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欲轮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引月风云

神欲轮回 冷邪情 4401 2003.07.30 14:57

    不知道众人都怎么了,当笑寒开始引月塔之行前有八个人头疼,其他全部吃坏了肚子,可是在圣魔时,这些家伙可都是传说中的百吃不败,在往肚子里装东西的这一项本事上,随便拿出一个来都是独孤求败那一级数的人物呀。

  最终只有四个人来送行,是四个女人……

  笑寒看着气势辉宏的引月塔,心中难免涌起些许豪情,他终于鼓起了勇气,对身后跟着的四个魔女大大说道: “昨天塔主欧冶曾劝我,让我打开心胸……可是我真的不大习惯,我是不懂爱情的,就算只有一个女朋友我就一定手忙脚乱了,何况……我只是一个人,我如何可以把一个人的感情分成四份?而你们却只对我……我……”他思维短路中。

  见笑寒由万丈豪情又立即变成狗熊气短,到了后面直说得抓耳挠腮,阿如笑了: “我们四个会一起等你回来。”她是这么回答的。

  笑寒心底里透出凉气,全身打了个机灵,这似海深情将如何体会?如何承担?笑寒大叫道: “我走了!”于是头也不回地闷着冲入了引月塔。

  良久之后,思齐说道: “我知道了阿如姐,你的意思是,我们应该给他时间。”

  黑梅小声地恨道: “我们干什么这样呢,不是让一个没良心的男人得意吗?”

  利娜在旁边一桶她,笑道: “可是也没人让你来呀。”结果黑梅恼羞成怒,两人追闹起来。

  她们自己玩闹,可没想到笑寒刚一进入引月塔就吃了一个下马威。那座大门刚刚一开,一根攻城用大木柱 “呼”地顶了过来!这根大木柱比门还大,如果这一下真的击中了,必被打得飞出去了。

  刚一进入,立即被打回去,不说是否受伤,总之这考验是不必了。

  “烈焰纵横步------爆焰疾冲!”笑寒反应极快,向上一跳便跳上了木柱,往下一看,却见四周无数的木制机关在大木柱的两旁不断工作着,刚才也就是朝上跳了,若是朝两边逃离的话,现在一定陷入无比尴尬的境地,而一般的高手也一定会选择两边躲闪的路,在忽然的攻击下,最快又最方便的方位逃离总是首选。

  在仓促间,三种职业的任何高手都不存在能够迅速跳到大木柱上的本事的,就算是风系的法师也无法如此快的飞起,即使借了风也不行。对付这一关最有利的其实还是法师,不过必须是木系的法师。

  可是一个人如果知道自己的属性是木的,那他几乎不考虑选择木系魔法,因为木系魔法偏于工艺性,破坏力实在不够,也就是说,几乎没人选择木系魔法的情况下,这一关几乎适用于所有懂得破坏的高手。可惜千算万算,也没法将轻功这一环节算进去,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这种用法。

  于是大批精巧的机关就变成了废木柴,极尽想象之能事的木阵竟不能挡住笑寒一时三刻。

  没有再去理会那堆愤怒怪吼的烂木头,笑寒跳上了楼梯,直接上到了二楼,进入了第二关,用时30秒。

  “呼!”又是一个下马威,刚进入第二关,就被一群怪异的魔性生物给围住了,这种生物可以飘在空中,在飞行时不需要翅膀,似乎悬浮一般,头顶处有一个大的尖刺,飞来飞去的就用这尖刺攻击着。

  它们虽然不算大,但也不过比海鹰小了一号而已,当它们攻击时会将笑寒四面八方的围住,然后以两个或三个一组同时出击,在天空飞行攻击时会发出细微的 “呼呼”之声。

  这样的攻击可就不像刚才的一层之关,这就完全没有死角了,虽然笑寒尽展身法却也只能勉强躲闪而已,这种古怪的异常难缠。笑寒在使用手法击打它们时,却会发现它们的皮肉竟比钢铁还硬,一般的攻击,甚至极为强烈的攻击也拿它们没有办法。

  可是笑寒的拳在理论上却是内家拳!

