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欲轮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比齐风云

神欲轮回 冷邪情 4267 2003.07.31 17:30

    公主扬起眉毛对笑寒左看右看,笑寒可不管她,事实上,从她把自己带到这来时开始,他就在做和公主相同的事,那就是左看右看。不过他看的可不是公主,而是用自己无限的青春热情看着这梦一样漂亮的地方------皇宫!

  比齐皇宫可真不愧是玛法大陆最出色的建筑之一,它的名气仅次于魔法工会的标志性建筑----引月塔。当然,论气势,它也比不上汗国的另一个举世无双的建筑----连云城!还有,人气指数,他当然比不上道家的瑰宝----还原宗祠。

  ……不要再看了,真的没有更好的了,以上所说的三个建筑是世上出名的建筑奇迹,没的比的东西,这三个建筑无论是历史,建筑的深远目的,还有其中的传说都是世上独一无二的,三个已经够多了,也许以后也不会再有了。

  “喂!”公主当然首先发言,因为那笑寒压根就没想说话:“你要记住,当时是我救了你们,如果说后来你又救了我,那!我们最多扯平!谁也不欠谁!”

  “啊,好啊好啊”笑寒明显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啊,那边的房子造的真别致呀!是谁住的地方呀?!”

  “我对你说话听见没有!”

  “啊……真羡慕!”

  “喂!”

  “你看看呀,告诉我到底是谁呀!” 笑寒对于那奇怪的房子似乎投入了过多的兴趣。

  公主七不服八个不愿的回头看,毕竟好奇心才是一个十二岁小姑娘最占上风的心理。但看的结果只是令她像在大殿里一样“噗!”地一声笑了出来。原来笑寒所谓的“别致”并“令人羡慕”的房子,其实只是一个凉亭!

  “嘻嘻,呵呵,哈哈,嘿嘿。”公主真不知怎么笑才好,而且明知道是要拉他出来说个明白,今后大家可要公平相处,别以为是自己恩人就可以唧唧歪歪,谁想到,这个家伙白丁一个愣头青。先是在大殿上和一个同样笨的武士出了一次丑,然后……噗!(忍不住的一声笑)

  “啊? 你怎么了?”笑寒犹自不知,当然了,虽然自己是个能看破世事的超级小孩,但是才几年,他看到多少?说实话,像这种常识性的问题,他还停留在绿林好汉的阶段。所以他还一本正经的说了:“不好笑呀,我看的出来,住在这里的人,一定是一个有意思的人,而且他还一定大方,你看,连墙都没有呀!”

  幸亏玛莉安和修克烨不在,否则一定替他脸红。

  “哈哈哈哈哈”公主笑了个前伏后仰,那可爱的红扑扑的小脸更加了一些可爱的色彩:“你要是喜欢,你去住吧!哈哈哈”

  笑寒始终是明白人,见她笑成这样,眼睛骨碌骨碌一转就知道是在笑自己。虽然不知道笑自己什么。不过他明白应对之法,那就是!赶快改变话题!:“啊,对了,你知道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 哈,对方明显是一个小孩,对付小孩有什么办法呀?哈,当然是一字真言--- -玩,了!

  “有的呀!”听见她高兴的回答,笑寒心说:呵呵,始终还是小女孩,看你还不上当?

  玛莉安彬彬有礼那是正常的事,想不到的是,我们光荣的战士修克烨居然也能做到行为有礼!请注意,这里所说的是行为有礼,并不是说他行为得体。

  如今我们的战士可是一句话也不敢说的,虽然他常常不说话,但请再次注意了,他不是不想说,而是干脆不敢说,因为刚才的淑女礼足以令他不敢低下他战士的头了!

  宴席在不知不觉间摆上了,国王顺便问了一句:“对了,思齐公主和另一个勇士呢?”他还没意识到,凑在一起的是两个什么样的人!

