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未来交响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深度冬眠(二)

未来交响曲 旅梦人的梦箱 3018 2019.08.21 16:49

  回去的道路,比来的时候要顺利太多。

  深度一千米的设施就算通道坍塌,章延和夏梦舒两人也丝毫没有慌张。由于两人身上携带的发信器十二个小时内都没有对夏梦舒的车辆发送讯息,所以车辆AI自动向御湖城发送了遇难信号和两人发信器最后一次发送消息的位置信息。

  章延和夏梦舒两人就这样在废墟地下等了二十个小时,来自御湖城的两架救援飞行器,携带着设备和四名搜救人员,来到了这处地下设施当中,又耗费了五个小时,将章延、夏梦舒和仍然在沉睡当中的林語救了出来。

  三人抵达御湖城时,已经是四天之后的事情了……

  M.F.S机构医疗部的独立舱室当中,章延就这样守在五十平方米的医疗室当中,双眼几乎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正在沉睡的少女,没有离开过。

  是的,没错,最坏的情况发生了。

  足足四天多、总共超过96个小时,林語没有丝毫醒过来的迹象,而拥有全世界最先进技术的M.F.S机构,居然表示从未遇到过此类案例,甚至组建了专门的应对小组,进行调查。

  昂贵的治疗费用,章延根本不在乎,他购买了三大袋2000ml的“K.A混合液”注射液,对自己进行静脉注射以获得更多“密契能量”,然后在医疗室当中夜以继日不眠不休地压榨自己,尽可能去制造最昂贵的芯片。

  他掩饰的很好,没有被任何人发现,将全部资金补齐给夏梦舒之后,还支付了昂贵的治疗费。

  然而此时的他看起来,就像一个可怕的瘾君子。

  乱糟糟的头发,疲惫的表情,充满了血丝的双眼,如同死去般苍白的皮肤,以及因为过度注射而鼓起的静脉血管。仍然是青年的他,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十多岁,失去了活力。

  治疗机器发出的提示音,注射液的滴答声,以及平缓的呼吸声,填满了整个医疗室,章延不知道自己的大脑是否已经宕机,他握着妹妹林語的手,脸上的痛苦每一秒都在加深。

  已经哭红的双眼,似乎又要再次流下泪水,而他本人却不知道自己的眼泪已经干涸,视线已经模糊。

  知道喀嚓一声房门打开的声音,打断了这种充斥着死气和绝望的气氛。

  “您好,章延先生。”

  低沉的男声从他身后传来,章延缓缓扭过头去,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那个从门外走进来的人。而他,知道此时的自己看起来筋疲力尽面容憔悴,相当颓废。

  “我不好。”他冷冷地回道,没有心情再去说些客套话,“你是谁”

  那个男人看上去高高的体格适中,黑色短发还带着黑色方框的眼镜,看上去是个很有学问的人,一声白色大褂以及胸前口袋上别着的铭牌,让章延看出了他的身份——这个人是主治医生。

  然而,章延还是要问“你是谁”这句话。

  “章延先生,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是林語的医疗团队主治医生,常谭。”那个男人笑了笑,没有将章延恶劣的态度放在心上,“我们出现就是为了治疗你妹妹的……”

  “治得好么。”章延冷冷地打断了他,甚至没有再回过头去看一眼,“告诉我真话,不要给我假的希望。”

  “当……”

  “我不要善意的谎言,告诉我真话。”章延皱起了眉头,慢慢松开林語那冰凉的小手,站起身来转身瞪着那个男人,“你们做了检查对吧,我要听最差的情况。”

  “章延先生,请你冷静。”名叫常谭的这位男人叹了口气,似乎是发现自己平时面对患者的安抚手段不管用了,“既然你要听,那我就问你个问题。”

  “说。”他冷冷地回道。

  章延并没有敌视任何人,他只是,不想再用任何伪装和任何客套去对待一切。

  “林語是你的妹妹,然而你们并非亲兄妹对吧。”常谭看着自己手中的高分子聚合物电子屏,心平气和的说道,“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毕竟两万多年过去了,你也只有这么一个亲人。”

  “但是,她对于你来说,是否是真的重要呢?”常谭沉声问道,“这不是在质疑,而是再问你,她对于你来说,究竟重要到什么程度。”

