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欲轮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双人之魔剑

神欲轮回 冷邪情 4761 2003.07.24 13:02

    不及人们反应,圣奥大城就陷入了混乱之中,而身为利恩教主的利恩将所有教徒的灵魂献给了魔鬼,自己也化身成为了触龙神。现在的触龙神不是邪恶蜈蚣,也不是利恩,只是一个集合体而已。

  “喝!葵水剑法!”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正是利恩的宿敌兴元,虽然是国王之尊,可是在圣礼上他也没带上自己的兵器裁决之杖,只好抽出腰间的杀猪小刀就这么冲上去了!说老实话,国王的那把匕首比杀猪刀确实要好的多,可是在这种情况下抽出来对付那么高大的触龙神,在别人眼里真的就是一把杀猪小刀。

  正在啃食四方灵魂之欲的触龙神一时不查,被杀猪刀划破了部分的皮肤,由魔法元素一带,顿时虫血狂飞,原来魔法之剑依然是触龙神的克星,可是兴元只用一把杀猪小刀怎么能对付这巨大的触龙神呢?

  起码也要带上单车链,西瓜刀,敌敌畏,杀虫剂,*这种放哪里都能独当一面的武器吧!

  由于没有凑齐夺命3000,兴元被触龙神以粗壮的爪子一下击飞,兴元借了退后之势化去了大部分力量,可是还是稳不住脚摔落了贵族的席位中。

  在空中,兴元感觉有一双手抱住了自己,力量被一打横,再也控制不住身体,于是在空中打了个滚,和那个抱住自己的人滚在了一起。兴元心头火起,是谁那么不长眼?看自己摔过来了,让就是了,干什么还抱这么一下?摔在地上痛不说,这样弄得自己狼狈倒地,简直是形象扫地了!以后见了王妃自己的面子往哪里搁?

  兴元一脸怒意回过头来,看到的却是老板关心的神情,呀!原来是王妃?兴元一腔愤怒立即化为满心欢喜,欢喜之余又感到了满腔热血,真恨不得那大蜈蚣再多揍自己一下,这样一来也能多几分温存呀。兴元忽然后悔刚才为什么不干脆逼出一口血来,真是失算。

  老板关心道: “你不要那么拼命嘛,小心点呀,伤到哪里没有?”

  只看老板这美人娇嗔,真是美态不减当年,阔别五年,兴元就如听见天籁之音一般,那模样让兴元也是看得一楞,忙自捂着胸口叫道: “哎呀,真的好厉害呀,我受了内伤了老婆!快帮我揉揉。”估计受伤是假,让老婆去揉揉是真。

  王妃果真揉了起来: “是这里吗?要不要紧?”兴元虽是快六十的人了,可是在爱情的滋润下也是美得直欲飘起了。天哪!都那么的老夫老妻了,还玩恩爱游戏?

  话可不是这么说的,所谓爱情不分年龄,肉麻不分大小,身高不是距离,美丑不是差距,只要他们喜欢,你管人家那么多呢。不过话说回来,可千万不要随便拿肉麻当有趣,起码要顾及到心脏问题。不过兴元和王妃的心脏似乎都很好。

  笑寒飘在空中,挡在了众人面前,虽然极大的触龙神就在眼前,但经过雷电的洗礼之后,笑寒只觉得天地间似乎再没有战胜不了的事物一般了,他轻声说道: “各位快些离场,去下面解决一下乱局,法师都下去,只要一些战士和道武留下料理这蜈蚣就是。”

  这句话虽然声音很轻,但笑寒有把握它能传入所有人的耳朵里,若换成以前,这一点实在是没把握的,可是现在的笑寒就是有把握能感觉到这细微的震动。大家一听这话,立即跟着行动起来,老板一下将幸福中的兴元抛开,对空中的笑寒喊道: “儿子!爸爸妈妈相信你!加油呀!”

  谁知她这一嗓子把笑寒震得由空中掉了下来,笑寒趴在地上狼狈摸摸头: “老板哪,嘿嘿,你不说阿寒干活,我还真不习惯。”看来刚才的感觉有误,天地间还是有战胜不了的事物的,估计再强也不行。

  老板居然也知道脸红: “儿子,是妈妈对不起你,等你回来,妈妈一定好好补偿你。”

  妈妈?笑寒全身一机灵打了一个冷战,这个词一直以来都好期望,又好遥远呀,看着老板明显不同以往的诚意眼神,笑寒心中有又是感动又是想哭的情绪,毕竟母子连心情不断哪。忽然,笑寒又想起了 “无敌使唤大法”,心情立即变成了又是害怕又是冷汗直流。

  “我打架去了!”对着忽然变成妈妈的老板,笑寒只感到矛盾非常,算了,还是先放一边吧。如今大敌当前,无论如何,必须先料理了蜈蚣。

  白虎举起虎杀九环刀大喊道: “没错!不管怎么样,先打了再说!”他想冲第一个,只没想到一条刀影在他之前就扑了上去!那是一把菊金刀,是野菊吗?非也,那却是野菊军的统率------尊龙!

