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欲轮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纵横来去

神欲轮回 冷邪情 4391 2007.08.08 23:42

    天龙王又走了。五次了,只怕再强的人,进行如此规模的召唤,也无法连续支持五次吧。

  修克烨默默地飞到笑寒身边,很沉着地劝道:“笑寒……”他想说算了吧,因为他看的出来,笑寒应该已经无计可施,无力可用了,而且看这样子,再做强求,也是于事无补的。作为他的伙伴,他知道笑寒已经到了极限。

  可是“算了吧”三个字,修克烨最终没说,他最终说的是:“不要失败。”当他回到众人身边时,大家看到了他眸子里坚定的信任。也许,这时候真的只有无条件的相信笑寒了。

  修克烨拦住了跟着他飞过来的伙伴,只沉声说了一句话:“他没放弃。”

  因此,大家最终没有接近笑寒,他们知道,这时候,只有相信他能创造奇迹了。而修克烨在与他眼神交汇的一瞬间就明白了,不论那个天龙王帮不帮忙,无论他如何拒绝,笑寒也一定会拼到底,不管有没有希望,起码不能让那个天龙王小瞧了!

  麒麟龙神焦急地说:“我父亲固执得很,他说不会帮忙,就一定不会出手的,人类,你那么拼命是为了什么?”

  站在他头上的先承却笑了笑:“我们有非抗不可的重担,因此我们必须变强,我想,如果你不愿意帮我,我也会像他那样,不顾一切的把你拉回来吧。”

  麒麟微微抬起头,以重新审视的目光看了看先承,这一眼意味深长,却没有开口说话。

  在空中,笑寒一阵气喘,因为他刚才失败了,他的心神虽然能感觉到环境的波动,但却已经无力驱使庞大的自然之力了,刚才勉强一试,几乎让他剩下的力量流失殆尽,怎么办?要如何才能做到?

  “嘿嘿,乾坤大哥,我决定试试那个了。”笑寒缓过了这口气,飘在空中,放松着身体看着云彩邪笑起来:“如果我做不到,那么我今生都难以到达你和幽阎那种境界吧?保护玛法人类,只是空谈吧?嘿嘿嘿嘿。”

  笑寒闭上了眼,心神再次浮起,他心念中屏除了一切杂念,无一丝波动,无嗔无忧,无喜无怒。忽然,以笑寒为中心,天似乎亮了起来,人们大吃一惊,细看时才发现,原来那个发光体正是笑寒!

  刚才,笑寒是以身体最后一点力量激活了元素之力,那种方法可以少用去一半以上的力量,而这次他身体里却没力量激活元素之力了,因此他只好常识另一种方法,用那种力量做引子,导出另一种力量来!

  这时,笑寒身周的光忽然搅动了起来,光是直线传播的,但那些光到了他的身边却被拉歪、褶皱、变形!同时,众人忽然又感觉到了来自身边的能量震动,到底是什么,令光聚在一起,发生那种不同寻常的褶皱,让笑寒空乏的力量得以聚集周围的元素自然之力呢?

  是空间之力!

  没错,笑寒豁出去了,他动用了这种极不易控制的力量,用身体所剩无几的力量发动了空间之力,再借空间之力控制元素之力的精华。力量的精华再次在笑寒面前聚成了一个点,与上次不同的是,这一次的点聚入了耀目的强光!这一瞬间,笑寒完成了结印、扔符与出手的一系列动作,当天龙王再次出现时,笑寒发现自己竟已是一身冷汗。

  这身冷汗,真是被吓出来的,刚才这个招数如果失败了,很可能是虚弱的自己被自己创造出来的空间魔法拉走,如果运气不好,被扔到大海里,那可就没戏唱了。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那头疼的空间之力终于是被控制住了。

  这一次,笑寒连抬起头看一眼天龙王都觉得费劲,除了大口大口喘粗气,拿所有力量维持飞行状态,其余的都顾不上了。

  天龙王停在空中,一脸郁闷,他就安静的飘在那里,看起来颇为压抑地看着笑寒,连话都懒得说了,天龙王心想:六次了……居然连续召唤我六次……这样再走,以后三界之人都会说我龙王无赖了,算了,帮就帮吧,只要他开口,我点头就是。

