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欲轮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狂乱爱情进行曲

神欲轮回 冷邪情 5189 2003.06.30 19:42

    

  看到绝愁已经冷静下来,朱雀这才收敛心神,心中觉得不可思议,太离谱了。朱雀自认识人无数,遇人无算,可此人却令自己方寸见乱,一开始还能保持大方地看他被自己看得害羞的模样,可是她发现很快自己便难以抑制的脸红了,到现在,甚至有些不敢看他。不管怎么样,打吧!朱雀也不愧女中豪杰,很快收敛心神,她觉得奇怪,自己怎么也露出这种小女儿患得患失的心态呢?赶紧将这些赶出心中,朱雀使出了她的成名招------百鸟朝凤。

  如果只是召唤些小型召唤物,在世上存在一些能召唤多个召唤物的人物,那是道武中的天才。即使操控精神力的法师在催眠召唤时,要做到多个催眠式的召唤已经不易,做到令其战斗则更加困难!

  当百鸟朝凤,使出时,能够受到召唤的二十种鸟类便由各空间中出现,扑向绝愁,然而碰上绝愁的狂斩,任何中级以下召唤兽都无法近身的。很快二十只鸟全告受重伤,然而朱雀的成名绝技百鸟朝凤又岂是那么简单的?

  受了伤的鸟儿们纷纷投向了主人朱雀,当鸟的血沾上朱雀滑嫩的皮肤时,鸟儿居然变了一个形状附了上去!当二十只鸟儿全部附上之后,朱雀就像穿上了一件华丽的礼服,令人目眩!这就是她的力量!想不到她竟然会是罕见的木之召唤师!

  绝愁看着愈加美丽的朱雀,心中狂意亦起,他现在非常兴奋,一个女人居然能被自己认成为对手,这本身就值得兴奋呀!今天定能战个痛快!

  两道人影在台上碰到一起,朱雀的凤凰刀上传来一股大力,险些脱手。心中一惊,想不到即使是经过百鸟之力的加护,攻击防御全都大为提升的情况下与他硬碰也会如此狼狈,

  五虎绝愁,冷愁狂斩名不虚传。不过百鸟加护最大的左右却是速度的加快!

  随之发生的事情更令朱雀心惊,绝愁居然能够跟上自己经过加护后快逾飞鸟的速度!

  台下众人只看见台上两人上窜下跳,打得满场乱跑,速度如飞鸟般快捷潇洒,端的赏心悦目呀!至于前天五虎和七骑之战,因为笑寒出现等种种原因显得相对沉闷,而今天这一战可是从头到尾都是高水平的硬碰,绝对值回票价!有些人兴奋得拿出准备好的酒来开始庆祝起来。

  朱雀看此情形确实非常不利,这人力大刀沉,速度居然能如此之快,百鸟朝凤看来解决不去,如今之计,只好使出绝招了!不过绝招他顶的住吗?

  稍一犹豫,又拼了一刀,又是凤凰刀险些脱手,哪还顾得了那么许多?终于使出了绝招------召唤巴里!当然没错了,在云旭白芍展现真正实力之前她正是全校公认的唯一巴里召唤师!

  以二敌一,情势终于转为对朱雀有利了!

  绝愁被攻得手忙脚乱间,被巴里爪子碰上,一下将他肋部抓出一条血痕来!朱雀全力攻击他不假,但见他受伤时所发出的那声惊叫却更是真得不能再真。当时,她只能发现自己已经无可救药,却没发现以刚才绝愁所展现的实力来看,他其实并没那么容易受伤中招,即使强如巴里加上百鸟朝凤,要让强大的战士绝愁受伤哪有那么容易!就在朱雀关心则乱时,绝愁酝酿了很久的真空刺杀斩正是发出的时候!朱雀全副心神却全在绝愁的伤上,这一斩下去焉有人在?

  朱雀不愧为朱雀,她立即发现了绝愁的目的,当强大的斗气将自己罩住时,她终于知道原来绝愁一直没有使出全力,否则自己的凤凰刀早就脱手飞出了,而现在他也没想伤自己,不过前提是自己没有走神。

  晚了,朱雀清楚现在自己已经再也无法挡住这一招了,可心里却莫名其妙地泛起甜意,她发现自己并不讨厌这种美丽的误会,即使自己即将葬身于此。她决定睁着眼,看到他的刀气将自己撕裂,死亡近了……

  绝愁看准了时机,拼着硬受一招也要先解决一半的威胁!放倒巴里是不智的,不说她可以继续召唤,以巴里的超强防御这也很难一招实现。绝愁要以真空刺杀斩先将朱雀放下去。他很小心,刀只能割去百鸟战衣,并计算清楚她的速度下的逃路,并将她的凤凰刀打掉,这样一来就能够专心和巴里斗法了。绝愁明白,能做到这些的只有全力的一刀,他知道朱雀挡的住,也知道她挡住的结果。

  就在斗气集中一点到达不得不吐的地步时,耳边忽然传来笑寒的声音,非常急促: “小心,会出人命了!”绝愁心中一惊,终于发现了朱雀的状态,她居然全身放松地看着自己的刺杀刀气落下,她显然不准备躲。更绝的是她脸上竟然绽放出绝美复杂的难明笑容,怎么会这样?起码绝愁不知道。他也不必知道。

  绝愁大吼一声,强烈透支体力将刀的走势硬生生拉想一边的空处,就在这时他感到肌肉传来一阵拉伸的刺痛,绝愁一咬牙,拼了!