  “呵呵哈哈!还是在大街上舒服呀!难得看到那么多人,感觉都不一样!”说话的当然是笑寒了……

  等等!他怎么会在外面的? 事情是这样的,原来我们的公主是一个逃家大王,宫里守卫再严密,她总有办法出去,不过这次国王殿下派出了专人去看住她来防止她开溜。这样她总没办法了吧?谁说的!有咱笑寒在呢!

  幻魔折光阵又一次发挥了作用,当然,这种另一个世界的东西谁知道呀!

  两人兴高采烈到处玩,笑寒试了试使用银子,居然用的出去!还相当值钱!原来这里已经用纸币了,但一般的零钱都是铜的,但是金的和银的东西依然流通,在黑市还能杀出个好价钱来。

  于是笑寒一路把思齐公主扛在肩膀上,一人一串糖葫芦,边走边吃。 啊?这个世界有糖葫芦吗?当然有,小面人都有呢! 为啥?我哪里知道为啥?

  客店里,两人买了两碗面条,吃的笑声不断。 (天哪?面条都有吗?我怎么不知道?作者话没说完,就被面条砸倒,理由多次不关心国家大事,大家终于忍不了他了。)

  忽然间,笑寒感觉到了一股莫名奇怪的气动,对了,是魔法元素!但是元素的目标好象有不对,不像半兽统领的的杀意,也不像那可笑雪人王的怒意!这是……

  恶意!一股要吃人的恶意,一种让人极为不舒服的感觉,就好像被一个自认为是蛇的人看成是一只青蛙一般。若真的比不上他,就真的成了案板上的青蛙,结果就是被剁了腿烤来吃!若自己却是强者,那么被弱者看成是青蛙,那更是绝对的不舒服呀!

  公主好象还没注意到这些,她一辈子还真没有过什么朋友,好容易终于来一个肯陪自己疯的家伙出现,哪里还能顾到什么其他?

  笑寒眼珠一转,忽然嘻嘻一笑,问道:“我说呀,你是不是会魔法的呀?”

  “是的呀!” 公主很高兴地献宝。

  “啊,好家伙,我现在还没搞清楚魔法是什么东西呢!真厉害呢。”

  “嘻嘻,我懂得可多了!”

  笑寒不露痕迹地问道:“那你现在学的是什么魔法?你的魔法水平到了哪一步了?”好家伙,这才是他真正想问的,但怕公主回答露出马脚而引起暗处人们的异动,笑寒故意绕了个圈子。这句话其实是说,一下子有人攻击我们,你到底是什么程度,说出来我好看看怎么应付。

  公主当然没有查觉:“我呀!我在学雷电术了!别人都要17岁才能学的会的魔法我就能学了!”

  “啊,公主好聪明呀!我真佩服呀!你打的准吗?”笑寒四句话才有一句涉及打斗,既能套出底细(当然,是没办法的情况下),又能不露痕迹,实在不愧是10岁看破世情的神童。不过,是神,还是神经,要继续看了。

  公主噘起嘴:“难练死了,不容易打准,昨天我瞄了那个大兽人瞄了好半天都打到他前面了。”

  …………笑寒估计要重新考虑战略了。

  笑寒又问:“那请问你还练过什么法术呢?”

  公主来劲了,因为没什么朋友,长那么大,还第一次有人可以炫耀的:“我是光系属性的魔法师!我在7 岁的时候就完全练成了入门的法术,火球术!然后长老就教我诱惑之光,我8岁就练成了!然后长老就教我圣光盾,我10岁练成的,然后就学极光雷电! 可惜到现在还是打不准。”

  “那你的攻击魔法就是火球喽?盾我听的懂,但是我不大了解什么是诱惑之光。说来听听。”虽然表情依旧,可是笑寒心中叫惨,看她说的那么自信,谁知能用的原来只有火球而已,看来等会儿定是场苦战了,笑寒感到那股元素的流动发生了些变化,看来马上要动了。

  “诱惑之光很好用的,可以让青蛙跟着你走!”公主笑,笑寒……晕。

  动了!此时笑寒才发现自己错的多离谱,原来自己感觉到的是一股,但是攻击的同时却有三个人!目标就是公主!其他那两个人并不是瞒过了笑寒的灵觉,而是刚刚来到,可见,这次行刺并没有预谋,但是动机绝对是预谋已久的!

