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未来交响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昏暗冲突(五)

未来交响曲 旅梦人的梦箱 4063 2019.08.19 19:58

  是腐臭味……章延走到那间房间门口的时候,忽然脚步一顿,他接着光照能够隐隐约约看见地上横七竖八躺倒的尸体,不知过去了多久,那些尸体只剩下衣物和骨架,干瘪的像是古埃及的木乃伊。

  他决定换一条路走,不仅仅是因为味道的原因,更是因为它们全都倒在地上,挡住了道路。

  楼上的脚步声越来越接近,紧接着哐的一声响起,章延知道那些名为“养殖户”的势力手下的武装人员已经撞开了楼层间的隔门,冲了下来。

  地下三层内部错综复杂,章延急忙找了一个转角处,背靠着墙,将探照灯关闭之后和夏梦舒两人一起隐入黑暗之中。

  “在这里等一会儿……”章延凑到她耳旁,尽力用自己最小的声音说道,“我马上回来。”

  他说着,在楼道的拐角后将夏梦舒放了下来,让她倚着墙休息。只是章延没想到,正当自己准备从转角处走出去的时候,就感到衣角腰带似乎被谁轻轻揪住了。

  他回过头去,看向夏梦舒,看见她做了一个指示性的动作,虚弱地喘息着:“落穴……那有个危险的……落穴。”

  外面的光亮正在晃动,养殖户部队的那些人正举着探照灯搜索着每个角落,再过不久就会搜到这里,章延甚至已经感受到对方脚步声逐渐逼近。两人身上一切能够照明的设备全都关闭了,在这片黑暗之中,他几乎看不见任何东西。

  然而,夏梦舒似乎不同,她的双眸此时在黑暗之中散发着幽绿色的光,同时指尖也微微亮起亮蓝色的神经纹路。

  章延顺着她的指示看过去,没有去开探照灯,反而从腰带上取下一个拇指大小的照明灯向那个方向照射过去。这时,他才发现眼前的这一条走廊已经坍塌了半边,露出了下方不知道有多深的坑洞。

  而另一半边,上方的天花板已经塌了下来,导致它无法快速通过,而正因如此,章延心中忽然有了一个很好的想法——陷阱。

  这些人思考能力有些底下,而且似乎无法交流。他可以试着将这些人引导走廊另一端,当这些人还在试图穿过坑洞的时候,他可以将仅有的狭窄通道通过小范围爆破炸掉,让这些人掉下去摔死。

  他急忙来到坍塌处缺口边缘,用小照明灯向下探去,发现这出落穴居然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深,这下方并非地下四层,而是一个远远超过了十米、看不到底的深坑。

  章延嘴角微微翘起,认为计划可行,急忙从挎包当中取出拇指大小的炸药管,小心翼翼穿过走廊,将其布置在只剩下半截的走道和走道的尽头。

  尽头处是死路,一个看起来像是紧急出口的地方,门已经被完全压变形了,无论是里面还是外面都有着金属支撑柱倒下形成的障碍,除非爆破,否则根本无法通行。

  足足十七根炸药管,被他毫不客气的放在了每个角落里,那模样和试管差不多的东西足以将一米厚的全新水泥墙炸穿,更何况这年久失修破损坍塌的地面?

  脚步声越来越近,哪怕他和夏梦舒此时在最里面的走道,估计不过两分钟,那些小心翼翼往里面推进的武装人员就会搜到这里,而章延也刚好布置完毕。

  他看着手中闪烁着红色指示灯的电子起爆器,将它紧握在手中,然后急忙来到靠墙坐着的夏梦舒旁边,将名为“猎户徽章”的那个坠饰取了下来,挂在她的脖子上。

  “你……”

  夏梦舒似乎有疑问,而章延也没打算让她问下去:“注入魔力,不确定有没有用,但是不能让那些人发现你。”

  这是夏梦舒亲口说的,她脖子上那长得像箭矢头一样的“猎户徽章”,可以掩盖自己的气息,不容易被猎物、敌人发现。

  “那你……”

  “我去做诱饵,不会有事。”他一只手轻轻搭在了少女的肩膀上,直视着对方那双翡翠绿的漂亮眸子,再次打断了她的话,“不要让那些混蛋发现你,听见了吗?”

