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未来交响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两万年后的文明

未来交响曲 旅梦人的梦箱 5312 2019.07.27 07:00

  机枪枪口喷射而出半米长的火舌之下,子弹倾泻而出组成了金属风暴,那些扛着巨大防爆盾的追兵在子弹轰击下纷纷寻找掩体,再也不敢靠近半分,已经一脚踏上巨大载具舱门的章延,一回过头,就看见倒在血泊里的几个追兵,和那已经被子弹射成了马蜂窝一般的防爆盾。

  我的天……

  接连不断的刺耳爆裂声之下,再也没有人敢探出头来,与这位全身穿着防护服的女性手中的机枪一决胜负。

  章延赶忙冲入舱门内,立刻被巨大载具内部的布置震惊。

  到处都是密密麻麻各种仪器,大捆线缆被金属管道固定在各个角落。载具的尾部,散发着嗡鸣的发动机般的巨大机器外壳上,浅绿色的液体顺着数十根管道不断流进流出。这科幻感带来的视觉冲击,将章延心里一震。

  就在此时,外面的枪声停止,他只看见舱门口那个神秘人的身影闪过。哐当一声,枪管尚且赤红的机枪,就这样被随意甩在了地上,将章延一惊,差点以为对方要将自己揍一顿。结果那人连看都没看他,直接冲到了载具驾驶舱的位置。

  “坐稳了!”

  嗡——

  舱门都还没关闭,章延就感到这巨大的坦克般的载具,几乎是瞬间以每小时一百多公里的速度,将自己“轰”了出去。自己只是一个没站稳,整个人便感到身子向后倾倒,哐的一声跌倒在地面上,与金属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该死!这是我今天第几次摔得这么惨了!?他吃痛的捂住了肩部,如果不是刚刚反应及时,恐怕此刻头都要撞破了。

  “我不是叫你坐好了吗?”前方传来了对方的声音,看样子好像对他摔倒这件事无法理解。

  面对这种情况,章延还能说些什么?他知道的确是因为自己没反应过来才弄得如此狼狈,现在所能做的,也只是忍着疼不喊出来,以免更加丢人。

  随着咔的一声轻响,舱门足足耗费了五秒钟才从下方抬起来,完全合上,而这段时间里,这坦克般的载具已经开出去很远,远到就算给那些追兵十几分钟,他们也追不上来。

  忽然间,哐的一声巨响从载具顶端响起,将章延猛地一惊,还没等他思考发生了什么,前方驾驶座的位置上,那个神秘人就打消了他的疑惑。

  “这车的装甲,他们的武器是打不穿的。”

  你管这个叫……车?章延楞了一下,心中忍不住想道。他可从未见过比坦克还大、装甲比坦克还厚的“车”,哪怕步兵装甲车也不及这十分之一。

  在载具大概驶出一公里的时候,引擎的运转,从最开始的急速嗡鸣下,逐渐变得稳定,载具也变得平稳了起来。

  章延揉着自己摔痛的肩膀,靠墙坐在地上,稍稍松了一口气,而那神秘人也从前方慢慢走了过来,取下了全覆盖式的头盔。

  当她取下头盔的一瞬间,章延着实被惊艳到了。

  浅灰色的长发直垂而下,顺滑的像丝绸,如同河流般流淌着,散落在肩部,面容姣好,五官精致,白皙皮肤上还有着淡淡粉红,是漂亮到让人无法挑剔少女。

  那全省覆盖式的防护服,丝毫没能遮挡住她傲人的身姿,,与自己的妹妹不同,她身上散发出一股强大、自信的气质,同时,还带有一点冷漠和孤傲。

  章延敢肯定,她是自己有生以来,见过最漂亮的女性,在2048年接受过最高级基因改造的那些美女、模特,都没有一个能与自己眼前的这位少女相比。

  但是,最让章延注意的,还是对方的双眼,那漂亮翡翠绿的眸子,在较为昏暗的载具内部,居然向外散发着与眼睛颜色相同的浅绿色荧光,虽然微弱,但是意外独特、让她看上去更有魅力,足以吸引任何人的目光。

