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欲轮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强买强卖

神欲轮回 冷邪情 4881 2003.07.29 21:11

    在进入学校之前,谁也不知道先承的底细,只知道刚来时的他几乎只懂得使用蛮力,他很少和人打交道,只懂得不停的训练自己,不停的让自己变强,训练狂人在圣魔不算少数,可像先承这样的还是很少见的。

  想不到这家伙如此睿智,在大家没发现的情况下已经将很多事情摸得很清楚了。只听他说道:“这是当然,这件事是我起的头,我就有把握把它全盘说清,就让我来做一个解释吧。”

  先承很快摆脱了兴元气势的压力,洒然的说:“首先,我想向大家获取一个肯定,虽然我是光棍,但我也知道爱情是建立在彼此承认的基础上的,而且这也是一种责任,每个人都该对自己说过的话负责,对吗?”

  想不到身为光棍的兴元对爱情的理解如此之深,他若是用考虑这些东西的时间,去泡一个MM估计也成了,众人果然大力点头表示非常同意。焚金这位惟恐天下不乱的家伙更是险些叫出声音来,可惜他家河东母狮在旁,也不敢过于放肆。

  先承轻抬单手,提出了个问题:“笑寒刚才不是说利娜和黑梅合伙算计他吗?只怕大家也都同意这种说法,不过,大家可曾想过原因?为什么这利娜和黑梅不算我好欺负的先承,不算焚金这种衰人,不算阿亮这呆人,不算白芍这女性公敌,单单就针对了最可怜的阿寒了呢?”

  先承与阿亮等人玩笑也开惯了,现在说起时也没有什么客气的,可这个问题就有些难以回答了。青龙首次插言道:“我有一个想法,若说不对,还望大家见谅,是否为了一个‘情’字?”青龙说的话真有些深奥。

  焚金听后却心中一震,抬起手抢答道:“哎!我知道了,不过也是说出来大家讨论讨论的哈,小娜和小梅是想引起笑寒注意吧!”焚金自从魔虫洞出来后,叫谁都喜欢说个“小”字,叫阿亮为小亮,青龙为小青,绝愁为小愁,就在叫牡丹和裂纹时出了些问题,是叫小丹和小纹吗?那是女人名字。

  经过焚金和青龙一说,众人心中有了个谱子,再看利娜和黑梅失去了挣扎的力气,把整个脑袋低低埋到了阿如和思齐怀里的样子,所有人哪里还不恍然大悟。

  先承将话题收了回来:“说句重话,现在笑寒已经是圣子,是圣奥信仰的集合,又是国王的唯一儿子,是王位的唯一合法继承人,大家知道,三天前他虽然还是个平头小子,可如今,说实在的,他是极有身份的人物了。”

  阿亮接过来话题说道:“先承你是说阿寒他始乱终弃?”笑寒险些站不直,这都是哪里跟哪儿呀?在今天之前,本人还根本没考虑过会面对这种情况呢!

  先承也说道:“笑寒本人是个爱情白痴,可以不考虑。”笑寒又险些倒下,原来在大家眼里自己如此没有大脑的。

  先承说道:“我只是想问问大家,你们可认为利娜和黑梅同时喜欢上阿寒会否有攀附权贵之嫌。”

  此话一出,果然利如刀刃。利娜听后,整个人呆住了,半天也说不出话来,黑梅大声声辩道:“不是的!你瞎说!”

  先承不待她多说,便将声量提高了一档:“大家还记得在魔虫洞的事吗?那时阿寒是十足一个平头傻小子,不但没有诸如圣子的任何光环,而且还穿着一身破落的劳力服!可是他和思齐掉落黄泉时小娜和小梅变成了什么样子……。大家还记得吗?”听了这话除了没有去过魔虫洞的人之外,大家都不由想起了当时哭闹过变得无声的利娜,和杀邪恶蜈蚣时不要命的黑梅,心中均有沉重感。

  先承说道:“我只是想说,他们的感情是在阿寒身份改变之前的,那样的情是绝对坚固的。”在场诸人都觉得大有道理,无话可说,可是笑寒发现了问题,以前哪里有了感情了?

  秋秋忽然大声说:“那天我们区和东区比赛的时候,阿寒说过要代利娜的爸爸教育她的!他还说的,让我教育你一辈子吧!”众人一楞,秋秋明显学习笑寒的语气说话,可是当时笑寒真的有这么说吗?

  大家都是明白人,眼珠一转,已经发现了秋秋的“险恶用心”,于是配合最默契的小芳忙出力接上:“是呀!他当时是这么说的呀!而且后来黑梅来抢亲,他也承认被抢了!”

