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欲轮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宿命前奏

神欲轮回 冷邪情 4046 2003.07.31 17:34

    笑寒像吸水一般不断的吸取前世所留下的知识,这是很玄妙的过程,因为吸收前世知识在理论上是绝不可能的,历史上也曾有过成功记忆前世的人,但是总不可能这样将前世的知识一股脑吸收下来。

  那些人都是道界强人,(所谓道界强人并不是单指道士,而是寻找生命意义之道的各类人,当然包括道士,和尚,甚至一些武人)要做到这些比达到所谓的天人合一境界还难得多,因为人总能和自然找到调和点,人本来就是自然生养之物。

  吸收前世记忆就是一种对神封印的叛逆,这本是神也难以达到的境界,所以在人身上产生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历史上成功的人也都是些大名鼎鼎之辈。

  这次吸收之所以成功,一是因为这些本来也是封印在笑寒头脑中之物,二是这些东西由前世法师以生命之力留在了这里,这里是他本源力所创造的空间,神也无法过问。第三就是现在所谓的笑寒,其灵魂是三英雄法师的灵魂燃烧而来,他让自己元神尽灭来成全后世新灵,天地也为之感动。

  于是这种行为就变成了可能,由外而内,内外呼应,这就达到了对无数前世知识的吸收!

  不知过了多久,笑寒终于从这种玄之又玄的境界中“醒”了过来,他成功的吸收了前世留下的本源力和知识,魔力大幅度提升,从这一刻起,他成为了真正的魔武士,以前他的魔法都是用来帮助武术攻击的,就从这一刻起,他找到了双方的平衡点,不止是融合那么简单的!

  于是,笑寒决定离开了,空间的魔法也全让他领悟了,出去本来就不成问题,只是吸收知识的感觉太爽,让人不愿离开罢了。当一切完成时,笑寒寻思:我出去了是不是要找袄玛他们小报一把仇呀?上次可是被整的很惨呢。

  既然要报仇,笑寒决定干脆用最有声势的方法跳出去!他由空间出口运力,全身气力运满之后一下全放,用这种方法出去,声音绝对大!

  忽然袄玛教主手中酒杯掉落,一阵不详的预感袭来,以教主的定力也居然打了个冷战。

  “哇呀呀呀呀呀!我回来了!袄玛们准备受死吧!”确实声势巨大,很大原因是他选择的出现地点有很多大石头,他的想法是把石头全部震开,这样声势便更是加大了不少!

  “哇-----哇!哎呀!”奇怪的声音也真是够大的了,可是最后那一声却有些哀号的意思了,怎么回事?

  袄玛们出来寻找的时候看到了一大堆零零落落的巨石被某种力量震的乱七八糟,袄玛们相顾骇然,天哪,到底是多大的力量才能做到这样的效果呀,能做到这样的也许只有伟大的教主了吧?

  可是雷声大,雨点小,袄玛们什么东西都没找到。那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笑寒一心要弄的声势大些,让石头飞的高高的,然后配合以内力发出的魔音,简直太完美了!哈!本来这也该是完美的,不过……

  有句话叫做乐极生悲,正当笑寒对自己力量的提升而兴奋时,正当笑寒幻想着在袄玛宫殿大杀四方,只有教主有一战之力时,心中那个乐呀!笑寒清楚,纯粹以力量而言(不是指手力,是魔力,内力的合力)即使是教主也不是对手。

  哈哈-哈哈哈。(他完全没考虑自己初得力量,在使用上是初哥一个)正在他幻想连连之时,一块大石由空中掉落,“哐”……于是笑寒发出了“哎呀!”的巨大惨叫,这也是他最后哀号的来由。

  在最后意识中:糟糕,这下打不了了,逃!于是他以最后力量使用了空间魔法,瞬间移动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接下来就是进入了昏迷。

  在梦中,一个大美女睁大了眼睛看着自己,她在想什么呢?总之,梦到美女总是好事吧。

  笑寒一下坐起来,发现自己正身处一个奇怪的环境中。一个小房间,很小,但是很小的房间里却放了3个高低床,自己正在最左边的床上躺着,是下铺。身上还被盖了被子,不过这被子挺薄,虽然对于笑寒来说已经很够了。

  但是笑寒也能明显感觉到,不论是谁用这被子,都是要挨冻的,现在已经基本入冬了。不过被子上还有不少衣物杂物什么的,说明这被子的主人还是明白这样会冷着人的,所以才给他弄了很多东西,看来还挺细心。

  不过到底怎么回事,自己不是被石头砸了,然后用空间魔法逃了吗?难道逃到了被子里?奇怪的想法。

  咔,门开了,是房间的主人回来了吗?