  这种感觉,就像可爱的小猫一样,因为猫的眼睛也会在夜间散发微弱荧光。

  对方注意到了章延的视线,但是却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打开了连接着墙壁上的铁盒子,从中取出条细长的软管,然后将那看起来像输液用的针头,刺入了自己脖子后方的皮肤。

  “不好意思,我只是想说……”章延觉得自己这样一直打量人家有点不太礼貌,组织了一下语言,强装镇定地说道,“你很漂亮,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性。”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多余的话,这算不上奉承,因为章延说的是真心话。

  “谢谢夸奖。”少女好像对此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只是一笑而过,“你刚从冬眠仓出来吗?”

  这是能一眼看出来的事情吗……章延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手脚,发现的确有一种惨白,虽然正在慢慢恢复血色,但是相比起正常人,的确有些异样。

  “嗯……是的。”他整理了一下自己脏兮兮的衣服,将背着的包放在了地上,松了一口气,“不好意思,我现在很疑惑。”

  “疑惑什么?”

  “现在究竟是……几几年?我……还在地球吗?”他盯着将头盔放到一旁,慢悠悠坐下来的少女,试探性的问道,“我在冬眠设施里,什么都不知道……”

  少女在听到他的问题之后,居然没有惊讶,反而表现得司空见惯。这一点,在章延看来让他感到非同寻常,好像全世界就只有他一个人被蒙在鼓里一样。

  “旧历……应该是公元22157年。”少女倚在墙上松了一口气,双眼看向载具顶部天窗“如果按照新历来算,是新历21年。”

  “而且如你所见,这里就是地球。”

  这位美丽的少女,明明只坐在距离自己不过三四米远的地方,却让章延感觉自己与对方好像隔着两个世界。

  他感觉自己有点坐不住了,眉头向上扬起,几乎连四肢都在帮忙表现他的疑惑不解。并非是四周引擎的轰鸣声让自己无法思考,而是这事……实在是过于荒唐。

  “这……”

  “没错,欢迎来到两万年后。”少女非常认真、平静地,说出了让青年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话语。

  她从架子上取出两瓶水,一瓶直接抛到了章延手里,一瓶则拧开了瓶盖,送到嘴边。然而,章延愣愣地握着铝罐水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冬眠了两万年!?

  放大的瞳孔当中,章延诉说着自己心中的震惊、讶异,以及不敢相信。

  足足两万年,这个数目可不小,一下子冲击的他心脏有些受不了。从公元1年开始往后一直到2048年,两千多年的时间,人类文明经历了四次革命性的技术爆发,工业革命、电力革命、信息革命以及最后的“大宇宙时代”。

  短短两千多年,人类就已经让自己的科研站遍布了太阳系每个行星周围。而他只是躺在了冬眠仓里,外界就过去了十倍以上的时间。

  足足五分钟过去了,少女就这样咕嘟咕嘟的,将一瓶水喝了一半,就那样坐在载具地板上靠着墙休息,不断上下打量着章延。

  “不好意思……一下子有点接受不了……”章延的脑中不断闪过各种各样的质疑,但是一想到自己妹妹其实还活着,在世界某个角落等着他,章延就忽然感觉好了很多。

  毕竟,活在两万年前还是两万年后,对于他来说几乎没有区别。

  “没关系,你很坚强。”少女抬起头来看向他,轻描淡写道,“有人因为接受不了,已经自杀了。”

  这么说,世界上已经出现了不止一个像我这样的的冬眠者了。章延皱起了眉头,非常费劲的理解着少女每一句话:“你的意思是,已经有很多种像我这样……‘冬眠’苏醒的人?”

  少女看着他,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面无表情地用清脆的声音反问道:“你觉得呢?”

