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未来交响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擦肩而过的炮弹

未来交响曲 旅梦人的梦箱 4440 2019.08.03 22:55

  “通用高性能芯片?”夏梦舒疑惑地看了章延一眼,将其从桌上拿了起来放在掌心,“你买它做什么?”

  “听说它是在全球范围内都流通的货币。”章延说着,又往桌上放了一枚,“我知道,如果我提出的合约没有与50万御湖币相等的报酬,就会显得非常没诚意,而且你也不会接受。”

  “这两枚芯片也不值50万。”夏梦舒将芯片重新放回桌上,“虽然大多数芯片有价无市,但世界上比它值钱的东西还有很多。”

  “这就是我的底牌了,夏梦舒小姐。”章延面带笑意的前倾,将上半身完全压在了高脚圆桌台上,仿佛在向对方施压一般。

  章延的语气变得耐人寻味,因为对于这点他有足够的自信:“御湖城每天生产的芯片数量,相信你作为当代人比我更清楚。”

  “南方科技,特比亚,共和商会,三家由五大国度认可的巨型企业,每天为御湖城直供7枚芯片。”

  “为什么这么少?”

  “原材料都有,但高性能通用芯片里有种叫做……”夏梦舒顿了顿,好像在回忆那个词,“叫……‘量子通讯技术’的东西,在你二十一世纪那个年代最尖端的技术,现在‘创生代’文明是无法复刻的。”

  “所以,你的意思是加工高性能通用芯片的生产流水线,是两万年前留下来的咯?”

  “可能还是真是两万年前的产物。还有种叫做‘量子芯片’的,完全由量子技术做成的最尖端芯片,全世界也就六块。大概五年前才研发出来的技术,两年才能生产出一片。”夏梦舒像是在给章延科普当代知识一样。

  她讲的愈仔细,章延心中的把握就愈大。当夏梦舒似乎在尝试警告章延不要试图从非法途径弄到芯片时,章延将口袋中剩下的五枚芯片全部取出来,轻轻放在了桌上。

  这是他在这场交涉当中能够打出的“王牌”!

  “你哪来这么多的?”从夏梦舒的表情来看,这显然在她的意料之外,“你全部积蓄?”

  “我的能力,车上你应该看过了,夏梦舒小姐。”空荡荡的咖啡厅本来就没有几个人,此时此刻,章延这番话在夏梦舒的耳边显得格外清晰。

  “你是说……”她显然隐隐约约猜到了章延想要表达的意思。

  而青年也没有隐藏什么,点了点头给予她一个肯定的眼神:“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如果你能与我一同前往那个冬眠设施,协助我完成这次任务,以后你想要多少就能有多少。”

  章延抛出的巨大利益,已经远远超出了50万御湖币的价值,甚至能够直接改变当代商业的格局。因为芯片可以算作战略性的资源。只要稍加思考,夏梦舒就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章延就这样静静注视着对方那漂亮的脸蛋,她眉头紧皱盯着桌上那杯热奶茶思考着,对于一个未满二十的少女来说,这利益不可谓不巨大,她完全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

  但是在这巨大利益的冲击下,她居然没有直接松口,而是在思考这其中有没有陷阱。这让章延有些刮目相看,心中愈发确定自己并没有看错人,眼前这位少女毫无疑问是值得自己信任的。

  “为什么?”

  她想了半天,却依然对章延的行为感到费解。

  “因为这些东西对我来说不重要,钱再多也是身外之物。”他苦笑道,“对于我来说,现在世界上没有比我妹妹更重要的存在了。”

  “你……能理解我的感受吗?”

  他补充了一句。说到这里,青年的心脏仿佛都在颤抖。那个陪伴着自己度过最痛苦时光的人,此时正躺在不知道哪个地方,生死不明。这种事情光是想想都能让章延感到一种撕心裂肺痛楚。

  “我……理解。”夏梦舒松了一口气,因为通过自己的判断,章延的确不像是有特殊目的的人,“果然我对你的第一看法没有错。你再次让我相信人是感性的生物,而不是理性的机器。”

  “这句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有点奇怪。”章延笑道,“那么,夏梦舒小姐,你是答应了?”

  “章延先生,你直接称呼我名字就好。”她笑了笑,将桌上的东西全都推回给章延,反而将那储存着位置信息的磁盘留了下来,“明天你直接来我事务所,这里不方便告诉你我家的信息。”

  “你也可以直接叫我章延,不过……”他对于夏梦舒的后半句话感到疑惑,“去你家?”