  元素一阵骚动,是笑寒!但他的大火球也只能攻击到一个人!那就是一开始就感觉到的那个,笑寒早盯住他,当然可以一开始就摸清他的动向!火球脱手的同时,另一只手也动了!

  推桌子!

  公主被笑寒淬然发难推出的桌子撞得翻下了凳子,但也因此躲过了另外两个刺客的攻击。笑寒不等她喘过气来,一个恶狗扑食将公主又抱在怀里,同时在地上打了个滚。

  轰!笑寒脱手的飞出的火球碰上了黑土之盾,但使盾者并没想到那火球是被加了一个力道的,黑土之盾没挡住这股冲势,那偷袭者被抛出了店外。

  一把软剑和一把大刀将桌子劈成了五瓣,使剑者的软剑依然紧追不舍,那把大刀却缓了一缓,一切都被笑寒看在眼里,故而第一时间腾出手来轻点那软剑的剑背,想不到软剑怪异无比滑不留手,只是一下没点到就乘势由下冒了出来。

  笑寒疾退,爆炎步法全力使出,但人再快哪里有剑快?眼看血溅当场,一道闪电忽从房顶冒了出来,无巧不巧,居然正打在剑上!剑是钢铁,导电的,剑柄是硬木制,虽有舒缓效果,但这一下也令那剑士全身麻痹,差点丢剑,不过瞧他发抖的样子估计他今天是不打算自己动了。

  “呼。”一个火球由刀客手中窜出!魔法剑士! 那个使刀的居然是一个魔法剑士!这个时代魔武双xiu的不是没有,不过是有点偏向性的,因为学剑和学魔法都不是容易的,而且还会互相克制。

  所以很多人都只选一个。话又说回来,整个大陆的武者虽然多,但真正有本事的却不是很多了,因为一个好的武技往往是成名,成功的关键,事实上,一个魔剑士很难成为高手,但总是很令对手头痛。

  笑寒忙乱中使出手法,将那火球一带,让它朝另一个方向飞去,虽然如此,也震得手发麻。手麻是手麻,功夫上还是不闲着,一手将小姑娘放在背上,脚上就使出了烈焰纵横步----爆炎疾冲!抢着出了客店。

  “嘿嘿!”笑声的主人又是那股熟悉的魔法元素骚动,恶意!他也是三人中唯一的魔法师,攻击力是无庸质疑的存在!他刚刚被暗劲打出客店,这下却检了个正着!

  “啪!”魔法师被后面一个火球打中正着,于是一个狗吃屎摔了下来。怎么回事?哦,原来是刚才那个转了方向的火球,真是巧呀,哈哈。

  笑寒二话不说,背了小姑娘就跑。城里面守卫谁也不知道公主是谁,知道公主的是些平民百姓而已,这下可是臭大了,守卫也加入了追人战!原因是两人一路走着还在乱放火球,而且那些火球还有些不同一般,那是旋转的!

  一开始,有时还只是很少传出雷声,那不用说,当然是公主做的好事。到后来,雷声越来越重!不知哪个可怜的人家忽然被烧着了,于是追人变成了救火。那三个刺客早不知到哪里去了,也许在笑寒两人破店而出时就不会再追了,也许在守卫追人时就不追了,也许那雷火正好烧到了他们的房子…………

  “哈哈哈哈哈……”不知道从哪个时间开始,两人早没这样笑过了,公主本来就不该是个刁蛮公主,她在笑的时候才是她自己。

  在比齐,此时却是樱花盛开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