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欲轮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怪物攻城*城墙之败

神欲轮回 冷邪情 3652 2003.11.04 23:07

    一共十七只白野猪就像虎入羊群,兵器弓箭对他们几乎无效,人多也只是徒增伤亡而已,人类的数位高手赶紧上前去顶住魔族头目的扫荡,只一阵,便令人类城头之上的阵脚大乱,再加上源源不断攻上的魔族群,城头几乎落入了魔族之手。

  几个高手无法左右战局,可是,在合理的安排下,他们却可以影响战局。有时候,指挥官抓住了这难以把握的影响,他就可以左右整个战局。

  经过几个魔族头目的这一阵冲突,城头之役已经变成了魔族势大。虽然这已经是怪物攻城史上,人类所组织起来的最成功的反抗,可是,魔族的超强实力依然是人类无法对抗的……或者该说,人类到底还是低估了魔族,低估了魔族的……智慧。

  撑不住了吗?虽然不愿屈服,可是形势已经一边倒,坍塌的可攀登城墙已经完全落入魔族之手,顺着那道梯子,魔族的增援源源不绝,人类这一方所占面积越来越小,城墙方寸之地的血战,可以说人类大势已去。

  “啊------”李农眼见大势已去,却更发了凶性,只见他长吼一声之后,在指挥官的地方大声说道:“我以我的血和生命起誓,誓与沙城共存亡,陆战队绝不言败!”

  他声音刚落,却听得身周四处那些伤痕累累的战士们跟着大声说道:“与沙城共存亡,陆战队绝不言败!”

  渐渐地,宣誓声感染了整个沙城,然而口号却改了,被改成了:“血战沙城,捍卫人类,绝不言败!”忽然之间,人们变的疯狂,人类疯了,魔族可没有疯,人类变的不要命,而魔族见形势已经偏向自己一方,他们可不想枉死,于是,城头上的形势变得微妙。

  就在此时,整个沙城内部传出了一阵整齐的呼喝:“捍卫人类疆土,支持前方将士!”若只是一两个人,绝对无法使呼声达到如此声势,这是集全城百姓齐心之力做到的呀!

  “我跟你们拼了!”战士们再也忍不住,两行热泪夺眶而出,一腔热血冲顶而上,单凭一股血气便不要命地杀过去,身上受的伤也根本不去理会,因此也不觉得痛,手上的武器若是被打掉了,顺手从地上随便捡起一样东西就继续杀,因为不曾注意,杀过一阵之后才发现,手上拿的那还算好用的武器竟是某某魔虫的尸体……

  一口血气始终不能支持太久,待衰竭之后,有些战士发现自己没死,自己身上的手脚却不听使唤了,于是,他拼命拉伸着抽筋了的双脚看着几条魔虫,或者几个袄玛外加野猪的******直飞而来……却无法动弹,只好瞪着眼睛等死,死后双目依然圆睁老大,这就叫死不瞑目。

  这一段时间,沙城竟像是死了一般的寂静无声。刚才震动云霄的百姓齐呼也在一阵高潮之后消失无踪,光是喊口号支持不了多久,只是不要命挽救不了大局。俗话说哀兵必胜,哀兵自有一股子蛮力,可蛮力一过,还剩下什么呢?

  忽然,先承的声音传来: “守城的将士们,大家快撤吧!”

  ……先承的声音就像晴天一声霹雳,震得所有人几乎都僵住了,战至酣处,新城主却下令撤退?战士们宁愿选择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们还等什么?城主有令,撤吧!”更让人不敢相信的是,这声音出自笑寒之口.如今,全沙城的人都熟悉了笑寒的声音,都知道他笑寒就是传说中的圣子……

  “不!”发出这声歇斯底里的大吼的是李农,命令出自圣子和新城主之口,就更叫人不敢相信,一旦撤下这最后一道防线,沙城必将不保,那么刚才的血不就白流了?刚才的努力不就白做了?战士们难道就这么白白牺牲了?

  “我们必须撤了,再这么打下去,我们的战士也没有多少血可流了!”先承也知道战士们的心情,若是没有大局之虑,先承也会和李农一样,和战士一样,洒一腔热血在城头便是,可是……

  李农握着凤翅镗的手因用力过度而发白,他回头看了看身边左右的战士,他们伤痕累累,看着自己与先承时,他们的神情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李农再转过头时,他头一次仔细看了看堆在城上的尸堆,多少战士还是那么的年轻,难道他们应该将年轻的生命放在这里吗?

  沙城三大队,护卫队,禁卫队和陆战队,其中陆战队人数最多,全部编制共有三千五百士兵,平常陆战队的成员在家中劳作,闲时及每个月总有五天时间操练,属于在家服兵役的类型.常备军护卫队与禁卫队却各有五百战士,主管治安和城防,沙城虽大,可也不必几千个闲人专门当兵的.

  如今一战,还剩多少?

  “撤!”李农吞下一把苦水,向自己手下下达命令时,那一滴泪还是没止住.

  “队长……大家撤!”谁也不想当逃兵,可是陆战队,乃至全沙城的战士都会听从那个人的话,那个人就是李农,平日里低调的陆战队长却是沙城所有战士都信服和听从的人.

