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未来交响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异样

未来交响曲 旅梦人的梦箱 4320 2019.09.15 13:47

  那一天,从天空中降临的陨石轰击了那个城市。

  章延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医生给出的报告指出,他的身体最多只能坚持两个月,届时器官衰竭会将他折磨到不成人样,然后痛苦地死去。

  更换器官或许是一个可靠的方法,然而,世界上并没有那么多正好和他匹配的器官,而且移植无论是器官本身还是手术费用,都昂贵到章延根本负担不起。

  于是,他辞去了工作,给自己认识的几个熟人送去了离别信件,为林語的未来做好了打算。自己曾经在军备队工作的熟人甚至说,如果他能够将自己的眼角膜、骨关节等还未衰竭的器官移植给他的战友,他战友省下来的手术费用就足以抚养林語后半生。

  他甚至签下了协议书,希望军备队的那个熟人以及他强大的团队,能够为林語带来安全保障,并且将林語托付给了他们。

  然而,他没有告诉自己妹妹这一切,没有说出真相,他打算在那次旅游的过程当中,和妹妹享受完最后快乐的时光后再告诉她。

  可是谁又知道,两人甚至还没有走出这个城市,陨石便毁了一切。

  不过,他也算是大难不死了。

  章延尽可能的去回忆这些事情,尽管这都是些不好的记忆。然而,如果这些信息对于治疗林語有帮助的话,他不会在意这一点小事。

  而林語,也在尽自己可能去讲述那些章延不知道的信息——章延在为了保护她而濒死之后,剩下的事情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包括怎么接受了冬眠手术以及如何进入冬眠仓。

  “所以……你认为腿部的问题是那个时候造成的?”

  干净整洁的检查室里面,常谭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仔细看着电子屏上的各种数据。而在旁边等待的,是章延和林語两个人。

  “嗯……当时……被钢筋一样的东西刺穿了……”林語慢慢回忆着,说话断断续续的,似乎心有余怵,“然后简单治疗之后我就冬眠了……”

  真是一群庸医啊……章延叹了口气,伸出手轻轻搭在林語的后背,似乎打算以这样的方式安慰她。冬眠的时候,纳米治疗技术能够治好章延的器官衰竭,怎么可能治疗不好林語的腿部问题?

  肯定是那群治疗的医生没有按照正常流程操作。

  而章延看常谭医师脸上那副阴云密布的样子,觉得问题似乎不是那么好解决。

  “普通的仪器也检查不出什么特殊的情况,我认为可能是神经受损。”常谭非常认真地地解释道,“比如‘密契透析’之类的技术,普通电磁力科技的技术修复不了。”

  “需要额外费用吗?”章延看向了他,“我可以支付。”

  “这不是钱的问题,M.F.S机构从不缺钱。”常谭摇了摇头,将手中的电子报告放到了一旁,向章延和林語两人说道,“我是这方面的专家,肯定会尽力而为,而且我的团队不会收取你们任何费用。”

  “那……”章延低下头思索了一会儿,问道,“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我等会儿会让我的副手为她做一次全身扫描。”常谭微笑着说道,“所以可能需要你回避一下。”

  这时,章延看向了门口,发现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了人。那是一位身着医师服饰的女性。对方似乎察觉到了章延的视线,微微前倾身子点了一下头,像是在做自我介绍一样。

  “我是莲,常谭医师的副手。”她淡淡回道,“如果准备好了,请随我来这边。”

  那是一个有着棕色短发、黑色眸子的亚裔女性。与常谭不同的是,她带着一个金属口罩。对方很显然是在和林語说话,而章延也能够感受到坐在病床边缘的林語,稍微向自己这边靠近了一点。

  如此细微的肢体语言,却能够表现出她内心的不安。章延微笑着轻轻为林語顺了一下垂在左肩前方的那一缕发丝,像是在告诉她“不用担心”。

  “谢谢你,常谭医师。”章延向他点了点头,然后冲着莲微微鞠躬,以表敬意,“请务必治好我妹妹的腿部问题。”

  “我会尽力的。”常谭回道,“这是我的职责。”

