  如果是一个强大的战士,能做到这些是很正常的,因为他们的斗气便是一种公认的风元素使用。阿亮想法里,笑寒即使不记得如何战斗,起码也能挨的住揍,那比大明和小文当然好多了。不过,他这点心思笑寒真没猜到。

  裂纹一见笑寒,却全身一震: “你是……是你?但是……又不像,绝愁,你快来看看,是不是他?”太认得笑寒,太像了,太像昨日击败合体神龙的高手了。

  绝愁见了也是一震,可笑寒一头白发,这……。他认真仔细瞧了好半天,就是没瞧出个所以然来,然后他说: “好像很像。”很冷酷的说词,但这是一句废话。

  阿亮弄清楚他们说什么之后,哈哈一笑: “不可能的,你们知道他的真正身份吗?他其实就是传说中劳力服的拥有者,目前在全校被热情传诵的传奇人物 ‘不死白头’!就是不论多少杂务都一肩承担的阿寒!厉害吧?”晕!笑寒能被他气死,这些臭事被他说得好像很了不起似的。是夸我还是损我呢?

  “他就是阿寒?哇!他的脸好像小孩耶!好可爱!”花痴说。

  “他就是不死传说的缔造者,无论多少杂务都能做完,无论什么活都做,无论什么女生都泡的阿寒?”八卦男说道。然后他马上被告知,那什么女生都泡的家伙是他自己。

  “原来他就是垃圾的克星,杂活的终结者,我们好学生学习的一大动力,号称已经超越了蟑螂生命力的阿寒?”学习狂说。

  “听说他一次可以扛得动千斤重的东西,不知道他肌肉有没有我的厚?”肌肉男说。

  “原来……叽叽喳喳”某人。

  “是呀……。叽叽喳喳”另一个某人。

  “听说……。叽叽喳喳”第三个某人。

  “停了!”裂纹大喝,全场终于安静了。就在刚才,阿亮告诉裂纹,因为笑寒在那人刺杀神龙的同时出现(因为笑寒动作很快,感觉是同时)因此他们应该是两个人。裂纹想想当时的情况,也同意这种说法。

  “不论他是否穿着劳力服,他也是学校的学生,我们北区的一份子,我们将接受东区七准骑挑战,并决定挑战四圣的资格,改写校区排行!他现在就是第七位参战成员!”说话时,裂纹不免心酸,看看己方,似乎只有留下的三虎有一战之力,而那现成找的四人………

  话说校区排行,排名前三的就是三大校区,而所有参赛者也只有三大校区,因为各校区各有所长,因此向来是龙争虎斗。规则向来是由下位的学校挑战上一位的,胜出者有资格挑战第一的学校。挑战时间和人数规则全由挑战方订。

  而东区当然是出动七准骑,南区本来除了五虎外也有不少高手备用,昨天的战斗中独当狂龙的阿代便是个以实力证明她完全有达到甚至超过五虎的实力,但她现在正躺在医院。而不幸的是,北区的大部分高手和她命运差不多。就连五虎中的胖大海和绝心,也只能做到虽然来了,却只能在一旁观看而已。

  昨天的事件中对道武影响犹重,目前北区甚至找不出一个能够应战的道武。而防御能力低的法师在昨天的仓促应战中也折损大半,不少法师即使没受大伤,但也因为防御太吃力而用光了魔力,今天只能休息。

  因此今天出战的北区七人,除了阿亮外也就只有一个法师了,那法师是个攻击狂,他的性格便是攻击为主,本来谁都认为他会选择武士,谁想到他为了攻击选了法师,而昨天也因为他的攻击屡屡奏效,使他居然奇迹的没受伤,还能保存魔力。

  战场上确实是莫测奇诡了,有时谁够猛,谁能撇开自己的安全,谁就能最好的保护自己。

  由于笑寒的出现,七个拼凑的战士终于齐了,除笑寒外,全部都是校园风云榜中的人物,但北边最低是前四十,而东区全是二十以内……。裂纹一阵摇头。

  笑寒一方:裂纹,风云榜排名第二,人称裂火金虎王,注意,是裂火,不是烈火。因为有人形容他比烈火还烈,是为可撕烈火也。

  绝愁,风云榜第五,人送外号冷愁狂斩。别看他平常一副冷情的酷样,一旦上场他就会变成狂人!配合他超绝的实力可以给任何对手巨大的威胁。

  阿亮全名哈克撒亮,风云榜排名第九,金火系法师,善智。五虎之一,绰号爆裂金汤。虽然他为人亲切,但真正的朋友从来不超过那几个。(也就是那几个敲诈他最过分的)