  笑寒艰难地抬起头,笑道:“这是最后一次了,我真没力量召唤你了。”

  “嗯,我知道。”天龙王的样子显得很抑郁,不管怎么说,要认同一个人类,对高傲的龙族而言,似乎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天龙王越想越觉得不快。

  笑寒低下头,他已经没有力气看着龙王了:“如果你确实不想与幽阎为敌,那我也不勉强你了,其实,从第三次开始,我把你叫回来,就想跟你说另一件事,可一直没机会。”

  不要求我帮忙?天龙王由郁闷改为惊讶:“那你还这么不顾一切的把我叫来干什么?要是我没看错,刚才你动用了危险的力量,不小心,可能连你自己也搭进去。”天龙王忽然很想知道,是什么让他这么不顾一切的召唤自己?

  就在这时,笑寒忽然感觉到身上再无一点能量!没力气再飘在空中,就要这么掉下去了!

  笑寒心想:妈呀,想不到已经撑不到龙王离开了,不说这么掉下去很没面子,这地方可是挺高的啊,现在身上一点力量都没有了,没力气护体,就这么掉下去,那不是不死也半条命?

  幸亏只是没了能量,四肢还有力气动弹,慌乱间,笑寒发现自己手上还有自先承那里抢下来的道符袋子!

  笑寒心中一动,把袋子揪下来,往天空使劲一抖,袋中的道符全部飘飞了出来!一时间,漫天符纸如雪花飘洒,煞是好看。接着,笑寒一手拉住符袋的一边,双手分开,让袋中充满了空气,充满了空气的符袋就这么撑开,像一个降落伞一般,载着笑寒悠悠落下。

  “哇哈哈哈!摔不死了!”还没空回答天龙王的问题,笑寒就为搞了个降落伞这点小事嚣张不已。谁知自古奸人多歹命,从来乐极会生悲,笑寒手上没劲,一时不察,竟没拉住符袋降落伞,他掉下去时,还愣愣地看着自己不听使唤的手,然后才发出杀猪般的大叫:“哇!不是真的吧!”

  实在太拼命了,想不到,连想说的话还没说就这么自由落体摔死,幽阎那还没动手开打就没戏了,可惜,真是太可惜了。

  谁知他却落到了一个软物上,笑寒心中奇怪,地面似乎还没那么近吧?也不会是软的啊,掉下来一点冲击都没有似的,怎么回事?笑寒拿眼左右一扫,发现旁边都是白色的,这是地面?为什么还有马鬃一般的毛……

  笑寒爬起来,挺像模样的蹲下来细看,口中自言自语道:“怪事,地面为什么会长毛了?”

  却见天龙王郁闷的声音号叫道:“那不是地面的毛!那是本龙王身上的!”

  笑寒讶异地抬起头,却发现原来是天龙王以他的身体接住了自己,笑寒恍然大悟:“哦,原来是龙老大啊!哈哈,我还莫名其妙呢,白色的地面会长毛?”天龙王冷汗。

  天龙王闷声道:“别罗嗦了,你到底要对我说什么?”

  “谢谢你救我。”笑寒灿烂的笑了,天龙王再次冷汗。

  “你要对我说的就是这个吗?”天龙王感觉自己已经没耐心了。

  笑寒说道:“不是的,我只是想告诉你,作为父亲,你有责任亲自带离家出走的孩子回家,免得他在家门口徘徊。”

  说这句话时,笑寒已经没力气发出多大声音了,但是耳力超强的两个龙神却可以听得一清二楚,他使尽全身力气将天龙王召来,竟然就是为了那么一句话?

  ……天龙王沉默了,他低头看了看麒麟,麒麟正耷拉着脑袋,看样子还在震惊中。龙王又转过头,深深地看了眼前的这个人类一眼,他仍然是满脸灿烂的傻笑,可现在在龙王眼里,这个人类却和刚才完全不一样了似的。想不到,自己的九个儿子都早已名驰三界之际,却有一个人类来指出自己为父之道的问题?

