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欲轮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非门狂战

神欲轮回 冷邪情 3991 2003.08.08 01:39

    两股强大的气势在空中相碰,两人还没见面,其气势就已经压满了全场,只要对力量修炼有一定认识的人就能感觉得到,因为两人都已经控制不住局面了.场中的压力直压得裁判先生也有些喘不过气来.

  虽然全神贯注盯着另一个门口,可是笑寒却并没有怎么摆出攻击架式.一来说明他心静,二来说明他刚才的确是在逗某大叔玩.

  即使有如此强的气势出现,如此厉害的存在挡住去路,将军也没有刻意为心惊而减慢脚步,同样也没有为遇见强者的兴奋而加快步伐,如笑寒的悠闲一般,他每一步走得还是那么的自然,也只有这样,才不至于战前损了阵脚.

  凭多年的经验,裁判先生知道,在见面之前,将军和圣子已经斗上了.

  却见一位身穿绿色盔甲,武士打扮的人由门口走了出来,每一步都是那么自然,似乎每一步都经过了千百次的计算,然而一切又显得浑然天成.笑寒早知道他会从这道门走出来,可是他想不到这个人竟会那么眼熟,这……这个人……

  相斗的气势在一瞬间消散无踪,那个武士打扮的人也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可以想象,在见到笑寒时他有多么激动,激动让他呆呆地楞了好长时间,和他身后如铁板一般的超型大刀一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直到……

  笑寒忽然想到了一个无比熟悉,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的名字: “阿烨?”

  “笑寒?”没错,修克烨永远是修克烨,能用 “笑寒”二字说明时,他绝不会说: “笑寒,是你?”如果是玛莉安或是猛玛来了,这句话会有预计加长,可是他是修克烨,这两个字就够了.

  裁判先生冷汗直流,为什么这两个人居然一见如故?又为什么这两个人只懂得抓住对方的肩膀拼命点头呢?看来有时间一定要抽空研究研究人与人之间的微妙感情.虽然我是裁判,但是我也需要做学问的.

  “咳咳.”裁判咳嗽一声,打断了两人默默的交流,说道: “打扰二位一下,虽然我应该恭喜二位心情那么好,可是现在二位还在接受引月的考验,这里是第五关,也称为 ‘与非之门’,二位必须在此选择与,或是非.”

  修克烨问道: “什么区别.”有他简洁明了的说话,笑寒也省了逗裁判玩的时间.

  裁判回答道: “若选择与,那么就在这里的转盘上运动,然后选择三个项目让二位决出胜负,三局两胜.若选择非,则两人必须同心协力,一起进入九死一生的考验.”

  想也不必想,两人不约而同说道: “当然是选择一起接受挑战,我们是伙伴.”原话是这样的,可是修克烨没有说那么多,他只是说: “我们是伙伴.”

  跨越了时空,阔别多年的伙伴的承诺岂是千言万语所能说清?只是一句话,两人的眼神碰在了一处,没有强者的气势,没有战斗的火花,只有一股心灵默契的清流淌入两人年轻的血液中.在无声的状态下,两人在不言中传达着一个只有男人才懂的信息:我相信你.

  在男人的领域里,这个意思包涵了太多的内容,我相信你,这四个字说明彼此已经把自己的命交给了对方.

  “你们可要想清楚了,非门有很多名字,其中一个是绝杀的友情之门,如果两人没有绝对的实力和对伙伴绝对相信的话,必死.”裁判语重心长地劝道.

  “开门吧.”修克烨说道.

  笑寒对空晃了晃手指: “这是当然的了,我可没把握和阿烨动手,和他打太危险了.”

  修克烨心想:真正危险的家伙是你吧.嘴上却冷冷的说: “我不和他打,我相信伙伴.”

  裁判点点头: “我明白了,应勇者的要求,打开吧,非之死门.”话音刚落,在绝大的房间正中央,一个漂亮的空间大门凭空出现,空间的元素中闪动着美丽的硫光,谁又知道这美丽之中隐藏了多少危险?

  穿过了空间之门,眼前的景象却让两人楞住了,那片天空中飞行着食尸的秃鹰,地上全是力战身亡的尸体,豺狗呼朋喝友的鸣呜像极了午夜狼族.不,应该说其中滔天的死意是午夜狼族倾一世也无法练及的.

  这里的天地便是一派死气,俨然一个修罗之场!

  为什么将我们两个送到这儿呢?两人站在修罗场中,却不知两人一战依然在所难免.

  裁判拉开了一帘幕布,露出一个水晶球,欧冶和十位长老的房间映入球中.球中的欧冶说道: “翰麟先生,两人进入了非门,对吗?”

  翰麟正是裁判的名字,只听他说道: “是的塔主先生,想不到圣子竟是将军在失落森林失散的战友,两人之间已经有过配合的经验,不知能否通过非门的考验.”

  见那十一位老人沉默不语,翰麟说道: “冒昧问一句,先知大人可否推出他们两人的命运?”

  裁判问话以毕,可是长老中依然无人说话,良久,星辰长老才叹口气说道: “不瞒你说,将军和圣子被选择接受考验的原因是,他们俩正是我完全无法看透未来的人,全玛法,只有他们俩.”

  翰麟楞住,他问道: “那就是说,其他的人,在未来完全没有……等等,长老的意思是,玛法的未来会有一场劫难?”