  章延不知道是自己的语气太过强硬,还是表情太过严肃,夏梦舒盯着自己看了几秒,一句话没说,终于点了点头没有反抗,然后将几乎所剩无几的“密契能量”再次分出来了一点。

  章延看着她脖子上缓缓亮起纤细的蓝色神经纹路,“猎户徽章”上那几个图腾也被点亮。紧接着,原本就在黑暗之处的夏梦舒,身周仿佛忽然被一种奇特的“事物”笼罩,自身存在感急速下降。

  真的这么神奇!?章延有些惊讶,不过惊喜更胜于前者。他接着小照明灯的光,能勉强看到少女身体的轮廓,她明明就在自己眼前,可如果视线稍微移开,不是百分之百专注地寻找,她就如同从自己眼前消失了一般。

  效果很好。章延心中暗暗想着,然后急忙起身,将肩部的探照灯啪嗒一下打开,从走道冲了出去。

  两个通道互相垂直,爆炸产生的震荡和冲击绝对不会影响到另一条走道。当然,想将那些人引到正确的地方也需要一点小物件的帮助。

  当他来到大厅的一瞬间,探照灯直直照射在那十几个人的身前,然而他们刚做出抬起手的动作,章延就以更快的速度,举枪射击。

  砰——

  一声枪响过后,最前方那位身穿重型防护服的人应声倒下,面部护具被彻底击碎。在二十米之内,章延对于自己的射击能力非常有把握。

  紧接着,他立刻身形一闪躲到墙角后方,转身就跑。就在他刚躲好的一瞬间,子弹和弩箭如同潮水般了上来,直接将那块墙角轰成了碎块。

  石块和金属的碎屑四处飞溅,章延想都没想笔直的冲向了他布下了陷阱的那一条通道。被他捏在左手的小照明灯被啪嗒一下打开,紧接着他迅速关闭右肩的探照灯,再度藏匿于黑暗之中。

  肩部的剧痛,让他险些在跑动时喊出声来,但是在这种不能出差错的时候,章延忍了下来。他在后方追兵赶到的一瞬间,将那小照明灯直接抛向通道尽头,然后整个人转身躲入那个与其相垂直的通到拐角,屏息凝神。

  心脏在砰砰跳动,血液不断被泵向四肢,枪伤所带来的失血已经超过了安全数值,章延能够明显感到自己呼吸变得急促,头晕的同时险些跌坐在地上。

  撑住!不能弄出动静!他在警告着自己,死死将身体贴在墙角,枪口指向外面,随时准备应对突发情况。

  然而他所想的突发情况并没有发生,那些人真的就如同飞蛾一般,思考能力低下,直接冲着通道尽头地上的那个小照明灯跑过去,像是不在意自己性命般的冲到那只剩下右边半截的通到地板上。

  那半边地板的确可以通往尽头,但是尽头除了看起来像是可以藏人的废墟之外,就没有别的东西。但是正常人肯定不会中这样的陷阱,那些身穿灰衣的家伙,在被小照明灯吸引视线之后,甚至没有往两旁边的通道继续探索……

  这些东西……真的是人类吗?章延死死咬着呀忍受着失血过多带来的痛苦,颤颤巍巍拿起电子起爆器,当最后一个灰衣人进入引爆范围的瞬间,按下了按钮。

  轰——

  下一秒,红色的火焰喷涌而出,仿佛瞬间点亮整个楼层。墙体、地面、天花板,那一块七十多平方米的通道整个坍塌。

  在轰响之中被火光吞噬的灰衣人们也消失在了原地,落入深不见底的坑洞。

  然而这还没完,短短几秒内火光消退,章延不顾那尚在燃烧的残骸,将自己背包中的那一捆数十根爆炸管取出,直接对着坍塌通道下方的深坑猛地投下去。

  “别想再爬上来了……”章延瞪着深坑的下方,压低声音恶狠狠地说道,再度按下了手中的电子起爆器。

  烈焰,在深坑当中仿佛化作喷发的火山,让那赤红冲天而起灼烧着上方,将一切落入的物体吞噬。

  ………………

  他感觉自己好像摔到了地上,不过很快就被人扶了起来。那人好像用刀从自己伤口里面挑出了弹头,然后在地面上刻了一圈不知道什么东西,正好是围着自己的旁边。

  紧接着,他差点就要合上的眼睛看见亮蓝色的光升起,暖流从受伤部位流入,疼痛感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然而失血过多的他陷入短暂的昏迷,这个“短暂”具体是多久,章延自己也不清楚。