  进来的是个赫发少年,高眉毛,细眼睛,有肉的鹰勾鼻,感觉挺阳光,也挺帅的,只是那双眼神总是很凌厉,这不禁让笑寒有些熟悉的感觉。当年,自己的伙伴有一个的眼神就是这个样子的,只是比现在的少年要凌厉的多,不知道现在他好吗,他是……他叫……忽然间,笑寒发现自己居然忘了修克烨这个名字,只记得那段一起冒险的往事。

  正在笑寒想不通时,那个赫发少年问道:“你是什么人。”

  又到了一个陌生地方,笑寒忙再谦虚一次:“你好,你好,我叫……我叫……我……”忽然,笑寒感到一阵惶恐,到底自己叫什么名字?天哪,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自己会不清楚这些?于是笑寒就这么告诉了赫发少年:“我好像忘了。”

  “忘了?”不是答案的答案:“你自己的名字,怎么可能会忘了?”少年并不是不友善,只是绝对谨慎。

  “我……我也不清楚,只知道忽然就想不起来了,只知道……我去找谁报仇,然后被一块大石头砸了,然后我就跑掉了,后来就到这里了……咦?我是找谁报仇?奇怪我好像不恨他?”笑寒自己可是真记不起来人名字了,但是一些事情总模糊有些印象而已。

  笑寒正在头疼,门又开了,是一个高大的男孩和另一个瘦小的男生,他们两人明显比那赫发少年要热情,把东西放了就忙过来对笑寒招呼起来:“哇,你醒了?知不知道你当时忽然在学校的树叉上出现,你还是昏迷的,我们就把你扛到了我们寝室里,结果不知道为什么你睡了三天呀,现在你都是学校的名人了,嘿嘿。”

  高瘦二人组显然很健谈,在笑寒没有任何除微笑以外的反应的情况下,就把这些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笑寒出现在学校魔法练习场外必经之路的一个树叉上,就这样吊着,很多人来围观,讨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最后是一个女孩爬上去探了探才知道他原来昏迷了,于是女孩的朋友,也就是赫发少年和高瘦二人组就把他弄了下来。

  忽然笑寒灵光一闪:“等等,当时我确实昏过去了,不过我好像感觉到被什么东西狠狠打了一下,是怎么回事?”

  “嘿嘿。”二人组忽然有点尴尬了:“这个……”两人都不说话了。正在笑寒奇怪时,赫发少年发话了:“是利娜,她说最好的方法她知道,然后趁我们不注意,就用了魔法,把你从上面打了下来。”

  “嘿嘿,幸亏你没死,这个妞真毒。”高瘦二人组还是有些尴尬。

  “哇?那个什么利娜怎么这样对伤者呀?”笑寒感到一阵头疼,虽然隐隐觉得这样的打击对自己当然产生不了作用,但也对那个利娜枉顾人命的手段感到气愤。

  “哎,人家是大家小姐呀,是伯爵千金,整个学校谁不知道利娜呀,他老爸利西伯爵在圣奥可算是一手遮天呀!”原来笑寒糊里糊涂间竟然到了圣奥,这个虽为他的出生之地却从没有踏足过的地方了。

  “奶奶的,只因为她是伯爵的小姐,就能这样对人了吗!”笑寒心中气愤,外表的表现却是淡淡的,两世的修养也真不一般,说这些话就好象在讨论别人的事情一般,而且他还问了关键:“难道是我该打?我在树上,没惹她呀。”

  高瘦两人组说到这也是一脸气愤:“她不是要在大家面前亮他的新魔法呗,你是运气不好,正被她学好个新魔法,她才拿你下手呀!”

  这个答案笑寒虽然有想到,但也心中气愤非常,敢情她不拿别人的命当命了!就为了自己亮个新魔法,就能这样?

  赫发少年也叹了口气:“据说利西伯爵这个老家伙和利恩主教关系最密切,也无怪她那么嚣张。”

  高瘦二人组就不同意了:“阿亮你不能这样说呀,利恩教是解救大众的,他怎么会和伯爵一起瞎搞!”

  赫发少年争辩道:“那么你们说伯爵为什么那么嚣张?”二人无言。

  “哈哈,我懂了,”笑寒指向赫发少年:“要是我没猜错,你要就不是这个国家的人,要不就被利恩教整过,而这两位兄台,就一定是圣奥的公民了吧。”

  赫发少年全身明显颤动了一下,没错,自己的父母就是间接死在利恩教人的手上,这个秘密绝不能让人知道的!因为自己的存在对利恩来说也是一种威胁!

  啊?阿亮被利恩教整过?高瘦二人组知道他是正宗的圣奥人,这样一来,他们的也只能将嘴张大。

  笑寒微微一笑,分析道:“很早以前,我就听人说,在圣奥,利恩教是被人称做无所不能的存在,在这里,你能得罪王室,能得罪贵族,但是绝不能得罪利恩,因为你会被宗教狂热者以极端的方式处死。”

  高个子忙说:“不会的!利恩教是对人民们最好的神所创造的呀!”

  瘦子也连忙表示同意。

  赫发少年高声说道:“省省吧,这句话用来骗人还行,你们根本不知道这些年利恩害死了多少人!”这句话刚刚说出赫发少年就后悔了,有时听到关于利恩的事情时,总有些控制不住,但最后总能勉强忍住,今天这是怎么了?

  看到高瘦两人已经变了的脸色,阿亮知道事情有些糟糕了,这两个人是自己来这里以后的好朋友,大家都因为自己是贫民的身份,所以能互相勉励,阿亮知道,今天也许只能灭了他们的口才行了。

  可是阿亮忽然发现,如果真的杀了他们,那么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就再没有朋友了。怎么办?动手吗?

  笑寒全身政治细胞忽然启动了,缓缓说道:“你们都错了,其实利恩教既是为人民存在的,但是也是害惨了人民的,”

  三人都呆住了,笑寒慢慢说道:“其实我本来不想说,不过我发现,你们都是有血性的人,你们应该能够理解我的说法。”三人心中都想,这个人一定疯了。不过,笑寒知道,在四分之一柱香之后,这三个人会死心塌地的信服自己。

  此刻的笑寒,是一个不认识自己了的政治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