  这小芳东拉西扯的倒也说明了不少问题。

  有句话说的是夫唱妇随,她们和阿亮等人拍拖久了,果然在口才上也上了一个层次,作为女人,她们还有故意将声音放大的权利,这么一来,估计大家想听不清楚也难了。

  与此同时,还是检查圣子休息情况,还是那个小护士,当她打开门时,眼前看见的还是满屋子漂浮的绒毛,那新换的白被单和圣子又不见了!于是可怜的小护士又发出了尖利的金属摩擦声:“来人呀!圣子又不见了!”

  老板眼珠也是一转:“阿寒!你都答应人家大姑娘了,还不干活!”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她忽然又将不愿意再使用的老板架式抬出来了。

  效果却很明显,只见笑寒反射性地站直了回答道:“是!”话音刚落,就觉自己掉进了一个大陷阱,可是醒悟过来时,已经晚了。

  却见先承摇头一叹,学足了说书人:“想当初,笑寒初遇利娜便遭遇一个大火球,这就叫做烈火情缘呀。”他说话一字一顿,说得一套一套的,让大家想忽略他也难。焚金再也顾不得身边的母大虫,大声捧场道:“呜-----呜!烈火情缘呀!”焚金心中一急,竟然把午夜狼族的台词给借用了,哎,谁知道他回家会不会跪搓衣板呢?

  先承大点其头:“没错,看看他与黑梅著名一战,黑梅那夺命的一剑为什么那么巧巧地停在了阿寒的胸口便不再推进了呢?是偶然?是巧合?还是冥冥中自有注定呢?”

  玫瑰忙接话:“那是因为……”话没说完,却见所有人都恶狠狠地瞪住了自己,本想说实话,可是心中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忙见风使舵:“咳咳,那当然是因为郎情妾意,干chai烈火……我的意思,那一剑的目的完全不是要杀人就对了。”看着所有人都瞪着自己,玫瑰发现先承的工作还真不是每个人都做得来的呀。

  焚金不顾死活,大声捧场道:“先承快说呀!更新!”

  先承微微一笑:“其实玫瑰的后半段也没说错,这就叫那一剑的风情呀。”

  “呜-----呜”这一下,屋子里起码有一半人加入了午夜狼族:“原来是那一剑的风情呀!”大伙跟着叫道,现场立即火爆异常。

  在下面,利西桶了桶目瞪口呆的击剑手米克心至,向他问道:“你的那一剑真的那么厉害吗?明天教给我如何?”利西见他说不出话来的模样,忍不住幽了他一默。

  心至又是楞了一楞,对利西佯怒道:“你当我这一剑是爱情发动机呀!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搞的呀,你也不想想,真的那么灵,我干什么不到大街上乱刺人!”利西哈哈大笑,想不到心至也会说笑话了。

  就在此时,一大群医生和护士忽然在那盔甲守卫的面前扬起一阵土灰,当盔甲守卫被呛得大声咳嗽时,小护士那金属摩擦的尖锐嗓音再次响起:“圣子在那呢!”众人的鸡皮疙瘩顿时掉了一地。

  见识到了医生的雷厉风行,众人心中又下了一个决定,千万不要去惹护士,不然下场就会如笑寒一般。

  *******兴元深叹了一口气,将玻璃杯轻轻放下,对王妃说道:“小春,已经很晚了,该去睡了。”

  王妃回头微笑道:“我不困。”便又继续起手中的事情来,兴元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走回去拿起酒杯坐下,两人世界又陷入了沉默。过了好一会,王妃才问道:“你说咱们儿子会喜欢我准备的餐点吗?”

  兴元冲王妃一笑:“放心吧,你对自己的手艺难道不放心吗?我对你是绝对放心的,别忘了当年就是这个打动了我。”

  王妃瞪了兴元一眼:“你就知道吃。”

  兴元忙陪笑道:“当然我最爱的还是你的人了。”他上去就抱住了王妃。

  王妃为了丈夫虽然心中高兴,可是那一笑的内涵却是苦涩:“可是我曾伤了他很深,今天你也看到了,我一说话他就变成了那副样子,你说,他能接受我这个妈妈吗?”

