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话崩坏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兔子的聘礼

神话崩坏 深海在下雪 2022 2019.09.05 20:56

  解阳山大王眼看就要到了。

  苏芒却想摘桃子。

  主要是那颗桃子太诱人了,虽然只有拳头大小,但荧光缭绕,透着粉蕴,仿若一颗真正的仙桃般,诱人心脾。

  可不就是仙桃?这是蟠桃!

  而且是这株千年桃树妖所结的唯一果。

  这绝对是宝物啊,怎么能错过?

  暴殄天物最是要不得!

  所以,苏芒果断出手了。

  管他什么解阳山大王,横竖不就是一只兔子嘛,该出手时就出手,该打就打,该抢就抢,老子是女帝,还怕兔子?

  “嗖——”

  他直接出手,隔空抓向桃子。

  与此同时,一道雪白的影子唰的蹬地而起,脚下居然踏碎了一座小山头,宛如一道白色的闪电般,冲向桃树妖的树梢。

  冲向苏芒。

  准确的说,是冲向被苏芒摘下来的那颗蟠桃!

  他都等这颗蟠桃几十年了,现在居然被苏芒给摘走了,简直岂有此理!

  “女帝,留下桃子!”白兔子愤怒大叫。

  苏芒冷笑一声,借势腾空而起,头都没回,瞬间就冲向了跑远的小鹏王。

  他要逃!

  “逃得掉么?”兔子冷哼,呲牙道:“不仅蟠桃要留下,你女帝也要留下,老老实实给本大王当压寨夫人吧!”

  苏芒身形一滞,差点一头栽下去,暗骂道:“当你大爷的压寨夫人,老子早晚收了你,红烧兔头伺候!”

  同时,他御动《阴阳符》,桃树妖的那张模糊的脸瞬间变得呆滞起来。

  被夺神!

  “哗啦啦——”

  桃树妖无数的枝蔓飞舞,桃花乱窜,编制成桃花绳索,直接就将那只兔子给困住了,捆的结结实实。

  “啊!”

  白兔子大怒,“烂桃花,你疯了不成?”

  “竟然敢对本大王出手!”

  “快松开!”

  ……

  白兔子大吼大叫,可桃树妖根本没回应,反而捆的越来越紧了,最后直接将它给捆成了一个粽子。

  大将军和敖璃都惊呆了,那桃树妖不是这解阳山大王麾下的桃花神将么?为何会突然倒戈,对白兔子下黑手?

  这什么情况?

  良心发现了?

  她们当然猜不到桃树妖被苏芒的《阴阳符》控制了,短暂夺神,失去了自我意识,才会对白兔子下手!

  所谓夺神,就是被苏芒夺了神智。

  也就是说,这时候的桃树妖已经不是桃树妖了,就跟在南昭皇庭的那个老太婆一样,不受自我控制,等若是苏芒的分身。

  分身,自然受苏芒所控!

  当然,被种上了“阴符”后,“夺神”只是其中一项能力。

  小鹏王也发愣,他觉得这一幕有点眼熟,嘀咕道:“好像在哪里碰到过……”

  苏芒当作没听到,回头看了一眼,自言自语道:“倒是可以先拿这桃树妖做实验……”

  试验“阴阳符”的功效,桃树妖算是一个不错的实验品。

  他踩了踩小鹏王的背部,催促道:“还不赶紧走,等着那兔子大王追上来么?”

  “哦……对,赶紧走!”

  小鹏王回过神,连忙振翅狂飞,他本就以速度见长,眨眼间就飞远了,等那兔子大王挣脱出来,就只能看见一个小黑点了。

  “混蛋!”

  兔子暴怒,眼看追不上,它也就不追了,看向刚晃过神来的桃树妖,目露凶光。

  就是这货坏的事!

  不然南昭女帝已经是她的囊中之物了,说不定都能拉去洞房了……该死的蠢树!

  桃树妖树身上的那张模糊的大脸很迷茫,喃喃道:“我怎么有点晕?”

  他很晕,一脸的茫然,那张本就模糊的脸,显得更怪异了。

  “你怎么不去死!”兔子大王跳脚怒骂:“蠢树,你耽误本大王的大事了,你摊上大事了,这次你给本大王结十个蟠桃都没用——”

  “发……发生了什么事?”

  桃树妖虽然有点蠢,但还是感受到了自家大王的怒火,吓了一跳,结结巴巴道:“大……大王,我刚才好像晕……晕了。”

  兔子大王气的鼻子冒烟!

  敢情你只是晕了!

  本大王都要气死了。

  兔子盘算着要不砍了这蠢树算了,留着碍眼,太气人。

  “你刚才困着咱家大王了。”

  那个矮侏儒山神又冒头了,有些幸灾乐祸地对桃树妖说道:“就因为这,让南昭女帝逃走了,你把咱家大王的媳妇儿放走了……”

  兔子大王听到最后一句话,瞟了眼猥琐的山神,微微点头,还是这山神会说话——实话真好听。

  “我……我放走的?!”

  桃树妖吓了一大跳,变成惊恐脸:“怎么可能?我刚才还帮大王困着他们……”

  “可他们逃走了。”山神说道:“你犯大错了!”

  桃树妖:“……”

  这克何止是犯了大错,简直是天大的错啊,他可是很清楚自家大王对南昭女帝有多痴迷。

  “究竟怎么回事?”兔子大王盯着桃树妖:“你叛变了?”

  “不……不敢!”桃树妖惊恐的浑身乱颤,桃花和枝叶簌簌坠落,“我对大王的忠心日月可鉴,能以死明志——”

  “那就去死吧。”兔子冷冷道。

  “……”桃树妖一滞,讪讪道:“大王,我就这么一说,打个比方,您千万别当真,但我对陛下绝对是最忠心的,绝不可能会叛变。”

  “哼!”

  兔子冷哼一声,他也意识到不对劲,刚才桃树妖明显不受控制了,失去了意识,他思索片刻,暗道:“失心疯了?能控制别人的意识,这什么功夫,有趣。”

  他看向苏芒消失的方向,自言自语道:“南昭,本大王对你越来越有兴趣了。”

  他回头瞪了眼桃树妖,冷哼道:“给本大王结十颗蟠桃,不然就把你砍了劈柴烧!”

  桃树妖一愣,委屈道:“我已经结了一颗啊……”

  “被夺走了,笨蛋!”兔子没好气道:“算了,夺走就夺走吧,就算是本大王送给南昭的聘礼了……嗯,不够的话,以后再补点其他的。”

  脚下,猥琐的山神无语,分明是人家自己抢走的,非要说是自己送的,咱家这兔子大王还是这么不要脸!

  他心里鄙夷加不屑,面上恭维道:“竟然用蟠桃当聘礼,大王大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