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未来交响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昏暗冲突

未来交响曲 旅梦人的梦箱 3400 2019.08.15 23:10

  虚幻现实神秘学中,利用人类身体里的“世界理神经网络”,便可以根据“亲和力”的不同施展出相应的能力,将原本虚幻的、遥不可及的事情变为现实。

  章延一直抱着自己是一个普通人的想法,并没有什么宏图大志,唯一的目标便是找到自己的妹妹林語,在那之后便是过上幸福的生活。然而现在实现目标的道路近在眼前,章延才想起来自己其实与普通人有着很大差别。

  他的亲和力是“幻想”,将脑海中清晰的概念变为真实事物,除了需要消耗“密契能量”之外,它就如同在“人生”这个游戏当中开了作弊器一样。

  夏梦舒瞒着章延让他创造出了黄金,这意味着他的能力可能有些创造物品的特定条件,虽然目前并不清楚,但是这并不影响他的能力其实潜力几乎无限的事实。比如说现在,他可以尝试去创造足够多的绳子。

  “这次任务,你是领队,听你的想法吧。”夏梦舒听到了他的提议,并没有直接否决,“现在虽然可以回去,但是要再过来就会很麻烦。”

  “为什么?”章延刚想说下去,忽然对眼前这个少女的话产生了疑惑。

  “御湖城的规定,不能在一个月内同时出城超过三次。”夏梦舒注视着他的双眼,平静地说道,“这个月里,在见到你之前,我出过一次任务。”

  章延明白了她的意思,如果这次回去准备好东西再出城,她便因为限制次数到达导致没办法陪同。章延可不愿意等到下个月再来这里,他也不认为自己有能力走到这里。

  “那就试试我的方案。”章延认真地开始解释起自己的想法,他认为目前已经万无一失,“为了安全起见,我只创造两百米长的绳索,用自动下滑的齿轮锁扣结构,节省体力。”

  “参考攀岩用的工具,我们可以在墙壁上设置多个锚点,每隔两百米设置两个,这样绳子不会因为太长导致不结实而断掉,两百米长是最优选择,然后锚点也不用担心墙体结构不牢固,因为我们有多个锚点。”

  他能够看见夏梦舒正思考着他提出的建议,还特地走到了电梯井旁边稍微观察了,然后才点了点头。

  章延看见对方的反应,会心一笑,便开始执行这临时计划。随着亮蓝色的光闪烁而过,一捆粗重的绳子被丢在了地上,扬起小片灰尘。

  这只是开始,他继续重复着这一动作,直到十捆绳索全部制造完成,然后便开始制造金属锚点。这整个过程耗费了三十多分钟才完成,为了控制好“密契能量”被尽可能的利用而不是流失或者浪费,章延有意在夏梦舒的指导下放慢自己的速度。

  而奇怪的是,这并不像创造卷轴、黄金、芯片时那般困难,章延感觉自己体内的“密契能量”几乎没有怎么消耗,至少他感受不到那种渐渐袭上心头的“灵魂疲劳感”。

  而当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章延走到了电梯口,长长呼出一口气,尽量确保自己放轻松,让血流速度恢复正常,尽管心脏还是不听使唤的砰砰作响,高速将血液泵向肢体并且以此方式来提醒大脑:你很紧张。

  “真的不用换我吗。”夏梦舒看起来有点担心,“我感觉你的运动神经没我好……”

  他听到这个话时,只觉得心头一暖,便侧过头去看向夏梦舒,微微笑道:“可是我比较专业。”

  自己曾经做研究员的时候,为了考察一处位于高山顶部的神庙遗迹,和七个同事一起组成团队,爬上了海拔将近八百多米的悬崖峭壁,而且在那之前他还经过了长达半个月的培训。只不过现在领队的人变成了他,固定锚点的任务交给了他。

  他再次检查了一下固定在两边内壁的锚点,虽然墙体已经开始脆化不再结实,但是锚点打的足够深,直接固定到了几个承重用的金属柱上,足够同时承受三个人的体重。

  然后,他便在夏梦舒的注视之下,慢慢下到井中,让自己的下方变的漆黑一片、深不见底。

  渐渐地,十米、二十米、三十米,随着下降到越来越低的位置,章延眼中上端的电梯口就越来越小,夏梦舒那里探照灯的光亮也就越来越弱。

  失去了光亮,落入黑暗当中,章延发现自己肩部的这个照明灯似乎小的可怜,自己只身一人在狭窄的通道当中一点点下降,系在腰间的那根绳子便是系着自己生命的线。每次脚触碰到墙壁,脆化的墙面在外骨骼驱动的挤压下留下脚印。

