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未来交响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昏暗冲突(四)

未来交响曲 旅梦人的梦箱 2370 2019.08.18 23:56

  神经毒素!?章延听到这个词的瞬间,脑中浮现的是自己那个年代拥有极强神经毒素的蜘蛛——“黑寡妇”,它鼎鼎大名已经几乎人尽皆知,被咬伤之后那毒素所带来的剧痛足以让人生不如死。

  试一试麻醉针?章延想着,他现在需要将夏梦舒抱起来,找一个稍微安全、干净的地方。虽然他没有医疗相关的知识,但如果只是打个麻醉针,还是值得一试。

  然而,他看见夏梦舒那副痛苦的表情,发现她似乎等不了那么久了。

  “直……直接拔……”

  “这怎么可能,会损伤你……”章延听到她微弱的声音之后,下意识地说道,然后就看见了对方手上微微亮起来的蓝色神经纹路,似乎明白了什么。

  如果自己不拔出箭矢,她就无法发动能力“不屈”让自己伤口愈合,因为在愈合的时候,箭头也会被嵌在肉当中,那种情景光是想一想都痛苦万分。

  他一咬牙,右手用力捏住碳纤维箭杆,另一只手压住夏梦舒伤口的位置,深吸一口气,看向夏梦舒:“准备好了吗,箭头倒刺直接拔会很疼……”

  这一次,少女没有说话,只是双手撑着地面咬紧牙关,点头回应着他。

  他等了一秒,又或许是两秒,紧接着趁夏梦舒没注意猛地手臂发力,借助外骨骼的力量捏住碳纤维箭杆将它向外拔去,几乎是一瞬间,他感到趴着的夏梦舒整个人身体肌肉紧绷。

  “哼嗯!”

  当那足有小臂长的弩箭被拔出来的瞬间,少女轻哼一声,身子猛地一颤,紧接着伤口处鲜血止不住地向外溢出,将她那身防护服外面都浸透了。

  看到这个场景,章延忍不住地心疼,急忙双手上前按压住对方的伤口,却被她抬起手来轻轻挡开。紧接着,亮蓝色的光充斥了整个楼道间,一点点在夏梦舒体表蔓延的神经纹路,密密麻麻的开始覆盖全身,然后集中在伤口处。

  那愈合的速度肉眼可见,章延能够想象新生的细胞拼命吞噬坏死的细胞,然后不断分裂,最终治愈伤口,就连体内伤也一样。

  短短两秒,便完成了纳米治疗和生物治疗技术都难以完成的事情,章延急忙扶着满脸汗珠的她坐起身来,靠在墙上。相比起刚才,她看上去要好了很多,只是更加虚弱。

  “你还好吗?”章延有点担忧,因为现在少女看上去并舒服,“是不是神经毒素还没有……”

  “治好了。”夏梦舒长舒出一口气,章延能够看出来,刚刚箭伤和毒素给她究竟带来了多少痛苦,“只是……清除毒素消耗了太多密契能量。”

  章延点了点头,想要拉着她站起来,却发现少女起身后忽然腿脚一软,直接跌入他怀中。

  此时此刻少女姣好的身躯显得格外柔弱,她的小脸失去血色般的发白,双眼紧闭,微弱地喘息着,额头上不断溢出豆大的冷汗。

  然而,他并没有任何想法,只是心疼,任何正常人看见美好的事物遭到破坏都会心疼,他也不例外。此时夏梦舒看起来异常虚弱,恐怕是能力使用后对自身生物能的大量消耗造成。同时,密契能量过度消耗带来的那种疲惫感也非常人的意志力可以抵抗。

  “在坚持一会儿,我们找个安全的地方。”章延不由分说地将夏梦舒一把公主抱在了怀中,急忙走了出去。

  他需要到更深的楼层去,地下一层说不定已经被那群不人不鬼的家伙占领,此时的地下二层,也是这群家伙的尸体,足足五具躺在这里,意味着此处已经不安全。

  章延还不知道是否会有更多的人在上面守株待兔,因为上次类似的武装小队,那一辆载具当中足有二十多人。

  他抱着夏梦舒来到这间办公室的外面,看见了刚刚被自己杀死的两个家伙,身穿厚重护具的壮汉头部的面罩,已经被他一拳击碎,碎渣混合着鲜红色,血肉模糊。

  这些……真的都不是人吗?章延皱起了眉头,觉得自己不能多想,越是看着这样残酷的景象他就越觉得心底里不舒服。那女性灰衣人在他肩膀上留下的枪伤,也开始隐隐作痛起来。

  完了,肌肉麻痹时间要过了。章延心中一紧,急忙抱着夏梦舒往通往下一层的楼梯走,他很难想象感知完全恢复之后,自己究竟会疼成什么样,会不会在地上打滚。由于时间太紧,他甚至没时间去检查自己是否出血过多,是否子弹还留在体内。

