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未来交响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未来交响曲

旅梦人的梦箱

  • 奇幻

    类型
  • 2019.07.25上架
  • 35.21

    连载(字)

873位书友共同开启《未来交响曲》的奇幻之旅

学徒风铃晓心 学徒暗月丶轻风勿语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让梦境穿越时间

未来交响曲 旅梦人的梦箱 5259 2019.07.24 22:53

  滴——

  长长的电子提示音响起,伴随而来的,是一阵已经录制好的语音。

  “‘冬眠计划’主程序结束,请对象离开冬眠仓,请离开冬眠仓——”

  噗嗤一声,厚重棺材般的金属“棺盖”自动移开,露出缝隙,里面的冰气猛地向外泄出,冷热交加下,白色的水雾一时间充满了整个小房间。小玻璃窗上,那层水雾渐渐消去,露出了年轻人那有些憔悴但是英俊的面庞。

  我在哪?尚不清晰的大脑不允许他做过多思考,只能一点点承受记忆中残留的、强烈的不真切感和失落感。

  带有玻璃窗口的金属外壳,像棺材盖子一样向外打开,这让人心里产生种自己早已死去多时的错觉。当章延的意识回归大脑的瞬间,他所看见的是陌生的天花板,还有那感觉并不刺眼的天花板日光灯。

  “妹……妹?”他低声呢喃着,可是却无人回答。

  章延尝试着说话,却只能发出那样有气无力的声音。此时他只感到浑身冰冷,似乎是冬眠仓刚刚结束运转,里面尚未散去的寒气让自己快被冻成冰雕。

  房间里,似乎就只有自己一个人,漫长的等待让他心中的恐惧无法消散。在冬眠仓程序结束之前、醒来之前那段时间里,那逼真的梦境让章延感到害怕。

  这是对“未知”的恐惧。

  2048年,章延记忆中断的最后时刻,他与自己妹妹准备前去旅游,结果尚未从城市离开,直径一百多米的陨石从天儿降,带着炽热火焰,摧毁了一切。

  章延的记忆中断了……

  他忍受着严寒,从冬眠仓当中爬了出来,皱起眉头四下张望着。

  这里看起来是一个特殊的设施,几秒便闪烁一次的浅蓝色LED灯充斥了这个设施的各个角落,管道、电线从墙壁各处延伸出来,连接到了这个冬眠仓上,仿佛整个设施都是为了自己而存在的。

  “冬眠”,2048年人类投入研究的高级技术,瞬间将一个人冰封起来,用极低的温度将人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冻住,让其停止新陈代谢。

  这意味着,只要人还活着,哪怕只剩一口气,在“冬眠”之后便永远保持那样的状态,直到未来某一天科技发展到能够救治他的程度。

  章延看着自己的身子,很显然,自己在陨石摧毁城市之后“冬眠”了,活了下来,身体完好无缺。

  至于是谁对他做了冬眠手术,又是谁治好了他,章延一概不知。

  这里没有任何文件资料,根本不像是给研究员做研究的地方,不仅仅是通讯设备,甚至连录像、照相之类能够记录信息的设备也没有。

  处处异样的状态,各种机械都有密封措施,它们的目的性太强,章延不用思考都知道,这就是特殊设计的设施。

  而这个目的,他不想猜,只想知道自己妹妹在哪里。

  我活下来了……可是林語呢?他现在看上去有点的憔悴,从以前开始就和林語两人相依为命,然而,现在生命中忽然少了个可以互相依靠的人……

  这种感觉,不亚于天崩地裂。

  胡思乱想的青年开始在设施里面转悠,打开每一个他能够打开的柜子、抽屉,翻找每一个他能看见的物品架、桌面。

  章延找到了一套类似于野外探险装的服饰。这套衣服帮了大忙,因为在此之前,他在冬眠仓内只穿着最简单的内裤。

  物品架上有一个看上去好像防水的背包,背包当中有四罐不知道什么材质的、装满了水的水瓶,几包压缩饼干样的东西,一柄小刀,还有一个看上去像是储存盘的东西。

  这些,就好像是专门为他准备好了一样。

  章延手里死死捏着那一瓶水,双眼紧盯着压缩饼干,忍不住吞咽了一下,让口水润一润自己已经有些沙哑的喉咙。

  他在和自己做心理斗争。

  极度的饥渴,让他拼命想要吃下这份补给,但是他自认为已经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与其痛苦苟活,不如爽快的自寻一死。