  能够提出“搭建神经桥梁”治疗方法唤醒林語,章延已经很感激了,现在又要麻烦对方治疗林語的腿部问题,他有些不好意思。为了表达谢意,他在出发来到这里之前,就用能力创造了一副人类文明时期的名画,作为礼物送给常谭。

  它叫做“向日葵”,只不过它并非名家梵高的真迹,而是有点类似于打印制品的复制品,章延根本没费多少力就将其创造了出来,甚至比创造芯片还要轻松。

  常谭医师这类人的性格,看上去不是会对金钱感兴趣的人,这也是章延选择送一副并不怎么值钱的画作礼物,而不是送御湖币做礼物的理由。

  他将那副用油纸包装好的赝品油画放在了墙角,在常谭、莲和林語三人的目送之下离开了房间。这个检查过程不会耗费太长时间,最多只需一个小时,所以他决定在这个设施的大厅等着。

  喀嚓——

  一声轻响,莲走进了房间,顺手将厚厚地隔音门关上了,在林語有些不安的注视下,丝毫不加掩饰地用自己的视线将她上下打量着。

  她的眼神,像是在看非常离奇且不可思议的事物,而当林語转过头去看向旁边常谭医师的时候,发现他的脸上也满是质疑、不解和严肃。

  “请问……”林語感到有些慌乱,却依旧忍着没有表现出来,她知道自己哥哥章延似乎认识这两个人,但是对于她来说,这两位医师都还非常陌生!

  她不知道两人想要做些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请问,我需要做些什么吗?”

  干净、简约、整洁的医疗室里面,只剩下几个巨大的仪器上LED灯不断闪烁着,以及几个显示器上不断更新的数据。常谭依旧保持沉默,莲副手虽然没有说什么,视线却仍旧那么锐利,让林語感到像是要将她放在试验台上,活生生解剖了一样。

  这诡异的氛围,让她有些坐立不安。

  “哎……算了,我来问吧。”常谭摇了摇头,沉声对莲副手说道,“注意你的视线,你吓到我们的病人了。”

  “你怎么知道‘她’是你的病人,而不是别人呢?”莲眉头一皱,当即看向常谭反驳道。

  然而,林語根本不明白两人在说什么,只是四下左顾右盼着,像是在寻找什么异样,给自己一个逃离这里的理由——这两个人对她的表现,和章延在这里的时候表现的完全不一样!非常古怪!

  常谭没有理会莲,只是转身面向了林語,从桌上拿起了电子屏,满脸严肃:“林語小姐,请解释一下,为什么您,能够苏醒。”

  然而,常谭没有得到自己的答案,他看林語迷茫的模样,皱起了眉头:“或者我换个说法……你……究竟是谁?”

  气氛,仿佛一下子降至冰点,深寒刺骨,三个人的视线互相交错,交换着信息的同时不放过对方任何一点肢体语言,每个人的气场,都仿佛在压迫着对方,试图逼问出自己想知道的事情。

  然而,常谭却没能从眼前这个来自于两万多年前的少女那里,得到任何自己想要的信息。

  “医师先生……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林語的声音,有些微微发颤。她那浅蓝偏灰的漂亮眸子当中透着不知所措和不信任,就像一只被枪响惊吓到的小动物一般。

  “是诊断错误吗,仪器应该没问题。”站在旁边的莲瞥了一眼林語,忍不住问道,“那是M.F.S总部直接配发过来的。”

  “不可能,我检查了三次!”常谭忽然面露怒色地厉声反驳道。

  他突如其来的这种反应,让莲副手一下子愣住了,她很少看见常谭医师这副模样,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常谭似乎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态,抬手取下了自己的黑色方框眼镜,捏着鼻梁闭上了双眼:“抱歉,让我冷静一下……”

  他的判断不可能出错……眼前这个少女的躯壳,根本不可能存在任何灵魂,自然也不存在“搭建神经桥梁进行唤醒这一说法”。然而,如此离奇的事情却发生了。

  他是神经学和灵魂学的双博士学位主治医生,在M.F.S机构工作了五年以上,根本不可能犯误诊这样的错。

  然而,刚刚其实在做腿部扫描的时候,他已经为林語做完了全身神经网络的扫描,拿不仅仅是电磁力科技的技术手段,同样也用上了虚幻现实神秘学的技术手段。林語的世界理神经网络与她的灵魂、肉躯等等,完全匹配。