  渐渐地,章延发现自己头顶只剩下一个小小的光点,陪伴自己的便是他那快速的心跳声,以及自己呼吸产生的回音。

  压抑、无助、紧张,一系列不良的感觉涌上心头,他感觉有些胸闷,周围的一切仿佛在往这里挤压,让章延喘不过气来。

  他皱起眉头,慢慢往下摸索,努力借助灯光看清自己这周围几十米之内的距离,直到喀嚓一声脆响将他惊出一身冷汗,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下降到了两百米的深度,需要固定新的锚点,然后将身后吊着的那一大捆绳索取出一捆,连接到锚点和自己身上,然后继续下降。

  这个过程比较危险,他在赌。

  章延到底不是专业的攀岩人员,也不从事类似的危险事业,专业知识他其实并不清楚,只是靠自己一点点摸索和猜测做出了判断。

  当上一根绳索离开自己身体的瞬间,就意味着章延将自己的性命交到了下一根绳索上,而这个绳索是否安全结实,锚点是否稳固,全都是未知的。他自己就是首个测试者。

  “就算再选一次……”章延感觉自己双臂因为过度紧张而忍不住颤抖,开始自言自语道,“我也会自己先下来的……”

  “就算摔死又如何?只要我并没有违背自己的真心……”

  章延努力靠和自己说话让心平静下来,不被周围漆黑阴暗的空间所吞噬。他抬起手来看了看手表,那是他自己制造的机械表,上面秒表缓缓划过表面,针扫过三百六十度画出了圆,时间又走过了一分钟。

  章延努力深呼吸几下,抬手抹去额头汗珠,计算着什么时候才能到达底部——他花费二十七分钟的时间,依靠外骨骼和下降齿轮锁扣,到达了距离地表四百多米的地方。

  “章延?你还好吗?”

  忽然,上方传来了少女轻声的询问,她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是在担忧。章延知道她在上面时不时向下探头,肩部的探照灯也晃来晃去的,弄得顶端那光点忽强忽弱。

  她在警戒着通道的同时,还分心关注自己是否还安全,这让章延非常感动。

  无论是两万年之后的现在还是两万年前,他都是在冰凉的世界中度过的。无论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无论是那口棺材般的冬眠仓,还是那二十一世纪巨大的合葬棺材。

  在灾难发生之后,除了林語,他就没有从别的任何人那里得到过温暖,哪怕一点关心,直到现在他感觉自己仿佛看见了同类——夏梦舒,并且从她那里感受到被人关心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然而,夏梦舒本人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我这里很安全,放心。”章延微笑着,尽量用自己不颤抖的声音去回应对方。而声音也很配合的在电梯井内向上传去,形成幽幽回声。

  也是,现在是22157年创生代文明,御湖城里面的人好像不怎么与别人交流……章延默默想着,这些人已经失去了某种能力,亦或者称谓技术——交流的艺术。

  人的内心藏得很深,但是展现它的窗口也有很多,眼睛、语气、用词、动作、神态、肌肉活动,任何小小的细节都在无时不刻将一个人的一切信息向外暴露。

  章延忽然觉得自己身处于这个年代,他就是个狡猾的二十一世纪人,因为在现在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人在他眼里几乎都是透明的,那些人类不愿意向外透露的内心与自我,并且用遮挡物将自己掩盖,而对于章延来说这些遮挡物形同虚设。

  夏梦舒的一声问候,让他也不觉得这幽邃的地方多么压抑了,气氛缓解了很多。虽然心里还是很紧张,但至少不像刚才,他能够感受到一种让人窒息的感觉。

  一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流逝了,章延已经觉得自己踩在墙壁上的双腿有些酸软,尽管外骨骼支撑着他。目前的距离,章延用自己的步子测量除了粗略数据,大概是距离地面以1280多米。

  数据显示设施位于地下一千多米,但是具体有一千几百米并没有说清楚,万一它有一千九百米那也可以说成是一千多米。

  所以,章延在创造绳索和锚点金属栓扣的时候,多制造的那几捆、几套,现在派上了用场,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墙上缺了一块。

  缺口有点奇怪,而且并不小,正好位于电梯井两侧腐朽的滑轨上。

  他稍微记住了形状,便继续下降,直到章延感觉自己的手臂触碰到一根粗壮的、满是锈迹的钢索。

  他花费了足足十分钟来弄清楚这个情况,然后才发现这一堆杂乱的卷曲在电梯井通道当中的钢索,全是电梯钢索。电梯似乎原来停在上端,结果在因为不明原因卡在了中间,然后开始慢慢下滑。

  电梯的牵引机有一种飞轮结构绞盘,在下滑速度超出了安全范围时,飞轮结构就会卡死,然后咬合钢索,以固定升降电梯。

  然而,随着岁月流逝,飞轮结构卡死的一瞬间便坏掉了,因为时间将其结构完全腐蚀,那钢索也在拉扯之下从中间断开,这就是章延看见下面散落的钢索有好几段的原因。

  电梯坠落电梯井,激发了滑轨上的卡齿,本应该将电梯卡住。这高度足有一千两百多米,电梯从上面掉下来又怎么可能被区区卡齿固定。

  这个时候章延忽然理解了,之前自己在上端看见的滑轨损坏和变形,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