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欲轮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痛并快乐着

神欲轮回 冷邪情 4476 2003.07.24 23:56

    混身浴血的触龙神虽然也在强弩之末,可是因为吸收了灵魂,所以兴致仍然很高。虽然身上的伤被风一吹会涩涩发痛,可是它还是阴恻恻地留下了狠话,预言着真魔的来临。

  笑寒可不吃这一套,虽然他的伤势比触龙神还要重,只见他抬起头笑笑:“算了吧你,你也是打不动了才回去搬救兵的,不要找理由了。”

  “竟敢藐视我!我吐!”触龙神受不得屈辱,用了吃奶最后一口的力气,喷出了最后一丁点毒素,便钻入土里逃走了。最后的举动可真是有个无赖魔神色彩,不愧有利恩的灵魂。

  无赖是无赖,可最后这一口毒素笑寒自认是挡不住了,虽然百毒不侵,可是仍然要被冲飞出去,重伤之余,不知道挨不挨得下。笑寒闭上眼,准备硬受此招,希望运气好些住上三五天的医院就是。

  “轰”声之后,却是一个人撞在了身上,笑寒一看,原来是先承为自己挡下了这最后一招!

  笑寒扶着他,嚅嚅说不出话来,只觉得此刻说什么都是多余,先承在刚才的战斗中也是受了重伤的,可是还是挡了这一招。先承笑了笑,也没说什么,就这么歪过头闭上了眼。

  笑寒急了:“喂!你别死呀!咱们兄弟是光棍干起的!现在还是光棍兄弟,你走了我找谁说光棍去?喂!别闭眼呀!”

  却见先承真的睁开眼瞪了笑寒一眼:“废话!谁说我死了?我只不过闭上眼睛使用自我治愈术而已!”先承无奈地叹了口气:“怎么会有这样的光棍同盟呀?真让人没脾气,呵呵。”

  笑寒用吸口气的时间摆脱了惊讶,说了一个字:“切!”

  一切都过去了,都解决了,此时真想开心大笑出声,可是精神松懈时眼皮也险些打起来了,是不是可以睡一觉了呢?忽然想起老头笑寒说的话:“不为疲劳所打败。”苦笑一声,习惯这东西,有时真叫人生气呀。

  老板等人走到笑寒身边,老板一把就扶住了笑寒,声泪惧下:“孩子,你终于回来了。”

  按道理来说,这情景应该很感人,可是笑寒听到她说:“跟妈妈一起回家吧。”时却顿时头皮发麻,虚汗直流,本来还是不被疲劳打败的,现在真想被打败算了,这就叫被你打败了。

  就在大家感受着这份团圆的气氛时,一个粗沉磁性的声音在众人身前发出:“圣子需要接受圣之引月塔的考验,在他伤好之前你们可以感觉一下团圆,等他伤愈之时,务将圣子立即送到引月。”

  众人抬头一看,却是那一直将自己裹在袍子里的怪人,对于这个怪人,大家基本一无所知,除了他刚才站在兴元身边显示出绝高的地位外,就只知道在刚才对付触龙神时他的魔法掌握熟练程度远远高出在场的所有人。

  “不!你是谁?为什么要在我们团聚的时候又要带走我的儿子?22年了!我绝不能再让别人带走我的儿子了!”看到老板挡在身前,笑寒心中闪过一丝迷茫,可是听到老板的声音,笑寒又回想起了“使唤”时那熟悉的记忆,要我打白工?救命呀!你还是让我被带走好些呀。

  兴元却喝止了王妃:“小春,不得无礼,放心吧,他不会把儿子怎么样的,他是……”正当兴元欲说出怪人的身份时,那裹黑袍的怪人阻止了兴元,然后双手及顶,缓缓将头上的罩袍拉了下去,露出了那张基本风干了的脸。

  只见这人一脸没有精神的落腮长胡几及膝盖,满脸的纹路就像沙漠中石块的折皱断层,足可以吸引全世界地质队的那种荒漠干巴脸,一双眼中发出的却尽是柔光。

  王妃是知道他是谁了,可是笑寒却抢在知道情况的人之前点了点头,楞楞地说:“哦,我知道了,原来是个人干呀。”