  十位老人都没有说话,他们又将眼放到了星辰的身上.在众人的目光下,星辰说出了一段笺言: “神转世,欲轮回,白成黑,暗转明.四欲齐,幽冥现,贵族伏,玛法乱,千秋事,记传奇.”

  这一段是连欧冶也没有听过的预言的残缺部分,众人都惊讶不已.星辰缓缓的说: “其实还有两段,大家也都熟知第一段,那说的是将军:人名烙印,刀名屠龙,对天宣战,无奈英雄.”这一段是大陆人们耳熟能详的段子了,对于将军的传说,大陆有很多版本.

  星辰长老说道: “另外的一段大家在不久之前也看到过了,那说的就是圣子:今圣子到,赐轮回刀,诛凶邪恶,开******.”这一段笺言就出现在圣奥的上空,要说有人不知道,那只能说他孤陋寡闻了.

  翰麟极快地处理了头脑中的资料,在老人之前反应了过来,抢到了第一句话: “笺言的意思,是否说圣子就是救世英雄呢?”

  星辰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他很严肃的说: “就预言学而言,这并不清楚,但我刚才还忽略了另一段话,这是最后一个无法我无法探测的力量存在,可是我并不清楚那代表了什么,是代表了一个人,还是一件事,今天也就一并说了吧:承先人志,袭贤者注,岂龙古纹,命运由人.”

  一席话说完,所有人都陷入了思考.在塔外的云层中,太阳由东方升了起来,不知不觉间,新的一天来了.

  传说一般的非之门之后竟然是修罗之场,那么在这个地方会发生什么怪事呢?

  笑寒并不知道,非门的另一称呼却是心魔之门,而修克烨发现了令他无法接受的事,原来那地上的尸体在他眼中,竟是当年的猎虎团!在场的每一具尸体上,似乎都有大剑留下的痕迹!在这修罗场里的每一个人,甚至每一刀都是修克烨不愿记起的回忆!

  “啊----啊!”不知何时,不知为何,修克烨竟发出了凄厉的长嘶!这辈子总是活在杀局与诅咒之中,修克烨早已练至不畏任何困难,可是这一段往事,却是足以令修克烨这自以为热血已冷的战士抓狂!

  心魔同时进入.

  莫名其妙地,两人的大战就这么拉响了,笑寒不了解其中情由,被攻击了个措手不及,莫名其妙,因此战事根本就是一面倒.

  修克烨抡圆了屠龙刀时简直是个怪物,他不懂得魔法之剑,但与他平高的超重之剑竟似被他使活了,不但力量速度无以伦比,而且每一刀之中都暗藏了纵横刀气,以笑寒身法,也仅够堪堪躲闪而已.

  笑寒心中叫苦不迭:这家伙也不知受了什么刺激,说打就打,没办法,先制住了他再说.想阻止他,又不让他受伤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借用中国功夫点他麻穴,再推宫过血,以学自花痴美少女的狮子吼将他震醒!

  念到招还,招招有攻有守,只可惜先机已经被夺,对手可是强悍得不像人的修克烨,想点中他的麻穴?那么须先长高几十公分再说.可是为什么要长高那么多呢?很简单,因为个子长高了,手也会长长了……

  在修克烨发狂一般又无尽无止的攻击中,笑寒真是像惊涛骇浪中的一叶偏舟,随时可能被巨浪打沉,甚至有几下刀气没能避开,身上立即挂出刀印,与暗蝠对战时,没有收口的伤又次崩裂,痛得笑寒眉头直皱.

  怎么办?说老实话,即使单独对战,各有准备,各尽全力时,笑寒也没有五成以上的把握获胜,现在自己不能伤他,只能找机会点他穴道,对于这疯狂攻击状态的修克烨,做到这一点的可能性近乎为零!

  只好凭借自己广博的杂学为战了!

  一个大火球出手,却不是攻击修克烨的,这团火球直接击中地面,掀起了漫天尘土,人已借烈焰纵横步溜出老远.

  “吼!”疯狂的修克烨完全没有失去对黑暗的灵觉,几乎没有停顿便合身扑上,其中转折却几乎没有任何间歇.

  笑寒并没有做出抵抗,以烈焰纵横步再次以快出一线的速度逃开,同时改为使用土系的魔法 “长生土”让空中的泥土越来越多,一时之间,又照成了沙尘满天的情景.这一招虽然阻止不了修克烨,但总能让他稍慢一线.

  只是一线之隔,就能做很多事.

  然而笑寒似乎寻找不到逃离以外的办法了,每一次出手也只是把空气弄了个乌烟瘴气,幸亏这里没有什么世界卫生组织,或是类似阻止灌水组织的版主人物存在,否则笑寒一定被安上一个:你有权保持沉默.的罪名.

  他每次都成功逃脱,把空气弄得乱七八糟,人却总是玩胜利大逃亡,难道他想拖到修克烨得支气管炎?估计以这种方法照成支气管炎的可能性是很小的……(因为作者大有意思大论支气管炎,结果被人在野外踢来的球砸伤,作者终于明白,不要小看小野球呀)

  二人就这样一追一逃,一攻一防,不断移动了足有半多时辰,两人体力都没有下降的趋势,不但如此,反而越打越有劲了,这两人确实是怪物一级的人类.

  忽然,笑寒出手了!这一下他竟没有选择逃避,而是选择了硬拼!

  同一时间,轮回刀出鞘,两把绝世神兵终于碰撞在了一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