  尊龙上阵,爆如烈火,他的头发是红的,眼是红的,连金色的菊金刀上也刻了朵红花。在战场上,人们都说: “像野菊军一样不怕死。”可是在野菊军内部,士兵们却说: “要像尊龙统率那样不怕死。”

  不怕死的尊龙手中的菊金刀是每一个敌人的噩梦,可是他再厉害也只是普通的物理攻击而已。因为是普通的物理攻击,即使是尊龙所造成的创伤也极其有限,可是每一下攻击均能对触龙神造成皮外之伤。

  与刚才兴元的攻击作出了比较,笑寒心中一动,是否只有魔法之剑才能给他造成严重的伤害呢?但是这里懂得使用魔法之剑的只有兴元,不说他的魔法之剑是孤掌难鸣吧,只看这家伙爱美人不爱江山的模样就知道没戏了。既然没有一个人会,那么两个人合力呢?

  笑寒想到做到,随手放了一个火焰弹进入了空间袋之中。

  尊龙低头让过触龙神的巨爪,抬手就是一刀,可是却发现这一刀有所不同,原来这一刀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团火!这一刀过去,真的给触龙神的身体上划出了一道大口子,虽然没有兴元的厉害,但是有了叠加效果,效果也是相当明显。

  尊龙不敢相信地想:这真是我做的吗?

  想不到居然有用!笑寒欣喜万分,原来两个人攻击点无限统一时,魔法和剑是可以不相冲的!

  虽然在一般人身体里,两种元素会打起来,可是只要控制得当,魔法剑也是成立的。笑寒忽然又想起那日青龙的 “狂风水龙破”和焚金的 “游离矛盾火”一水一火在攻击一点时居然也能达成默契,那就是说……

  笑寒有悟于心,一时高兴,却没照顾到另一个一时高兴的尊龙,因为他认为自己当真厉害了,于是居然去硬拼那龙神的巨爪。当他吐血飞回时他还在纳闷,不是我打不过这蜈蚣龙神,而是这一剑时灵时不灵呀。

  第一次使用轮回刀,笑寒第一招就使用上了 “云丿”的第二式!所谓诸法乱万相,意乱心不乱,那正是 “云丿”刀决之 “乱”字决!

  笑寒在出招前施放了高级魔法火之愤怒,在前冲时以刀锋合并魔法力,当乱决一起,便在瞬间砍出了二十三刀,带着火之怒的二十三刀全都击在了触龙神的第七节身体上,龙神旧患未愈,又添上了新伤。

  “吼!”触龙神气极了,按道理而言,自己这种基本达到了物理攻击低效,魔法攻击无效的超级魔神几乎是人类无法抵抗的力量了,以人类而言,可以伤到自己的似乎真的只有魔法之剑,自三英雄时代结束后,这一剑千年也没有出现过了,可是为什么一上来就有三人使出了这一剑?

  触龙神清楚知道,在千年前,人类的勇士也只有一个人懂得使用魔法之剑,那就是战士之王昆彦,为什么千年后的今天……

  想到了千年前的那一战,触龙神想起了对法师完奥千年切齿的恨,本来魔法对自己是无效的,可是当时自己受创最重的那一下却不完全是魔法之剑造成的,其主因仍是那一剑将完未完时乘虚而入的魔法攻击,因为那一下攻得太好了,因此成倍地助长了剑的力量,透过皮肤后,身体内部是抵挡不住魔法攻击的。

  触龙神知道完奥并不懂得使用魔法之剑,只是那一下叠加了攻击而已。

  等等,是叠加攻击?邪恶蜈蚣的战斗细胞加上利恩的狡猾智慧使触龙神立即想到了这一点,它大是兴奋,原来人类是使用了这种卑鄙的方法呀,让我知道了看你们还怎么对付我。它大喷了口毒素,虽然笑寒天下至尊功法在身,足百毒不侵的,却也需要挡一挡毒素冲出的力量冲击。

  当冲击过后,笑寒立即故技重施,这次与火焰同来的却是 “云丿”之第三式,这最后一式之名为 “云”,所谓菩提本无树,尘埃生闲云,最后这一式的重点却是在 “生”字上!

