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话崩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飘荡在忘川河上的小黑船

神话崩坏 深海在下雪 2363 2019.08.07 22:34

  周围有一堆虎视眈眈想霸占自己的妖怪……苏芒认为,这捆妖绳能发挥的作用很大。

  他看上捆妖绳了!

  但他的眼神让熊二有些发毛,尴尬道:“陛下,小弟的确英俊潇洒,引无数美人竞折腰,可你毕竟是我大哥看上的女人,你这样……让小弟很难做。”

  苏芒一愣,旋即脸色黑了下来,这熊二还真不是一般的贱!

  “贱贱熊”的诨号绝对名副其实。

  苏芒看了他一眼,道:“你回熊谷把熊大干掉,自己当老大,朕就考虑你。”

  “真的!?”熊二眼睛一亮,貌似有些意动,见苏芒似笑非笑的样子,讪讪一笑道:“嫂……陛下说笑了,小弟和大哥情比金坚,怎么可能做这种糊涂事。”

  苏芒冷哼了声,这头熊精一肚子坏水,绝对不是啥好货,以后说不定还真能多利用利用……咳,若好用的话,就让他多活几个月。

  熊二讪笑,目光闪烁。

  “河神。”苏芒想了解下“捆妖绳”的事。

  “嘘,别说话。”忘川河神突然严肃了起来,声音压得极低。

  苏芒一怔,“怎么了?”

  “那条船……又来了!”忘川河神语气很凝重。

  什么船?

  苏芒和大将军面面相觑,有些摸不着头脑。

  “是一条极其恐怖的船……”忘川河神嗓音幽幽。

  “在……在那里!”熊二的声音有些惊恐,他望着远处,熊眼瞪得溜圆。

  苏芒也看到了。

  真的有一艘船,沿着忘川河……逆行!

  那是一条黑色的船,很破烂,有一股腐朽的气息,起初看很小,走得近了,却不算小了。

  小黑船平静的逆行,没有一丁点的声息。

  安静的有些可怕。

  “不要说话。”忘川河神的声音在苏芒几人的耳畔响起。

  这件事有些诡异,连忘川河神都很凝重,苏芒自然意识到了不对劲,这恐怕是碰上大事了!

  要知道,忘川河神可是忘川河上的神,连他都对这小黑船极其忌惮,可见这小黑船绝对不简单,有可能牵涉到了某些他无法想象之事!

  几人都不出声了,眼睁睁地看着小黑船慢慢飘近。

  突然,熊二脸绿了。

  因为小黑船居然向他逆行而来!

  眼看就要压着熊二的头了,熊二咬了咬牙,一个猛子下沉入水!

  小黑船漂行而去。

  渐渐走远。

  熊二还是没露头,苏芒无语,这头熊精被吓破胆了不成?

  “它又出现了……”忘川河神幽幽道:“它已经很久没出现了……”

  苏芒一惊,“这究竟是什么船?”

  他觉得这艘小黑船诡异又恐怖,让他感受到了某些可怕的气息。

  “不好说。”忘川河神沉默了片刻,才道:“据说它一直飘荡在忘川河上,但很少有人能见到,而见到的人了……都死了!”

  苏芒脸色一黑:“你这是说……朕快要死了?”

  大将军脸色也不好看。

  “有可能……你已经死了。”

  苏芒脸色一变,盯着流淌的忘川河水,眼神陡然变得凌厉了起来。

  “据说这艘黑船就是为了接引往生的。”忘川河神说道:“只有某些不该死的人死去,或者大人物陨落之时,它才会出现……”

  “不该死的人……死去?”

  苏芒眼神变幻,难道……是为了女帝而来?

  “河神,你少忽悠朕了!”

  苏芒突然道:“你可是忘川河的河神,若这忘川河上始终飘着一艘船,你怎么可能不知道?说的这么玄乎,你究竟是何居心?好歹也是一方河神,没必要玩这样不入流的把戏吧?”

  身为忘川河神,忘川河就是他的身体,若这艘小黑船始终在忘川河上飘荡着,河神必然很清楚,时时刻刻都知道小黑船的所在!

  现在却说的这么玄乎。

  玩笑不是这么开的。

  “河神大人可不能信口开河。”大将军郑重道,这忘川河流经南昭国多年,她怎么从没听过有这么一条小黑船?

  “我没乱说。”忘川河神说道:“这艘小黑船就是突然出现,突然消失,来无影去无踪的,神秘莫测,本河神……感应不到。”

  苏芒皱起了眉头,“具体说说。”

  这艘小黑船还真有大古怪不成?

  “其实也没什么可说的,倒是有些传闻。”忘川河神说道:“有传闻说,孟婆在船上沉眠,不能惊醒她,也有说这是鬼帝的行舟,偶尔出行亲自巡逻……”

  “还有说,这是专门接引某些陨落大人物的往生船……”

  忘川河神语气有些奇怪。

  苏芒听的有些懵,怎么这么玄乎的,“你不是忘川河神么,对孟婆、鬼帝、往生船之类的应该都有些了解吧?”

  忘川河神不说话了。

  苏芒恍然,这忘川河神很可能是被幽冥地府给放逐了,可即便是放逐了……也总归是在地府待过的吧?

  这厮是冒牌货?

  算了,还是别戳忘川河神的痛处了。

  他看向小黑船逆行消失方向,眼睛微微眯起,难道……这小黑船是为女帝往生而来?

  “不管是不是……我就当是了。”苏芒叹了口气:“你一路走好,你留下的烂摊子……我帮你收拾好。”

  苏芒认为自己应该做个有节操的夺舍者。

  就在这时,熊二突然冒头了,他满脸惊恐,语气有些发颤:“刚才那艘船……”

  “你看到什么了?”苏芒眼睛一亮,连忙问道。

  “我……什么都没看到。”

  苏芒:“……”

  他没好气道:“那你怕什么?”

  “我……看到了船底。”

  “船底有什么?”

  “船底有……”熊二刚要说什么,忘川河神咳嗽了两声,河水翻涌,瞬间把熊二湮没了,呛了一大口水,接下来的话自然是没能说出来。

  “他就看到了船底。”忘川河神幻化出一只略显浑浊的河水手掌,摸了摸熊二的脑袋,笑呵呵道:“船底能有什么,船底就是船底。”

  熊二那叫一个膈应,沉默了下,才有些别扭地道:“对,就只是个船底。”

  苏芒眨了眨眼睛,这可真是有趣了,这艘小黑船看来真的有难以想象的秘密啊。

  还需要慢慢探究。

  既然不愿意说……那就先不说了。

  “河神把熊二放了吧。”苏芒半真半假地笑道:“顺便把捆妖绳借朕玩两天。”

  “这个可不能借你。”忘川河神拒绝了。

  “为何?”苏芒也不意外,若忘川河神愿意借给他,他还要多考虑考虑了,现在河神坦言不能借,他反而更有兴趣了。

  这个“捆妖绳”可能对自己真的有大用!

  “你这贱人要捆妖绳何用?”一道冰冷的嗤笑声突然传来,“是为了捆熊,还是为了拴牛?”

  声音倒是很动听,就是说的话很不中听。

  “贱人骂谁?”苏芒挑眉道。

  “贱人骂你……”对方瞬间反应过来,怒道:“贱人!”

  苏芒呵呵一笑,看向还被摁在河里刚好露头的熊二,问道:“这贱人是谁?”

  “这贱人是……”熊二又呛了口水,说话有些艰难:“白骨……夫人!”

  白骨夫人?

  “……白骨精!?”苏芒大惊。

  牛魔王那色牛的白骨夫人,可不就是白骨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