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欲轮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沙城小笑话

神欲轮回 冷邪情 3543 2003.09.10 01:52

    仅过了一个时辰,沙漠之中出现了七条身影,全部骑着骆驼,其中一个还在不停地冥想,不知他在找寻着什么.

  一个粗沉的声音自一匹骆驼上的大胡子骑士处传来: “金狼大法师,不必找了,你的召唤蛆都躺在那儿呢.”

  金狼大法师正是以役使召唤物为特长的风金系法师,他的风系魔法和金系魔法同样的强,特别值得一提的却是他的召唤催眠术,他甚至能将反噬多次的召唤魔物轻易召回,加之自身实力,他在大陆高手风云榜中稳占一席.

  金狼大法师闻言一震,由骆驼上跳了下来,跑近了恶蛆的尸体,气得全身发抖.

  一个不甚粗的男音道: “金狼大法师,其实不过就是五只召唤蛆嘛,有什么了不起,依我看,光凭你的实力已经绰绰有余了.”

  金狼大法师冷哼一声: “道武和战士,不知道法师召唤的辛苦,这五只蛆是我由石墓里面带出来的,里面危险重重,而且当恶蛆反噬时想要召回,你道容易吗?我为了把这五只蛆带过来,可是费尽了力气,经历了三次反噬……想不到……”金狼越说越激动,双手直抖.

  又有一人冷哼道: “放心吧,大哥,谁惹了七匹狼,定叫他吃不了,兜着走.”

  七匹狼是金狼七位结拜兄弟的统称,今天来了五位,刚才说话的是暴狼,同行的还有空狼,森林狼和猛狼,另外两位是银狼和独狼,他们负责联络,不在此列.

  这一行七人之中,有五人是七匹狼之中的人物,而另外两个的其中一个正是一开始说话的大胡子,他那一副嗓门很是个性,可是脸上总是带着莫测的微笑,那笑容让他显得庸懒.另一个刚才也说过话,那人一副道武打扮,身穿着纯白的道士轻甲,给人感觉有些稚嫩,但他全身似已全无破绽,虽感觉嫩,却绝不好惹.

  金狼阴沉着脸: “算了,我们现在并不是为这件事而来,还是原计划,大事要紧.”金狼不愧为七匹狼之首,能分清事件熟轻熟重.

  金狼骑上骆驼,又惋惜地扭头看了恶蛆尸体一眼,心中微微叹息,这才离去.大陆风云榜中的在野高手一下子来了那么多,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走了两天,当到达沙城时,众人都松了一口气,沙城可以算是沙漠中的一片绿洲,其奇特的地形又相似山地,因为它在三个大国之间,也就意味着成为了一条商业桥梁,沙城一条路进入,却分了三条路可以通向三个国度,然而沙城并不是唯一的通道.

  在魔族并不猖狂时,三大国常有摩擦,可是他们似乎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保留这片净土,不让国家间的战斗涉及这里,因此三个国家从来不在这里借道出兵.

  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不成文的规定,因此商人们可以很放心的在这里进行商业交流,沙城几乎可以说是富庶和自由的象征,但三国国王从不管沙城的情况,因此一些人自立帮派便是打着沙城的主意.

  可是自从六十年前的城主顾恨天夺下了沙城之后,再也无人夺下沙城,因为顾家拥有两大镇城之宝-------命运之刃和火焰戒指.

  最为危险的一次是三十年前,那一年,有个人手持八荒单枪匹马冲入了沙城城主宫,与当年的城主顾尘缘大战了一天一夜,顾尘缘正是顾恨天的儿子.那一战,他以实力保住了沙城.

  如今,沙城城主是顾尘缘的儿子顾勇方,顾勇方亦是从来没有显示过实力,不过他确是厉害,沙城一切在他手里变得井井有条,其繁荣远超先祖.

  五个人的造型颇为引人注意,每个人的衣甲都是破破烂烂的,笑寒并没有着甲,是为了不影响轻功的施展,而现在就数他狼狈,一身白衣已经变成了红衣,也不知是谁的血染的.经过了几天的风干,红衣更是变成了奇怪的黄色,不但如此,它还破得乱七八糟的,左边袖长,右边袖短,不知道的可能还以为今年流行这个.

  还有一点,这小子还背了个花一样的大姑娘上路,简直明目张胆,有伤风化.

  贵昆可是一身轻松,虽然刚才在门口跟守卫扯得最凶的也是他.想到和守卫瞎扯那一节,修克烨也忍不住笑一笑,原来由于五个人衣着过于破烂,三分不像人,七分像乞丐,被拦住不给过关也是情理之中,虽然玛莉安和黑梅两个美女能让人看了眼发直也行不通.

  于是笑寒祭出了拿手绝活------口水战术!因为后来有贵昆的参与,守卫被念得一个头两个大,当守卫快崩溃时,笑寒转身在人后递给守卫一样东西,别人没看见,修克烨长得高,他可看见了,原来那正是一小块银钱.