  一个人的灵魂,不可能就这么突然消失,又突然消失,这简直比死了三个月的死者忽然复苏一样令人难以置信,毫无依据……

  “这怎么可能……”常谭医师自言自语地念着,他仰起头看着天花板,只觉得大脑非常混乱。

  “请问……能让我联系我的哥哥吗?”林語似乎终于忍受不了这样奇怪的气氛了,双手撑着全身检测仪的床框边,就要下来离开这里,“我不做检查了……”

  “常谭医师,你才是吓到患者的人……”莲副手急忙上前去扶住林語,示意她不要下来随便走动。

  作为女性,莲认为自己已经足够感性了,能够不经意间察觉到很多人的真情实感,比如说现在林語的感情。

  这件事说不定就是一个医学、神经学、灵魂学奇迹,莲这么认为着。常谭没证据证明眼前的林語不是林語,因为仪器的数据说明了一切,万一真的误诊了呢?

  如果站在林語的角度思考,她经历了可怕的灾难,冬眠了两万多年历经曲折,醒来之后身处完全陌生、有着天壤之别的世界,唯一的亲人哥哥在外面等着不知道里面发生的事情,而房间里面,两个人大喊大叫的……

  莲觉得自己如果遇上这种时候,肯定会受不了,而林語这看起来还很年轻的少女居然坚持了这么久,也没有表现得失态,相比之下,她自己之前的质疑,以及常谭医师的情绪失控,就显得很幼稚。

  “抱歉……”常谭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在莲副手的提醒之下,叹着气转身就打算走出房门,“林語小姐,我去叫你哥哥过来,请呆在房间里不要走动……”

  “抱歉,是我们的失职。”莲也满脸歉意地向林語说道,“我们这就离开。”

  看见两人恢复到能够正常交流的正常人的样子,林語心中的慌乱减少了,便不失礼貌地微微一笑,轻声回道:“没关系。”

  喀嚓——

  关门声响起,房间再度恢复死寂,林語小心翼翼地四下张望后,终于松了口气。这里没有奇怪的人,也没有奇怪的事情了。

  这样想着,她随手拿起桌上放着的电子屏,熟练地调到了通讯界面。

  之前少女脸上的慌乱,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严肃、冰冷和微微的愤怒。

  滴滴滴的电子音轻响,随着林語手指飞快上下弹动而响起,她在电子屏上输入了大量奇特编码,各种形状奇怪的字符和不应该出现在计算机当中的术式字符。

  复杂、晦涩、深奥而且诡异……

  叮——

  原本亮着的屏幕忽然熄灭,紧接着替代诊断信息窗口的,是一串跳动的声波……

  “是,大小姐。”一个让人分不出男女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它难听,而且还混杂着电子噪音,若不是对方口齿清晰,恐怕没人能听得懂对方在说什么。

  “你,怎么回事。”林語皱起了眉头,用斥责的口吻质问道,一脸冰冷地盯着屏幕。

  少女几乎一改之前所有的表现和作风,原本清秀娇丽、大家闺秀的姿态,变得更像是严厉的领导者——那股气场,绝对不是应该出现在一个十八岁少女身上的气场。

  “大小姐,属下已经按照您的意思做了。”

  “那现在为什么会有两个医师质问我的身份?”她眉头一挑,反问道。

  虽然这个屏幕除了跳动的白色线条之外,一片漆黑,而且没有摄像头,但是林語的举止和表情,像是知道对方能看见自己一般。

  “抱歉,是属下的失职。”对面立刻道歉,“请指示。”

  “现在,立刻,给我把这个医疗团队解散了。”她的语气,显得不容置疑,“还有,我哥精神状态不佳,弄点药物。”

  “大小姐……御湖城不在我们的……”

  “那你的意思是要我亲自来?”

  “不敢,属下照办……”

  “另外,联系M.F.S机构的那些人,该封口的都封口。”林語淡淡地说道,“该做的事,你是专业的,不需要我来提醒吧?”

  “是,大小姐。”

  喀嚓——

  房门,在这一刻被打开了。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