  “我妹妹可能也在冬眠,所以应该有人比我更早醒来……”

  “是的。”少女不知从哪里取出一块散发着浓郁酒精气味的布片,开始擦拭起全覆盖式头部护具,“公元22137年,也就是新历1年,第一批人苏醒了,有些家伙没能承受住这种奇妙的感觉,就自杀了。”

  “你是第二批,我来找你是因为接到了情报,之后我会把你交给相关机构,然后领取赏金。”她自顾自的擦拭着护具,接着补充,“你可以去过自己希望的生活,在这个新世界里。”

  在这个新世界里吗?他思索了起来,少女的意思是,在将自己交付到相关机构手中之后,两人之间便不会再有瓜葛。这样固然好,但是章延不认为现在对世界了解过少的他,能够好好活下来。

  “能告诉我一些信息吗?拜托了,这很重要。”章延身子向前微微倾去,非常诚恳的问道,“我刚刚苏醒,思想……大概还停留在两万年前……”

  “你问吧,我知道的也不多。”她象征性地点了点头,以表礼貌。

  人类文明是怎么坚持到现在的?为什么现在周围看起来一片荒废?那个组织冬眠我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我要找人请问需要怎么做?

  一连串问题差点就要从章延嘴边蹦出来,但是他没有这么做,反而仔细思索着组织着语言:“那么……请问据你所知,现在的世界,和2048年,也就是两万年前的世界,有什么区别吗?”

  “2048年的人类文明,在长达三年的各种灭世级别灾难下毁灭了,现在的文明,叫做创生代文明。”少女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了一个意义不明的微笑,好像这个问题让她非常感兴趣,“你能接受这种说法吗?”

  我是不是问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章延起初愣了一下,不过回想起自己和妹妹看见从天而降的陨石,便强忍住自己心中的惊讶。

  这样一来,“冬眠”的目的就很耐人寻味了……

  章延闭上眼睛,回忆起之前的冬眠设施——各种昂贵稀有的高性能复合材料、合金材料制成的冬眠设施,以及那完善到让人难以相信的各种设备。

  恐怕从一开始,那个设施就是为时间跨度如此之长的“冬眠”所设计的。

  为什么?

  两万年!在时间和大自然的洗礼下,混凝土会变成土渣,钢铁会变成一地生锈粉末,大部分材料都会在这个过程中降解,更不要提外界毁灭性的灾难。

  “我……姑且相信你的说法。”他深呼吸了几下,努力将自己心态放平,以免继续受到惊吓,“那么人类灭绝了吗?”

  “我还活着,你也还活着。”少女微微眯起眼睛,脸上的冷淡转变成了笑意,“文明的‘消失’,不意味着人类‘灭绝’,请注意词汇之间的区别。”

  她这是在笑话我吗?章延感觉有点心塞,自己对这个世界发生的事情知道太少,很显然对方想看看,一个人听见自己文明已经消亡的时候,会做出什么反应。

  “我会注意的……”他松了一口气,至少坐在面前的漂亮少女还是人类,不是什么别的生物,“那么,能够请问你的名字吗?我叫章延。”

  少女听见这忽如其来的自我介绍,脸上的惊讶一闪而过,不过她掩饰的很好,只是笑笑摇了摇头,然后将继续擦起了自己的护具:“章延先生你好,我叫夏梦舒。”

  光线,从载具顶端菱形的灰色玻璃天窗上照射下来,照在章延和夏梦舒两人的脚旁,让载具内不再只被引擎的嗡鸣声充斥。

  而少女似乎也被打开了话匣子:“章延先生,你很有趣。”

  “有趣?”

  “很多冬眠者醒来后,接受不了事实,大多得了严重心理和精神疾病。”夏梦舒将手中的护具放到一旁,毫不避讳的让自己的目光与章延视线相对,“但是章延先生你很有趣,不但很冷静的接受了事实,甚至已经……思考起了未来,我猜的对吗?”