  听到这个问题,章延嘴角微微一挑,不是在嘲笑对方的问题多么幼稚,恰好相反,他觉得眼前这个名叫常谭的主治医师似乎是真的有办法,问出这种普通人都问不出的话。

  而话里的意思很明显。

  “很重要,重要到我可以付出我自己的全部去守护。”章延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前所未有的肯定过,而双眼,也是直直与常谭的视线相撞,“看来你是有方法了,告诉我,需要我付出什么代价。”

  原本死气沉沉的氛围,被章延这句话打破了,医师常谭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慢慢将手中的电子屏放到旁边心电监护仪的上方,郑重地上下打量着章延:“方法是有,我个人觉得你做不到。”

  “你告诉我,我就做得到。”章延反驳道。

  “你需要进入一片比御湖城还要大十一倍的‘异常生物活跃区’,找到Om神经藤的种子。”常谭看了看放在心电监护仪上面的电子屏,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那是什么东西。”

  常谭也没有说,只是将电子屏再次拿在手中,然后递给章延:“治疗方案之类的东西,都在上面,你自己看吧。”

  剩下的事情,章延需要自己做判断、

  常谭走了,章延看着手中电子屏上密密麻麻的文字,脑中回荡着对方留下的最后一句话。他说自己一个小时之后回过来,到时候章延需要给出答复。

  医疗室内再度恢复平静,机械的电子音、心电监测仪是不是发出的滴滴声,还有输液管当中药液低落的声音,全都被章延听得一清二楚。

  他叹了口气,拿着电子屏坐回林語病床旁边的凳子上,开始研究起来。

  “深度冬眠么……”

  “因为意识形态和情感神经错误运作,导致意识沉眠……”章延默默念着那些让他感到晦涩难懂的诊断报告,却发现自己很难理解它所试图传达的信息,“果然因为我是古代学专业的么……”

  古代学是一门特殊的学科,并非常规,它并非研究历史也并非考古,却又两者都有涉及,专攻那些根本毫无考据,甚至连神话都算不上的东西,从而对过去的文明进行推断。

  正因如此,章延在听说人类文明之前还有一个神秘文明的时候,一点也不惊讶,并且很快就接受了“虚幻现实神秘学”这种技术的存在。然而,古代学的弊端就是它实际用途不大。若非那个黑心研究所,章延根本不知道自己到社会上能做些什么工作。

  今天手中的这份报告,让他再次体会到自己的专业是多么鸡肋。

  “解决的方法是,建立神经桥梁,去深处寻找患者的意识并且将其唤醒……”章延解读了半天,终于看到了解决方法的部分,“需要……Om神经藤的种子,让其快速发芽,连接两人的神经中枢……”

  “治疗过程不会有危险,但Om种子所在区域非常危险,存在时间极短且极难保存,需要在取得种子的第一时间当场进行神经桥梁搭建。”

  “治疗成功率不确定,初步估计较高……”章延念完最后一句话,默默地电子屏放到旁边,转身沉默地看着躺在床上的林語,思索着什么。

  自从冬眠苏醒的那刻开始,章延就一直为了找到她而努力,直到现在终于看见了活生生的林語躺在自己面前,然而,他却感受到了比绝望更痛苦感情。

  两人明明相隔不足一米,却仿佛相隔两个世界。

  但是他没有放弃。因为林語的胸膛仍然在上下起伏着,心脏在跳动,脉搏也很正常,只是暂时失去了意识,深深沉睡着。

  一个小时的时间转瞬即逝,当常谭医师再次从门外走进来时,章延将电子屏还到他手中,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我会去的,在这之前我要做一些准备。”章延沉声说道,“重新认识一下,我是来自两万多年前人类文明的人类,IV级高级科研人员章延。”

  “决定了?”常谭笑着点了点头,“那么我也重新介绍一下自己,我是IV级双学位神经学博士常谭。”

  “看来M.F.S机构还算重视。”章延轻哼一声,向常谭伸出了手,“如果能够成功治愈她,我不会亏待医疗组的任何人。”

  “不必如此,这是我们医师的职责。”常谭与章延握手道,“在得到她唯一亲人允许之前,我们不会做任何非常规检查和治疗,请安心完成你的任务。”

  “谢谢。”章延摆了摆手,将两枚芯片留在了常谭的手心,“对此我深表感激。”

  章延离开了,他要用接下来半个月的时间做好准备,在不麻烦夏梦舒的情况下深入自己从未到达过的危险之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