  天龙王拿眼尾看了麒麟一眼,正好发现麒麟也正看着自己,看到自己眼神过来了,吓得头都低到了肚子上,天龙王若有所悟,忽然对麒麟吼道:“麟儿!还不快跟我回家!”说着,将笑寒置于地面,腾身而起。

  麒麟吓得一缩脖子,忙不迭地答道:“好。”然后以最快速度腾空而起,他所踏过的空气上都会出现一团红彤彤的火。

  先承忙飞离他的头顶,临走时,麒麟看了先承一眼,这才随父亲离去。

  路上,天龙王忽然问道:“麟儿,在外面过得好吗?”

  麒麟龙神吓了一跳,急匆匆回答:“好!我在外面很快活。”说完,心中一惊,怀疑自己是不是说错了,父亲会不会反口说:“既然过的好,就别回去了?”说实在的,自己早想回家看看母亲了。

  谁知,天龙王却是一声苦笑:“几百年没回去了吧,想不到,都那么久了。”

  麒麟沉默了一阵,忽然确定了,原来父亲是很关心自己的,想到这,他忍不住热泪盈眶。

  第三天,天尊兴奋地诏告群臣,因为圣子提供的陷阱大获成功,那种陷阱不但可以把人藏住,还能发动局部攻击来拖住魔族。结果昨天魔族压根就找不着北,根本没发现黎明的到来。然后,黎明时分,魔族要不瘫软在地,要不成为石像,变成石像的被绑住,从高处扔下去,摔了他个四分五裂。

  天尊很高兴的说:“经此一役,魔族再敢进攻,也要先掂量掂量份量了。”一时间,群臣议论,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忽然,门口侍卫喊道:“大道尊潮湃到——”

  天尊刚才派他去请笑寒一行人,闻言当下大喜:“快请!”

  只见潮湃双手捧着一个锦盒,后面跟着苏克和明克,却没见笑寒等人。潮湃带着苏克和明克行单膝跪礼,天尊单手虚抬:“请起,道尊爱卿,我让你去请圣子一行,为何不见他们?”

  潮湃躬身说道:“启禀尊王,圣子一行已于昨夜离去,离去之前留下了这个锦盒,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说。”

  天尊忙道:“快呈上来。”

  潮湃捧着锦盒上前,将锦盒交给了天尊,天尊一眼就看见盒上的四个大字“天尊亲启”,于是动手打开了锦盒,发现锦盒中有三个不同颜色的木盒,在锦盒的内盒盖还写有小字,天尊细看,那小字却是打开木盒的顺序:

  想必此时前方战事已告捷,可今日之胜,胜在魔族仍有白日诅咒,不过,此诅咒有被破解之危。我们就是为阻止魔族破解诅咒而来,如果魔族卷土重来,打开绿色木盒,依计行事可化解近忧。若计已无效,便打开红色木盒,内有后着。至于最后的白色木盒,不到万不得已,切不可轻动,切记。

  天尊一言不发,合上锦盒,问道:“长公主是不是也跟着去了?”

  潮湃答道:“这……长公主走时留下话,说……她要……要……”

  天尊沉着脸说道:“道尊爱卿不必为难,我知道,以长公主个性,她一定会说,她要摆脱我和我父亲这两个老顽固,是不是?”

  “这……”潮湃尴尬的说:“臣惶恐。”

  “哈哈哈哈!”谁知,天尊竟然歇斯底里的笑了起来:“那才是我的艾莉呀!好样的,虽然不能当面说,但我支持他!不愧是吉巴科最年轻的高手,不愧是我的女儿!”天尊一表态,大殿内的气氛顿时施展开了。

  “启禀尊王,还有一事,臣不知……当讲不当讲”潮湃又吞吞吐吐起来。

  天尊皱了皱眉,说道:“有事就说吧,到了现在,还能有什么更大的事吗?”

  潮湃忽然叹了口气:“下臣不敢隐瞒尊王,下臣上殿之前曾去老尊王处请示,却发现,他留了字条,离开了宗祠,也偷偷的跟着圣子他们去了!”

  “什么!!!”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