  格林,战士,排名二十四。

  王马,蛮力战士,排名三十。

  焚金,以攻击见长的法师,性格是攻击,血是攻击的血,肉是攻击的肉,骨头是攻击的………也是用来攻击的。(省略其他人体部分的描写),排名三十七。(险些就是三八一个)

  笑寒,战斗职业不详,按他的表象来说应该是战士。而他的表现有目共睹,他目前承担了所有在他眼前的校园杂务,没有人知道他的精力从哪里来的,只知道他的精力源源不绝,而且力大无穷。谁也不知道他有多少生命力(HP)只知道绝对超过蟑螂许多………目前无排名。

  五虎全都摇了摇头,这就是现在北区最强阵容?难道这得来不易的第二真要拱手送人?胖大海和绝心心中大叹,要是自己也能上就好了,起码可以换下焚金和笑寒呀!这两个家伙一个排名低于三十,另一个却是无排名?何况失了道武,这架怎么打?

  阿亮早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他咬咬牙,只好打破一次规矩了。他走上前去对七准骑为首的玫瑰拱手道: “玫瑰准骑,我方已经没有任何道武,因此已经无力做团体战了,虽然按道理被挑战方不能决定战斗方法,但我方想就此提个建议你看如何?”这虽然有违百多年的传统,但确实情况特殊,而且阿亮是所谓 “提出建议”,因此也不算违反规则。

  玫瑰知道此行已经可以落人话柄,但既然是机会,如何能错过?不过如此一来已方被议论的地方实在过多,还是听听他们怎么说,那样就算还是要受到舆论的非议,但总有些亮点吧。于是他点点头: “我方就听你的建议。”

  阿亮拱手以礼,这就很难得了: “因为我方不能做团体战,因此干脆改为个人战,方法是战胜者可以继续,可以休息,直到一方的人全部落败为止如何?”阿亮想以那四人当炮灰,然后由三虎一个一个的解决,再由他们帮忙来保存体力,这似乎也是目前唯一可胜的手段了。不过对方是七准骑,即使如此也很难以取胜呀。

  玫瑰也很干脆的同意了下来,已方选择的时间太过于不利于北区。至于北区的变故,他们昨天就得到了消息,果然,今天来时,北区连保证全体实力都在风云榜前三十也有所不能,此战可说胜券在握,即使他们有其他的攻击点也不足为虑,只要把三虎解决了其他人根本不够看。

  这时,七骑中最帅的白芍忽然说话了: “咦?那不是那个出了名的攻击法师吗?攻击力可能达到前五,却因为碰上了克星而排到了三十几的家伙?”他指的是焚金,虽然他说的是疑问句,可他说话时却没有一丝疑惑,似乎早知道似的。不过七骑知道,这家伙就是这样的,不必理他。

  玫瑰心中微震,他忽然想到,在场的人也都发现了,这焚金在上次风云对战中所使用的强大火魔法被风水系的召唤师险险克制住,因此毫光了他的法力获胜。结果也是两败俱伤,虽然风水系是火系的克星召唤师。

  那一战,焚金最后使出的魔法被水卸开,被卸开的最强一招魔法打穿了由十多位导师联手制作的结界,要不是当时校董在场,必会演变出无辜死伤事件。

  看来这个家伙也要注意呀。另外还有一张生面孔,不过似乎这家伙不必怎么在意,因为……那家伙好像就是用来当炮灰的……

  果然,笑寒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被阿亮推出去了……他慌忙回头抗议: “为什么是我先上呀?”

  阿亮在后面舞着魔杖: “你是大哥嘛!老大当然是冲在前头的了!去吧!我们这边还有那么多高手呢!怕什么?看到不对我们几十个兵器就全部扔过去了!”这台词都从哪冒出来的呀?

  笑寒冤叫道: “你们几十个兵器都过来了我还有命在吗?何况,一般第一个不是什么老大呀,我听说都是炮灰呀!”