  “因为我的妹妹还在冬眠仓里等着我,现在,还不是发疯的时候。”

  章延笑了,几乎在少女夏梦舒话音落下的瞬间,不假思索的答道。只有这一点,他是无论对谁都会说出的真心话,那是他坚持着活下来,从设施一路走到现在也不想死去的理由:“她还在世界上不知道哪个地方,我需要找到她,必须,一定……”

  “她对你很重要。”夏梦舒似乎是被章延那温暖的笑容感染,嘴角微微上演,“祝你们早日团聚。”

  “谢谢。”

  ………………

  路途似乎还很长,车子平稳但又有点颠簸,坐在章延对面的夏梦舒翻着一本看上去像是杂志的书,而章延则有点昏昏欲睡。

  天黑了,透过天窗能够看见空中繁星,这是在2048年高度光污染下,人类不可能看见的景象,如此之美,令人沉醉到无法自拔。

  望着星空,章延险些就要闭上眼睛。自从在冬眠仓醒来之后,他不断奔波并且经历了两场激烈的战斗,几乎没有休息。

  不对……还不能睡。忽然间,载具轻微的震动让他怀里的包滚落地面,金属水瓶隔着背包撞击地面发出的闷响,这让他忽然浑身一颤,清醒了过来——那里面还有一个意义不明的储存盘放着。

  他急忙揉了揉眼睛,将卡在皮带上的转轮手枪放到一旁,开始翻找包内的存盘。那个东西里面存着不知道什么重要信息,章延可不希望就这样丢了。

  刚刚激烈的战斗之下,弩箭将背包的最外侧的口袋射穿了,这让章延回想起刚刚子弹掉满地的场景,不禁一阵后怕。如果他当时回去捡子弹,恐怕已经被万箭穿心了。

  “那把手枪,你是从哪里弄来的?”少女放下了书,忽然问道,“能让我看看吗?”

  “可以。”章延看了看手枪,将弹仓咔的一声打开,然后递了过去,“这是……我通过一些特殊途径弄到的,子弹已经用完了……”

  “特殊途径?”她疑惑地看向章延,接过手枪开始摆弄了起来,“这……还是传统火药?”

  “传统?”章延重复了这个词,眉头一挑,“难道已经有更先进的武器了吗?”

  “可能你们人类文明时期没什么大型生物。”她将转轮弹仓当中的空弹壳取了出来,捏在指尖打量着,“现在世界上,到处都是怪物,火药枪械已经淘汰了。”

  章延听着,下意识地扭头看向几米之外丢在地上的那挺机枪。

  不过紧接着,夏梦舒便补充道:“不过火药枪械,还是对人类使用的。”

  都到了怪物遍地走的时期,人类还是不愿意停止伤害彼此吗?章延摇了摇头,有些遗憾,或许有些人天性好斗,应该丢到怪物堆里面去。

  “现在,我们靠这个战斗。”夏梦舒说着,抬起了手。

  刹那之间,整个载具内昏暗的空间里,充斥着一股梦幻般的幽蓝,而少女的手上,密密麻麻神经末梢般的蓝色线条,透过漆黑的防护服映射出来。

  不仅仅是手掌与手腕,甚至还包括手臂乃至整个左半身。覆盖面积大到让章延有些惊讶。

  在她将自己这力量展现出来的瞬间,那还插在她脖颈后方皮肤上的“输液管”里,那浅绿色的液体也跟着散发出光亮,而那“神经末梢”一般的图案,也在缓慢地顺着管道内部液体向上“攀爬”。

  如此美妙而又不可思议的奇观、惊人而又超自然的现象,无论是谁都会为之惊叹。

  随着她收回这股力量,那幽蓝光亮和紧贴着她身体表面的图案,也消失了。只是章延有些激动,急忙抬起手来,全神贯注地开始进行创造。

  这一次,他没有制作“子弹”这样内部结构复杂的东西,只是简单地创造了一枚拇指大小的金属球。那尚不成熟稳定的能力,轻易回应了他,在手掌上引发了同样的现象。

  “这个是‘魔法’吗?”他笑着问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