  由这一招开始,笑寒就在每一式之中加入了一道破坏内部的内家气劲,受到内家气功击打的飞行生物渐渐被进入的真气侵入,封闭了行动能力,一个个就飞不动了,都倒在地上不停挣扎。谁知这种魔物眼见同伙被打下,竟然激出了凶性,攻势立即变得更加凌厉,速度也变得更加的快了!

  几下打不中,又几下险些中招,笑寒也被激起了邪气,在不停的闪躲中将火云布入了四周,当他打完一套拳之后,四周便被布满了火云,魔性生物们半数倒地,倒地的就在不停挣扎,其余的在空中也飞得摇摇欲坠的。

  由于直接攻击内部,这些刀抢不入的魔性生物没等编织起攻击网,便被笑寒击落,也是笑寒没下杀手,否则将会满地尸体。

  到了如今,笑寒只能对这些奇异的生物表示极大的尊敬了。一开始时,他是不想下杀手,到了现在却变成不忍心杀了。

  在最初,这种魔物的团结协作和凶狠都能给敌人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可现在让笑寒感受最深的,却是在它们几乎没有能力反抗时,所表现出的反抗精神,这种拼死不屈的态度怎能让人不为之尊敬?

  最后一只魔物晃晃悠悠地发动了最后的攻击,笑寒只是朝旁边轻轻一躲,它就落到了地上,与其他伙伴一起挣扎呻吟,可是就它连在地上挣扎打滚的力量也没有了,只能在那里尽力摆动着身躯,发出 “咕咕”的叫声。

  笑寒忍不住上前,为它驱散了自己亲手放入的内家真气。

  “呼”只听声音响起,刚才还病阙阙的魔物居然立即便再次飞起,一对魔眼就这么盯住笑寒,笑寒根本没想到它恢复得那么快,怕它再次攻上来,只好也就这么盯着它,于是一人一魔,大眼瞪小眼。

  只见它们之间一股股电火花频频冒起,将中间空处弄得滋滋作响……小魔物和人大概都在想:你来呀!有本事你来打我呀!咬我呀!另外一条,这一段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作者字没写完,被几个人拉进了暗处狂砸鸡蛋,理由是他浪费纸张。)

  见那魔物似乎没有继续攻击的意思,笑寒这才试着稍微动了动,确定它没有动的意思之后,这才替第二只魔物驱散了真气,可是他的眼还是没敢离开飞在天上那只,防它忽然暴起伤人。

  可是它并没有攻击,似乎连移动的意思都没有。而恢复了的第二只魔物飞到了第一只的身边,合兵一处的两只魔物似乎也并没有打算攻击。这一时间,地上的魔物居然全部停止了挣扎,全都安静了下来等待笑寒施救,被驱散了气的魔物则很自觉的聚于空中,这倒成为了一道奇景。

  直到笑寒离开的时候,这群魔物也没再移离那块范围,甚至没发出过高声,笑寒这才发现,原来这些魔物也是很有智慧的。

  第三层之中是一片黑暗,笑寒的眼中竟然一丁点光线也看不到,对于这一层中的东西也完全看不见。笑寒试着伸出手来,发现自己竟然看不见自己的五根手指!

  一刹那间,笑寒感到一股巨大的无力带来了巨大的恐惧,连自己的手指都看不见,那么我还在这儿吗?既然还在,为什么完全看不见?笑寒用尽全力使肌肉一阵痉挛,明明还在,为什么什么也感觉不到?

  害怕袭来,笑寒不得不随时保持了身体的肌肉紧张状态,以表示自己还是存在的。

  忽然手臂被利刀划过,皮肤本能地收缩了一下,仍然被划破,弄得鲜血直流。笑寒心中大惊,为什么在中招前一点声音都听不见?不但如此,甚至连一丁点风声也不曾感觉到,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恐怖环境中,还要面对连风也不会带起的敌人,笑寒第一次由心深处感到了一种无力。

  就在恍惚间,又三道利刀同时划破了脸颊,另一只手臂和左大腿,笑寒心中又是一惊,敌人还不止一个!怎么办?冷静一想,现在的问题其实是没有光,那么就是说,只要取得光,暗处的敌人不就无所遁形了吗?