  “我家有全套防监听设备。”她点头说道,然后将磁盘收入口袋,向章延伸出了手,“合作愉快。”

  事情成了。章延微微一笑,便也伸出手去。然而就在这个刹那,他注意到夏梦舒的右肩似乎有一个正在微微晃动的红色亮点。

  刚刚有这个东西吗?

  那是红色的射线,当章延扭头看向窗外时,淅淅沥沥的小雨将那射线映衬的格外清晰,仿佛在天空中扯着一条细长的红丝。不知为何,章延的心头忽然涌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怎么了?”夏梦舒看着章延表情忽然严肃的看向窗外,伸出的手也悬在了半空中,“那里有什么?”

  这种强烈的不安感,哪怕是遇到湖边那几个巨钳怪物的时候也未有过。此时章延的大脑里仿佛有一个声音,不断警告着他,催促着他去做自己认为是对的事情。

  如果是我误会了,到时候再道歉也不迟!

  哐当——

  高脚桌被猛地撞翻了,上面没喝几口的咖啡和热奶茶顿时洒满地面,忽如其来的动静将整个店里所有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去。

  来不及解释!章延在心中冲着自己喊道,在对方有些讶异的注视下,直接跳下高脚凳,一把握住她的手,在对方的惊呼下将其拉向怀中。

  章延双眼死死盯着窗外那红色射线投射过来的方向,发现它并没有停留在原地,反而直接照射在了自己的身上。紧接着下一秒,远方大厦顶端忽然闪过蓝色亮光,它几乎与云层混为一体,像极了雷鸣前的闪电。

  但是章延敢肯定这绝对不是闪电那么简单!世界上才没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逃不掉了!那个刹那,章延身上的“世界理神经网络”纹路骤然亮起,直接遍布全身。一面灰黑色的CNP聚合物防爆盾直接在他面前形成,被章延用整个左臂死死顶住,整个过程甚至不到一秒。

  一定要挡住啊——

  轰——

  刹那间,巨大炸裂声响彻整条街道,轰击产生的气浪从店铺内部向外涌起,那一整面七米长的巨大落地玻璃窗顷刻间支离破碎,被涌动的气流轰出店铺,将玻璃渣洒满了街道。

  一时间,周围的人全都尖叫着四处逃窜,警报声与雨声混杂,惊慌与恐惧开始在空气中蔓延。

  生活在平安的城内,无处不受到保护的他们,又怎么会经历过这种事情?甚至不仅仅是他们,就连章延也闻所未闻!

  当他反应过来的瞬间,自己已经紧紧搂住夏梦舒,整个人连人带盾被轰入了后方柜台,将木质柜台整个压塌。

  该死……我猜对了……他看着天花板上那被仿佛炮弹轰出来的巨大破洞,还有吊在外面不断闪着电火花的线缆,只感到自己浑身上下都撕裂般的疼痛,险些当场晕厥过去。

  “你没事吧!”夏梦舒语气显得有些惊魂未定,急忙从他怀里钻出来。

  不过她毕竟是训练有素的“灾厄”应对专家,短短几秒钟便恢复了冷静,急忙拖住章延的右臂将他拖入了柜台后方,开始检查伤口。

  “我……我没事……”章延咬牙撑着,但是刚刚的冲击让他撞到了头,现在实现有些模糊看不清东西,“就是左……臂动不了。”

  他能够感觉到夏梦舒正在试图将盾牌从他手臂上移开,只是章延此时头晕眼花什么都看不清,左臂也完全失去了知觉动弹不得。

  “你骨折了。”

  章延听见了夏梦舒的说话声,虽然对方告诉自己的是坏消息,但确是不幸中的万幸。他从来不认为狙击步枪的威力有这么大,那威力已经堪比炮弹。留在咖啡厅天花板上的那个破洞足有脸盆大小,若是不称其为“炮”简直愧对于它。

  “我……没事,对方的目标好像是你……”他强忍着疼痛,此时已经满头大汗,只是章延并不会在意自己身上这点伤,“你没事吧?”