  天气变得干燥沉闷,人心似乎也变的干燥沉闷,拼死拼活的战斗,却仍不能守住这最后一块阵地,如此退却又岂能甘心?

  “大哥,我们怎么办?”如玲见沙城将领作出了决定,赶紧问大哥金狼的意思,金狼也是满脸不甘心的神情,他盯着远处的笑寒和先承,良久,金狼似明白了什么,他点点头说道: “我们也撤吧.”

  回头时,金狼却有了一个发现,他发现如萍也盯着先承和笑寒所在的方向,与自己观察那二人的眼神有所不同,如萍是呆呆出神,满脸竟承载着痴痴的表情.

  “混蛋哪!你们这帮懦夫!胆小鬼!要撤你们撤,我红胡子大盗绝对不退!”红胡子高喝着,聚满斗气的巨剑狠狠拍下,与此同时,邪恶钳虫的巨钳朝上猛顶,两股巨力撞在一处,红胡子被震得飞退,气得他哇哇直叫,其实邪恶钳虫也没那么好过,可是相比之下,红胡子可就太狼狈了.

  “红胡子!别忘了你我还有一战!”听得声音,红胡子愕然转头,发现说话的人竟是修克烨,红胡子大是惊愕,想不到天下闻名的将军竟然会记得自己当时之言?

  红胡子转过头,却见修克烨对自己抛了一个恨其无知的眼神,然后,将军用一种冰冷的表情说了一句话: “大局为重.”

  红胡子气得吹胡子瞪眼: “混蛋!你说我不以大局为重?”红胡子单手横抬巨剑,直指邪恶钳虫: “我们下次再打过!”说完,他回头对自己那些傻住的手下大吼道: “弟兄们,拉风吹火啦!”

  拉风吹火是强盗窝中的黑话,也就是撤退的意思,说起盗贼的暗语,那是千变万化,深奥非常,若是让在行的人听了去,说不定会认为他们另有计策,因而放弃追击。

  笑寒仍是一副全身是伤的造型,可是他受过了治愈术,又用纱布包扎,似乎已经止住了血,行动也没多少障碍了,只听他抖高声说道: “陆战队和七匹狼部队带伤员随城主先退,大家再顶一阵!”

  撤也该撤得有章法,让人数多的部队先撤走,精兵留下先挡一阵,在战术上,这样的安排也相当合理。

  大队人马撤下去,场面更难以控制,人类部队龟缩在那条退路上,以弓箭和刀盾防守,只等时间一到,全军尽撤,可是欲守不易,竟然欲撤也难,见人类要撤,魔族大是兴奋,他们看到了胜利的曙光,想到久违的对人类的血腥和杀戮就在眼前,魔族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刚才被人类的顽强所压抑了的好战嗜杀的血再次沸腾了!

  幸亏他们必须跨越火狼和森林狼临走时合力布下的火墙,即使如此,这边断后的人类部队也是岌岌可危。

  “笑寒,你是伤员,为什么不跟他们一起退?”见笑寒这位重伤号竟然没走,玛莉安大是不满,赶紧出言提醒,生怕他喜欢傻冒的老毛病又犯了,逞能而忘了回去。

  “我是伤员?别开玩笑了。”笑寒挥手放了个闪电砸得一只巨蠕虫吱吱直跳,可惜巨蠕虫没脚,若是有脚,定要表演跳脚大叫了。

  还好,还有森林狼和火狼的火墙顶住,森林狼以其能力证明了木系魔法师在战争之中的实用性。不过笑寒更是离谱,他放的闪电本是木土系魔法,可是紧接着,他就用上了风系法术助火势的成长,一个点石成金让火场变得更加炽烈难近,最后,他还施放了一个土系的地裂术让城墙分开了一条长缝,拉远了魔族近身攻击的距离。

  他的一系列恰到好处的魔法表演真叫人瞠目结舌,又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个人怎么可能兼修多种魔法?

  忽有人叫道: “原来这就是圣子。”

  其实这句话并没说清楚,完整的说法,该是说原来这就是圣子的实力,或说这就是圣子的力量等等,可是,关键时刻,这不完整的一句话却产生了惊人的作用,作为圣子,今次的战斗中,他起码让人信服了他的武斗实力。

  短短一刻,断后的战士们就像等了半年似的,战士和将领们用尽了方法,好容易捱到伤员,陆战队和七匹狼部队撤走,战士们松了口气,终于轮到自己撤了。

  在打杀的时候不觉得,直到真要撤的时候,战士们才发现自己多么珍惜生命,直到这时,每个人都才发现原来自己那么想活下来。

  谁知就在这时,远处的山中传来一声震天价的嘶叫,听仔细了会发现,那正是触龙神的叫声!与此同时袄玛号角的声音响起,人类不知道,这两位魔神所发出声音带来的是同样的意思: “就是这个时候!杀!杀了他们!”

  虽然听不懂那声音的意思,可是在那潮水般的攻势之下的人们哪还不明白,魔族已经发起了总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