  对!可以使用魔法的!刚才被吓傻了,怎么连魔法也给忘了?笑寒想到做到,大吼了一声以震声威: “呀呀!闪电术呀!”如果在明亮的环境下的话,这一下的姿势也是够标准的解放军前进式了。

  平时随手即可随心而出的闪电今天却给笑寒放气了,使用魔法时笑寒才发现,原来这里的特殊环境吸收一切的魔法元素,怪不得一丁点光也看不见!

  犹豫间,身上又加了四道伤口,鲜血又流了出来。笑寒忙收回手,摆出防守的小架式,闭上眼心想:太糟糕了,再这样下去,不被砍死也会被放光血死掉。

  就在此时,心中忽然莫名其妙地感觉到有两道来自黑暗的打击朝左侧袭击过来,可是耳中却一点声息也听不见,虽然只是一个感觉,可是在完全无所依托的环境下,笑寒的身体还是立即选择了躲闪,随意而动!

  却觉得后背一痛,果然两道利刃由左至右划过了后背,幸亏躲得及时,否则这一下起码划出一到九寸的口子来。

  引月塔顶,引月十长老各坐一方,二十只眼死死盯住中间的两个水晶球,欧冶坐在两个水晶之间,水晶中的魔法发出的柔光映得他脸庞上的干涸更加明显,引月高悬的塔顶竟直达云上,一共十一个老人在这四处透风的地方一坐,本来颇能给人些人间仙境的感觉,只可惜这所有的十一个老头都将自己藏在不同颜色的大袍子里,如此一来,好风景也被他们杀得一丝不剩了。

  一个青衫长老以老而低沉的声音说道: “将军进入第一道门的方法也是前所未有的,以铁楠木加粗所制的攻城巨木竟被他一击而开,他的力量实在很可怕。”

  另一个橙衫长老同样以老而低沉的声音说道: “圣子的方法实在出人意料,不过我不清楚那究竟是什么方法。”

  红衫长老说话十,声音似乎爆起一般: “圣子的表现一向出人意料。”这句话说得简洁明了,偏偏这位长老的声音过于爆裂,竟震得整个房间直颤。

  等偏振,共振,余振过去之后,一个绿衫长老说: “现在我只对圣子去过的世界感兴趣。”同样的简洁,可是他给人的感觉就舒服多了,就好像他能给人以明明身处静林,却有鸟语花香之声的感觉一般。

  黄衫长老也说道: “圣子对付铁飞钻时所使用的手法也让人摸不着头脑,那轻轻的一下是在使毒吗?大家看到了,如果是一般攻击,即使如将军一般的恐怖攻击力,也无法让铁飞钻丧失飞行能力。”

  紫衫长老一字一顿地吐出了五个字: “那*不*是*毒*术。”他的声音稍显得嘶哑,可是其中语气不容置疑,他的语音生涩,一听就知道他不常说话,这样的人不说则已,一说必有道理。黄衫长老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感慨道: “这种类型的攻击真是叫人吃惊。”

  蓝衫长老说道: “将军的打法虽然效果没有那么明显,不过他迟早能过关,但是他的体力受得了吗?”

  绿衫长老水一般的声音又响起: “将军不是没有分寸的人。”他说话依然简洁明了。

  蓝衫长老又说道: “再有,圣子这种行为是救助敌人,该怎么定位呢?”

  红衫长老的爆声也再次响起: “我认为圣子的做法是对的。”又一句简洁明了的爆裂声音,又一次震得整间屋子颤抖不已。

  欧冶终于开口了: “现在将军还在第二层,圣子已经到了第三层,他们会如何过关?我们就拭目以待吧。”他话音未落,那十位长老已经再次陷入了沉默,他也仔细看起水晶来。

  在笑寒那边,情况又发生了变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