  “没事,多亏了你,你很有当保镖的天赋。”她的语气听上去有些急促,“我给你固定一下。”

  这算是在夸奖我吗?章延双目无神的盯着天花板上那摇摇欲坠的吊灯,听到金属管碰撞的声音。

  手骨折之后如果不固定,章延觉得自己走路都困难,而在应急救援这方面夏梦舒似乎也是专家,那感觉像是桌腿一样的金属管被紧紧贴合到他左臂上,紧接着呲啦一声,对方不知道从哪里撕下来块布做成简易绷带,将他的手臂紧紧缠绕在金属管上。

  短短几分钟,章延总算感觉自己从半瘫痪的状态下缓了过来,勉勉强强用右臂支撑着自己坐起来,靠在那已经快变成废墟的柜台上,“现在怎么办……”

  只是他想都没想到,当视线转向少女的时候,他看见了对方暴露在空气中的小腹,以及她苗条腰肢与较为明显的马甲线。而那衣服上撕裂的痕迹,终于让章延明白自己手上绑着的布料,是从哪里撕下来的了。

  啪嗒一声,破损电线和雨水造成的短路,让整个咖啡厅里本就不剩下的几盏灯瞬间熄灭,让室内完全融入雨夜的黑暗当中。

  室内漆黑对两人有利,但是如果对方有热成像,那两人就完蛋了。在“热成像”技术下,两人的体温就是巨大的移动的“靶心”,对方根本不需要瞄准,只需要对着“热成像”图像上最热的红色区域扣下扳机,章延和夏梦舒必然会有一个人倒下。

  夏梦舒紧贴着柜台边缘,捡起一片碎掉的镜片举过头顶,而镜片上反射的景象便是柜台外面的街道。

  有狙击手瞄准的情况下,贸然伸出头去探望简直是自寻死路。

  “刚刚是从哪里打过来的?”她冷静地说道。

  因为对方的冷静,章延觉得特别安心,能够静下心来思考。他深呼吸了几口气,眉头紧锁的开始回忆起来,刚刚那一瞬间他除了看到非常微弱的红色射线之外,就只看见了云层当中的闪光:“大概一公里之外的那个大楼顶端。”

  “挺远的,看来是有心要杀我了。”夏梦舒面色凝重地轻声说道,“抱歉,将你牵扯进来,还有,谢谢你救我一命。”

  我救了你吗?我还感到内疚呢。章延苦笑着摇了摇头:“不,如果我不邀请你来这里,恐怕也不会出现这事。”

  “你错了,章延先……章延。”她忽然改口,不再用之前那么让人感到疏远的称呼,“如果对方目标是我,今天不来明天也会来。”

  “你究竟惹到谁了。”

  “我不知道……”夏梦舒紧盯着手中的那块镜片,全神贯注地观察着街道上的风吹草动,“你说的地方瞄不到柜台,对方肯定在换位置。”

  “你的意思是……”

  “我们也不能呆在这里,你还能走吗?”夏梦舒严肃地问道,“我们要走了,当然,你没必要陪我冒险。”

  “开玩笑,你才多大。”章延死死咬着牙,硬是从地上支起了身子。

  刺痛,顿时让他双眼泪腺受到强烈刺激,但是章延并不在乎,这种肉体上的痛苦远远没有心中的痛苦折磨人。

  咬牙挺过去啊!章延!

  “怎么可能让你独自冒险?!”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里来的决心,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这么做。但是章延还是做了。就像夏梦舒说的那样,他或许连自己都没注意到,每当大脑想要变得理性时,情感都会将他变的冲动。

  偶尔意气用事一下,或许并非坏事,至少可以证明他并没有在淡漠的世界里变成同样冰冷的机器。

  夏梦舒似乎没料到章延会说出这样的话,稍微愣了一下,随即便露出了微笑:“好啊,不过你可能会后悔。”

  “不会的,后悔已经来不及了。”他强忍痛楚,强行挤出一个微笑,“我最多还能再帮你挡一发。”

  这句话有很多个意思,只是章延不知道对方是否明白其中的意思。右臂尚且完好的他,还能再撑起一面防爆盾。但是这次就不知道运气会不会还那么好。

  他视觉恢复清晰的时候,就看见地面上被放在一边的盾牌。防爆盾表面几乎完全变形,仿佛直接融化掉了一块。子弹着落在防爆盾上的地方已经满是焦黑,有很大的凹陷,紧接着向上划过一条长沟。

  他能够想象,子弹定是被弹开了,否则天花板上不会出现那么大的洞。但万一下次子弹没有弹开,而是直接贯穿了防爆盾呢?

  而且那东西,真的是子弹吗?

  “单兵电磁炮做不到快速连续发射,比半自动狙击步枪还要慢。”夏梦舒将镜片随手丢到一旁,深吸一口气,严肃地看向章延,“准备好了吗?”

  “我准备好活下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