  等他意识恢复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地上。章延伸手摸了摸伤口处,发现那里已经是完好的皮肉,除了防护服上破了个洞之外,就像不曾被枪击过一般。

  我这是……章延扭过头去,发现旁边的深坑已经没有火焰在燃烧,两个探照灯被摆在地上,灯头朝上照射着天花板,灯光漫反射到了这个通道的每个角落,驱散着仿佛要将人吞噬的黑暗。

  是夏梦舒吗?章延四下观察着,发现那位少女此时正坐在旁边,虽然仍旧是一副虚弱的模样,但看上去已经好很多了。

  “这次是两个小时,你不用问了。”夏梦舒就那样静静地坐着,半开玩笑一样说道,“不用担心我。”

  “你……”章延仍然有一种刚睡醒的感觉,撑着地面坐起身,努力适应自己这副失血过多的身体,“你帮我治疗了?”

  “嗯。”

  在得到了对方肯定的回答之后,他想着,这块地方总算恢复平静,空气中弥漫着的腐臭混杂着火药与灰尘的味道,记录着刚刚在这里发生的一切。

  事情就是发生的如此突然,却又结束的如此迅速。

  “但是你的‘密契能量’,不要紧吗?”章延有点担心,因为之前战斗的时候,少女是因为失去过多密契能量而虚弱的。

  “你的担心多余了。”夏梦舒微微一笑,似乎在说些轻描淡写的事情,“我的‘不屈’同样可以作用在‘密契能量’上,哪怕完全耗尽能量,也不会晕过去,只是有点难受。”

  “如果你这么说,那恐怕不止难受一点点。”章延正色说道,“女孩子要照顾好自己。”

  “行了,别这样。”夏梦舒摆了摆手,“我们年龄相差不大,不必这么关心我,我还没谢谢你刚刚又救了我一次呢。”

  “这句话应该我说。”章延说着,伸出了右手。

  亮蓝色的神经纹路,每次出现都那么显眼,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一个塑料包装袋出现在了章延的手中,里面装着面包模样的食品。

  来到地下设施会发生这么多事,两人始料未及,在出发的时候他们就没料到会那么快找到设施所在地,也没想到试探般的深入之后,就被灰衣人堵在了里面,所以身上只带了少量的水,至于食物则根本没有。

  章延将那包面包递给了夏梦舒,虽然对方没伸手拿,但他还是硬塞了过去。

  “我不饿。”夏梦舒眉头一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别的。

  微小的面部表情,本不该被人过度在意,却让章延忽然愣住。他记得以前生日的时候,自己妹妹林語就这样买了一个小蛋糕给他。

  那天夜晚,章延吹灭蜡烛之后,刚想切开蛋糕就被林語制止了。

  那个时候,林語说了同样的话——“我不饿”。

  那副场景仿佛历历在目,虽然发生在一个老旧而且家具都不齐全的出租屋当中,但是章延仍然能感受到温暖,那副景象与此时此刻如此相似,可是却在时间轴上跨越了两万多年,是他永远都无法回到的那个“过去”。

  不行,现在我在瞎想些什么……章延摇了摇头,抬手用手背抹了一下湿润的眼角,然后将夏梦舒握着面包的手推了回去,当着她的面又凭空创造出一包同样的食物:“一起。”

  这下少女便没有理由拒绝了,只好将其拿起凑到眼前仔细地看着,然后冲章延开着玩笑:“你这个面包,已经过期两万多年了。”

  “没事,古代人的食物永不过期。”他轻笑一声,这样回道。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