  朱雀看到绝愁脸色大变,随着便是他的表情变得无比痛苦,那必然躲不掉的一刀居然会砍偏?这对一个资深的战士来说是不可能的。朱雀一眼就看清了他手臂上肌肉的不正常突起,从外表看,他的肌肉甚至已经变红了!朱雀感到鼻子发酸,原来他为了不伤到自己……

  绝愁将一刀硬生生拉开,肌肉剧烈的拉动让他差一点抓不稳斩愁刀,危机没有过去,朱雀虽然停了,可是巴里依然在坚守岗位!于是绝愁就吃了巴里的 “动感回旋踢”这一脚真不是盖的,踢得他在空中打了个转,凄惨地倒在了地上。可这倒地的小子心中可没有半点后悔,只为了没有伤到朱雀而暗喜,这到底是什么情绪呢?

  绝愁咬牙用斩愁刀支撑起一半身体,他并不打算认输,即使他知道自己恐怕已经无力再战。也许换个对手,如果能在毫发无伤的情况下将自己弄得那么惨的话,那么绝愁会选择认输,那没有什么说的,技不如人。可如今对手是她……绝愁知道,自己绝不会认输!绝愁抬起头,他的眼中还有战意,他的身上还有热血在流淌,他的心脏还在跳动!只要这些还在,他就不能认输!可是入目却只有朱雀关切的神色,巴里已经不见,就在绝愁没搞清楚状况时,一阵柔和的力量顺着伤患处轻轻地灌入,是治疗术。朱雀就近在眼前,绝愁看到朱雀没在看他,终于大胆的细看了下来,不由得痴了。而此时,全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沉浸在台上二位这幸福的一刻中。然而,甜蜜总是短暂的,忽然!

  “大梦谁先觉!只有自己知!春晓忽然眠!蚊子不来缠!”晕!什么乱七八糟的呀?真是坏了一池春水!

  “揍他!”这理论是绝心首先提出的,兄弟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她可是最高兴的,在被这白痴睡神坏了 “好事”时第一个翻脸的也是她。她本想独自动手,可最后她只赚到了两脚,那人的惨状可想而知。

  所谓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一开始带动了这场世纪末爱情拉力的是笑寒,现在挨打的自然也是笑寒。而第一个动手揍他的排名不分先后,正是阿如和阿代,然后是焚金,然后裂纹,然后阿亮和秋秋……

  台上,朱雀正在离开,绝愁鼓起勇气说: “朱雀小姐,你……”朱雀站住了,然而她却没有回头,全场再次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期待绝愁的下一句话。

  绝愁没注意那么多,此时他的眼中只有朱雀,别人不说话也好。他说道: “其实,其实……”其实台下观众比他还着急,有些人已经将拳捏出汗来。

  因为看到的是她的正面,白虎对朱雀这满脸通红的美态弄得大为诧异,他忙对旁边的青龙推了一把,用眼神问: “那真是你亲妹妹,我义妹子吗?”他可是知道的,这朱雀平时虽然大方,可是很凶的。他白虎就是看准了她豪爽的个性才认她做个妹妹的呀,这沉稳的青龙是他亲哥,可现在这……妹子都这样了,俺做义哥的可不懂了,你个亲大哥明白到底怎么了吗?

  很可惜,青龙用严肃而无表情的表情告诉他,我不知道。

  “其实你不该走!”绝愁大声说道!

  “喔!”台下当然当他告白,他们惊叹,哎呀,想不到这句话那么经典呀?

  随后的发展可就无法控制了,台下观众狂哄起来!就连导师也兴奋地大叫,有个风系导师对校董说: “董事长,你看看他,不管管吗?”原来院长,也就是老笑寒正在桌上带着其他导师跳机械舞。

  校董呵呵一笑: “可惜呀,我老喽。”那个风系导师彻底无言。

  有些装深沉的人类只说了一句话: “哎!爱就一个字。baby don’t go。”

  台下衣服帽子乱飞,人们疯狂叫喊: “耶!经典呀!他表白了!”

  白虎抓着青龙前后直摇: “怎么办!怎么办!你做哥哥的快出主意呀!”他摇时眼睛是死盯着台上的,然后半天之后也没发现青龙有任何表示,于是不满地回头看他,谁知一看之下才发现,原来青龙已经被捏得背过气去了……

  玫瑰摇了摇头,他忽然对牡丹说: “我想……”

  “不行!”牡丹当然知道大哥想干什么,不过绝对不行!不行!