  不行……不行……不能吃不能吃不能吃……他就这样死死瞪着手中的东西,目眦尽裂,不断与自己的肉体僵持着,和思想作斗争。

  “不行!”青年终于忍受不住了,猛地将手里的东西甩飞,一脸仿佛看见了魔鬼的表情,踉踉跄跄重新退回墙角。

  这样的折磨,又是为了什么!?他无力的捶打着地面,可是冰冷的地面又让他浑身发抖,这才想起来桌上放着的衣服。

  “冷……”

  他挪动着身子,拿起了那套衣服,将它们仔细套在了身上。粗糙耐磨的布料,比冰冷的地板让他稍微感觉舒服一点,这穿在身上的感觉并不舒适。

  胸口的口袋当中,甚至还有一个硬币大小、硬邦邦的东西顶着,非常难受。青年皱起眉头,将手伸入口袋,想要将那个东西掏出来。

  那是一张纸……一张被对折过好几次的打印纸,它看上去很新,就像最近才放进去的一样,上面还有笔墨留下的字迹。

  如此突兀,如此诡异,这张纸与周围的环境相比,显得格格不入。

  章延不会预料到下一秒,自己能够在纸上看见什么,直到他用僵硬的手指翻开它,将双眼视线聚焦在白纸上的那一行黑字上……

  “她还活着。”

  简短的端正手写字体,四个字,如同四千伏特的高压电直接击穿了他的心脏、击穿了他的大脑、击穿了他的理智。

  嗡的一下,他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浑身被麻痹到动弹不得。

  青年的表情,从讶异、变成惊恐、到难以置信、再到欣喜若狂。这个“她”,毫无疑问,就是妹妹林語。对于失去生的希望的章延来说,就好像落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就好像坠入悬崖的人被树枝扯住了脚。

  他几乎是立刻从地上弹起来了一般,在这个设施内疯狂奔跑,全身上下的血液被泵入大脑,让他像一台失控的割草机,在整座设施当中横冲直撞。

  她还活着!她还活着!章延心中极度的悲哀,转换成兴奋、激动,仿佛一瞬间,金色阳光撕破了天空中密布的阴云,将光投射到他身上。

  我要活下去,走出这个设施,无论她在哪里,我都会找到!这是章延心中此时此刻唯一的想法。受尽了苦难的他,若是无依无靠,那还不如死去。但是现在不同了,有“什么人”正在“注视着”他,并且留下了这张纸。

  那上面的话无论是从语气还是从字体,都好像是有个人,直接站在他的对面,注视着他的双眼,讲出了这番话。

  章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建造了设施,也不知道那些人想要做什么。但这都不重要……

  从极度狂喜当中恢复过来,足足耗费了半个小时。这段时间里他又是哭又是笑的,身体还经过长时间冬眠,章延已经吃不消了,他走着走着便扑通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上,只是脸上依旧挂着微笑。