  阿亮说道: “谁说的呀?冲在最前面是每一个英雄好汉的梦想呀!再说了,你赢了不就可以回来休息了吗!”明明想叫他去送死,口中却说的像让他去考状元。

  “哦。”虽然感到激烈的不安,但笑寒总之知道自己是改变不了炮灰的命运了。不过呢,虽然当上了炮灰,全身的细胞却没有任何 “危险”的感觉,只要真有危险,感觉是一定会出现警兆的,看来也没什么担心的。也许阿亮说的对吧。

  其实心中没底,真正跟人打架还真的不多呢,自己的实力对于人类来说到底如何呢?

  正胡思乱想,对方的炮灰也出来了。对方七人是青一色的校服,但各在身上披了条缎带,这就是他们的战斗服,因为圣魔不禁公开的私人比试,为了战斗的方便,校服的设计是适合战斗的。在七准骑的缎带上分别锈了七朵花,为什么要叫做七准骑?这是和圣奥的正规七花王军一一对应的:玫瑰,牡丹,秋菊,白芍,海棠,紫樱,黑梅。今天来时也是阵容齐全。

  而且笑寒想错了,那上来的家伙并不是炮灰,与北区相反,这第一个出场的位置是很吃香的,因为这几乎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比斗。而场上的发展似乎也和所有人预料的一样。

  笑寒笑嘻嘻地哈腰点头,然后还笑咪咪的说道: “你好你好!我是阿寒,请问你尊姓大名呀?”因为那模样像极走狗,北区的人都大感丢脸,五虎的人除了阿亮全都低下了头。

  那上来的人可是长的高大清秀,那叫眉清目秀一小山,说他小山,只是形容一下他身材魁梧,他的神情也是倨傲之极: “上阵时我就是海棠骑,你是将败之人,不必知我真名。”连北区的人也支持笑寒吃鳖。

  可笑寒却面不改色,仍然点头哈腰: “嘻嘻,是是,不过你可能要失望了。”见他依然点头哈腰,不止北区,连东区的旁观者也全都嗤之以鼻,心中都说:什么玩意?而那句 “让你失望了”却只有海棠听见。

  只见海棠冷哼道: “哦?就凭你?”轻捻道符,由空间中蹦出了暗黑忍杀,杀气盈足,手上拿着暗杀妖刃,一上手就是高级的召唤,虽然这是高级召唤中最弱的,可在场所有人都不怀疑笑寒下一秒就要被横着抬回去,因为这暗黑忍杀也是最快的。

  笑寒将腰一挺,一改姿态,笑道: “当然,因为我的外号就是 ‘一朵梨花压海棠’却正好克你呢!”这话说得声音够大,不止让海棠脸色变得大凶,也让北区的反对者变成了支持者,都叫了声好!

  海棠气得脸都绿了: “杀!”他与暗黑忍杀一起杀上去了!这是他的拿手绝活,他的速度比暗黑忍杀不慢多少,虽然比不上武士,但加上了忍杀,就完成了他的绝招:风杀双海棠。

  北区的人只知道笑寒精力旺,力气足,但见这如此的快速攻击,都不由得为他捏了把汗,有些人的心都提了老高。

  “杀!”两把钢刀劈下,正中!北区的人都闭上了眼,不忍去看,就连五虎和七骑也认定此刀必是与天一色血长流。可海棠心中却奇怪,这感觉怎么那么像木头?仔细一看,居然真是个大树枝,可是……人呢?什么时候变成了树了?

  就在此时,一句话由海棠耳边传来: “忘了说完,我全名是 ‘神龙见首不见尾,一朵梨花压海棠’。”然后海棠就感到后脑一凉,便人事不醒。忍杀在主人晕去之时也化符纸回到来之处去了。

  “嘿”笑寒一笑,不论穿不穿那劳什子的劳力服,他都是常受到注目的人了,似乎不论何时,他也都能吸引到大批人的注意。(大多数时间是把人给吓的)因此对于众人的眼神,笑寒已经全当是被吓到了的,于是他便不去管众人那无言的惊讶,向众人摆摆手: “喂!来几个帮忙的呀,他昏倒了!有喘气的没有!”这是老板的经典台词。

  众人: “………。”刚才发生太快,根本不清楚这家伙到底有什么本事,似乎也没什么本事,只是海棠大意上了他的当而已。

  一阵沉默中,笑寒正打算趁乱溜回去休息,由东边阵营传来一个女声: “原来是你这变态白头!你给我站住!”笑寒回头看时,却见由七骑中跳出个红缎带美女,那正是紫樱,不但是七骑之一,风云榜排名十六的高手,还是第四校花。可她的话中似乎与笑寒有些过节,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