  “可是……”玫瑰还想努力。

  “不行!”牡丹认准了不行。

  “好吧,由不得你了!”玫瑰接过野菊扔过来的绳子,两人合力将牡丹绑了个彻底,很像个木乃伊。

  “耶”他和野菊在天空对了一下掌,然后对海棠说: “碍事的人解决了,我们去五虎那边跳舞去吧!”话音未落,黑梅和紫樱已经跳起朝北区高台冲去,她们是不是去跳舞的不知道,不过她们的确是去揍人的倒是了。

  看着疯跑的两人,海棠终于说话了: “不是我不想去,可是……可是我又闪到腰了。”

  玫瑰和野菊加上牡丹: “………”

  绝愁可没想到台下的反应那么大,奇怪了,没说什么呀?可绝愁知道身后那帮家伙一定又在跳舞了,如果自己也在台前的话,估计也会加入他们了。绝愁结结巴巴地说: “我……我是说其实败的应该是我,应该说我下去才对。”

  朱雀背对着他,可她已经忍不住了,她终于借一跳转身对绝愁笑道: “不!我认输了!”

  绝愁看呆了,这才是真正的巧笑倩兮呀。

  绝愁失去了思考能力: “不!我没赢你!”却见朱雀抿嘴一笑,雀跃而去,留绝愁一人回味,而台下众人因为对他们这几句对话不解,因此又进入了沉默。

  笑寒摸摸下巴,将阿亮大明等六个人叫了过来对耳吩咐了几句,那六人同时恍然大悟。秋秋,大佩佩和小芳同时向后一跳,异口同声: “老公!我认输了!”因为这是全场议论,声音很小的情况,因此三人大声的统一口径立即引起了大规模的注意。

  阿亮三人则大声回应: “老婆!我没赢你!”

  “相公!” “娘子呀!”接下来当然是老生常谈了。

  看了他们六人的表演,大家不是笨人,哪里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虽然不知道他们是否真的寄言情于暗语,但经过阿亮等人的 “点化”,是不是真的已经不重要了。

  “哎!爱就一个字。”那些深沉的人类又说。

  “老土!”美少女们这样说,看我们的: “哇!来暗的谈情说爱都那么漂亮(帅)!真是太浪漫了!”深沉人士嘀咕道: “说我老土,你们的台词不也是老掉牙的了?”

  “是呀!但她们的台词比你经典。”八卦爱好组打击他道: “还是跟我们一起吧,说是说不过女人的,我们可以唱呀。一见钟情不隐藏,两个心才不孤单……”

  “呜------呜----呜”至于狼族嘛,他们是这么叫地。

  白虎见场面已经无力控制,而青龙在关键时刻居然口吐白沫!哎,关键时刻岂能感冒?白虎悲愤道(是你把他弄成这样的呀!)而朱雀更加糟糕,她只顾低头玩衣角?原来绝愁在台上还没回过神来,还在直勾勾看着她。老兄呀,看姑娘不是这么看法的吧?

  白虎无奈,跳上场去大吼道: “冗那小子!打我义妹主意呀!”朱雀头埋得更低,羞死了。白虎这一下可是声震四野,他原本想利用一声断喝制止事情的发展,谁知此话一出,台下又是狼烟四起,乱七八糟,始料不及。

  绝愁被震得终于回过神来,他方才发现白虎已经站到自己面前了,于是他大声笑了出来: “哈哈,我认输了!今天我绝愁已经没理由不认输了!”这句话倒是把白虎弄了个吹胡子瞪眼,不过原因却是他很想笑出来。

  白虎任绝愁离开,他觉得这小子挺对眼,反正他刚才为了不伤妹子搞了个无力再战那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放他去吧。白虎心想,如果下一个也像这小子那么对眼就好了,会是裂纹吗?答案是否定的,不是裂纹,而是……

  “你好!你好你好!”因为醒了,笑寒被硬推了上来。

  白虎也注意过这家伙几次,所谓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这人刚才挨打他是看在眼里的。白虎一脸想不通,难道这样的家伙就来替了北区五虎?据说北区闹了场灾,结果道士全下岗了,他们有两个道士,那就是说添了另外两个人,有一个在刚才第一个上场,是个傻小子,厉害是厉害,不过被先承耍得团团转。哈!现在先承那小子实在是,嘿,厉害了!这就是他们的另一个人?看他一脸怪相,似乎刚刚睡醒,最离谱的是他连兵器也没有,这样一来,连他是什么来头都搞不清楚,也许是个法师吧?只有法师可以不必使用武器发出惊人的攻击力来。

  白虎朝笑寒举了举虎杀九环刀: “喂!那边那小子!”

  也许战斗在这个时候就已经开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