  有了值得他活下去的目标,无论什么困难都不是问题。

  “我要走出这个设施……然后出去。”他自言自语着,开始筹划起来。从疯疯癫癫的状态缓过来之后,他又恢复到了曾经做研究员时期那理智的状态。

  留下那个字条的人用意不明,但肯定具有目的性。自己似乎身处于一个巨大的阴谋当中,只是无论如何空想,在不走出设施、不了解外界的情况下,瞎猜测是不切实际的。

  想到这里,章延快速撕开一袋压缩饼干,将其捏碎,混着那瓶水就这样“喝”了下去。他的思路异常清晰,无论外界是什么样的世界。

  整理好自己能够携带的东西之后,他便快步走向那个圆盘形状的舱门。

  几乎想都没想,他全身用力开始扭动旋转盘,让这最经典的机械结构,一点点解除密封的结构。

  随着轻轻的噗嗤声,干燥的微风从门的缝隙涌了进来,让章延松了一口气。

  门外,碧蓝的天空和土黄色的地面相互交错,低矮的山坡、枯萎的植物、干裂的土地,没有一丝水分的空气,再加上当空烈日,让章延彻底感受到了什么叫做“荒芜”。

  没有GPS定位,他不确定自己在地球的那个地方,不过脑中积攒的知识开始让他思索着怎么走出这片荒原。

  而对于这方面的知识,他只曾经粗略接触过,章延不确定是否能够胜任让自己活下来的艰巨任务,无论是水还是食物他都很缺乏。

  设施在一座大概有一百多米高的山脚下,除了出入口之外其它部分已经被完全埋入山体当中,而且这个山脚正好是背风处,地理位置相当优良,只不过环境恶劣了一点,如果有必要,他或许需要将其当做庇护所。

  应该没问题,庇护所里面温度很恒定。他这样想着,便回过头去,看向距离自己不过十几米远的设施出入口。

  尽管情绪还不是完全稳定的章延,并不打算回到设施里面。

  只是这个瞬间,他的余光扫向大门处,那扇他没有关上的门,此时已经严严实实地锁上了。“幕后的人”很显然也没打算让他回去。

  章延心中一惊,站在原地没敢动弹,只是双眼死死盯着那扇门。

  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设施里难道还有人吗?还是说这是电子控制的已设定好程序?

  阴谋的气息,在蔓延,让章延开始怀疑自己的处境是否真的能够生存。难道就要这样置我于死地了?青年并没有自乱阵脚,也没有手足无措。

  就在他思考的时候,微震从脚下传来,让腿部的肌肉瞬间紧绷,整个人下意识压低了身子,一副如履薄冰模样。

  细碎的石子从山坡的顶端往下滚落,周围的枯木也开始震颤了起来。

  地震!?不对!他就立刻驳回了自己上个想法。章延能够感受到震动的地方,似乎只有这座山体。

  好像有什么要来了!

  无论是直觉还是理智,都在疯狂警告着他,当章延的双眼看见不远处设施大门处,那闪烁的一丁点火光的瞬间,他几乎是不顾一切的扭头就跑,那瞬间便扩散过来的高温,几乎已经触碰到他的眉毛、将毛发烧焦。

  轰——轰轰——

  气浪,让奔跑的章延在半路便被掀翻,狠狠摔在地上,那疼痛让他忍不住张开嘴就要大喊,下一刻飞溅的土石立刻灌了他满嘴。

  震耳欲聋的轰响,爆炸仿佛要将这片安静的大地都彻底撕裂,喷涌的火舌夹杂着四处飞散的碎石屑,在高温的烧灼之下,剧烈的爆炸在短短几秒内便停止了,只留下遍地狼藉和已经被炸飞的合金门。

  “咳咳……”强忍着疼痛、灰头土脸从地上爬起来的章延,几乎是满脸震惊的看向爆炸出。这一下,他的大脑是真的混乱了,根本无法理解这一切究竟是什么东西,就连2048年最离奇的电影剧本,都不敢这么写。

  山体已经向下塌陷了一小块,爆炸产生的石块,以及滑落的土块将洞口掩埋,只留下从里面不断向外喷出的火舌。

  在青年眼角的余光里,表面焦黑的、已经变形的合金大门躺在地上。

  正在青年还愣在原地的时候,剧烈的爆炸产生的动荡打破了这片荒原应有的宁静。怪异的鸟叫声从高空传来,让章延忍不住抬头望过去。

  大概有五只左右的怪鸟,从高空飞了过去,章延确定自己的眼睛没出问题,那绝对是三对如同传说中描述的,天使一样翅膀。

  整整三对翅膀!那群黑白相间的怪鸟就这样,三五成群的从上空飞过去,发出刺耳而又怪异的叫声,听起来像是风从缝隙中高速吹过。这样的场面,让章延再也忍不住,不去对自己所处的地方发出质疑。

  “这……这里不是地球吧?”