  兴元轻搂住王妃的腰,让她软软倒在自己怀里:“放心吧,在他内心深处,你我都是他的朋友一般,他其实是很好的孩子,而且他已经很成熟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相信他,就像全圣奥都将他当成了新的信仰一样,相信他。”

  仰望着夜空的月,兴元说道:“长久以来,魔族一直威胁着人类,其中很大原因就是人类非常的不团结,就我们圣奥,就总是艰险重重,可是我有预感……”

  在笑寒的病房中,笑寒长长叹了口气:“那些民族大义,争霸天下或是什么杀人放火,抢个最强称号什么的,虽然威风,可是我全没有丁点兴趣,奇怪的是,我自己知道,我的心中总有一股骚动,我知道自己有一件必须去做的事,而且很可能会丢了性命。”

  他在向老法师欧冶说话,欧冶习惯地坐在房间的暗处陪他说话,体弱的老法师最近状态有了极大的好转。可是在人多的地方,因为代沟等等关系,他却常常抓瞎,不过毕竟姜是老的辣,笑寒与他单独一谈才能真正感觉到他的智慧与深不可测的知识。

  只听欧冶说道:“孩子,我知道你心中想着什么,毕竟让一个人走上一条他不喜欢的道路非人所愿,可是你也不必单独面对,试着去敞开心胸吧,所有人都会帮你。”

  敞开心胸吗?笑寒叹了口气,苦笑道:“可我毕竟是一个普通人,而且我认为我没有权利让别人也陪着我发疯呀。”

  欧冶轻轻摇头说:“你错了,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么与众不同,即使你没有顶上圣子的光芒,没有恢复所谓王子的身份,你也已将身边的人的心牢牢抓住了,难道你不觉得吗?大家一起为一件事情努力时,感觉会是最好的。”

  与众不同吗?想起疯狂杂务的劳力生涯,那真的算是与众不同了,可是不管怎样,笑寒总觉得不对劲。敞开心胸吗?众人的心也被我抓住了吗?笑寒想不透,抓抓头,心中苦笑,不再说话。

  欧冶走时留下了一句话:“引月塔已经发贴广邀天下才俊参加引月特训,今天在休息室的那些圣魔学生都将参加,不过你不同,你将参加引月的考验,而不是特训,全玛法参加考验的人除了你之外,只有一个而已,如果你们都能通过前面的考验,将在第五关相遇,共同接受最后两关的考验。”

  除了自己还有另外一个人吗?那家伙很强吗?笑寒苦笑,自己其实并不强呀,大家也太看得起我了吧?一阵夜风将房间的窗帘吹起,夜空中的弯月借这窗帘吹起的瞬间潜入了房间,只一瞬,一切又归于平静。

  今天,兴元在皇宫办了个小型宴会,将七花王军的统率和笑寒那群哥们全请上了,本来这些青年有不少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形式的贵族宴会,心下难免揣揣不安,加之见到那几位贵族出身,曾经参加过宴会的贵族儿女们知礼节,懂得体的模样,这些人一开始甚至有些战战兢兢。

  不过这些状况很快被一个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吃的家伙打破了。当这个恢复力令所有医生大跌眼镜的家伙看到美味佳肴时,他更将蟑螂那不要命的本色发挥得淋漓尽致,而旁人却只能嗔目结舌。

  不好意思的说,这不懂事的家伙身份特殊,他不但是圣子,还是失散多年的王子,知礼者见此是敢怒不敢言,可一些不知道礼节的人们却放松了紧张的心情,以为这种宴会本该如此,是自己多心了。

  于是一场原本严肃贵族宴会,成了抢食会。到了最后,为了填饱肚子,那些知礼的人也干脆加入了胡闹的行列,在一开始,这些人中只有年轻人,让人想不到的是,有个更有身份的家伙为老一辈的恶狼们带了个头,也就是当兴元带头加入后,场面就进入了白热化。

  兴元在加入前大声喊道:“弟兄们!上战场之前让我们狂欢吧!”

  上一次说这句话应该是在很多年前吧?每次进入战场之前,兴元总会在城中举行一次狂欢晚会,第二天中午才出发离城。多少年了,七花的统率也不记得多少年了,兴元终于又说出了这句话,只是为了这句话,他们就能抛开贵族的尊严,与孩子们玩在一起。

  看着狂欢的众人,王妃笑了,笑得很凄美,虽然她玩了五年的失踪,她仍然清楚记得当年丈夫出征前的那全军狂欢宴,多年之后,她依然记得自己当时的复杂心情,不止一次地私下决心,若丈夫不回来了必随他而去。多年之后,军宴变成了皇家御宴,可是如今,这御宴又变成了熟悉的狂欢宴,可是这次却成了送儿子。

  王妃依然保持着笑容,只是有一滴泪在不经意间滑过了脸庞,落到了地上,渗进了皇宫的地毯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