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欲轮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逗蛇

神欲轮回 冷邪情 3766 2005.03.02 16:29

    安静了一会儿之后,那只金色的大白猪真的告诉了他:“在魔神界东边有一个无边墓园,那里有一条通道可以去人魔界,我老猪是以德服人,所以先告诉你,只有人和低等的小魔才能过去,而且过去之后,就会失去魔障的保护了,除了真正的魔道贵族,其他的被单纯的魔法或者兵器直接击中就会受伤了……慢着,我虽然以德服人,可是也要先弄清楚,你是谁!”

  ……这家伙似乎越看越想一个人,不只是那些醒悟过来的魔头,笑寒身上冷汗也掉下来了。

  笑寒深吸了一口气,左右看了看,尴尬地说道:“我?嘿嘿,我是,一只……兔子。”

  “兔子?!”众魔头显然没听到过这种词,全都惊呆了。笑寒大力点头,笑容不改:“是我!我也是魔族呀!只是,因为咱长得比较像人类,常常被同族误会啊!”(注明:传奇里没有兔子)

  众魔头狐疑道:“从来没听说过这种同族啊?”

  笑寒心中难免慌乱,什么兔子不兔子的,全是情急之下拉出来捣乱的,他深知今天只要有一步行差踏错,后果就将不堪设想,即使自己在刚才把幻听雾阵摆设好了,怕也是作用不大,因为实力相差太远,他只好卖力地演出!只见笑寒一下子跳了起来,摆了个艺术表演前的传统嚣张姿势,将两行大牙裸露在外面:“有!兔子这种像人一样的魔族是有的,只是大家常常忽略我们兔子的作用而已!”

  蝎蛇可不想管他兔子是什么,她有些忍不住想咬笑寒一口了,从她一边留口水一边幽幽说话的模样就能看出:“呼,长得像人类有什么作用,我倒看不出来。”她言下之意,便是说,你的作用如果是给我啃一口,还来得实在些。

  笑寒不慌不忙,笑意吟吟地说道:“因为我长得像人类,因此我可以很容易地混进人类的圈子,这么一来,他们的战术动向也就一清二楚了,本兔子愿作圣主马前卒,潜入人类内部,助我大军攻取人类!”笑寒心想:如果他们上了这个当,我就将计就计,给你们假消息,叫你们在玛法有来无回。

  这一分钟,几乎所有魔头都相信了他,谁知咱们幽阎大魔神就只说了一句话:“分明是个人类,给我拿下。”局势就彻底逆转了。

  第一个动起来的是早已垂涎三尺的蝎蛇贵族,她递过来的不是带着电光的钳子,而是一张口水狂流的血盆大嘴!笑寒心中叫苦:不是吧,觉得我是软柿子太容易捏,直接就口就想吃了是吗?竟然被看出是人类了,倒霉,还害我牺牲色相扮兔子!

  笑寒随势一躺,照着蝎蛇盈满口水的下巴就是一脚!

  只听“咔!”的一声,蝎蛇被踹出好高,混着她的冲势形成了一个狼狈的抛物线,摔倒在地时还往前滚了几圈……笑寒心中想:趁你小看我,解决一个,颈骨踢断了,她活不成了。

  “哼哼,还有两下子,让我虹魔教主来解决他!”自称虹魔教主的魔头极为高大,两只虎牙由下往上伸出,几乎到达了眼睛处,离得还很远,就叫笑寒颇为受不了他的高度了。笑寒苦笑心想:怕是可以改我五六个了。

  “虹魔教主别急。”另一个巨魔略瘦一些,长着山羊的头:“胆敢潜入魔王大会的人类,还是交给我黄泉教主来处理吧。”听了这位大哥的话,笑寒更是苦笑,想不到自己到了这里还颇抢手。

  忽然,一个歇斯底里的声音暴起:“你们别出手!他是我的!”笑寒随众魔头转过头,这一看,笑寒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见那蝎蛇支着身子爬起来,她的头还歪在一边,嘴似乎还合不拢,不受控制地流着口水,她的眼却瞪得满是血丝,满眼中都是浓浓的愤怒。

  只见蝎蛇号叫了一声,两只钳子顶住自己的头,一下子就把头扳了回去,那骨头移位时发出“咔”的一声脆响,偌大的厅堂对这一声的回音竟然还清晰可辨,笑寒心中叫苦:麻烦了,这女的好像抓狂了……刚才她一定疼死了。

  蝎蛇歇斯底里的吼道:“你们谁敢动他,我跟他没完!”众魔头也是一阵心悸,女的抓狂时千万别惹,在人间在魔界都是这种道理。

  笑寒本想在众魔头围攻上来时,就直接打开刚才已经布好的幻虚雾阵,早在幽阎作法成型时,笑寒就料到,如果逃不掉的话,一场恶战难免,于是暗中动手,在大厅之中布下了幻虚雾阵以防不测,谁知现在,那只蝎蛇女发了狂,不让别的魔王插手,这下却更加麻烦了。

  仓促间,笑寒只能布个小型阵,根本无法将幻虚雾阵波及整个房间,如果魔头们不是一起攻进来的话,幻雾的范围根本无法将他们全卷入!

  只听那蝎蛇女怪叫了一声,扛着两只发电的钳子,带着满是满是仇恨的双眼,冲上来时那表情就像被逼急了的黑社会小太妹,砍人时彻底的忘我了似的。笑寒倒吸了一口冷气,完蛋了,实在是太麻烦了,一个泼妇外加一个魔头,天下哪还有挡的住她的力量?