  见狠招将出,触龙神高高举起长长的触角朝笑寒猛扫过去,完全不理会魔法,他这一下只为逼使笑寒变招!

  下面一些有识之士,如吴天涛现场点评道: “这一刀实在厉害,而且全无破绽,即使敌人攻击,似乎也可化敌人攻势为自己的攻击力量,啊!真厉害呀!”他不愧是吴天涛,不愧是玫瑰和牡丹这俩孩他爸,一下就说到了重点。

  海棠之父海明也肃目接口道: “是呀,不愧是圣子,他高傲,他拥有过人的实力,怪不得他号称 “一朵梨花压海棠”我的儿子输得不冤。”我倒!这句乱诗怎么海棠他爹都知道了?

  再转回现场,如吴天涛所说,笑寒刀式生变,轻轻一搭触龙神巨大的触角,立化敌势为我势,这一招真是攻得漂亮无比,只可惜魔法与轮回刀失了协调,当魔法和 “云”式的疯打分别击中目标时,触龙神只当是抓痒……

  虽说笑寒攻击看似成功,可是立即失了先机气势,待招式一老,他立即被一巨爪击飞了回来。笑寒这一飞不要紧,只听见点评官又出现了两种不同的说法:

  吴天涛摇摇头: “哎,只可惜出了招就没有魔法效果了。”和玫瑰一个毛病,他老爸也是个放马后炮的家伙!

  海明处却传来了 “咔”的一声响,只听他说道: “快……快来帮忙,我闪到腰了!”这也是个宁折不弯的人啊。

  “……”旁人是这么表示地。

  这一招居然不行?回头一看,大家站成了一排,已经准备好冲了。笑寒眼珠一转,人多力量大,一个人做不到魔法剑的和谐,那么把方法放出来,让大家捉对,一个法师和一个战士配合不就是了吗?

  向来难以受伤的触龙神似乎碰上了一场噩梦,似乎每个战士都懂得使用魔法之剑,几千年来,从未试过在人间被伤到这种地步,用人类的话来说……触龙神心中闪过一个词--- ---伤痕累累。这是利恩的知识!

  真是正如当年道王者贤*修所说的,正义之剑是不会失传的。如今兴元已经悟通了这一剑,其它人也在笑寒灵机一动的怪念头下,利用了叠加攻击达到了这种效果,虽然没有真正的魔法之剑强大,可是这也正应了贤*修的话,战士之王昆彦泉下有知定会笑活过来。

  (话没说完,作者又被阎王捉去了,罪名是修改生死谱。倒!我没有改呀?他自己笑醒的!)

  触龙神全身利爪齐出,毒素乱喷,虽然时时造成人员受伤事件,可是谁也没被杀掉。找到方法的人们前赴后继,不断攻击着,伤害着高傲的触龙神。当双方发现时,俱已筋疲力尽,号称拥有蟑螂生命力的笑寒却是受伤最重的。

  直到此时,笑寒才忽然想到前些日子的祈祷事件中自己使用过的那带了旋风术的 “云丿”之第一式 “藏”式,作为 “云丿”并不出色的第一招,在当时却给自己带来了魔武合一的快感,刚才自己反复使用 “乱”和 “云”却没有这种效果,这是为何呢?

  回想当时刀法与魔法合一的感觉,笑寒心中一震,是否三招之中,只有这一式已经完成了呢?想到这里,心中气恼,为什么自己刚才没有出这一招呀?这下可好,已经没有一根手指头是听话的了,众人之中,就数自己受伤最深吧?

  笑寒轻轻吐了口气,若不是老头教的医疗真气效果显著,只怕现在连趴着喘气也做不到了。

  可是触龙神呢?他也没好到哪里去,混身的伤还在流血,它的毒素似乎也喷光了,可是因为吸收了很多灵魂,虽然疲倦,他的精神似乎还很好,他的兴致似乎还很高: “人类们啊,特别是你,所谓的圣子,我今天吸饱了yu望和灵魂,就不和你们玩了,不过你们小心了,暗的真正使者即将出现,下次我来的时候,也是真魔降临之时。”

  人们陷入了惊讶和沉沉的恐怖中,在多少年前,被封之前的赤月魔也说过同样的话,难道还有比它们这种怪物还要难对付的恐怖事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