  ………………

  我究竟是穿越了,还是睡了太久?他一边在这荒凉的戈壁上慢慢前行,寻找着任何可能出现水源的地方,一边思考着自己究竟身处何处。

  青年就像一个学者一样,双目在眼眶当中不断转过来,转过去,好像这沙土地面上能够找到什么线索样。

  如果这里是异世界,那么一切都好解释,就算出现一头龙站在他面前也不奇怪,2048年文化开放,科学幻想、魔法幻想并不少。除了“他是如何穿越的”这件事暂时无法解释之外,其它都不重要。

  但是如果不是异世界呢?

  如果不是,时间必然已经过去了不只五十年,因为科学报道称,2100年之前基因科技都无法得到突破。但是五十年内纳米医疗技术肯定得到了发展,所以他身体上的问题——“器官衰竭”,在冬眠的时候被不知道什么人治好了。

  不知道妹妹现在在哪里……他叹了口气。

  前方的道路尚不明确,一个“幕后黑手”样的存在,躲在章延完全看不见的地方,操控着所有事情。

  章延就这样思索的同时,甩动手臂、活动四肢,将自己在漫长的冬眠当中僵硬的身躯活动开。

  虽然之前他像个疯子一样在设施里到处乱跑,但是这不代表身子很舒服。剧烈运动之后留下的肌肉酸痛,让章延看着自己发白的皮肤,无奈苦笑了起来。

  山坡的顶上,距离地面大概有百米,章延花了六十多分钟才爬上来,现在终于能够站在最高处瞭望远方。

  在他视野内,南方的不远处有片绿色的草地和灌木丛,而那中央,是象征着生命源泉的液体,看那有些混杂着天蓝的浅绿色湖塘,章延只感觉自己干到要着火的喉咙,似乎有救了。

  接连不断的坏事,又是莫名其妙的冬眠苏醒,又是荒原,又是设施爆炸,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能活下来的几率还剩几成,也不知道自己背包里的物资能支撑多久,于是迟迟没敢动。

  “至少不会被渴死……”

  章延在这座矮山坡上找了一处较为平缓的坡,几乎是将自己身子贴到了斜坡上,慢慢往下滑。这个累人而又漫长的过程,再次耗费了他至少半个小时的时间,才翻越这座不足以百米的山,到达对面。

  水的存在,甚至连空气中的湿度都提升了,这让他心情好了不少,有水就意味着他能够进行下一步计划。这样想着,又走了十多分钟,才来到这戈壁绿洲旁。

  他能看见水中有什么东西在动,水中的低矮不明植物也被掀动,看起来明显与在风中摇曳有区别。这是个好兆头,证明池子里有鱼的存在,他便能吃上一顿。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章延摇了摇头自嘲道,紧接着立刻换上副严肃的表情,蹑手蹑脚的向湖边靠近,怕惊动到里面的生物,却发现螃蟹腿一样的灰褐色的东西,从那草丛当中伸了出来。

  上一秒,他还以为自己甚至能够吃到湖蟹,下一秒,他就感到自己心立刻凉到了冰点。

  那螃蟹腿不止一条、不止两条,当水生植物丛后面的庞然大物拨开层层枝叶,现出身形的那一刻,章延只感到自己头皮发麻。

  足有半人高、一米多快的巨大身体,鲨鱼利齿般的巨大钳子足有六对,环绕在那“螃蟹壳”一样的外壳下方的,是看起来像是蜈蚣一样,密密麻麻的数百条腿。那就是章延之前误以为是螃蟹腿的东西……

  密密麻麻的“眼睛”附在那外壳上,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章延,足足三只这样椭圆形的生物,将眼前两足行走的家伙,当成了猎物……

  这是什么怪物!?当看见它们试图往自己这里靠近的瞬间,恐慌便让章延感到全身上下的肌肉都充满了力量,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

  “跑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