  ……冷场

  王妃见了那人之后却是大惊,听了笑寒的话之后更是大吓,看来这不是得罪得起的人: “阿寒,不是的,他是……”

  谁知笑寒对老板口中说出的“阿寒”二字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居然不顾伤势地跳了起来,大声回答:“在!要干活吗?在哪,在哪?”这一跳起把身上的伤口又弄得裂开,痛得他又趴倒在地。按道理来说,笑寒身上的伤口会迅速愈合,上次在圣奥山时就是因为这一点才没死掉,可是这次身上还带上了触龙神的毒,毒进不了里,却一直压在表。

  王妃也想到了笑寒的反应说明了什么,想不到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将儿子伤得如此之深,虽然笑寒本人倒觉得没什么,不过自责使她呆立原地,双眼的泪水只是不停的流。

  兴元心疼地上去搂住了她,细声安慰道:“小春,别难过,儿子已经回来了。”这一来,阿亮焚金等人顿时觉得大开眼界,这才是真情圣呢,有机会一定要讨教讨教。不过每一次听兴元叫小春总觉得疯狂想笑呢。(话没说完,作者遭到感性主义者殴打,理由是破坏这种悲伤气氛。)

  谁知王妃一把就将兴元甩脱,冲出去一把将笑寒搂住:“儿子,对不起,对不起,妈妈一定好好补偿你的!”虽然她说得一把鼻涕是一把泪,可惜那个22年也没感受到过母爱,却平白有60年智慧的家伙却完全感受不到温情,只是觉得一股莫名的悲愤不断冲击着理智,可是那股悲愤根本冲不动自己心的坚防,有的只是矛盾。

  真有些受不了,再这样下去也许会变成白痴!眼珠一转,笑寒忙问道:“等等!咱们现在是在讨论这个要我接受考验的人干是谁吧!”

  “孩子,不要这么说,他是……”

  “哦!知道了,他是‘我不能这么说’的人干。”自以为聪明的人说。

  “不是的,他是……”

  “了解了!他是‘不是’的人干!”自以为聪明的家伙又说。

  “他是……”

  “这回真的明白了!他是‘是’的人干,我聪明吧!”这个捣乱的人说。

  “……”兴元有一种想揍人的感觉,不过因为是自己儿子,还是忍了吧。

  “咳咳”那个人干终于忍不住打断笑寒:“我不是人干,我是……”

  没等他说完,笑寒又打断了他:“你是人干战士?”

  “不,我是……”他忍住冲动,好脾气地说。

  “那么你是人干道士?”再次打断他。

  “不是,我是……”他有些青筋暴跳。

  “难道你是人干法师?”这家伙是故意的!

  “闭嘴!”老是给人这么抢白又是这样的侮辱,真是佛也有火了:“我不是人干!我只是法师!我也不是人干法师!我就是引月塔的现任塔主欧冶!”众人一阵沉默。心中想:原来这个人干就是塔主欧冶?哦也,不对呀,我怎么也当他人干了?这可是个传奇人物呀。

  在众人没反应过来时,笑寒忽然地全身扑上,剧烈的冲刺让他身上的旧伤又复发崩裂了,笑寒没去管他,冲上去照着塔主欧冶就是一顿猛拍,只一眨眼工夫已将欧冶的全身大穴尽数推拿了一遍!

  落地时,笑寒****的身体四处溅血,痛哼了一声,笑寒终于无力动弹了。

  “哇。”塔主欧冶跪倒在地时大吐了一口鲜血,显然笑寒刚才一招已经得手,可是他为何要出手攻击欧冶?众人只感觉头皮发麻,真是又见识到了笑寒这家伙的异常,完全摸不透他在想什么,现在他还打了塔主……怎么处理?

  ……冷场。

  却见笑寒艰难的扭过头来对欧冶老人干一笑,道:“怎么样了?”

