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话崩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想哭

神话崩坏 深海在下雪 2038 2019.08.22 12:09

  听苏芒这么说,小鹏王精神一震,心里又燃起了希望之火。

  对啊,谁说喝了子母河里的水就一定能受.孕的?这应该只是有一定几率,虽然几率不小,但……万一呢。

  小鹏王一直觉得自己的鸟品不差,不该栽了一次跟头就直接把自己栽死了吧。

  “一定没有,肯定没有,必须没有,鹏哥的……鸟品保证!”小鹏王絮絮叨叨,都有些神经质了,他怕啊!

  万一没有万一呢,他只能自杀以谢鸟巢。

  小鹏王心里惴惴不安,他当然希望女帝说的是真的,这样他就能幸免于难,不用死了,所以才会眼巴巴地望着苏芒,一副求认同求肯定的样子,并给自己打鸡血。

  他又哪里会知道苏芒的险恶用心?

  只能说世道太复杂,他还是嫩鸟。

  多吃几次亏,就变成老鸟了。

  可惜,这次吃的亏有点大,过头了。

  “你这么想就好。”苏芒眨了眨眼睛,道:“要是没有万一——”

  “必须有万一!”小鹏王急了,眼睛都充血了,大吼道:“鹏哥是雄鸟,怎么可能怀.孕?根本没这种可能!”

  “你开心就好。”苏芒耸了耸肩。

  现在小鹏王急需认同,病急乱投医,盯着河边的大将军辛微羽,喘着粗气道:“你是那个什么大将军?还挺漂亮……你说!”

  “……”大将军欲言又止,看着小鹏王的眼神充满了怜悯。

  “快说啊!”小鹏王催促,急得不行,他现在迫切需要认同感。

  “喝了子母河的水的确不一定会怀孕。”大将军说道。

  “真的!?”小鹏王狂喜,大笑道:“我就知道,鹏哥的运气怎么可能差?鹏哥的从破壳起就是一只幸运的小鸟……”

  苏芒:“……”

  这小破鸟脑子绝对有坑,八层是个二货。

  还有,大将军说的是不一定会怀孕,是不一定,不是一定不会怀孕。

  苏芒很想对小鹏王说一句:你想啥呢?

  绝对想多了。

  “只有在特定的日期,喝了子母河里的水,才会怀孕。”大将军又道:“其余时间喝了,怀孕的几率很低,基本上没有。”

  “哦?什么特定的日期?”苏芒好奇问道,对这事他还真不了解。

  银翅小鹏王更好奇:“今天应该不是特定的日期吧?肯定不是!”

  这货心里七上八下的,都快成惊弓之鸟了。

  “每年里有四天,春分,夏至,秋分,冬至。”

  大将军瞥了眼小鹏王说道:“这四天是一年里的极限日,只要在这四天里喝了子母河里的水,九成九的几率都会受孕,而在其余的时间里喝了子母河里的水,九成九的几率都不会受孕……”

  “还有这样的划分。”苏芒愣了一下,自言自语道:“这是什么道理?”

  大将军看了眼苏芒,眼神有些古怪,忍不住道:“陛下忘了?咱们年幼读书的时候,一起学的这些知识,你当时很感兴趣,还特意多看了几遍……”

  苏芒一怔,还有这档子事?不好,这小妞本来就怀疑自己,别被她看出更多的破绽了,他心思电转,嘴上赶忙补救道:“是么?朕平时事务繁忙,脑子里装的东西太多,小时候的一些事都记不太清了,说起来都怪牛魔王,他跟朕打架,好像伤到脑袋了……”

  “陛下脑子坏了?”大将军吓了一跳:“不要紧吧?”

  心里却道,难怪陛下最近的言语风格变化这么大,原来是脑子坏了……还能治好么?

  苏芒脸色一黑,没好气道:“朕脑子没坏!”他微微顿了顿,又道:“只是以前的不少记忆都变得有些模糊,记不太清了……”

  “脑子没坏就好。”大将军松了口气,“记忆是小事,以后陛下不记得什么了,可以问我。”

  就等你这句话。

  苏芒暗道,总算圆过去了,但这位大将军显然是个聪明人,不好忽悠……以后还要好好忽悠才行,不然说不定哪天就露馅了。

  “两位大姐,你们先别聊了,行么!?”

  银翅小鹏王急坏了,幸好他现在翅膀和腿都断了,暂时动不了,若是能动的话,肯定跳出来给这个俩女人两巴掌……两翅膀,现在是聊天的好时机么!

  “现在是啥时候?应该不是什么……春分,夏至,秋分,冬至吧?”银翅小鹏王趴在河水里,一脸期待的望着大将军。

  大将军看着他那充满期待的眼神,有些不忍,假装道:“我算算日期。”

  “快点算!”小鹏王催促。

  “唉。”苏芒突然叹了口气。

  “你叹什么气?”现在的小鹏王特别敏感。

  “我如果没记错的话,今天……”苏芒顿了顿,才道:“好像是秋分。”

  “秋分?不可能!”小鹏王觉得自己要疯了,他现在不信苏芒了,看向大将军:“你说,今天究竟是不是秋分?”

  大将军虽然觉得他可怜,但这可是大事,不能欺骗他,点了点头道:“是秋分。”

  “秋分……天呐!”

  小鹏王觉得天都塌了,他身体颤抖,歪倒在子母河里,又灌了几口水,口齿不清道:“竟然是秋分,竟然是秋分……”

  苏芒眼睁睁地看着他又喝了几口水,觉得这小破鸟有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的意思,貌似好心地提醒道:“小鹏王,你又喝水了。”

  小鹏王不搭理他,他现在觉得生无可恋,一切都没了滋味。

  多喝几口水怎么了,若是确定没怀孕,他把这条河给喝干了都没事。

  “咳咳。”苏芒慢悠悠道:“小鹏王你别忘了,刚才大将军说,即便是秋分当天喝了子母河里的水,也不见得一定会怀孕,只是九成九的几率,还有一定的微小几率……”

  “对,还有几率!”小鹏王瞬间精神了许多,眼神也有光彩了。

  “可你刚才又喝水了。”苏芒补刀,往死里打击他:“如果说刚才还有点几率,那现在几率就更小了,或者说直接没了……”

  “……”

  小鹏王僵在那里。

  他想哭。

  鸟生为何这么难?

  跟坐过山车一样,一高一低,颠簸来回,最终还是把自己摔进了深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