  “你……中弹了……”被章延抱着的夏梦舒虚弱地说着,伸出手就想去碰腰间的匕首。

  而章延看破了她的意图,急忙将其阻止。现在不是她使用通用术式给自己治疗的时候,她体内密契能量本身就所剩无几,不能再这么浪费。

  借助外骨骼的辅助动力,章延一路小跑来到了楼梯口,期间他一直警戒着每个墙角,抱着夏梦舒的同时,右手还紧紧握着那把刚刚创造出来的转轮手枪。

  很好,这里没人埋伏……他侧过头去,接着灯光瞥了一眼那五米长两米宽的楼道,发现空荡荡的只有满地灰尘,而且没有脚印,便急忙冲了过去。

  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就在自己迈出那一步的瞬间,头顶传来了如同雷鸣般的轰响。

  轰响的瞬间,整个地下设施都仿佛在震荡,天花板上的灰尘和残渣掉了下来,就像地震来袭,瞬间吞没这个人造的设施。

  不知多少年的时间洗礼,再加上那个那种程度的震荡,章延感觉地动山摇,甚至无法站稳。头顶上的天花板仿佛随时都会崩碎,坚实的墙壁可能随时都会开裂,脚下的地面几秒之后或许便不复存在。

  章延急忙将夏梦舒紧紧护在怀中,立刻冲到楼道旁边的墙角低头蹲下,抬起右手护住自己后脑勺,等待着这突如其来的震荡退去。

  一个让章延毛骨悚然的念头不由得出现在他脑海中——这群人究竟是想从他们这里得到什么,还是想直接杀了他们!?

  章延相信那爆炸绝非自然发生,如果“养殖户”想灭口,那他是否可以理解为,这群混蛋已经布设了炸药正在对设施进行爆破!?

  不会吧?真的要赶尽杀绝!?章延一咬牙,脑中两个年头开始互相打斗,究竟是这个时候冲出去,赌一把看能否赶到地面,还是等设施坍塌之后被埋在这足有千米深的地下!?

  但是留给他的选择似乎只有一个,因为如此短的时间里,根本不可能向上爬一千多米冲出洞口,然后去面对不知道对少人的灰衣武装部队。

  福不双降祸不单行,他总算是体会到究竟什么才叫绝路,然而,他更希望“绝处逢生”的事情会出现,扭转现在的局面。

  空荡荡的设施当中除了震荡声和坍塌声,便没有别的声音了,耳边充斥着巨响,让章延捏住随身携带的那卷卷轴,向内传输密契能量以构建出一个屏障、一个结界,将从天花板上不断向下落下来的石块挡住。

  剧痛,从左肩处传来,肌肉被子弹击中之后的麻痹过去了,随之而来撕裂般的疼痛让他恨不得一头撞到墙上去就此晕过去,不再被疼痛所折磨。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震荡停止了,周围的一切再度恢复平静,主要电缆似乎因为再也支撑不住震荡而断裂,让整个地下设施的照明设备瞬间熄灭,重归黑暗。

  章延手中的卷轴渐渐黯淡下去,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在这一层拖时间了,这里不安全,于是强忍左肩的疼痛打开了右肩的探照灯。

  如果此时夏梦舒还不是这么虚弱,只要睁开眼睛或许就能看见章延脸上痛苦的表情。他已经不能用左臂去抱住夏梦舒,还留在体内的子弹已经变形,让他肌肉一用力便疼得死去活来。

  他索性直接将外骨骼左臂的外骨骼固定在了那里,托起夏梦舒的身体。

  楼梯的下方,那扇原本就不牢固的门似乎在刚才的震荡下松脱,强度甚至不如消防门那般结实,章延直接对着它踹了一脚便将其踢开。

  后方等待他的究竟是些什么,或许只有黑暗,或许是更多的尸体?

  怎么……尽是一些不详的事情!?章延眉头紧皱地瞪着地面,瞳孔收缩,在他的视线当中,地面上残留的是碎裂的瓷砖与弹壳,墙壁上密密麻麻的弹孔混杂着血迹,让一切都变得诡异了起来。

  而这一刻,急促地脚步声再度从楼上响起。

  是外骨骼!章延听到之后浑身一颤,急忙往探照灯照到的前方第一个通道那里跑过去,接着左半身外骨骼让夏梦舒趴在自己左肩,而右手则紧握那把转轮手枪,指向了前方幽邃漆黑的通道。

  设施地下三层,空气中似乎充满了尸体的腐臭味,尽管它们已经快要消散,但是仍然能够刺激人类神经当中对死亡的恐惧,尤其是在黑暗之中。

  冷静……冷静章延……他努力让自己的大脑忽视肩部的疼痛和灌入鼻腔的臭味,手举着枪一步步向前走去。越是更深处,就意味着越是能够对身后的追兵造成杀伤,当然也就意味着他或许要看见一些不想看的东西。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