  欧冶可是刚吐了一口血呀,却立即龙精虎猛地站起来了,他不敢相信地深吸了一口气,却发现那纠缠多年的恶疾已经彻底除去了,原来笑寒吊起了欧冶的一股血性,是为欧冶驱除了陈年固疾,

  于是欧冶心中兴奋化成了力量,大法师竟然抓住笑寒的手又哭又笑:“好了,好了!我真的好了!真的好喽!”众人在一系列的打击之下换了个思维:这塔主被笑寒打成了这副德性……怎么处理?

  ……冷场。

  笑寒终于没有回皇宫,这倒不是王妃的失败,而是因为他伤太重了,直接被送到了医院。

  今天的医院忙得不可开交,欲之祸使利恩教众全到大街上狂杀,只是这一次就有千人左右在当场死亡,其中有一半是老弱妇孺,幸亏吴天涛和鹿迷等大将即使制止,这才没有酿成更大的悲剧。

  全国浸在了一股浓浓的悲哀之中,为失去了亲人,为未来恐怖的预言,为利恩教的背叛,有些人感觉忽然找不到了心的方向,找不到了依靠,没有受伤的干脆闯入了无人开张的酒馆中醉生梦死。

  疯狂的利恩教徒最后全是忽然啐死的,因为对邪恶教主没有设防的灵魂全被尽数吸干,最后只剩下了躯壳。幸亏当人们得知圣子来临时转变了崇拜对象,否则大城里的人们最少超过半数会疯狂。只要是人,总是需要在理智和yu望之间作出选择的,而错误的代价往往是很严重的,严重到致命的程度。

  虽然笑寒一路被送到了最高级的皇家单人多间病房,可是他仍然能看到伤重的人们在号叫声中被抬进抬出,医院根本装不下,在外面等待治疗的病人就占满了医院外的场地,在路边也能见到。

  看着自己被送到四大间的病房,有两个医生已经站那里了,笑寒眉头大皱,这待遇可是差太远了。

  身边的老法师欧冶还在不停地趁机灌输着悲天悯人的思想,真是的,那与我何干?神经不正常的老法师。

  进入了病房,发现老板和国王也是跟来的,看样子,他们是不打算走了。笑寒也不理他们,闭目疗伤,看他们怎么样吧,我就不管了。可是那耳朵实在不听话,就听见了老法师对所有人说:“回去吧,他现在只是需要休养,医生也下去帮忙吧,不用在这里。”嘿嘿,正中下怀,运气不错,看来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有些事总是事与愿违,想不到今天的精神状态会这么好,不管怎么样,就是睡不着,闭上眼就会想起外面都是等不到病房的伤者,怎么回事?

  笑寒忽然想到外面的医生可能不够,老头教过自己医术,何不干脆去帮忙?这样一来,也不会去想外面的伤者问题了吧,心里总之好过一些。心中想:最重要的是,这样就能认识不少人,以后也好敲诈一顿饭吃。这家伙可真没有一点圣子的觉悟,他还完全是小痞子思想。

  虽然身上还有些痛,笑寒觉得行动不成问题了,于是打算使用空间魔法一下子出去。谁知刚一坐起,却有种皮肤和伤口和空气摩擦的触感传来,笑寒一惊之下,长出了口气,原来一直以来就剩下一条短裤了!

  刚才和触龙神那家伙打来打去还不觉得,现在可是回来的人了,可不能这么出去了!长出一口气的原因是发现幸亏可以补救,险些就造成使用空间魔法以来的第二次裸奔了,虽然身上还有一条小内裤。

  可是身上的伤不好穿衣服呀,而且身边也没有衣服,怎么办?

  这是难不住咱们爷们的,看着盖在身上那纯白色的被单,笑寒嘿嘿一笑……

  因为病人都是外伤,因此需要做到的最多的工作就是帮助止血。虽然医护人员不停地忙进忙出,屁颠屁颠,可是院外等待的人实在太多了,有不少医护人员干脆拿了药具配合着治愈术到处走动着救人。

  笑寒裹着纯白的被单,走得很慢。在别人眼里,他的造型很奇特,裹着纯白的袍子,一头纯白的头发,不使用治愈术,也不使用医疗药具就能替人止血。他的方法当然是点穴,可是在这个世界谁见过点穴手法呀,看到笑寒出现的人都震惊了。

  也许圣子的传说是从这个时候正式开始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