  接下来,守卫贼兮兮地四下张望了一番,发现还算隐蔽,做贼心虚下,竟然就挥挥手,说了句怕了你了,便放人进去了.

  修克烨知道,若是一开始就上供也是不易过去的,说不定被当成了凯子狠狠敲上一笔,若是单纯的口水战术嘛,大概也没用,众人的卖相始终过于显眼了.先说到他烦,再安抚,相当于先桶他一刀,再拍拍他的马屁,做得好的话,效果是明显的.

  贵昆根本没在意别人看自己一行人的眼光,他说道: “咱们是不是应该找一家客店休息一下了吧.”一边说,他一边对大街中迎面走过,并拿着吃惊眼光看着自己一行人的少女打了个招呼,顺便递了个秋波,吓得那几个少女几只手紧紧拉在一起,脸色苍白地埋着头匆匆走过,再吓一回估计会跑得命都不要了.

  笑寒见状,失声笑了笑,说道: “我没有意见,可是我想知道,就凭我们这副德性,有人敢收我们留住吗?”笑寒似乎重新加入了狠聊的阵营,虽然背上还是背着一个 “娇滴滴”的女战士,可是都背那么多天了,不习惯也该习惯了,只要黑梅不要忽然吹气,笑寒自问自己还是够定力的.

  玛莉安说道: “不如我们先去买件衣服吧?”

  黑梅立即叫好,她一说话,笑寒自然受到影响,脚又有些发软.修克烨说道: “还是先找地方落脚吧.”

  没有修克烨的支持,玛莉安表情变得有点可怜,就像小孩做了件尴尬的事,笑寒恢复常态时看见,失笑一声: “阿烨说得对,先找地方,让他们准备一下澡盆,一会儿买了衣服就可以回来洗了.”

  果然,一听洗澡,两个小丫头立即忘却了意见不被采纳的不快,雀跃着当街便叫起好来,这么一来,又引来不少侧目.笑寒无语,黑梅也就算了,玛莉安这小丫头真是空长了几岁,到底何时才长大呀?修克烨,笑寒和贵昆同时无声叹气,有时候,女人更是惟恐天下不够乱.

  转过巷口,看到了前面就有一块客点的招牌,上书 “蛇谷小店”四字,笑寒露出了笑容,说道: “那不是有一家了吗.”他话没说完,贵昆已经发出一声欢呼,朝店内冲去.

  说实话,那伙计不坏,他硬是被五个人的卖相给吓住了,贵昆急气匆匆地和他理论,那伙计却只管哭着一张脸,拼命把他拦住: “真的……真的不能进来呀,不能进呀!”

  贵昆说话时也未免着急: “为什么不让我进呀?为什么呀?”这是一间食宿全包的客店,此时正有不少人吃饭,当然,目前的焦点理所当然地集中到了这二位的争吵上,奇怪的是,他们吵来吵去,却没说过第三句话.伙计总是说不能进,却无理由,贵昆总问为什么,却不干脆给一个理由.

  就像两条平行线,这样下去,估计到了天黑也交汇不到一块去,放他们俩继续扯,总是扯不清楚.笑寒叹了口气,拉回贵昆,心想这笨蛋怎么老是和别人玩口水战呀?还是我来吧.

  就在此时,内间走出了一个厨师,这是一个颇为健壮的小伙子,两眉间有一道深纹,只见他不慌不忙将那个哭脸伙计拉了回去,站出来问道: “请问各位客人有什么困难吗?”那伙计还在哭着一张脸: “不能呀!”

  终于来了个明白人,笑寒背上有人,也就没打什么手势,嘿嘿一笑: “其实我们五个是沙漠那边过来的,想在这里住两天,交换一些行李物件而已,不会多做停留的.”

  “原来只是想住店.”那厨师样的小伙子笑道: “各位似乎经过了拼杀才来到这里,确实应该为休息一下的,我们这里上房十铜一天,一般房间五铜,通铺二铜一个人,不知各位想要哪一种住宿?”

  笑寒心想:那么便宜?引月出来时,兴元那号称我爹的家伙贼兮兮地塞给我一百金,说给我零花.当时不觉得,现在才发现这钱那么管用,据说一百铜是一银,一百银是一金,那么……

  笑寒拿出最小的钱,那是一银,递给了厨师,说道: “上房,够吗?”

  厨师心中一惊,因为拿出银来住小店实在难得一见,这已经足够在最好的旅店住几天的了,可是他个性沉稳,也并未如何失态,只说: “多了,我让伙计找给你.”将那钱随手递给伙计,便招呼笑寒一行人去客房了.

  那伙计可是大出洋相,见银过来了,大是惊吓,怕拿重了它化了,又怕拿轻了会掉了,两只手捧着一两重的银钱,瞪着眼睛原地直打转,倒像那钱有千均重似的.他的动作好笑,整个店中却无人笑他,一出手就是一个银,这可是不易一见的.

  就这样,笑寒等人第一次到沙城就闹了不少笑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