  笑寒咽了口口水,双眼死盯着蝎蛇那对布满了电光的大钳子,这一击可不是说笑的,这是一只史上最强的蝎蛇在她颠峰状态下,含怒带恨的一击,怕是换了他们的圣主幽阎,也不敢轻捋其锋,笑寒已经想好了几百种方法闪躲,但究竟怎么躲,也还要到时视情况而定,毕竟这泼妇也不是省油的灯,不知招数会有变化没有。

  却见那蝎蛇发出“呱!”的一声怪叫,由尾巴开始,身体成一个波浪型,浪尖逐渐涌到巨钳上,众魔头都知道,这是蝎蛇利用其独特体质自创的“鱼跃击”,能将攻击力倍增!谁知,就在所有人认为此招必凶险无比之时,那蝎蛇竟一个急刹车停下了,只见她的双钳还放着火花,滋滋作响。

  所有人和魔都惊讶于蝎蛇的举动时,只听蝎蛇歇斯底里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你以为激怒了我的人能够得好死吗?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慢慢折磨你,慢慢弄死你,让你知道恐怖是什么滋味,让你知道惹怒了我是什么下场!哈哈哈!”

  ……听她狂笑,其他的魔都在沉默,大家都怜悯地看着笑寒,心想:人类,只怪你倒霉,幸亏惹上她的不是我。

  笑寒头皮发麻,小声地说道:“不好吧,给我一个痛快,不好吗?”

  蝎蛇哈哈大笑,将流满口水的脸狠狠凑近,凶恶地说道:“我要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魔,什么才是恐……哇!“

  ……又一次冷场。

  原来,笑寒见蝎蛇将老大一张怪脸凑过来说话时,便在心中叹了口气:这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便老实不客气,照着她那张怪脸就是一猛拳,那蝎蛇“哇”的一声飞出老远。

  只见笑寒摆了个嚣张的姿势,大声说道:“别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敢打,没听过兔子急了还咬猫的吗!”

  ……冷场中。有些魔甚至想:两个疯子。

  嚣张过后,笑寒偷眼四望,发现众魔头依然没有动手的意思,笑寒心下发虚,如果不引出混战,自己很难将雾阵打开借此逃走,虽然刚才两个回合自己占了些便宜,但那都是蝎蛇轻心所致,所真的让她冷静下来与自己全力相拼,只怕……

  “啊!呱!你打我!你竟敢打我?你竟敢打我漂亮的脸!?”蝎蛇弹地蹦起,像一个吃惊的少女一样,竟从怀里拿出一面镜子,揽镜自照,她震惊的发现,她“漂亮”的脸上多了一块青淤,鼻血也不受控制的流……大家有不详的预感。

  “哇!呜呜呜,我的脸,我的脸呀……”蝎蛇的举动叫在场的人和魔大跌眼镜,那女的竟然就这么当中哭开了:“我的脸伤了!不好看了!呜呜……赔我,赔我脸来,是谁干的?是谁干的!我要杀了他!”这一回,不少魔头再次为笑寒捏了把汗,幸灾乐祸地想:这回她可没打算叫这个人类慢慢死了,看来,下一招就该完事了。

  谁知,笑寒竟然溜上前说道:“哎呀,这位女士,你的脸受伤了,而且伤到了面部经脉,若不及时治疗,只怕会留下疤痕哪!”

  蝎蛇竟然吓得忘了笑寒是谁,用大钳捧住自己的脸,颤抖着声音说道:“真……真的吗?”众位魔头一听,均感觉自己后脑像是被某种重型硬物撞到,发出了“铛”的一声脆响,然后低下了头,只是一只蝎蛇,竟然那么在乎容貌,咱们魔族长得本来就各不相同,有什么必要弄得那么奇怪,随便弄得凶恶一些,怕是还好些。

  却见笑寒装模作样地说道:“好好的一张脸,却要忍受疤痕之苦,真是让人不忍心哪。”

  众魔头:“……”

  蝎蛇急得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那怎么办呢?”

  众魔头又道:“……”

  笑寒拍拍胸口:“不用怕,看我的。”只见笑寒掏出一粒药丸,对蝎蛇说道:“吃了我这粒药丸,然后……”关于这回的变化,不单是魔头们,连笑寒都无话可说了,原来他刚将药丸拿出,那蝎蛇便一把抢走,扔进嘴里,一仰脖就咽了下去。

  ……众人、魔都找不到言语来形容心中的感受了。

  那蝎蛇把药丸整个吞了下去,这才问道:“我吃了,是不是很快就好了?”

  笑寒想不到她那么主动,自己话没说完她就把药抢过去吃了,因此看她的目光仍有些呆滞,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咳嗽了一声:“咳,吃了就好,只要你马上睡上一觉,等你醒来时,保你还原如初,美丽如昔。”

  蝎蛇眼中闪着光:“睡一觉就好?”

  笑寒不答反问:“你有没有感觉肚子有些热热的?”

  蝎蛇感觉了一下,答道:“有!好像烫烫的。”

  笑寒挺严肃的点了点头,又问道:“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还不倒下?”话没说完,只见那蝎蛇双眼一翻,就地倒下,片刻不到,已经睡着。

  笑寒走上前去蹲下,捅了捅那蝎蛇,见她一点反应也没有,这才站起身来,满意地拍了拍手:“那你就好好睡吧,睡醒了别忘了给我补上药费。”他表面上没什么表情,心底里却是乐翻了天:我给这蛇女吃的是已经凝合了的高量迷药,不睡个三五天我都不信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